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5章 真甜
    第二天上午不到九点钟,陈炎枫就被一阵激烈的拍门声吵醒,听动静,一准不是方紫依或者门外服务员的敲门节奏,定是小卯兔无疑。

     小丫头从星海城跟着他一路来到流云城,少爷少爷叫的挺勤快,但面对陈炎枫,却丝毫不拘谨,天真烂漫,大错没有小错不断,一做错事就眨巴着眸子装可爱。

     陈炎枫对这个可爱的不像话的小丫头也说不出什么,只能由着无她法无天,被人喊一声少爷优越感就能顶天的人物不是没有,但肯定不是他。

     陈炎枫睁开眼睛,发呆了一会,点了根烟叼在嘴中,门外的敲门声很执着,一个劲响个不停,似乎挺振奋。

     陈道长实在扛不住,穿着一条四角裤拉开房门,发现三个女人都已经穿戴整齐的站在门口,精神抖擞的模样,哪里像是昨晚熬到半夜现在正需要补美容觉的女侠?

     陈炎枫吸了口烟,无奈道:“早餐票都在你们各自房间的桌子上面,吃饭就不用等我了吧?”

     三人显然没想到陈炎枫会这么大摇大摆的走过来开门,看了看只穿着一条四角裤的爷们,眼神同时躲闪了下。

     最终还是自恃未成年的卯兔最先开口,眼神不由自主的在陈炎枫某个部位瞄了一眼,笑嘻嘻道:“少爷,紫依姐姐说要出去玩,你一个人在这里我们不放心,所以决定要把你带上保护你。”

     “----”

     这真是个相当蹩脚的理由。

     陈炎枫哭笑不得,这种话也就这小丫头说出来才不过分,他把刚抽了两口的烟拿下来,顺势扔进房门口的垃圾筒里面,打了个哈欠,懒洋洋道:“等下,我换衣服。”

     卯兔嗯嗯了两声,明显对这次的游玩很期待,几人来到这里好几天,一直把注意力集中在小吃上面,今天如果不是紫依姐姐提起来的话,她自己都想跑出去逛逛了。

     陈炎枫看了她一眼,微微摇头,关上房门。

     门外,三个女人沉默了一会,卯兔才轻轻叹息了一声道:“少爷好大的一团呀。”

     方紫依转过头,看向一边,没有说话。

     子鼠脸色一红,狠狠敲了下卯兔的脑袋,笑骂道:“死丫头。”

     卯兔一脸委屈的捂住头,自顾自的嘀咕道:“本来就很大。”

     陈炎枫换了衣服走出来,虽然依旧有些困意,但看到几个秀色可餐的小女人,顿时变得倍儿精神。

     他的衣服一直就这么几套,林念真当初给他买的一套西装,还有秦大美女买单的一套休闲装,最能上台面,这次来流云城也是轮换着穿,每次都是这么两种形象,一点新意都没有。

     没吃早饭,遵从女士意见,陈炎枫开车直奔葬仙陵,流云城的风景名胜绝对不少,一天肯定是转不完的。

     方紫依的计划是今天将葬仙陵周围的景点转转,有时间的话,再去镇魂山瞅瞅,明天去海底世界,勾陈湖,空灵寺,后天是满江楼,飞云台等地方。

     行程排的满满当当,真要玩完,估计不比陪着几个购物狂连续逛三天商场轻松。

     两个甜甜叫着自己少爷的小女仆似乎也因为女主人的存在底气十足了,三个女人站成一条战线,陈炎枫立刻表示没有丝毫不同意见。

     “这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啊,啧啧,六百块,小卯兔,你算算能买多少串烤肉了。”

     景区售票处,陈炎枫拿着四张套票分给几人轻笑道,套票包含了景区附近的八个景点,一百五一张,一年的有效期,真浏览一圈的话,估计就算是陈炎枫的体质都扛不住。

     卯兔美滋滋的拿着门票,看着附近络绎不绝的游人,听到陈炎枫的话后,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葬仙陵前临苍茫平川,后踞巍峨碧嶂,气象壮丽,只不过在陈炎枫看来,这地方是庄严肃穆,可一层层台阶登上去,忒他娘累人了点,走了半天,累出一身汗来。

     方紫依今天仍然穿着陈炎枫给她买的衣服,白衬衫加米色的休闲裤,一头青丝则在出门的时候被一条紫色发带束在一起。

     被陈炎枫拉着,表情平静,气质圣洁,立刻引起了一阵无声的轰动,无论男女,看着方紫依的眼神中都带着一丝惊艳色彩,甚至连周围的嘈杂声都小了许多。

     甚至到最后,很多人都选择跟在了陈炎枫这个足以让所有男人嫉妒的吐血的组合身后,缓缓前进。

     往上,一步步登神坛。

     往下,沿着台阶走向地面。

     方紫依自始至终都没说话,眸子安静,只看不拍照,完全把身后的一群人当成了空气。

     被陈炎枫拉着的小手,只是时不时伸出的一根小手指,在不停的撩拨着陈炎枫的手心。

     神仙姐姐似乎越来越有情趣了。

     最终,在通灵塔,方紫依花了两元钱买了一小包玉米放在手心,迎着附近的喷泉,让来回飞舞的雪白鸽子落在自己手心吃那些玉米的时候,陈炎枫才举起自己那像素低的可怜的手机给方紫依拍了一张照片,并且用它做成了自己的手机屏幕。

     照片上,神仙姐姐一只手抚摸着手心上的白鸽,嘴角微微翘起,笑意不明显,却浑然天成。

     最近两个月来精神一直高度紧绷的陈炎枫终于彻底放松下来,走过去,把方紫依手上的鸽子扔出去,在对方的疑惑眼神中搂住她的小蛮腰,似乎想耍流氓,轻笑道:“让我亲一下,别动。”

     方紫依动了,挣扎了下,没有挣脱陈炎枫的双手,看着对方已经凑过来,只能低下头,不让他得逞,在外人看来,似乎就是这个神仙一样的女子害羞了。

     两人周围,是一地的白鸽。

     “咔嚓。”

     子鼠举着手机,将这一幕拍下来,偷偷的做成了手机屏幕,悄悄叹息。

     四人中午在景区内找了家餐厅吃了点东西,然后继续逛。

     今天方紫依是老大,她说去哪就去哪,直到下午几人爬上通灵塔顶层的时候,不说陈炎枫,就连同为女人并且兴致最高的小卯兔都有些受不了,靠着墙表示要休息一下。

     面不改色的子鼠看了看周围,又重新跑下去,不一会再上来的时候,手中已经多了几瓶饮料,很乖巧的递给了陈炎枫和方紫依一瓶。

     陈炎枫喝了口饮料,双手扶住塔沿,遥望着山上郁郁葱葱一眼望不到边际的茫茫林海,眼神安静道:“三拨人跟踪,只不过我们进入通灵塔后,就没人过来了,还真是谨慎呐,我以为陈零现在已经疯狂到没有理智的程度呢,现在看来,还是低估他了。”

     方紫依看了他一眼,淡然道:“是五拨人。”

     “无所谓。”

     陈炎枫平静笑了笑,享受着塔顶比地面要强得多的清风,平静道:“这几天就多转转吧,正好,也带你们玩玩,确定到底除了陈零还有多少人打算对付我。引蛇出洞也是需要诱饵的,我们亲自做饵,就看那些人敢不敢上钩了,敌人在未知处才可怕,整天提心吊胆的,别扭。”

     方紫依手持饮料,白皙的俏脸上轻轻绽放出一丝不要说周围游人,就连陈炎枫都有些恍惚的笑容,打趣道:“你也有害怕的时候吗?”

     陈炎枫愣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嘿嘿笑道:“你笑起来真好看。”

     方紫依冷哼一声,看着旁边正争抢着那个大大的天文望远镜的卯兔和子鼠,眼神温暖而宁静。

     “是敬畏。”

     陈炎枫轻声笑道,眯起眼睛:“我不怕任何对手,但却对未知充满敬畏,这是人类的本能,没什么好丢人的。一个人站的越高,就越容易感受到自己的渺小,内心也就越来越懂得敬畏着什么,但正因为如此,我们才会更加努力的去追求一些无止境的东西,这是很有趣的悖论,但确实是存在的。”

     他语气顿了下,慢吞吞走到方紫依身边,伸出手,将她头上的紫色发带轻轻摘了下来。

     三千青丝少了束缚,顿时迎着风肆意飞舞,让这个看上去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女人,显得愈发圣洁。

     方紫依皱了下眉头,静静站立,一动不动。

     风华绝代!

     陈炎枫从背后坚定却用力的搂住方紫依的身体,贪婪的闻着她身上的体香,狂态毕露,大笑无声,道:“我敬畏未知,但却绝不向未知低头!”

     方紫依靠在陈炎枫怀中,皱了皱眉,似乎不适应身后男人突然狂妄起来的态度,轻声道:“师傅说过,没有人是真正的无敌,也没有永远的第一,再强大的人也会失败,没有谁能一路昂首,人最后总是要妥协的。”

     登高望远,佳人倾城,素手持剑,青丝飞扬。

     陈炎枫紧紧搂住怀中的玲珑身体,犹如抱着最重要的瑰宝,他亲了亲方紫依的耳朵,看着远方,冷笑道:“人外人天外天吗?我还是那句话,我若不死,必将不败!”

     “你太狂妄了。”

     方紫依喃喃自语道。

     陈炎枫愣了一下,沉默了半晌,才轻声道:“只是在你面前而已。曾经还有一个女人能让我当着她的面意气风发毫无顾忌的指点江山,说着自己的报复理想,可现在,她不在了。”

     方紫依闭上眼睛,身体放松,轻轻靠在了陈炎枫怀里,没有说话,却满是心安。

     陈炎枫眯起眼睛,轻声道:“我请你喝水。”

     “嗯?”

     方紫依疑惑的嗯了声。

     陈炎枫没有回答,喝了口饮料,强制姓的让方紫依微微转过小脑袋,对着她的红润小嘴,直接印了下去。

     方紫依刚刚放松的身体瞬间僵硬,睁开秋水眸子,内心满是羞恼。

     陈炎枫一样没闭上眼睛,眸子眯起,只不过却少了笑意。

     两人静静对视,方紫依舌头动了下,主动舔了舔陈炎枫的舌尖,最终将他喂给自己的饮料悄悄咽了下去。

     真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