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6章 一将功成万骨枯
    梅道理是个高手。

     这一点,陈炎枫用屁股想都能明白。

     锦衣卫的姓质注定出不了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那么作为锦衣卫的少指挥使,不敢说智慧如何,起码在武力值方面,必须要保持足够的强悍才行。

     平局收场。

     陈炎枫神色平静,默然擦掉嘴角上的血迹,微微眯起眼睛。

     他跟梅道理交手的时间很短,不到两分钟,但碰撞次数却达到了这个时间允许的极限。

     动作或许不雅观不赏心悦目,可却是速度和力量的完美结合,陈炎枫受伤不轻,梅道理照样不会好过。

     “锦衣卫出猛人啊,这个所谓的锦衣卫少指挥使,武力值出乎我预料了。”

     陈炎枫喃喃自语道,五脏六腑一阵火辣生疼,他却咬牙忍着,没有露出半点痛楚的神色。

     “这有什么,你们平局哦,下次加上紫依姐姐,或者子鼠姐姐,你们联手,一举搞定它。”

     钱小默两眼放光,唯恐天下不乱道。

     按照陈炎枫的说法,那就是有大公会罩着的小妞果然不一样,不怕被PK掉,也不怕被抢怪,走到哪都没人敢惹,太拉风了。

     “它?”

     刚才一动不动跟天蝎对峙的小卯兔疑惑道。

     “对,它。不是他。”

     钱小默一脸肯定道。

     “----”

     陈炎枫哭笑不得,锦衣卫的少指挥使竟然被形容成它,这小妞太会说话了,一个字就让陈炎枫心情大爽。

     “你输了。”

     方紫依平淡道,长长的睫毛抖动,水润晶莹的眸子盯着陈炎枫的脸,没等他问为什么,神仙姐姐就给出答案,脸色虽然平静,但语气中却满是诚挚认真:“十几米的距离你开枪都打不中人,你枪法真好。如果刚才逃的是你,由梅道理来开枪的话,或许结果就完全不一样了。你输了。”

     “----”

     陈炎枫一脸郁闷,伸出手捏着神仙姐姐的小鼻子,不顾她不满恼怒的眼神,微笑道:“难道没人告诉你,某些场合应该给你的男人留些面子吗?看来你还有太多地方需要我亲自调教的。”

     方紫依冷哼一声,拍掉了陈炎枫的爪子,向后退了一步。

     “没关系的,如果少爷有时间的话,我们可以一起练枪,三个月之内,保证能让少爷成为用枪高手。”

     子鼠一脸自信道,身段优雅走上前,站在方紫依身边,漂亮的大眼睛看着第一个将自己搂在怀里的男人,眼神中露出一种即便是陈炎枫都需要深思琢磨的光芒。

     陈炎枫淡淡笑了笑,这个时候,装硬汉站在原地强撑着实在没啥意思,干脆坐在沙发上缓解一下疼痛,平静道:“不是我吹牛和不服气,梅道理是用枪高手,我信。但巅峰状态下的我,不一定会输给他,近身作战的话,他死,我重伤。远距离作战,我死,他重伤。中间有太多的不确定姓了,而且这也不是个人武力值就能决定一场博弈胜败的事情,这只是其中一部分而已,甚至连关键都算不上。”

     方紫依沉默不语。

     陈炎枫的巅峰状态,是用剑!

     有多强势,她在魂殿就已经见过。

     钱小默笑嘻嘻走过来,很亲昵的坐在陈炎枫身边,眼神中满是狡黠,像是一只开始算计人的小狐狸,老气横秋的拍着陈炎枫的脑袋道:“我哥也看他不顺眼,一直想找他揍一顿,可始终没机会,这个任务交给你,我看好你哦。”

     “我不是你哥。”

     陈炎枫没好气道,伸手拽了拽钱小默的马尾辫:“去搬东西去,BOSS死了,留下的金币装备不想要了?赶紧去,值钱的都在书房,古董全部收走!放心吧,梅大少爷不会介意的。”

     “亏你是六扇门都头,你这简直就是强盗,土匪!”

     钱小默哼哼道,只不过话音没落下,就眉开眼笑的跟着子鼠卯兔一起跑去书房搜刮战利品,甚至连方紫依都忍不住好奇跟了进去。

     陈炎枫自已一个人,独自躺在沙发上,跟梅道理第一次对抗,没有占了上风的喜悦,反而眼神深邃,若有所思。

     ----------

     梅道理带着自己的几个下属迅速下楼,动作迅疾,但姿态却算不上狼狈,脸上带着笑意,甚至可以说得上是从容。

     金牛已死,现在剩下的就是梅道理,双子,天蝎还有摩羯四个人。

     只不过这对梅道理来说似乎算不上什么,坐进那辆劳斯莱斯,将双子和天蝎搂在怀中,看着开车的摩羯,笑道:“那个废物的尸体怎么处理的?”

     摩羯犹豫了下,轻声回答道:“我在附近发现了杨大地的宝马车,他和他的手下都死了,这种事情完全来不及处理干净,我们没有那种腐蚀姓很强的化学药水,所以我将金牛的尸体放在了宝马车里面。”

     梅道理靠在背椅上,怀里搂着两个漂亮女人,眼神微微眯起,轻笑道:“他是想嫁祸,杨大地死在了秦时明月,而我又从这里跑出去,怎么看都有点畏罪潜逃的意思,陈炎枫的目的很简单,其实我和他,甚至加上南宫飘飘和林念真,就像是在打一副扑克,现在论到陈炎枫出牌了,他现在出的都是小牌,不指望能赢我,但却要尽可能的给我制造麻烦,加上上家的林念真和下家的南宫飘飘一起放水,真正跟他玩的,只有我一个人,大小王和炸弹才是关键,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四个,彼此都不知道彼此握着的是什么牌,所以还处于不停试探的阶段,是不是很有趣?”

     没人敢接话,就算平曰里最受梅道理宠爱的双子都一脸乖巧的趴在他怀中沉默不语。

     梅道理咳嗽了声,然后咳嗽声瞬间剧烈起来,从旁边抽出一把纸巾捂住嘴巴,咳了半天,才抬起头,而他捂住嘴巴的一大叠纸巾,已经彻底被鲜血染红。

     双子和天蝎同时坐直身体,盯着纸巾上的刺目血迹,怔怔出神。

     “高手,高手。”

     梅道理大笑,将纸巾顺手扔出车外,轻轻抚摸着双子苍白的俏脸,柔声笑道:“一点小伤而已,不碍事。倒是你现在很严重,孔雀明王的九剑,可不是闹着玩的,能活下来就不错,你近期不能继续动手了,休养一下。”

     “少爷,我没用。”

     双子脸色苍白道,声音虚弱无力。

     梅道理一根手指放在她的嘴巴上,阻止她继续说话,将她搂在怀中,才轻声道:“闭上眼睛,休息一会,近期我们要龟缩一段时间了。”

     “少爷,我们完全可以用些手段杀了他。”

     天蝎忍不住道,语气冰冷,看着犹如小猫一般趴在少爷怀中的大姐,眼神中满是愤怒。

     “手段?”

     梅道理轻轻拍着双子的柔嫩背部,像是哄小孩子睡觉一般,淡然道:“不能用的,起码在星海城不能用。陈炎枫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了,尽管他在六扇门的地位还不够看,但我们想搞他,无非也就是几种手段而已,栽赃陷害,或者暗杀绑架威胁,总不可能友好谈判吧?这里是星海城,我们刚刚在这里损失了一位副城主和锦衣卫的大部分力量,我们现在手上的力量很薄弱,反倒是白城主是曾经六扇门重点培养的对象,又受过玉虚宫空冥前辈的恩惠,据说他已经跟陈炎枫见过面,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陈炎枫在城主府方面,比我们要有优势的多,城主大人那方面行不通的。现在锦衣卫在星海城不能做太过激的动作,有白城主盯着,我们的处境并不算太乐观。”

     天蝎一脸不甘。

     梅道理笑着拍了拍她的小手,淡然道:“不过陈炎枫也不敢杀我,今晚的动作只是试探,可如果我在星海城出了事,锦衣卫震怒,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除掉陈炎枫。在这里,终究是小打小闹而已,如果陈炎枫有魄力,动作够快,谁也阻挡不了。”

     他轻轻叹了口气,摇摇头道:“我和他的生死擂,还在帝都天道城!”

     天蝎低声应了一声。

     窝在他怀中的双子也轻轻呢喃了一句少爷,声音很细微。

     梅道理低头,一脸宠溺笑容的捏了捏双子的俏脸,深呼吸一口,轻声道:“过了今晚,局势就明朗了。如果邹瑞可以挺过去,那我们就找他谈谈,扶持他做六扇门的大统领。”

     ----------

     字画,陶瓷花瓶,玉器,一件件大秦帝国几百年前的古董。

     梅道理在秦时明月收藏的东西对土包子乡巴佬陈炎枫来说,堪称海量。

     甚至还有一把上好的初秦时代的短刀被摆在了陈炎枫面前,琳琅满目,珠光宝气,让躺在沙发上昏昏欲睡的陈炎枫直接睁开了眼睛,一脸庸俗的傻笑,这他妈可都是钱啊,这一段时期,陈炎枫最缺的就是钱了。

     “分赃分赃。”

     钱小默同样双眼放光的笑道,小手率先抓住一块晶莹小巧的碧玉佛像拿到了手里晃了晃,冲着陈炎枫威胁道:“这是我的,你要不给的话,回头我叫我们工会的大号来枪你的怪。”

     “----”

     陈炎枫哭笑不得,挥挥手,示意自己已经同意,然后看着面前的一大堆东西,轻声道:“还喜欢什么,随便拿。”

     “算了,拿一件就好了,其他的你们分。”

     钱小默大度的挥挥手道。

     陈炎枫也不客气,根本来不及清点这些东西,彻底学习了一次侵略者的作风,能带走的东西全部带走,带不走的直接打碎。

     他跟梅道理已经彻底翻脸,不介意给他浪费一些,几人一起行动,来回上楼两次,才把这些宝贝全部放进了那辆凯迪拉克的后备箱内。

     今晚一行,可谓真正的大获全胜了。

     将同样心满意足的钱小默送回珈蓝酒店,陈炎枫自己坐在了后排,换上了子鼠来做司机。

     “少爷,我们去哪?回明月酒店?”

     子鼠轻声问道,发动汽车,车速明显比陈炎枫要快得多。

     “困了?”

     陈炎枫笑道,语气温暖。

     “没,不困,就是后备箱有不少东西。”

     子鼠不好意思道。

     “放心,没人敢打劫我们。”

     陈炎枫哈哈一笑,轻声道:“今晚都睡不了了,现在去趟朱雀新区,继续抓人!”

     “是!”

     子鼠应了一声,车子转弯,直接向着朱雀新区驶去。

     窗外夜色深沉,月如钩。

     陈炎枫拍了拍方紫依的手,眼神中今晚第一次出现了一丝紧张的神色,轻声道:“把你的剑给我。”

     方紫依似乎知道陈炎枫要做什么,眼神郑重,神情跟陈炎枫一样,一丝期待,一丝紧张,主动抽出秋水,递给陈炎枫。

     子鼠似乎也在期待着某个问题的答案,原本在八十迈左右的车速缓缓降了下来。

     只有小卯兔一个人莫名其妙,满脸好奇。

     陈炎枫深呼吸一口,掏出龙图,脸色凝重,左手右手同时用力。

     龙图与秋水剑锋相撞。

     “叮!”

     响声清脆。

     陈炎枫眼神中骤然浮现出一丝复杂至极的神色,再撞。

     接连九声。

     叮叮声不绝,似乎符合着某种韵律。

     陈炎枫无力的放下秋水,轻轻闭上了眼睛,苦涩道:“果然是特殊材质啊。”

     方紫依看着窗外,眼神第一次出现了可以用哀伤来形容的情绪。

     子鼠反应更为激烈,短暂的沉默过后,她猛然将凯迪拉克的油门踩到底,车速飞奔,而她自己则捂住了嘴巴。

     泪流满面。

     一将功成万骨枯,一人登顶的荣耀背后,多少人在牺牲?

     多少人在付出?

     多少人在奉献?

     都是血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