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1章 爱情,谁懂!
    出了机场,林念真顿时更加活跃起来,她从西域来星海城,除了给陈炎枫打了个电话做了通知外。

     其他人并不知情,是名符其实的微服私访,身边也只带着曾经跟陈炎枫短暂过了两招的艾通,种种行为,跟南宫家大小姐比起来,自有一股潇洒直率的风范。

     重新坐进那辆凯迪拉克,艾通亲自开车,林念真,方紫依,陈炎枫,全部坐在后排。

     真心不是陈道长想占便宜,他本来打算坐副驾驶,只不过还没拉开车门,就被林念真拽到了后面。

     凯迪拉克后排的空间不小,但三人同坐,气氛还是有点诡异,自认是个君子的陈炎枫眼观鼻鼻观心,不动声色,告诉艾通去龙空别墅区后,就不再说话。

     美人香处.子香,这种说法,确实是存在的。

     方紫依的天然体香不用多说,只要稍微靠近她,就有浓郁香气扑鼻,就连紧靠着他的林念真,都有种很迷人的气息。

     陈炎枫夹杂在两人中间,真有点又幸福又忐忑的意味,心跳的厉害。

     车厢内沉默无声,第一次见到这种阵仗的陈炎枫也不知道两个彼此都选择无视彼此的女人这般沉默到底是不是科学的,但也不敢询问。

     对林大小姐突然从西域杀回星海城,并且对自己表现的异常亲热这件事,他自己都不知道是好是坏,没选择的权利,只能被动接受。

     他早就过了仍然相信爱情可以打破门户观念的年龄,对林念真。

     陈炎枫的想法很简单,不强求,听天由命,顺其自然就好。

     “去了一趟西域,有没有给小宸带回什么礼物?”

     陈炎枫笑道,语气自然,但身体却很僵硬,背部完全没有靠在背椅上面,用这种方式说话,他自己都觉得别扭。

     “嗯,选了一对和田玉的镯子,很漂亮,成色也不错。本来想送你一块玉佩的,可惜没有能看上眼的,我已经让人在找了,君子养玉,你不是一直都认为自己是君子嘛。”

     林念真轻声笑道,眨巴着漂亮大眼睛看着陈炎枫,俏脸上满是笑意,脸颊右侧的小酒窝,也让人有种狠狠亲一口的冲动。

     “有这份心就够了,玉佩就算了。”

     陈炎枫笑道,悄悄握住身边方紫依柔嫩如上等羊脂白玉的小手。

     只不过这次不知道是因为旁边有个强大对手刺激还是其他原因。

     以往都是任由陈炎枫拉着不做反抗的方紫依在跟陈炎枫手掌接触的一瞬间,伸出一根小手指,在陈炎枫手心上轻轻挠了一下。

     陈炎枫内心一荡,这种近似于调皮的小调.情,他喜欢。

     林念真眼神眯了眯,什么都没说,搂着陈炎枫胳膊的手悄悄挪动,在他手臂内侧的软.肉上狠狠掐了一下。

     痛。

     剧痛!

     陈炎枫脸色猛然一变,下意识就想松开握着方紫依的手。

     神仙姐姐表情看似平静,但内心似乎同样没有做到心如止水,陈炎枫的手刚刚一动,她就猛然反应过来,小手用力,反将那一双大手给握住。

     林念真笑意愈发甜美,视线中似乎只剩下方紫依这个让她感觉到重大威胁的对手,看到这一对男女十指紧扣的手还没松开,再次狠狠掐了陈炎枫一下。

     陈炎枫身体一颤,与此同时,方紫依握住自己的手也迅速加力,不让他的手挣脱出去。

     再掐。

     再握。

     一个想让两人握在一起的手分开,另一个却怎么也不让对方得逞,陈炎枫夹在中间,彻底成了两人交锋的道具。

     这俩娘们,太不懂得心疼男人了。

     谁他妈说左拥右抱享受齐人之福是享受了?

     这种扯淡说法竟然也有人信,陈炎枫身体在两个女人中间抖过来抖过去,脸都绿了,但两个女人似乎玩上瘾一样,谁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开车的艾通明显注意到了后排的动静,眼神虽然平静,但看着曾经几招就把自己逼入下风的男人这幅狼狈表情,嘴角也在不停的抽搐,一副纠结到内伤的表情。

     他似乎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一手落井下石玩的炉火纯青,本来就不快的速度再次放慢下来,摆明了要身后男同胞继续多‘享受’一会的表情。

     当那辆凯迪拉克停在龙空别墅区的时候,陈道长都快被一左一右两个女人折磨哭了。

     他妈不带这么玩人的,真当自己是木偶了,捏了来捏过去,估计在过一会的话,自己都有跳车的冲动了。

     方紫依似乎也知道即将见到陈炎枫现在最名正言顺的女友,松开陈炎枫的手,安静下车。

     林念真也将自己的两条手臂抽出来,保持了一路的甜美笑意现在依旧没半点僵硬的神色,笑道:“到了呢,你去敲门,给表妹一个惊喜。”

     惊喜?

     陈炎枫语无无泪,用被方紫依攥的通红的手掌去揉被林念真掐的青紫的地方,结果稍微触碰一下,顿时又是一阵剧烈疼痛。

     女人之间的战争,往往见不到刀光剑影感受不到惊心动魄,但最后受罪的,都特么是男人啊。

     陈炎枫扫了扫林念真和方紫依的挺翘臀部,恨不得冲上去狠狠抽两巴掌,深呼吸一口,甩了甩红肿的手掌,终于走到门前,敲了敲门。

     房门内部轻微跑动的声音很快响起,似乎有些雀跃,紧跟着房门拉开,秦小宸一张半是笑意半是幽怨娇嗔的脸庞出现在陈炎枫面前。

     “表姐?”

     秦小宸低声惊呼,第一时间注意到了陈炎枫身边两个绝对引人瞩目的女人,惊呼一声后,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傻乎乎站在原地,盯着陈炎枫,轻轻咬着嘴唇,一脸委屈。

     心思单纯的秦小宸,她的城府,显然不足以让她跟林念真一样,面带笑容跟方紫依争锋的。

     “不让我们进门吗?”

     陈炎枫硬着头皮问道,这种场面,真心有些尴尬,以至于让他根本不敢去看秦小宸委屈的眼神。

     面对方紫依,面对林念真,他都不会有这种感觉,可面对现在是自己正牌女朋友身份的秦小宸,他没由来的有些愧疚。

     秦小宸咬着红润嘴唇,深呼吸一口,挤出一个笑容,让开了身体。

     她对林念真没什么敌意,主要是方紫依的容貌和气质给了她太大的压力。

     而且这个女人的存在,她从来都没有听陈炎枫提起过,没有任何思想准备仓促见面,难免让秦小宸有些接受不了。

     不过这种情况只是维持了一刹那,秦大美女随即又恢复了大家闺秀的姿态,虽然笑容有些勉强,但比起刚才失魂落魄的样子,已经好了太多。

     陈炎枫和方紫依率先进屋。

     秦小宸林念真一对表姐妹跟在后面,两人感情一直很好,眼神对视,小声嘀咕两句,就瞬间站在了一个阵营中。

     林念真一下飞机就拉着陈炎枫来龙空别墅,未免就没有拉着表妹一起给方紫依施加压力的意思。

     恋爱中的女人是最白痴的,但也是最具战斗力的。

     这真他.妈是一句大实话。

     秦小宸迅速恢复镇定,只不过却再也不看陈炎枫一眼,亲自给几人泡了一壶茶,轻笑道:“紫依姐姐,你来星海城多久了?我最近才见过炎枫一次,不过没听他提起过你呢。”

     一句话听在方紫依和陈炎枫耳朵里面,完全是两个意思。

     陈炎枫一阵头皮发麻,干咳了声,笑道:“这段时间忙,我本来打算忙完后把大家都叫上互相介绍认识一下的,所以…”

     “我没问你哇。”

     秦小宸微笑道,轻轻突出一句话,一如她的姓格,很软,没半点强势,但一句话却呛的陈炎枫说不出话来。

     “才来没多久。”

     方紫依平静回答道,对秦小宸和林念真的敌意并不在意,淡然扫了陈炎枫一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炎枫的女朋友,秦小宸。”

     秦小宸礼貌笑道,主动伸出手,优雅而文静。

     方紫依有过一刹那的犹豫,然后直接抬起头,看着秦小宸的眸子,伸出手,平淡道:“我是他的女人。”

     “噗!”

     正在低头喝茶的陈炎枫和林念真一个没忍住,嘴里的茶水同时喷了出来,两人正好面对面,温热的茶水喷了彼此一脸。

     秦小宸和林念真同时睁大眼睛,死死盯着陈炎枫,杀气腾腾。

     陈炎枫同样目瞪口呆。

     这妞,也太实在了。

     他现在是真要哭了,自己赢了方紫依她才是自己的女人,可现在还没赢呢,她就开始认定身份了?

     女侠不带你这么冤枉人的哇。

     林念真沉默着用纸巾擦着脸上的茶水,没有说话。

     秦小宸却没这么多顾忌,抽出一张纸巾来细心的帮陈炎枫把水渍擦掉,一脸甜美却暗藏玄机的笑容道:“老公,是真的吗?”

     陈炎枫嘴角动了动,还没说话。

     方紫依就再次开口:“假的。”

     “我过去抽根烟。”

     再待下去,陈炎枫估计自己会被几个女人弄崩溃,直接站起身,落荒而逃,径直冲进休息室方向。

     这几个女人,明显都不是擅长争风吃醋的妞啊,凑到一起,火药味是浓了点,但应该不至于打起来,不然就是上十个林大小姐和秦小宸,照样扛不住大名鼎鼎的孔雀明王。

     林念真身边的超级保镖艾通正站在休息室内抽烟,看到陈炎枫进来,愣了一下,点点头,抛给他一根烟。

     陈炎枫接过来点上,深深吸了一口,将烟雾吐出,似乎轻松了不少,笑道:“好烟。”

     艾通面色古板,淡然点头,一言不发。

     陈炎枫也不知道该跟这个完全不熟悉的人说什么,他来这里完全就是抱着逃难的心思过来的,真没什么心思去跟艾通拉拢关系。

     “你很强。”

     艾通主动开口道,眼神灼灼的盯着陈炎枫,战意高涨。

     “你不是我的对手。”

     陈炎枫实话实说道,有些郁闷,难道这厮抓到这个机会想挑战自己?

     艾通眼神中的光彩微微黯然,声音低沉道:“我知道。你的实力,应该快要接近我师父了。”

     “你师父?在哪?”

     陈炎枫抽了口烟,平静道,艾通的身手不弱,能培养出艾通的人物,自己不如他,倒也不是不可接受的事情。

     “死了。”

     艾通淡然道,脸色古井不波,没半点情绪波动。

     陈炎枫默然,扔掉烟头,又点了根烟,转移话题道:“你觉得真真怎么样?嗯,就是你们的大小姐。”

     艾通抬起头,看着陈炎枫,脸色平静,但眼神中却满是狂热神采:“大小姐是大小姐,不是我能随意评价的,你也不能。”

     陈炎枫眯起眼睛,夹着烟,眼神深沉而城府,微笑道:“我不能评价她,能亵渎她就够了。”

     艾通脸色瞬间变冷,但却没在说话。

     亵渎?

     大小姐自己心甘情愿的话,还叫亵渎吗?

     气氛再次陷入沉默。

     陈炎枫连续抽了三根烟,看了艾通一眼,点点头,打算离开。

     “大小姐是个好人,她喜欢你,但不爱你!你敢伤害她,我跟你拼命!”

     艾通看着陈炎枫的背影沉声道。

     “不爱?”

     陈炎枫挑了挑眉,停下身体,却没转身,思索着爱这个字眼,笑容玩味。

     “她不懂爱情。你也不懂。”

     艾通嗓音低沉道,狠狠摇了摇头,似乎有些苦恼道:“我也不懂。”

     这个保镖,还是蛮有趣的。

     陈炎枫淡淡笑了笑,轻声道:“我是不懂。所谓爱情,古人研究了数千年,不过才得出一句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的模糊结论。你想知道我的理解中,爱情是什么意思吗?”

     “什么意思?”

     艾通下意识追问了一句,丝毫没觉得两个男人在谈论爱情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

     “我理解的意思,是没意思。”

     陈炎枫平淡道,留下一脸错愕的艾通,转身离开。

     知便是不知,不知便是知。

     爱情,谁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