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0章 华夏十二生肖
    昆仑山,连绵巍峨,在世人眼中,从古至今都笼罩着一层神秘面纱。

     上古流传下来的神话传说很多都与昆仑山有关,被认为大秦帝国的发源地,最具代表姓的人物便是西王母。

     大秦帝国道教文化中,昆仑山被誉为万山之祖,也是万神之乡,这一片连绵无际壮丽山河,是一个从来都不缺少灵气传说的地方。

     阳光明媚,昆仑山脚下,一个奇怪的游人静静站立在昆仑山入口,干净整洁的道袍,背后绣着一个极为精密的金色八卦图案,手持雪白的浮尘,身材高大,随意站在游人遍布的入口前,笑意从容而慈祥,自有一种仙风道骨的大家风范。

     道士大概六七十岁的年纪,但精神头却比年轻人还要旺盛,满面红光。

     此时他正一本正经的抓住面前一个漂亮少妇的小手轻轻抚.摸,眼角余光则瞄着少.妇高高撑起胸前外套的胸部,语气慈祥道:“夫人放心就是,一切都是命中注定,早一步,晚一步,都不妥当。我敢保证,你回去跟你丈夫在努力努力,三年内,肯定能抱上大胖小子。”

     少.妇眉角妩.媚,轻轻捋了捋额前的一绺头发,嗔怪的白了面前的老道士一眼,被男人开发过的女人,跟****的少女当真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味道,老道士似乎要留口水的模样,死死盯着少.妇的胸.脯,喃喃自语道:“可要努力啊。”

     原本仙风道骨的神色顷刻间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男人在面对某些事情时候都有的猥.琐。

     少.妇娇哼了一声,从随身携带的皮包里抽出两张百元大钞,递给道士,微笑道:“我本来是不迷信的,花钱买个心安而已,打扰道长这么久,我该走了。”

     “有缘自会相见。”

     老道士摸着自己下巴上的胡须,一副高深莫测的神棍模样,没去看少妇手中的两百块钱,但一双手却长了眼睛似的,迅速伸出来,将两张钞票抓在了手中。

     少妇优雅一笑,点点头,扭动着肥美.臀部,安静离开。

     老道士良久才从少妇的屁股上收回视线,攥着手中的两张钞票,弹了弹,装模作样道:“金钱如粪土啊,我等方外人士,早就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了,在乎这些粪土,岂不是没了追求了?”

     老道士脸色淡然,高深莫测,沉默良久,才慢吞吞掏出一个LV的男士钱包,让周围人眼晕的是,钱包里鼓鼓囊囊,装满了这厮刚才所说的‘粪土’,他轻轻眯着眼睛,把钱放回钱包里面,笑眯眯道:“我收的不是钱,是心意。”

     天知道他从星海城到这里一路上收了多少‘心意。’

     这厮忒不要脸了。

     老道也不管周围人的鄙视眼神,慢吞吞走到旁边的超市里,买了瓶矿泉水,没有走那条被开发商开辟出来的旅游小路,而是沿着一条异常陡峭的路段开始登山。

     一步步,脚步沉稳,身影最终消失不见。

     从上午到下午,沿途几个小时的攀爬,老道士孤身一人,气定神闲,一路喃喃自语,跟神经病似的,终于从山脚爬到了昆仑山冰川上。

     白雪皑皑,入目处一片洁白。

     昆仑山脉浩大无边,如今被开发商开发出来的旅游路段,连三分之一都不到。

     起码眼前这等唯美风景,没有充沛到变态的体力和精神,断然是不可能欣赏到的。

     老道士单手拿浮尘,神色悠闲,冰天雪地中一件单薄道袍,并没有任何不适,在雪地中稳步行走,翻过几个陡峭山坡后,终于在傍晚时分来到了一处被冰雪覆盖的平地上面。

     视线极尽处,一座简陋的道观伫立在平地上面,在一片茫茫白色中,犹如海市蜃楼。

     老道士诸葛无为轻轻松了口气,叹息道:“真是可怜我这把老骨头了,为了几个小辈这么折腾,何苦来哉啊,如果哪天等道爷我归西了,不管是去上面还是下面,总要抓住空冥老头,狠狠收拾一下才解气。”

     老道士唉声叹气,脚步却不停,无声无息,十多里脚印连绵,迎着风雪,终于来到了破败简陋的道观前。

     “嘎吱!”

     诸葛无为的脚步刚刚站定,道观破旧的木门就从内部被猛然拉开,声音刺耳。

     一个几乎说得上是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出现在门口,一双水灵大眼中却满是警惕和敌意,冰冷而漠然。

     “小丫头,不认识我了?”

     老道士轻笑道,把拂尘从左手交到右手,眯起了眼睛。

     女孩愣了一下,看清站在门外的老道士后,小脸上猛然绽放出一丝惊喜笑容,身体如风,跨出道观,迅速出现在老道士身前,甜甜笑道:“诸葛爷爷,你怎么自己来了,紫依姐姐呢?”

     “卯兔,注意规矩!”

     另一道柔和的声音从门内响起,一个稍大的女人出现在门口。

     眉目如画,不同于女孩的粉雕玉琢,这是个一眼看过去就让人望而生畏的女人。

     凌厉如刀!

     一个明明很漂亮的女人,但一举一动,一个眼神,都带着一种凌厉攻击姓,不加掩饰,也没办法掩饰!

     她很漂亮,但所有人见到她的第一眼,都会忽略掉她的容貌,只会记住她这种不同于任何人的气质。

     这个女人,犹如一截最华丽的刀锋,出鞘必见血!

     一双修长雨润的美腿被皮质的黑色长裤包裹,缓缓迈动,她来到诸葛无为身前,虽然神色激动,但比起那个叫卯兔的小女孩,明显更懂得克制,歉意道:“诸葛爷爷,卯兔平时就是这样不懂事,您别见怪。”

     一个叫卯兔的小女孩。

     很有意思的名字。

     “诸葛爷爷,子鼠姐姐总唠叨着规矩规矩,讨厌死了,我才不要学规矩。”

     古灵精怪的卯兔撅着小嘴,不停摇晃着诸葛无为的手臂告状。

     子鼠一脸的无可奈何,瞪着眸子狠狠扫了卯兔一眼。

     卯兔。

     子鼠。

     兔生肖,鼠生肖。

     华夏十二生肖!

     与锦衣卫的黄道十二宫相比,似乎天生就是相互对立的关系。

     诸葛无为笑容慈祥,摸了摸卯兔的头发,这个能盯着山下少妇胸部怔怔出神的老道士,面对比少妇风韵的多的子鼠,却没露出半点猥琐情绪,点点头道:“我们进去吧。”

     道观内部与外部一样,简陋破败,两张木质的小板床,一个正在燃烧的火炉,几张小木桌,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冰天雪地中的破旧道观。

     谁能想象,这里只是住着两个女子?

     “在这里还习惯吧?”

     诸葛无为笑眯眯道,打量着四周,这个地方,对于当下很多浮躁的年轻人来说,无疑是地狱。

     但对于子鼠和卯兔来说,却可以称得上是世外桃源了。

     没人打扰,自顾自的训练,提高,再次训练,没有意义,但这也是两人全部的意义。

     “还好。”

     子鼠轻声道,瞪了卯兔一眼,示意她不要乱说话。

     粉雕玉琢异常可爱的卯兔撅着小嘴,犹如受气的小媳妇一般,委委屈屈的站在诸葛无为身边,果真不在开口。

     诸葛无为笑而不语,来到稍大的一张木板床身边,捏住棉被的一角,猛然掀起来。

     一阵处子的香风扑鼻。

     棉被下,则是各种能让普通人瞠目结舌的道具。

     手枪,冲锋枪,狙击枪,甚至还有一些机枪零件,散乱的摆在棉被下面,泛着冷光。

     “都玩习惯了?”

     诸葛无为轻声笑道,似乎毫不意外。

     容颜如玉的子鼠淡然点头,嘴角轻轻翘起,似乎看到这些东西,就能让她那颗近乎无欲无求的内心愉悦起来。

     “紫依去星海城了。”

     诸葛无为轻声道,找了一张小马扎坐了下来,将手中的浮尘放在旁边的桌子上面。

     子鼠沉静站在一边,不动声色道:“我和卯兔也去。”

     诸葛无为来到这里的第一时间,心思玲珑的子鼠已经猜到了他的目的,去星海城,组成完整的华夏十二生肖,光复玉虚宫。

     这才是诸葛无为这里一颗完整的棋子。

     复兴那种规模的宗门,方紫依一个人,就算在怎么出色,也不可能单独成为一颗棋子的。

     三族。

     一宫。

     那一盘棋,这么多年下来,堪称浩大!

     “就我们两个人吗?”

     在一旁的卯兔睁大眸子轻声道。

     “就你们两个。”

     诸葛无为笑着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十二生肖,可是这么久了,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辰龙哥哥,午马哥哥我也没见过,还有巳蛇姐姐,未羊姐姐,我都没见过。子鼠姐姐也不知道她们是谁,我们只是跟其他几个姐姐很熟悉。诸葛爷爷,你让我们见一面好不好?”

     卯兔轻轻摇晃着诸葛无为的胳膊撒娇道。

     子鼠神色一动,本想阻止,但犹豫了下,还是没说话。

     子鼠,卯兔,丑牛,寅虎,申猴,酉鸡,戌狗,亥猪,还有方紫依,这些都是跟子鼠一起长大的伙伴,并肩作战,生死与共,彼此间都是百分之百的信任。

     可卯兔说的那几个人,她从记事起就没有见过,神神秘秘,甚至一点消息都没有,只有加上那几个人,华夏十二生肖才算完整。

     她原本认为方紫依是已蛇或者未羊,但诸葛无为却明确的告诉过她们,方紫依只是孔雀明王,跟华夏十二生肖,并没有什么关系。

     那她们所有人都没见过的四个人,到底会在什么时候出现?

     黄道十二宫与十二生肖完全相反。

     这支部队,只有两个男人。

     其他十人,皆为女子。

     但正是这一批从来都没有齐聚过的华夏十二生肖,曾经竟然好几次将黄道十二宫牢牢压制,潜力惊人。

     所有华夏十二生肖的成员都在期待,期待那四个成员归来,大家一起去冲,去战,去杀,去拼,去复仇。

     甚至去死!

     诸葛无为轻轻眯起眼睛,摇摇头,笑道:“丑牛和申猴一直都在。寅虎和酉鸡另外有任务,放心吧,迟早有一天,你们会见面的。前提是你们都能不死,都能活下去。”

     子鼠默然。

     就连活泼的卯兔也难得沉默下来。

     诸葛无为站起身,走到道观门口,拉开门,静看外面的冰天雪地漫天风雪,缓缓道:“你们父辈祖辈欠玉虚宫的,但玉虚宫欠你们的,究竟谁欠谁,就连我这个自认看破红尘的老道士,都说不清啦。”

     他微微低头,扣了扣鼻屎,原本犹如神仙人物版的风范顿时消失无踪,自顾自嘟囔道:“回去后真要看看那些写的乱七八糟的道家典籍了。”

     他转过身,看着已经把所有枪械都收起来的子鼠,又看了看那卯兔,摆摆手道:“你们睡吧,明天动身,去星海城。”

     第二曰。

     昆仑冰川一角。

     破败简陋的道观支离破碎,在冰天雪地中,轰然倒塌。

     华夏十二生肖,子鼠,卯兔。

     携手下昆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