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1章 一剑灵犀(6000字)
    有种说法叫树活一层皮,人活一张脸,可见脸面这东西对人来说有多么重要。

     这个社会,不要脸的不少,可敢光明正大撕下自己脸皮去为非作歹的奇葩却很稀罕,面子礼数,这玩意在一些场合中尤为重要。

     最起码也要维持一个表面现象,就算是被人骂做虚伪,该应付一下的时候,还是要应付一下的。

     流云城曾经的大恶人之一的李山河的几个重要部下就是如此。

     大半夜的接到了曾经嫂子的电话,说是想跟他们谈谈,正在流云城各地玩女人赌钱或者老实睡觉的几个人脑子立即就开始活动起来,嘴上喊着嫂子,答应的挺勤快,但挂了电话,却全部都是一副深思的面孔。

     有人不屑,曾经的大嫂已经成了走了****运篡位的方胖子的禁...脔。

     如果没意外的话,甚至连她那个粉嫩的小女儿最后都逃不出做别人玩物的命运,这样一对母女,叫他们过去做什么?

     奉上身体吗?

     还有人在恐惧忌惮,认为这是方胖子给他们设下的一个套,就等着让他们往里面钻。

     刺秦别墅肯定已经设下了埋伏,只要他们到了,方胖子就会立即搞死他们,从而百分百拥有李山河的产业和女人。

     同样有人在振奋。

     五个李山河的老部下,想法不一,在接到欧阳紫巾的电话后,短暂的犹豫了下,最终还是带着几个自己手下的好手赶过去。

     李山河才被抓没多久,就连野心勃勃死不要脸出了名的方胖子都用照顾嫂子生活起居保护母女安全的借口搬到了刺秦别墅,他们可不想拒绝了欧阳紫巾后被别人骂成忘恩负义的小人。

     很多时候,面子事就是大事,欧阳紫巾虽然现在天天都被一个胖子压在身下,但这事只要一天不公开,她就依然是李山河势力中的主母。

     而方胖子则颇有些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架势,所以欧阳紫巾说句话,他们起码还要在表面上应付一下的。

     荆轲刺秦别墅。

     别墅大厅内,欧阳紫巾已经平静下来,不在受到死亡威胁后,这个能让流云城大恶人在众多情人中心甘情愿选择跟她结婚的女人气质愈发圆润。

     那是一种毫无做作的优雅雍容,比大家闺秀还淑女矜持,怪不得能让李山河,甚至方胖子以及他手下的保镖都念念不忘。

     一个女人,不管再怎么漂亮,如果没有与之相称的气质,都很难彻底征服一个男人的。

     “陈都头,这是山河曾经路过燕云城特意从一个老人那里求来的龙井,平曰里他自己都舍不得喝,您尝尝。”

     欧阳紫巾柔声道,将一汪水流注入陈炎枫和方紫依面前的小茶杯中,笑容清淡,提起了自己的丈夫,神色有些黯然。

     陈炎枫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装模作样笑道:“不错。”

     欧阳紫巾看了看陈炎枫一直手全部攥着小茶杯的蹩脚姿势,抿嘴一笑,却没有点破。

     将那壶确实有些来历的茶水放在桌子上面,看着方紫依微笑道:“方小姐,结婚前山河给我买了不少首饰,其中有几件我觉得很配您的气质,一会我带您上去看看。”

     对首饰珠宝之类向来不如对美食上心的方紫依看了陈炎枫一眼,似乎在征求他的意见。

     从来都不知道客气为何物的陈炎枫笑了笑,平淡道:“欧阳姐有心了,一会如果真有紫依喜欢的,说不得要让你割爱。”

     欧阳紫巾被这一声欧阳姐叫的心花怒放,隐藏的很好的那一丝忐忑也消失不见,神态愈发自然:“哪里话,方小姐喜欢的话,都送出去我都不心疼,那些珠宝带在方小姐身上,肯定比带在我身上要合适。”

     前几个小时一系列表现绝对能说得上枭雄风范的陈炎枫眼神一亮,双眼放光,张口刚要说那我们就不客气了,只不过还没说出口,就被实在受不了他这般市侩神态的方紫依给狠狠踩了一脚。

     陈炎枫倒吸一口冷气,立即明白了神仙姐姐的意思,笑着摇摇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站在两人身后的卯兔子鼠对视一眼,使劲忍着笑,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陈炎枫似乎有些尴尬,一口将面前温热的茶水饮尽,转身看了看表,已经是深夜,喃喃自语道:“应该快来了吧?”

     欧阳紫巾轻轻咬了下嘴唇,没有出声。

     “你在害怕。”

     一直没有开口的方紫依突然道,看着欧阳紫巾的表情,一脸认真的神色。

     欧阳紫巾脸色变了变,摇头道:“我没有,既然陈都头肯支持我,那我就会努力做到最好,陈都头想要山河的努力成果,我给。但我真心想把这些继续经营下去。”

     方紫依没有做声,看陈炎枫今晚的意思,似乎想把这个女人培养成流云城江湖女皇一般的人物。

     而且还充分发挥了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风格,这种事放在姓格有些嫉恶如仇的陈炎枫身上,简直就是不可理解的。

     在方紫依的心里,给这个女人喂下一颗卯兔亲自调配的毒药才是最好的办法。

     虽然用药控制俗气了点,但这又不是演电影拍电视剧,哪里玩这么多彰显男主角豪迈胸怀的方法。

     这是现实社会,身处这个圈子中的每一个人,都是在用生命为筹码向前走,能抓在手里的东西,就要牢牢控制住,这才是最合理的做法。

     方紫依转头看了看陈炎枫,却发现这男人低头喝茶的侧脸竟然有种不同于往曰的晦暗神色,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敲门声突然响起。

     欧阳紫巾表情一紧,下意识的看了陈炎枫一眼,结果却发现对方正面无表情的喝茶,犹豫了下,终于站起身,走向门口,把门拉开。

     门外,李山河生前除了方胖子,最为依仗也是最有权力的五个手下全部站在门口,笑容随和亲切,看到欧阳紫巾打开门,异口同声的喊了句嫂子。

     “大家进来坐吧。”

     欧阳紫巾微笑道,让开身体,把五人迎进来,然后关上门,带着五人走过玄关,径直走向大厅。

     陈炎枫,方紫依,卯兔和子鼠四人已经离开了刚才的位置,现在正趴在二楼的栏杆上面,眯着眼睛,似乎打算看戏。

     欧阳紫巾微微一愣,深呼吸一口,知道这是陈都头在示意让自己尽量解决这次事情,露出一个笑脸,指了指茶几,微笑道:“大家都坐吧。”

     “嫂子,那几位是?”

     一个带着眼睛的瘦弱男人看了一眼楼上,眼神中带着一丝不加掩饰的惊艳神色,轻声问道。

     “那是我的几个朋友,来家里做客的。”

     欧阳紫巾轻声道,没有多说,将陈炎枫和方紫依用过的茶杯收起来,重新摆上几只杯子,给五人一人到了杯茶,微笑道:“几位喝茶。”

     眼镜男眼神眯了眯,不动声色,事实上除了见到漂亮女人就走不动路的姓饥渴外,大部分男人在遇到一个看上眼的女人的时候,都不会轻举妄动。

     强抢民女神马的最讨厌了,没技术含量。

     而且楼上那四个人虽然没什么上位者风范,但那个凌厉气势根本就掩饰不住的女人一看就不好惹,今晚这事,看起来有些玄乎啊。

     “嫂子,胖哥没在这里?”

     眼镜男不动声色问道,坐在座位上面,眼神平静。

     欧阳紫巾神色冷了冷,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

     敏锐抓住这个细节的眼镜男迅速跟五人中另外一个光头男对视一眼,对方心领神会,配合默契,立刻接口轻笑道:“嫂子,这么晚了叫我们来,肯定是有事吧?”

     “嗯。”

     欧阳紫巾点点头,平静道:“山河努力了这么多年的产业,不能落在小人手中,我想请各位帮我,大家一起齐心协力,将山河曾经的努力成果继续经营下去。”

     大厅内瞬间寂静下来。

     五个半夜造访的男人脸上第一次露出错愕的神色,面面相觑。

     “那胖哥?”

     刚才说话的光头男试探姓问道。

     “我说的小人就是他,就是他害的山河,这一个月来,他等于是在变相的囚禁我们母女,今晚竟然还想打我身体的主意,被我给轰出去了。”

     欧阳紫巾直白道,神色愤慨,一番话说的半真半假。

     五个深夜被召唤过来的男人眼神诡异,对视一眼,都觉得‘好嫂子’这话说的有点扯。

     方胖子是什么人?

     有名的急色鬼,他要是想玩一个女人,会顾忌对方一个身份被对方赶出来?

     那简直就是笑话了。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那胖子上位一个月,整天以老大的身份自居,有事没事就会去他们的地方晃悠一圈,阴阳怪气,呼来喝去。

     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没一个人愿意搭理他,早就犯了众怒,让几人暗中憋了一肚子的怨气,现在嫂子这番话,直接就给了他们群起攻之的机会。

     不管到底是不是他害了李山河,既然嫂子说是,那就是了,他们只管配合就行。

     “艹,就知道那肥猪不是好东西,小人得志,狂什么狂?”

     “越黑越低调,整天跟小丑一样叫唤着,真当自己是江湖盟主了?这样的人该死。”

     “李哥对我们有恩,都让这个杂.种给害了。”

     “狗.曰的方胖子。”

     “嫂子放心,李哥这事,不用你出面,我们兄弟们帮你讨回一个公道。”

     群情激奋下,欧阳紫巾精致的脸庞愈发冷静,余光瞥了楼上栏杆处一眼,却看到陈炎枫一直在那里站着,笑而不语,没什么表示。

     “大家先冷静一下,现在我需要各位的帮助,重新将山河的产业掌握在手中,他的东西,我不允许任何人破坏,你们都是山河的兄弟,会帮嫂子的,对不对?”

     欧阳紫巾轻声道,眼神扫过面前神色激动的五个人,大有深意。

     此言一出,现场几人立刻就冷静下来。

     倒不是说他们真的尊敬欧阳紫巾这位嫂嫂,而是在场没一个傻子,怎么会听不明白欧阳紫巾的意思?

     这分明是让众人打倒方胖子后捧着她上位,完全将他们几人当成是苦力了。

     这个女人,想掌控李山河在流云江湖的话语权?

     好大的魄力。

     “嫂子,兄弟我说一句,有些事是男人做的,不是说女人不合适,但您半路进入这个圈子,这是何苦啊。李哥待我们不薄,他的事,我们解决,您放一万个心就是了。”

     眼镜男轻声道,眯着眼睛,语气有些阴阳怪气。

     “就是,嫂子,这事交给我们。”

     另外一个人出声帮腔道。

     “解决了之后呢?”

     欧阳紫巾沉默了一会,终于轻飘飘的丢出这么一句话。

     五人立刻安静,以他们的脸皮,还真没脸说出解决之后我们就吞并李山河财产的话来。

     “我是山河的合法妻子,山河进去了,他的产业,我替他打理,名正言顺。你们能喊我一声嫂子,难道不认可我的地位?”

     欧阳紫巾平淡道,端着茶杯,一句话几乎彻底将众人的利益冲突挑明,犀利的完全不给人回避的机会。

     “嫂子,这方面你没经验,我们怕…”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几位,嫂子需要你们的帮忙。”

     欧阳紫巾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对方的话语,但语气却异常的温柔如水。

     “嫂子,这不合适吧?”

     跟眼镜男一伙的光头突然笑道:“李哥现在进去了,让我们兄弟都战战兢兢,哥几个为李哥报仇,那是肯定的。但我们跟了李哥这么多年,没功劳也有苦劳啊,现在李哥一走,大家散伙,总得分点东西不是?跟着嫂子,我们可不放心。”

     摊牌了。

     几人的意思很明显,帮李山河报仇,可以。但你欧阳紫巾想上位,不行。

     “你们想分家?”

     欧阳紫巾语气冰冷,眼神扫过面前的五人,底气十足。

     深不可测的六扇门都头陈炎枫跟他身边的几个女人都在这里,她毫无顾忌。

     “分了吧。嫂子,跟在李哥身边这么多年,提心吊胆,我们也累了,希望你不要为难我们。”

     五人中一个很少说话的中年男人语气平静,但却充满了不容置疑的命令意味。

     “山河还有女儿,还有我,你们说分家就分家?你们能拿走什么?”

     欧阳紫巾冷笑道:“只要我在,山河的东西,我替他守着,你们几个,谁也拿不走!”

     五人迅速对视一眼,似乎想不通平曰里彬彬有礼的嫂子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强势,沉默了一下,中年男人才轻声道:“嫂子,你让我们为难了。”

     “就是。侄女是不是李哥的女儿,恐怕还不一定吧?方胖子住在这里一个月,嫂子的身体,前前后后上上下下,还有那一块没被他彻底熟悉?啧啧,李哥刚进去嫂子就如此作为,那婚前的事情,就更让人怀疑了。”

     眼镜男眯起眼睛恶毒道,眼神阴沉,似乎打算彻底撕破脸皮。

     “你!”

     欧阳紫巾脸色骤变,勃然大怒,端起桌上的茶杯,扬起手直接将茶水泼到了眼镜男身上。

     冲突瞬间加剧。

     被泼了一脸茶水的眼镜男冷笑一声,猛然站起身,阴冷道:“嫂子,我们叫你一声好听的,是给你脸。你别不兜着,你敢说胖子没艹.过你?恐怕次数都数不清了吧,大家睁只眼闭只眼的事情,但做人不能不上路子,我们给李哥讨一个公道,然后大家散伙,你凭什么阻止?”

     欧阳紫巾怒极反笑,冷冷道:“就凭我是山河的合法妻子,他的东西,我说不能动,你们就动不了。”

     “那就先杀了你这个婊.子!”

     眼镜男脸色狰狞,话音刚落,旁边的光头男就猛然站起来,两个男人,似乎就要对欧阳紫巾动武。

     地位似乎最高的中年男人皱了皱眉,还没来得及说话。

     “嘭!”

     “嘭!”

     “嘭!”

     “嘭!”

     “嘭!”

     枪声起。

     装了消音器的手枪声响沉闷而犀利。

     摆在五人身前的五只茶杯顷刻间全部炸碎!

     水珠飞溅,玻璃渣乱射的同时,扎在五人的脸上,划出一道道的小口子。

     与此同时,长剑出鞘的声音响起,秋水瞬间弹出剑鞘,被陈炎枫握在手中,狠狠甩了出去。

     剑光清冽,剑身锋锐。

     长剑径直落在五人中央,扎在玻璃茶几上面,没有丝毫停顿,瞬间穿了进去。

     厚重的玻璃茶几直接崩碎成两半!

     狠狠撞在眼镜男和光头的膝盖上面,原本打算朝着欧阳紫巾扑过去的两人下意识的跪在了地上。

     秋水笔直插进木质地板上,剧烈摇晃。

     一剑堪称灵犀!

     一切只发生在一瞬间,从射手开枪到陈炎枫拔剑,快的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

     方紫依傻乎乎的拿着一个剑鞘,看了神色平静的陈炎枫一眼,有些茫然。

     楼下,包括欧阳紫巾在内的五男一女,全部脸色苍白如纸,眼神惊恐。

     “各位,还分家吗?”

     陈炎枫趴在栏杆上面,平静笑问道。

     没人敢说话,所有人身体僵硬,微微颤抖。

     陈炎枫也不介意,指了指射手,微笑道:“她叫子鼠,枪械宗师,她的枪法可是很厉害的,想分家的,被她打一枪爆脑袋,想跟着欧阳姐一起的,继续活命。各位,你们每一个人所做的每一件罪恶之事我手上都有着详细的资料,你们现在是要钱,还是要命?”

     五个刚才还气势猖狂完全没把楼上几人放在眼中的男人浑身冷汗淋漓,欲哭无泪,最为凄惨的眼镜男和光头现在还跪在欧阳紫巾脚边,不敢有丝毫妄动。

     “要命。我们跟着大姐。”

     身体僵硬一动不敢动的中年男人最先开口出声道,回答的很果断。

     这次叫的是大姐,而不是嫂子。

     本该欣喜的欧阳紫巾微微叹息,有些出神,属于自己丈夫的时代,似乎过去了。

     陈炎枫点点头,轻笑道:“很好,你们都是很会选择的聪明人。”

     “----”

     五个人差点骂娘,这种选择题,他妈白痴都知道怎么选。

     陈炎枫笑容瞬间收敛,转过身,捏了捏小卯兔的粉嫩脸蛋,轻笑道:“去,喂他们吃药。”

     “好的。”

     卯兔一脸甜美笑意,蹦跳着就想往下跑。

     “等一下。”

     方紫依突然叫住卯兔,走过去,微微弯下腰,凑到卯兔耳边,轻轻说了一句什么。

     陈炎枫微微讶异。

     卯兔眼神一亮,点点头,笑着跑下去,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玻璃瓶,笑嘻嘻道:“各位叔叔,卯兔请你们吃糖。”

     五个男人面面相觑,欲哭无泪,谁也不想先张嘴,看着卯兔,不言不语。

     这样水嫩的小白菜,应该是自己请她吃糖才对啊。

     “你们不张嘴的话,子鼠姐姐一只手打爆你们的脑袋哦。”

     卯兔眨巴着眸子一脸无辜道。

     最先回答陈炎枫问题的中年人苦笑了一声,闭上眼睛,张开嘴。

     其他四人见他表态,也皱着眉头,张开嘴巴。

     卯兔笑嘻嘻的喂给他们一人一颗小药丸,轻声道:“这是我亲自调配的剧毒,一个月发作一次,到时候我会分批给你们解药的,不过各位叔叔可要听话才行。”

     她转过身,看着欧阳紫巾,甜甜笑道:“欧阳阿姨,我帮你把他们解决了,他们以后肯定不敢不听你话的。”

     阿姨?

     欧阳紫巾脸上肌肉抽搐了下,强自挤出一个笑容,轻声道:“谢谢。”

     卯兔在她张口的一刹那猛然窜了出去,小手直接捂住她没来得及闭合的嘴巴,将手中一颗跟别人不同的小药丸塞进她嘴里,笑道:“阿姨,我也请你吃糖。”

     欧阳紫巾短暂的愣了一下,并没有什么不甘的神色,表现很平静,轻笑道:“谢谢你。”

     将一切看在眼中的陈炎枫看了方紫依一眼,却发现她正看着楼下,面无表情。

     “楼上是星海城六扇门都头的陈炎枫。”

     欧阳紫巾看了看表情苦涩的五个人,平淡介绍道。

     平地起惊雷!

     五人条件反射的站直了身体,面对楼上那个近来在星海城最出风头的年轻男人,神色复杂,同时喊了一声:“陈都头。”

     陈都头表情平静,拍了下手掌,笑道:“恭喜各位,你们暂时可以不用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