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1章 如临大敌
    陈道长就算再怎么逆天,在六扇门中也不可能一步就跳到很高的位置上面。

     天涯俱乐部热血挥洒,跋扈而放肆,但对着锦衣卫千户裘丘打脸再怎么狠,出了俱乐部,他还只是个六扇门捕快,非要加一个光鲜身份,那也就是六扇门的都头。

     生活多得是平淡无奇波澜不惊,每个人都会在生活中演绎着自己的高.潮,然后谢幕。

     面对不平路不平事,继续低调隐忍,甚至是蛰伏,高.潮过后没了观众还站在台上哈哈大笑继续叫嚣的,只能是小丑。

     陈炎枫很明白这个道理,所以这几天一直都很老实,说句直白点的大实话,甚至有些忐忑。

     他很了解自己得罪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锦衣卫十四所卫之一的千户大人。

     这种身份的人如果报复起来,武力上还好说,但如果使点别的手段,就算有余书在前面顶着,恐怕一点余波就能把自己这条小船给彻底打翻。

     但他有选择吗?

     在六扇门与各种罪恶势力做斗争,想一步登天,只玩命是不够,但如果连命都豁不出去,那还谈什么复兴玉虚宫?

     陈炎枫下了班后,直奔蓝星酒吧。

     坐在二楼栏杆的位置,陈炎枫端着一杯酒,有些出神。

     这个位置如今已经是他专用的地方,坐在这里俯视楼下,有种从安静处看喧嚣的味道,很诱人。

     了解他到了一定程度的南臣没有上来打扰,赵诺言也开始发挥本质的工作----搜集一切有关锦衣卫做恶的罪证,一切都有条不紊。

     从那晚在天涯俱乐部出来后,蓝星酒吧的顶尖消费层明显扩大了一圈。

     第一天并不明显,据说第二天一开门就有大批衣着光鲜的人物来酒吧捧场,有男有女,年轻至中年,年龄层次也异常广泛。

     但这些人都有一个特点,就是不差钱,呼朋引伴的带来不少人,动辄就是上万块的红酒,买单也潇洒,真乃上帝一般的人物。

     陈炎枫开始没明白怎么回事,但看到一些半生不熟的面孔后,开始恍然。

     这些大都是当晚在天涯俱乐部内有过一面之缘的人物,当时因为种种顾忌没有交谈,但自从一个能跟锦衣卫分庭抗礼的余书站出来,并且在角斗场自己狠狠打击了锦衣卫千户的士气后,这些人就活络起来,六扇门他们不敢去,这是打算跑这来找自己拉拢关系了。

     陈炎枫某些时候很小心眼,但面对这些人,还是很大度。

     这些对他来说都是极为宝贵的资源,是现在,或者未来星海城最后权力和财富的一部分人,不指望他们能雪中送炭,锦上添花就好。

     所以特意下去陪着他们喝了几次酒,一方面有心结交,另一方有心拉拢。

     这种情况下,最容易组建一张关系网,虽然薄弱,但好好经营,未必就取不到效果。

     陈炎枫有些苦恼的揉了揉脸部肌肉,手掌离开脸部之后,立刻就换上了一副笑脸,犹如面具一般,他站起身走下楼,打算继续陪着那群越来越熟的人喝几杯。

     得罪了锦衣卫千户裘丘让他心怀忐忑,很正常的事情。

     他不是那种强敌环绕四面楚歌境地中还能谈笑风生的大侠,可陈道长会装啊!

     装.逼有时候也是一种本事,起码现在不管他内心如何,表面上都能做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架势,应付这些人,是绰绰有余的。

     “王姐,最近皮肤越来越好了,用的什么化妆品?有空你得给我个单子,我给小宸买一套讨好女朋友,来,红酒美容,喝一杯。”

     “赵哥最近酒量明显进步神速,不跟你多说,咱俩干一杯,祝你生意兴隆,这酒没档次,来一瓶04年的PETRUS,一会别忘了买单。”

     “张哥,贵千金最近过满月?我提前准备了红包,一会给你拿下来。不用跟我客气,说谢谢没用,喝酒,祝老哥步步高升。”

     筹光交错。

     人尽欢,酒尽欢。

     陈炎枫一张脸上的笑容也愈发自然,多少敷在脸上堆着笑的厚重面具,是在这种场合中一次又一次沉淀下来的?

     今晚蓝星酒吧这一批人比往曰更为夸张,就算陈炎枫海量,寒暄了一阵,还是跑去洗手间吐了一次。

     在出来的时候虽然脸色苍白,但神色却很清醒,笑容依旧,走过去跟那群人谈笑风生,力求面面俱到。

     酒吧内一个僻静的角落中。

     一个温润如玉如温酒般醇厚的男人安静看着那个端着酒杯在一群人中游走的同龄人,眼神中的复杂神色一闪而逝。

     童年时代辉煌的玉虚宫一夜之间被倾覆,六年前进入天道学院,死了师傅。

     毕业后唯一的一份爱情也死了,这个能在自己女友或者说妻子下葬的坟前用手抓着一把把泥土埋下去,最后昏倒在大雨里的男人在恋人死去近三年的时间里没有去过坟头一次,甚至没有踏足过帝都天道城,是不愿?

     怕是不敢吧。

     钱凤雏端起旁边桌子上摆着的啤酒,一饮而尽,看着那个长相普通但笑的却很纯粹的男人,很想问他一句:苦不苦?

     想必是很苦的,但到现在他还能站着没有被压垮,仅凭这一点,他就算个爷们。

     “哥,你这个情敌现在的位置也不够高嘛,还好你没输给他,不然我都替你脸红,奇怪了,你现在的对手应该是梅道理才对,搞不懂你来看他做什么。”

     坐在钱凤雏对面犹如洋娃娃一般的钱小默哼哼道,她不喝酒,小手抓着一杯果汁,有些心不在焉。

     “位置不够高,是因为家室。小默,你说如果我处在这个位置,做得能比他好吗?”

     钱凤雏轻声道,视线一直没有离开正在跟一群人客套寒暄的陈炎枫。

     “肯定能。”

     钱小默一脸理所当然道,她从小就跟哥哥打打闹闹,但骨子中,最崇拜的只有少得可怜的几个人,钱凤雏就算一个。

     “不能的。”

     钱凤雏笑着给出答案,看到妹妹似乎有些恨铁不成钢,也不介意,笑道:“每个人所在的位置都不同,我只会做大少爷,做军人,在帝国需要我的时候去流血,去流汗,去牺牲,在机会来了的时候,去借助各方面的力量,让自己走的更高,但如果我是陈炎枫,不一定能做到他现在的地步,反之,如果他是我,肯定也达不到现在的成就,人生就是七分实力三分时运,命数从每个人一出生开始,就注定了。”

     钱小默喝了一口果汁,看了看远处的陈炎枫,撇撇小嘴,嘟囔道:“卑躬屈膝的,有什么了不起的。”

     “有些人就算面对权势低头弯腰,也不代表着臣服,他们只是在找脚下前进的阶梯,或者准备俯身做更有力的冲刺和跳跃。”

     钱凤雏文邹邹道,突然眼神一凝,笑容玩味道:“他来了。”

     “啊?”

     钱小默差点被果汁呛到,慌乱的抹了抹小嘴,动作说不出的可爱,紧张道:“那怎么办,哥,你打不打得过他?”

     “我又不是来打架的。”

     钱凤雏无语道,看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陈炎枫,没有半点慌乱,气度沉稳。

     如果被一个人很长时间的行注目礼陈炎枫都看不到的话,那他也太渣了点。

     跟那群人敬酒的时候他就发现了角落内的这一男一女,一个堪比芭比娃娃可爱水灵到不行的妹纸。

     一个气质优雅温暖的男人,陈炎枫原本以为这是锦衣卫的报复,可看这对组合,着实没什么杀伤力。

     所以在那几桌人身边转了一圈后,直接走了过来,停在了钱凤雏身边,没有去看那个很吸引人的小姑娘,只是看着钱凤雏,平静道:“我们认识?”

     “从前不认识,现在却认识了。”

     钱凤雏轻声笑道,姿态优雅,摇晃着手中的酒杯,笑道:“请坐。”

     陈炎枫对这种看上去很高贵的公子哥千金保持着一种近乎与生俱来的警惕心。

     他坐下来,盯着这个气度着实不凡让他都有些嫉妒的年轻男人,暗中却提防着旁边小姑娘的一举一动,淡淡道:“有事?”

     “不请我喝杯酒吗?”

     钱凤雏笑道,依然没有做自我介绍。

     陈炎枫没有犹豫,叫过服务生,轻声道:“来五瓶啤酒。”

     服务生恭敬离开。

     钱凤雏将啤酒放在桌子上面,轻声笑道:“我原本认为你会请我喝一杯上好的红酒呢。”

     “我没有请人喝酒的习惯,除了我的兄弟。我的俸禄可请不起别人喝酒,一会记得自己去买单。”

     陈炎枫一点都不惭愧的说了一句。

     钱凤雏:“-----”

     “喂,你这男人真是小气。”

     在一旁的钱小默终于看不下去,气鼓鼓的说了一句,粉雕玉琢,生气的样子更像是芭比娃娃一样,恨不得让人抱在怀里好好怜惜一番。

     “哈哈,有意思。好,一会买单,我们只是消费者,总不能养成逃单的习惯。”

     钱凤雏哈哈大笑道。

     陈炎枫一点都不觉得好笑,面色依然平静道:“你是谁?”

     钱凤雏愣了下,似乎很不习惯这样的说话方式,不过也没隐瞒,真心没什么好隐瞒的,伸出手笑道:“钱凤雏。”

     庞统?

     凤雏先生?

     陈炎枫挑了下眉毛,随即反应过来,哦了一声,听到这个很有趣的名字,没觉得大名鼎鼎,跟他握了握手,淡淡道:“陈炎枫。”

     “我喜欢南宫飘飘。听说她目前已经跟陈都头退婚,我说的没错吧?”

     钱凤雏笑着握住陈炎枫的手,只不过话音刚落,他的手掌就猛然传来一股大力,似乎想捏断他的手掌一般,钱凤雏眼神眯了眯,随即感觉那股力道消失,似乎是这个有趣人物的自然反应?

     “没错。”

     陈炎枫松开钱凤雏的手淡然道,坐在位置上有些想不明白他的意思,喜欢南宫飘飘。

     南宫飘飘。

     整个帝都天道城,有多少人敢把这个名字挂在嘴边?

     谁不是喊一句南宫大小姐?

     看来这家伙身份不简单啊,即使比不上三大家族,估计也是个庞然大物,一般家庭,谁能培养出子女这份气质?

     难道这家伙是来耀武扬威的?

     你只是喜欢而已,又没搞定,炫耀个毛啊。

     “那就是说你跟她现在已经没有关系了?”

     钱凤雏挑眉道,眼神中有一丝掩饰很好的紧张,爱情是最伟大的一门伪科学,男人女人,不管处在任何位置,面对爱情,都不会太过淡定。

     “我们之间还有一笔生意,除了这个,就没其他的关系了。”

     陈炎枫大概能明白钱凤雏的意思了,不是耀武扬威,看样子更像是打探消息来了。

     钱凤雏皱了下眉毛,轻声道:“陈都头恕我冒昧,能问一句是什么生意吗?”

     当然是买你心上人初夜处.女的生意了。

     陈炎枫心里腹诽了一句,却没说出口,端着酒杯,笑眯眯道:“喝酒,喝酒。”

     钱凤雏果然大将风度,没露出丝毫恼怒,点点头,拉开一关啤酒,碰了一下,两双满是笑意的眼睛对视,含情脉脉----各怀心思。

     两人刚要故作豪迈的一饮而尽。

     陈炎枫身体猛然一紧。

     钱凤雏的身体也瞬间绷直,再次跟陈炎枫对视,温暖儒雅仿佛王子的他,这一刻眼神中却说不出的杀伐凌厉,然后他就看到了陈炎枫跟自己一样的眼神。

     两人的眼中同时闪过一丝疑惑,随即转头,看向酒吧门口的方向。

     一股巨大的危险猛然将两人笼罩其中,甚至就连陈炎枫,都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仿佛自己手无缚鸡之力的面对一头猛虎。

     人未至,强大的压迫率先传来。

     钱凤雏和陈炎枫都有着对危险的绝对感应,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开口道:“不是你的人?”

     答案似乎很明显了。

     钱凤雏没有打算杀人灭口。

     陈炎枫也没因为嫉妒想阴死这位钱校尉。

     两人眼睛死死盯着酒吧门口,打算看看到底是何等的绝世高手让自己都生不出反抗之心来。

     酒吧的布帘掀开。

     一老一少,一男一女,两个身穿道袍的男女出现在两人视线中。

     一个仙风道骨的老头,一个即便是在陈炎枫和钱凤雏眼中都惊为天人的女人。

     两个道士。

     危险的气息铺天盖地从老道身上涌出来,没半点悲天悯人的气息,原本一个给人感觉很祥和的老道士,此时竟然有种说不出的凌厉霸气。

     杀伐气焰惊人。

     不止陈炎枫和钱凤雏,整个酒吧内的人都有一种极为不适应的感觉。

     一直闭目养神的蛋蛋猛然睁开眼,站起身,看着那个老道士,如临大敌。

     所有人的视线中,老道士一步步走向陈炎枫,最终站在他身边。

     “跟我走。”

     老道士声音平淡道,让人不容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