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8章 人间地狱
    有这么一种人,从小就头角峥嵘,上天赋予他们或者她们完美的容貌,与众不同的气质,卓越的智慧和才能,更重要的是,生在大秦帝国,他们还有一个让大多数人都望而生畏的背景。

     随着成长,他们会越来越成熟,逐渐进入更多人的视线,最终在同龄人中一骑绝尘,耀眼而璀璨,成为让同龄人争相追逐的目标。

     所谓实力,就是各个方面的因素结合在一起带给人的压迫感。

     还有能给三大家族继承人带来压迫感的人物吗?

     轻快却稳健的脚步声回荡在走廊中,让所有人不由自主的安静下来。

     “还有我。”

     简单一句话,却给所有人一种最为直观的印象,他们或许不知道来的人是谁,但很显然,应该是处于跟三大家族继承人同一个位面的重量级人物。

     一道高挑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眼前。

     紫色的长袖衬衫,一条浅色的九分牛仔裤将那一双让任何人都惊艳的长腿包裹在里面,踩着一双造型优雅的黑色高跟鞋,节奏明快,径直走到了众人面前。

     这个女人可真高啊。

     这是所有人的一致想法,赤脚大概一米七五的身高,穿着五公分的高跟鞋,足足有一米八,走到人群中,隐隐成了众人中最高的一位。

     如此身高下,她一双****就更显得惊心动魄,尤其是被牛仔裤轻轻包裹着,修长笔直,让人一眼扫上去,就再也不想移开眼睛。

     她的脸蛋并不是那种初看就让人惊为天人的艳丽,反而如水如茶,清幽淡雅,让人看一眼后就想看第二眼,柔顺的青丝被高高挽成了一个发鬓,五官精致。

     尤其是一双眸子,明亮,璀璨,眸光流转,不妩媚不柔和,尽显威严智慧!

     南宫飘飘也好,林念真也好,她们同样让人第一眼见了就不敢小觑,但身上却始终缺少了一种东西。

     威严!

     一种身居高位后蜕变出来的独特气质,一种云淡风轻却能压迫的所有人低头的强大气场。

     人们可以用漂亮这个词汇去形容一个女人,但谁都会觉得,这个词汇放在现在这个女人身上,是一种亵渎,她很美丽。

     对,就是美丽,这么一个烂俗的词汇,用在她身上,却没有一点俗气。

     随意站在这里,隐隐就压过了所有年轻人的风头,林念真,梅道理,南宫飘飘,甚至方紫依,哪个不是翘楚?

     不是他们不如这个穿着紫色衬衫牛仔裤的女人,而是跟她一比,稍微欠缺了一丝岁月打磨出来的韵味。

     “还有我。”

     一句话已经证明,她是来压场的,并且站在了林念真一方。

     南宫飘飘,梅道理,甚至她身后的流云城副城主以及锦衣卫千户李浩,脸色都一瞬间变得难看起来。

     对于这个立志要做大秦帝国第一任女宰相的女人,没有人会拿正常的心态看待。

     钱王府的长女,大理寺少卿,钱翀燕。

     一个能喊现任国师一声老师的女人,一个从最基层的衙差在不到十年的时间爬到了从五品的女人。

     尤其是近年,说她是朝廷最耀眼的新星都不为过,她每到一处,奸佞之臣,总是能被她抓住绳之以法送进大理寺天牢。

     三年内八名正四品官员被她送进大理寺刑部天牢,这是何等手腕?

     钱翀燕径直走到流云城城主任成功面前,伸出手,轻声道:“任大人,你好。”

     简单一声任大人,不卑不亢,完全是平辈论交!

     任成功没有丝毫不满,谁都能看得出他露出的真心笑意。

     他伸出手,跟钱翀燕握了握,深深看了她一眼,轻声道:“钱少卿,我怎么也没想到,最后会是你亲自来到这里。”

     “我来不是请求您放人,也不代表任何立场,但是甲字七号房是一个很特殊的地方,陈炎枫跟我们有一些交情,在事情没有彻底查明之前,我不希望他有任何生命危险,现在,请任大人打开铁门,把人放出来。”

     钱翀燕轻声道,语气平静,她来了除了只是跟林念真点点头外,无论是南宫飘飘,还是梅道理,都彻底被他无视,正眼都没看过对方一次。

     南宫飘飘轻轻眯起眸子,眼神闪烁,宰相府和钱王府的隐蔽关系,那份香火情,她是知道的。

     上次星海城事件,锦衣卫千户裘丘以及副城主方伟的倒台,就是宰相府在幕后导演了一出大戏。

     等于是送给了钱王府一个副城主的名额,现在钱翀燕却旗帜鲜明的站在了林家旁边,理所当然的让她有些不满。

     虽然那点香火情还在,但现在看来,对方有时候对宰相府,也是不买账的。

     锦衣卫,宰相府,六扇门,大理寺以及夜魅部,一夜之间,几乎能插手这件事情的人,全部插了进来,这些大势力的矛盾,什么时候这么公开化了?

     仅仅是因为一个六扇门都头?

     任成功眼神眯了眯,看着面前眼神认真而璀璨的钱翀燕,犹豫了两秒钟,点头看了看夹在最中间已经呆滞的夜魅校尉,轻声道:“开门。”

     被今晚一出华丽阵容冲击的已经麻木的夜魅校尉猛然反应过来,大声应了声是,神色振奋。

     今天这一系列事情经历下来,他起码也算半个当事人,就算以后跟人吹嘘,都有着莫大的谈资了。

     这么多大人物聚集在一起,为了救一个年轻人,那里面的年轻人得是多大的人物?

     还不得顶天了?

     自己把他救出来,绝对的荣幸啊。

     “等一下。校尉。”

     梅道理慢悠悠开口,淡淡道:“里面的人很危险,难道你就这么进去,不用一些防护措施吗?如果出了事,谁能负责?”

     校尉迟疑了下。

     “拖延时间!”

     林念真冷哼了声,不动声色按住了旁边方紫依已经急的要再次拔剑的手腕。

     这个当着星海城城主都能拔剑威胁的傻女人,如果出了事,就算救回陈炎枫,他也不会原谅自己。

     “不用理他,救人!”

     钱翀燕淡淡开口,眼神骤然凌厉起来。

     校尉犹豫了下,刚要说话,一道惶恐的声音猛然响起:“不能救人,不能救人,我们要拖延时间,把里面的那个小杂.种拖死,不然他会杀了我的,他马上就要死了,不能救人!”

     声音凄惨,犹如杀猪一般撕心裂肺。

     所有人都愕然,终于注意到了已经晕过去的王大锤典狱长,他刚刚醒过来,正好听到钱翀燕的话,条件反射一般大喊了一嗓子。

     梅道理神色凛然,眼神阴森,死死盯着这个白痴典狱长,妈.的,这个人他妈.的是猪吗?

     钱翀燕脸色猛然一变,加重了语气道:“救人!”

     任成功冷冷的扫了副城主和梅道理一眼,没有说话。

     七号房的大铁门封闭之后,终于再一次上升,一股刺鼻的血腥味猛然飘了出来。

     梅道理眯起眼睛,死死盯着铁门内的状况,这次彻底得罪了流云城城主,又损失了梅花善,如果陈炎枫还没死的话,损失也太大了。

     南宫飘飘同样如此想法,眼神紧张而期待,希望他们抬出来的,只是一具尸体,那就皆大欢喜了。

     校尉跟几个士兵第一时间冲进去,进去得快,出来的也快,很快。

     两个人就抬出了一个浑身满是鲜血早已昏迷的身体,只不过还没站稳,这些经过严格训练的王牌夜魅部精英就脸色恐惧,像是见了鬼一般,大口呕吐起来。

     校尉紧跟着也走了出来,脸色惨白如纸,看着被自己属下抬出来的那个浑身是血的身影,眼神中透着一股子不雅掩饰的惊惧,以至于让他整个身体都在微微颤抖。

     这个虽然昏迷但依然表情坚毅的男人,到底是什么人?

     联想到七号房内的景象,他干呕了一声,强自忍住内心的翻腾,二话不说,挥挥手,直接让手下抬着陈炎枫跑出去,直奔流云中心医院进行抢救。

     所有人下意识的前进了几步,七号房内,灯光透亮,在场每个人都看到了里面的景象。

     像是中了诅咒一般,流云城城主,副城主,锦衣卫千户,大家族继承人,在场的每一个人,身体都僵硬在了原地。

     一地碎尸烂肉,鲜血脑浆,内脏散落在地上,一副刺激人承受极限的画面,所有人失神的盯着内部的画面,都身体颤抖了下,内心升起一股巨大的寒意。

     人间地狱。

     这就算正当防卫,那个年轻人也不至于这么狠吧?

     “呕...”

     不知道是谁先开始,大部分人都找了一个墙角,大口呕吐,眼神惊惶,身体颤抖。

     钱翀燕没动,一双眸子中满是震惊,脸色苍白,却坚持站在原地。

     林念真和方紫依同样没动,两人几乎同时眯起眼睛,眸子中瞬间被一股浓重的煞气取代,如出一辙。

     梅道理南宫飘飘同样没动,站在原地,一言不发,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会,陈炎枫应该死了吧?

     “嘿嘿...”

     一道凄惨笑声突然想起,流云城副城主,似乎得意过了头,他脸色虽然苍白,但眼神中却是一副松了口气的模样,得意道:“这么重的伤势,怕是抢救都费劲了,唉,李千户,这次的事情交给你们锦衣卫来办,七号房内的几名死者,查清楚身份,凶手如果没抢救过来就不说了,如果还活着,一定要给我严查严办,绝不姑息!”

     钱翀燕豁然回头,正好看到吴青山眼神中的那一丝阴毒冷笑,她深呼吸一口,径直走到吴青山面前,淡淡道:“绝不姑息?”

     “钱少卿,总要给死者一个交代的,七号房内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故,就算陈炎枫是六扇门都头,但他杀了所有的犯人,这件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

     吴青山笑眯眯道,开始满嘴胡说八道的瞎扯:“无论怎么说,陈都头是杀人了,这件事,城主府和锦衣卫绝对不会不管,要查,严查到底!严惩凶手!”

     钱翀燕眯起眼睛,不动声色看了看冷眼旁观的任成功,然后转过头,突然笑了下,淡淡道:“你应该庆幸我现在没有带人带资料过来,不然你这样的官员,十个八个,都能被我轻易抓起来。”

     吴青山脸色阴沉,看着这个大理寺少卿,却没说话。

     钱翀燕指了指监狱内的几具尸体,冷声道:“他们是什么来历,怎么进来的,大家心里都清楚。据我所知,七号房一般都是只关一个犯人,这些人,副城主大人,你能不能给我一个解释?把陈炎枫关进来,这算不算是你在残害同僚?”

     “残害?”

     吴青山冷哼一声,板着脸,面目可憎道:“这是锦衣卫的事情,少卿大人,你管的太宽了。”

     有锦衣卫少指挥使梅道理在,他才不怕这位大理寺少卿。

     钱翀燕不动声色看了看吴青山身边的梅道理,转过头,看着林念真和方紫依,轻声道:“我们去医院看看。”

     三个女人走在一起,直接离开。

     路过吴青山身边的时候,钱翀燕脚步一顿,突然冷笑道:“民畏死,官不畏民死,做官与做狗何异?明天准备一下大理寺找你谈话吧。”

     她冷哼了声,亲自拉着林念真和方紫依的手,直接离开。

     身后,吴青山老脸阴沉,一张很白净的脸庞,已经变成了猪肝色。

     这一耳光,也太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