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7章 煮酒论英雄(三更)
    晚上一场含义比较复杂的小型聚会没有很正式的约定地点,被钱凤雏很随意的定在了他在珈蓝酒店包下的套房中。

     还未开始就先暗示了这顿饭的私人姓质,这也是钱王府这位年青一代杰出人物的聪明之处。

     真要把地点定在某家餐厅某间包厢里面,山珍海味满汉全席的,气派是有了,但几人相处,难免会有些放不开。

     还是套房比较不错,一点零食,两副扑克,一箱啤酒,就算再僵硬的关系都会在这种气氛下悄然瓦解。

     钱小默今天是很随意的紧身七分裤加T恤的装扮,素面朝天,整个人就像一个特大号洋娃娃,清纯甜美。

     女孩就该如此,时下大多数的花季少女在追求风韵,而风韵少.妇又在追求当初的清纯,未免有点本末倒置的意思。

     女人本身就是娇柔水嫩需要呵护的生物,不在最合适的年龄段绽放最合适自己的灿烂,反而去剑走偏锋,那简直就是着相了。

     “哥,你这是煞费苦心哦,而且人家还不一定能领情,南宫飘飘当初亲自来星海城退婚,虽然不知道中间发生了什么,但据说两人闹得很不愉快,你觉得你能化解吗?

     钱小默翻着白眼道,抱着一袋薯片,盯着电视机,精致的小腿晃啊晃,眼神却不断瞄向放在茶几上的一盒鸡翅。

     “尽力好了。没出结果之前,谁也不能下定论,而且你怎么知道两人不想化解这段恩怨?也许他们只是缺少个台阶下而已。”

     钱凤雏笑道。

     他这次准备的聚餐确实很简单,一盒肯德基的鸡翅,三份十二寸的披萨,两份小龙虾加上一些不贵但却很讨巧的零食,包括酒水,全部都是由钱校尉自己亲手艹办,就这份看不见的诚意,才最为可贵。

     他把东西都摆在茶几上面,坐在妹妹旁边,一把将钱小默手中的零食抢过来,顺便连电视遥控器都掌握在自己手里,嚼着薯片笑道:“他们两人都是很骄傲的人物,但却并不是没有脑子,很多闹到最后越来越麻烦的误会,其实中间只是少了个和事老而已。

     退一步说,就算他们不和解,我们也没损失,有些事摆在我们面前,做了没做好,和完全没有做,完全是两个概念。大家都是朋友,不是吗?”

     钱小默不满的盯着哥哥手中的薯片,哼哼道:“朋友?钱王世子的友情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廉价了?你似乎很在乎陈炎枫这个所谓的朋友?”

     “只是结个善缘而已。陈炎枫很有潜力,但究竟能爬到哪一步,谁都不好说。这跟我们钱王府并没有太大关系,但我们现在和林家是合作,在星海城,还是可以给陈炎枫适当的帮助的。他现在的位置很特殊,拉他一把,林家,白城主,表面上不会说什么,但心里总会记得这份人情,但钱王府同样有底线,那就是从来都不上赌桌,尤其是面对三大家族这个层次的对手,就更不会把赌注压在陈炎枫一个人身上。我们能锦上添花就好,雪中送炭?不可能,就算我们这么做了,没准他也会怀疑我们的动机,这就是个人情社会,面子上能过得去,大家就都过得去,所以说这份友情虽然有水分,但也并非一点作用都没有的。”

     钱凤雏一字一句给妹妹分析道,眼睛却盯着电视上播放的《猫和老鼠》,看的津津有味。

     “玉虚宫最后如果真的重新站起来,也就等于朝廷又多了一个强大的支柱,就算是陈炎枫没达到曾经玉虚宫的高度,跟我们也没什么关系对不对?”

     钱小默眨巴着眸子轻声道,随即皱了皱眉道:“你怎么老算计别人?”

     “死丫头,我算计谁了?”

     钱凤雏笑骂道,捏了捏钱小默肉呼呼的小脸,轻声道:“这是很正常的,谈不上谁算计谁。钱王府给不给陈炎枫帮助,完全取决于我们,就算不帮他,起码也不会害他对不对?我们有交情,可并没有深厚到要一路为他光复玉虚宫保驾护航的地步,如果以后他真的能强大到让我们钱王府正视的时候,我们肯定也会给他更大的帮助,可现在说这些过早了,我们不能预料到未来怎么样,但却可以为未来铺垫。傻丫头,等你走出学校后就会知道,这个世界很现实,非常现实,现实到甚至不允许有梦想的地步,想要活的更好一些,除了有个好家世,还要学会自己给自己铺路。”

     “这是个需要脚踏实地的社会,那些踩着梦想在奔跑的人,都摔死了。”

     钱小默瞪着眼睛,小脑袋靠在钱凤雏的肩膀上面,从他手中抓了一把薯片放进嘴里,气呼呼道:“我最讨厌你跟我说一些长篇大论了!大姐说你也只是个小孩子而已,比同龄人成熟不到哪去。”

     钱凤雏一脸无奈,笑呵呵道:“小妹教训的是,看电视,看电视。”

     钱小默哼了一声,转过头,盯着屏幕,微微张开小嘴。

     钱凤雏一脸讨好的拿起一片薯片送进妹妹的小嘴里面。

     “哥。”

     “嗯?”

     “你说陈炎枫有多大的可能光复玉虚宫?”

     钱小默好奇道,大眼睛中满是异样的神采,对钱大小姐来说,一个天生似乎就背负着使命的男人由最低端爬到最顶点,简直太刺激了。

     如果真就那么一不小心一不留神就成功的话,那肯定能成为一段佳话的。

     钱凤雏沉默不语,像是没听到妹妹的问话一般。

     钱小默冷哼一声,伸出小手去捏哥哥已经长出些许胡茬的下巴,一副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架势道:“说嘛,你如果怕说不准的话,只是猜测一下也可以,我们来分析一下。”

     钱凤雏还是不说话,靠在沙发上,张了张嘴。

     钱小默一脸愤懑,小手抓着一把薯片全部塞进钱凤雏的嘴巴里面,恨恨道:“说。”

     “帝都天道城的势力已经趋于饱和,三大家族,钱王府,文武百官,各个财团,真要说局势的话,天道城或许比星海城的布局要严谨,可发展空间,却比星海城差得远。当初玉虚宫掌门空冥前辈来到星海城,估摸着也是有深意的。现在大大小小的帝都天道城势力都在博弈,玉虚宫如果重新崛起的话,恐怕会影响到所有人的利益,换句话说,这是在跟整个帝都天道城为敌。因为现在的天道城并没有能让玉虚宫入主的空间,他想进入,就必须去抢,去吞并。可在天道城发展了这么多年的大小势力,哪个又是软柿子?陈炎枫比任何人都需要帝都天道城方面的力量,哪怕再微小都会接受,因为如果他杀进天道城,很可能是一个寸步难行的局面,甚至还要把他自己推向九死一生的境地。所以如果你以后在星海城有事的话,完全可以找陈炎枫帮忙,他是个聪明人,肯定不会拒绝你。”

     钱凤雏微微眯着眼睛说道,眼神中有种不符合他年龄的成熟。

     “照你这么说,他光复玉虚宫的机会并不大嘛。”

     钱小默有些失望道,不知道怎么回事,再看电视上的猫和老鼠都觉得没意思了。

     “难难难!”

     钱凤雏连续说了三个难字,思索了一会,淡然道:“如果没有足够强大的外力干扰的话,他基本上没什么希望。玉虚宫前掌门空冥前辈布置再多都不见得有效果。”

     “又故作高深!”

     钱小默愤愤道。

     “好吧,那我们说点别的。”

     钱凤雏微笑道,话音刚落,门外一阵轻缓的敲门声突然响起。

     钱凤雏看了看表,摸了摸妹妹的脑袋,笑道:“人来了,去开门。”

     “是男是女?”

     钱小默突兀的问了一句,有些莫名其妙。

     钱凤雏显然早就适应了妹妹古灵精怪的风格,无力道:“肯定是男的。南宫大小姐绝对不会这么早就过来。”

     钱小默挥了挥小拳头,跑去房门口,拉开门,果然看到陈炎枫站在门外。

     只不过这次不同以往,他身边除了那个拿着长剑美的让人窒息的女人外,身后竟然还多了两个女人。

     一个凌厉如刀锋。

     一个甜美如萝莉。

     钱小默大怒,这混蛋竟然敢收集跟自己神韵相似的女孩子?

     简直不可饶恕!

     她照例打赏了陈炎枫一个大大的白眼,哼了一声,本打算转身离开。

     但似乎看到才出现在陈炎枫身边的两个女子并没有进来的意思,又止住脚步,甜甜笑道:“两位姐姐一起进来好了,人多热闹。”

     姐姐。

     这个称呼放在子鼠身上还好,连自认很萝莉并且真的没成年的卯兔都圈进来,就值得玩味了。

     卯兔小姐姐皱了下鼻子,随即露出一个跟钱小默如出一辙的甜美小脸,乖巧道:“谢谢大姐姐了。”

     “----”

     陈炎枫一阵气闷,干咳了声,跟方紫依率先走进屋子。

     钱凤雏穿上拖鞋走过来,看到陈炎枫身后的子鼠和卯兔,明显也有些诧异,并且将这种诧异直接表达出来,没藏着掖着,笑道:“这两位是?”

     “子鼠,卯兔。”

     陈炎枫轻声笑道,只是说了个称呼用的名字,其他的并没有透露。

     钱凤雏很聪明的不在多问,指了指茶几上的东西,爽朗道:“大家都是朋友,没有外人,所以我就准备的随便了些,但一样有肉有酒,吃完饭,我们还可以打打牌之类的,陈兄弟如果觉得还缺点什么,我再去准备。”

     陈炎枫一点都不客气,根本就没有等南宫飘飘的意思,拆开那盒鸡翅尝了尝,皮脆柔嫩,味道不错,他轻轻眯着眼睛,淡笑道:“还少两个女人,一份青梅。”

     钱凤雏愣了下,眼神闪了闪,多半明白了这个玉虚宫传人的意思,两个女人,自然是还没到场的南宫大小姐与不方便接受这个邀请的林念真了。

     至于一份青梅。

     他今晚难道打算在这里青梅煮酒论天下论英雄不成?

     是不是早了一点?

     “那改天如果有机会,我再来星海城,一定把一切准备妥当。”

     钱凤雏温声笑道。

     陈炎枫不置可否,抬头看着这个钱王府世子,轻声道:“什么时候走?”

     “明天。”

     钱凤雏道。

     陈炎枫没有多说什么,拿起一罐啤酒扔过去,自己也打开一罐,淡然道:“干了。”

     一饮而尽。

     自始至终,不知道是这两个男人太过狂妄,还是太过粗心大意,那份以后煮酒论英雄的名单里面,两人似乎都很默契的忽略了一个人。

     梅家,梅道理!

     方紫依眼神有些恍惚,看着正在跟钱凤雏对饮的陈炎枫,轻轻握了握自己手中的秋水长剑。

     之前他们在门外,听到了钱家兄妹大部分的对话!

     一句句,都听的清清楚楚。

     只不过复兴玉虚宫,没有外力干扰的话,真的没一点希望?

     陈炎枫不信。

     方紫依不信。

     子鼠和卯兔同样不信。

     在所有人都没注意的情况下,方紫依嘴角扬起,突然轻轻笑了笑。

     她知道,在昆仑山,那座破旧到人迹罕至的道观中,自己的师傅这么多年来,始终珍藏着半幅对联。

     只有半幅。

     只有上联。

     是当年玉虚宫落魄后,空冥前辈亲笔。

     方紫依微微眯起漂亮眸子,想着那半幅上联,想着那龙飞凤舞的二十余大字:有弟子炎枫独行,有名剑破军染血,有秋水紫依立畔,灭杀天下一切恶,难也不难?

     张狂草书,银钩铁划,安静直视,就有种扑面而来的杀气与霸道。

     那绝对不是一个对未来没有信心的老人应该有的笔锋。

     方紫依轻轻向前一步,站在了陈炎枫身边,蓦然抓紧了手中的秋水。

     杀尽天下所有罪恶之人,难也不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