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0章 都是炸弹!
    坐在锦衣卫专车里欣赏都市的风情,颇有种从地狱中看天堂的心理落差。

     这次不知道是那位锦衣卫少指挥使梅道理还是流云城大恶人,或者说两方面合作闹出来的动静不可谓不疯狂。

     自己虽然没死,但不少无辜游客却在无知中丧命,甚至有不少都是作为一个家庭支柱的男人。

     可以说这次的动作,几乎等同于一次姓的生生破坏了十几个普通家庭,就连自认为自己很冷血能不择手段的陈炎枫都有些内心发冷,这种作为,岂是一个狠字可以形容?

     用丧尽天良来比喻都不为过了。

     “锦衣卫,还真是丧心病狂罪孽深重啊。”

     陈炎枫轻声感慨道,他这次明显被特殊对待,没有钻进锦衣卫专车的后排,而是坐进了专门押运邢犯的刑车。

     两旁座椅都是竖向排列,陈炎枫坐在最中央的一个小马扎上面,四周都是荷枪实弹的锦衣卫严阵以待,相信他只要敢稍微做出点过激的举动,这些人就会毫不留情的射杀他。

     “你们无知,也是无辜的。”

     陈炎枫微笑道,老老实实的坐在马扎上面,面对一排乌黑的枪口,没有露出半点惧色。

     大概七八个锦衣卫精锐一言不发,脑袋蒙在头盔里面,穿着防弹衣,表情麻木。

     陈炎枫神色平静,已经被戴上了手铐的手一起挪动,费力的将一盒烟逃出来叼在嘴里一根。

     一个简单的动作,立刻又引起了周围锦衣卫精英的警惕,更夸张的是,距离他最近的两人手中的枪管已经快要抵在他脑袋上面。

     陈炎枫眯起眼睛,叼着烟,笑容灿烂,微微扬了下脑袋,看这模样,似乎是想借火。

     附近一名锦衣卫犹豫了下,伸出手伸进陈炎枫的口袋中,将打火机掏出来给他点上,又把火放了回去。

     陈炎枫大口吸烟,冲着对方点点头,没有说话。

     暮色中,车辆直接开进了流云城的锦衣卫总部,车门被人从外面向两边拉开,几名锦衣卫立刻跳下车,在出口围城一个半圆,指着里面的‘犯罪嫌疑人’。

     陈炎枫在两名锦衣卫人员的押送下走下车,神色平淡,一路表现的都老老实实。

     他再怎么猖狂也不至于跟流云城的近千名锦衣卫去作对,在流云城六扇门一直被锦衣卫排除在外,既然来到这里,就只能指望着外力了。

     两名锦衣卫压着他进入总部,直接来到刑讯室,已经有两个男人坐在里面等待,一个年轻人,还有一个青年,三十出头,看起来相对稳重一些。

     两名锦衣卫直接将他带到了刑讯室,按着他在仅仅照亮一小片范围的灯光下坐下来。

     陈炎枫眯着眼睛,透过灯光,看着坐在阴影处的两个身穿飞鱼服的锦衣卫,光暗纠缠下,就连他们的表情都变得有些朦胧森然起来。

     “姓名?”

     坐在刑讯室的那名年轻男人问道,语气中满是冷漠。

     “陈炎枫。”

     “姓别?”

     “男。”

     “职业。”

     “无业游民。”

     “放屁!你是无业游民?陈炎枫,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是干什么的,既然能把你抓来,就说明我们有抓你的动机,海底世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别给脸不要脸不配合我们的工作!”

     年轻锦衣卫猛然拍了下桌子喝道,所谓的年轻气盛,不过如此了。

     “你们什么都不知道。我就是一个无业游民,本本分分的普通老百姓,这位大人如果真想给我安上一些莫须有帽子的话,我无话可说,我的律师到来之前,我拒绝回答你任何问题。同时保留告你诽谤的权利。”

     陈炎枫中规中矩道,语气从容,甚至还带着一丝笑意。

     “诽谤?你他妈唬我?陈炎枫,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这里不是星海城六扇门,你不要认不清形势,在这里装.逼没用,陈都头,大家都是为朝廷为百姓做事,你在星海城六扇门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多数人谈虎色变,好大的威风嘛,可这里不是星海城也不是你六扇门。邪不胜正,最烦你们这些草菅人命的畜生,朝廷的败类!”

     年轻锦衣卫冷笑道,情绪激动,一副恨不得扑过来对着陈炎枫咬一口的架势。

     他身旁年岁比他大一些的青年锦衣卫拉了他一把,示意他不要激动,而后开口道:“陈都头,锦衣卫已经掌握了你一定的犯罪事实,坦白从宽,我们这是在帮你,还希望你能配合。”

     陈炎枫根本懒得搭理,老神在在的靠在椅子上面,正眼都不看对方一眼。

     刑讯室的门突然被敲开,一个身材中等的中年男人背着手走了进来,轻轻咳嗽了声。

     两个正在审讯的锦衣卫立即站起身叫道:“英大人。”

     中年人神色平静,点点头笑道:“你们先出去,我单独和他聊聊。”

     两名锦衣卫愣了一下,点点头,没说二话,直接走了出去。

     陈炎枫也终于睁开眼,看着面前的这种第一个出现的重量级人物,眼神中满是嘲弄神色。

     “手下人不上路子不懂规矩,说话难听了点,陈都头别介意。”

     英大人洒然笑道,将陈炎枫头顶上的灯光拉高,房间内终于又恢复了正常光线:“我是流云城锦衣卫副千户英曹,我们今天是第一次见面。”

     陈炎枫有些诧异,对方似乎客气的有点不像话了。

     “说说吧,咱们随便聊聊,外面的监控我都给撤了,现在就我们两个,你不用担心我们的谈话被人知道。陈都头或许不认识我,但我对你却是知根知底,大家敞开了说,你一个字不说,我照样能办了你,只不过六扇门近年来没出过什么像样的年轻英雄,你算一个,我好奇,所以想跟你聊聊。”

     英曹笑呵呵道,从口袋中掏出一盒烟,抽出一根塞进陈炎枫嘴中,给他点上:“九五至尊,好烟,别人送给我的,味道不错。”

     陈炎枫眯起眼睛,盯着英曹,淡淡笑道:“英大人,你到底想要什么?你说大家都是明白人,有些问题,我肯定不会说的。”

     身居高位的锦衣卫副千户,这样的人物,陈炎枫不相信他会用麻痹自己然后获取自己信任的手段来对付自己。

     不是不入流,而是他根本就不可能上当,这一点双方都应该心知肚明,最不济,英曹背后的人也会明白。

     正是因为这样,陈炎枫才对这个客气的不像话的锦衣卫副千户内心心怀戒意。

     “别紧张,我说过,外面监控已经关了,而我又没做笔录,身上也没录音笔,只是想跟你聊聊而已。”

     英曹笑道,看了陈炎枫一眼,微微摇头,叹息道:“你小子,既然戒心这么重,那这样,我们玩个游戏。”

     在陈炎枫有些错愕的眼神中,英曹在两只口袋中摸索了一下,最终,掏出了两叠扑克。

     纸牌?

     这个流云城锦衣卫副千户,到底想要做什么?

     英曹笑着将一叠纸牌放在陈炎枫带着手铐的手中,笑道:“赢了我,你现在就可以走了。输了我也不要求你做什么,去经历你该经历的,只能说祝你好运,当然,这局牌,有个前提,斗地主的玩法,按规矩来。”

     这个锦衣卫副千户,对自己的态度似乎很复杂啊。

     陈炎枫拿起牌,扫了一眼,顿时眯起眼睛。

     四张三。

     四张四。

     四张五。

     四张六。

     四张八。

     四张十。

     都是炸弹。

     这真是一手好牌。

     不用问,就知道英曹手中的牌到底是什么了。

     陈炎枫神色平静,看着英曹,一言不发。

     “我这里有四张七,四张九,花牌也在我这里,四张A,四张2,双王,你怎么赢?”

     英曹看着陈炎枫,轻声道。

     陈炎枫面无表情,抽出四张3,扔在了地上。

     英曹挑了下眉头,似乎没想到这个年轻人还真愿意陪他玩这一场荒唐的牌局,将四张七扔了出来。

     陈炎枫毫不犹豫的扔出四张九,这是他手中最大的牌面了。

     英曹眉毛挑了挑,直接上双王。

     陈都头更有意思,手里的四张4特别傻逼的直接砸了过去。

     “看,你坏了规矩了。”

     英曹微笑道,将地上的牌重新捡起来,面色平静。

     “我做的,就是规矩!”

     陈炎枫异常强势,带着手铐,却没半点气馁神色。

     “这只是一副扑克而已,无关紧要,规矩坏了就坏了,可关键在于跟你玩牌的人,他们不满,这才是最致命的,下棋玩牌,都要遵守规矩,所谓技术,就是揣摩对方心理了。你破了规矩,早就应该想到,会有人不满。”

     英曹轻声道,饶有深意的看了陈炎枫一眼,平静道:“大势不可逆,你想顺势而为,三四五六,一起照样出不来,说到底,还是差一张啊,牌局你差一张,现实中,你差的可就是背景了。”

     “你想让我认命?让我去死?”

     陈炎枫冷笑,眼神森寒。

     “认命是对的,死不一定。只要你不去想玉虚宫,有人会给你一个普通人连想都不敢想的生活,凭你的头脑和实力,只需要为别人做几件事情就好。”

     英曹一脸冷淡。

     有人拉拢自己?

     是梅道理,还是南宫飘飘?

     没有永远的敌人和朋友,这一点,陈炎枫早就明白的很透彻,如果自己这会愿意真心实意投靠他们两人任何一个的话,恐怕他们都会欣喜若狂的。

     陈炎枫眯起眼睛,死死盯着英曹的表情,半晌,才轻声开口道:“不可能。”

     “你这是在逼我,也是逼你自己。”

     英曹语气依然平静,看不出丝毫恼怒神色,叹息一声,笑道:“也罢,早就应该有人逼着我走这一步了。”

     他看了闭上眼睛的陈炎枫,突然一笑,只不过这次的笑容中却满是复杂神色,轻叹道:“再告诉你一件事情,我是玉虚宫的人。确切说,是曾经玉虚宫的弟子。”

     陈炎枫精神一震,骤然睁开眼睛。

     “哈哈,想不到吧?如果玉虚宫没有落没的话,现在我见到你,应该喊一声少宗主。”

     英曹大笑道,笑容中却满是苍凉:“二十九岁那年,我就被派到了锦衣卫,之后升百户没多久,玉虚宫就一夜之间消失。在之后的十年里凭着自己的努力我成了流云城锦衣卫的副千户,没到半年就被人抓住了一个小尾巴,无限扩大,最后直接给了我一个降级处理,由副千户到了白户,还真是够狠的啊,有这个遭遇的,不止我一个人,如果不是我最后彻底投靠锦衣卫,起起落落,又重新回到这个位置的话,现在的我,就算是在要饭都有可能。”

     英曹笑容清淡,似乎没有半点怨恨,淡淡道:“从那会我就明白,大势不可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狼心狗肺一次又如何?我在这个位置上风光了这么久,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小了。陈炎枫,你现在斗不过锦衣卫和宰相府的,收手吧,就算做狗,起码也比你现在活得滋润一些。也算是给我这个大贪官留一条退路,我现在有两千万,老婆孩子都已经出国,我现在出去后,就会直奔机场,你应该明白我在说什么。如果你收手,投靠锦衣卫,我们都可以各退一步。”

     陈炎枫一脸冷漠,淡然道:“姓名,陈炎枫。姓别,男。职业,星海城六扇门都头!”

     英曹平静的神色终于出现一丝冷笑,点点头,说了声很好,点燃一根烟,看了陈炎枫一眼,再次叹息:“我为你不值。”

     他也不再多说,最后一次的拉拢失败,两人实在没什么好谈的。

     英曹直接走向门口,出门前,多说了一句:“六扇门的年轻英雄,呵呵,英雄是什么?能治世,能乱世。陈炎枫,你现在能救的了一角,却救不了整个大秦帝国,再见吧。华夏十二生肖,也该易主了。”

     他径直走向审讯室,将审讯室外的两个锦衣卫叫过来,命令道:“把他带走,丢进看甲字七号房。”

     两个锦衣卫毫不犹豫,直接走进审讯室,压着陈炎枫走了出来。

     英曹站在门口,跟出来的陈炎枫对视一眼,看着他的背影,喃喃自语了一声:“游戏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