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5章 大柱国
    天道城是大秦帝国的首都,在文武百官眼中,是卧虎藏龙的一潭深水。

     地方上的一城之主,或者天子脚下的朝廷大员,莫不对这个地方带着由衷的敬畏。

     大秦帝国最为中心的区域,有人打破了脑袋想进来,有人则对这个地方怀着复杂态度,退避三舍。

     能在天道城中生活的风生水起的人物,或许不精明,但却都有着自己的处世智慧。

     天道城白起路。

     一家鲜有人知但却含金量十足的会所内,今天一早就将内部身份看成尊贵的会员全部请了出去,一副今天闭门谢客的架势,几个会员虽然不满,但似乎也知道这里即将有大人物过来,很好的将不满隐藏,草草吃了点早点后就开车离开。

     白起会所之所以鲜有人知,因为他并未挂牌营业,这里跟星海城的天涯俱乐部不一样,没有大到惊人的占地面积,满打满算,不过十来亩地而已。

     两栋三层的小楼,数十个单间,小众的不像话,可只要知道有白起会所这个地方的人,一般想谈一些机密事情,都会选择在这里。

     因为这看似不起眼的两栋小楼里面,无论你做什么,都永远不会担心被人泄露出去。

     白起会所开业将近三十年,竟然没有泄露过任何一条信息,这在诸多会所中,是极为难得的敬业了。

     早上九点。

     一辆黑色的奥迪A8L以一种相当不引人注目的姿态低调进入了白起会所,最终停在一个角落里面。

     为人处世八面玲珑的会所老板周朝阳一个人亲自迎了出来,站在奥迪A8L旁边,在车门还没打开之前,腰部就微微弯曲,一张脸上带着毫不掩饰并且没有半点做作神色的崇拜恭敬,不言不语。

     驾驶席的车门率先打开,一个穿着唐装的老人沉默着走下车,身材瘦小,但行动却异常利落。

     他看都没看站在一旁的会所老板周朝阳一眼,来到后排,默默的拉开车门。

     周朝阳的身体瞬间紧绷起来,整个人似乎都在微微颤抖,激动而紧张,眼神中的崇拜已经近乎疯狂。

     车内的老人在帝都天道城是一个当之无愧的传奇!

     尽管已经隐退天道城多年,但有人提起他的名字,依旧如雷贯耳,偌大的天道城,他无疑是站在最高处的存在之一。

     睿智,阴险,毒辣,老谋深算,冷血,这几乎就是所有人对他最基本的印象。

     周朝阳虽然弯着腰,但眼角余光却不停的瞄着那辆奥迪A8L的车门方向。

     首先进入他视线的是一根实木拐杖,被一只戴着巨大玉扳指的手握着,杵在地上,格外的坚定有力,然后就是一片黑色丝绸长袍的下摆,黑色的布鞋,两只脚踩在地上,一个老人终于走出了座驾。

     短时间内已经因为激动而出了一身汗水的周朝阳赶紧走过去,一脸最为诚挚的笑容,恭敬道:“南宫大人,吃过早饭没有?天字号包厢已经准备好,我让人做了些点心,希望能对您胃口。”

     南宫大人!

     整个天道城,能被称呼为南宫大人的,只有一个:大秦帝国宰相,三大家族之一,南宫家上一任家主,南宫天明。

     这绝对是跺跺脚就能让天道城来一次小型地震的大人物了。

     南宫天明身材并不高大魁梧,与寻常老人无异,甚至还微微驼背,拄着拐杖,一袭黑色的长袍。

     一头银发整齐的背在脑后,九点钟的阳光并不强烈,但他却带着一副圆形墨镜,一张干瘦的脸上悬挂着笑眯眯的神色,看似寻常,但往这里一站,却有种非比寻常的强大气场,不彪悍,却无所不在,让任何人都不能忽略。

     “等五分钟。”

     南宫天明虽然笑容极具亲和力,但话却不多,简洁有力。

     周朝阳不敢多说什么,点头应是,因为他知道马上还会出现另外一尊重量级的大神,今天特意空出来的整个会所,就是给这两个大人物准备的。

     南宫天明说等五分钟,结果只是三分钟不到,一辆挂着普通军牌的红旗就从会所后门开了进来,停在A8L的旁边,一个中年男人快步下车,将后排的车门拉开,一阵大笑就猛然传了出来。

     霸气威武!

     一个穿着军装却没有佩戴任何军衔的老人走下车,跟站在一旁笑而不语的南宫天明形成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气场。

     强势,铁血,跋扈而威武。

     人虽然一样步入老年,但走起路来依旧虎虎生风,身材高大挺拔,搭配他一身军装,极为符合铁血军人的形象。

     “宰相大人,好久不见。”

     老人大笑道,热情无比,走过去直接给了南宫天明一个拥抱,似乎交情极为深厚。

     周朝阳站在一边,竟然没敢说话,他在天道城勉强也算个人物,但当大秦帝国的宰相跟这位时不时出现在新闻上的老人一起站在自己面前客套寒暄的时候,他还是有种普通人都有的忐忑和敬畏,小心翼翼,惶恐不安。

     号称大秦帝国军部第一的外姓王爷,钱胄,大柱国头衔。

     他在大秦帝国军界的影响力,绝对堪称一言九鼎。

     “二十年前才见过一次。”

     南宫天明笑眯眯道,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玩笑。

     钱胄笑了笑,带着深意道:“当年老爷子的那份香火情还在就好。这里说话不方便,我们进去谈。”

     战战兢兢的周朝阳在前面领路,将这两位重量级的大人物带进白起会所的天字号包厢后,他也知道自己留下来不合适,很识趣的告辞,出了包厢,走出去老远后才长出了口气,喃喃自语道:“二十年,人生有几个二十年呐。”

     包厢内,两个在天道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老人并没有喝茶。

     大清早,阳光明媚,上的却是烈酒,按照南宫天明的说法,两人二十年前见过一面,这么久过去,关系本来应该很生分了才对。

     但两人对饮,气氛却异常融洽,都是老而成精的老狐狸,且不说钱胄嘴里那份香火情,两人对气氛的拿捏,就堪称登峰造极了。

     “都说南宫家的四大管家,福寿善谋,安康善战,阿福在星海城的事情做得漂亮!原本要动锦衣卫一脉的方伟,是极为冒险的举动,我们的切入点在六扇门的一个年轻人身上,但阿福却直接把目标放在了裘丘那边,一举攻破,估计现在方伟已经不知所措了。这次我算是承了天明大人一个人情,星海城那边,在方伟下来后,夜魅部会直接派人调过去,以后南宫家有什么难办的事情,跟他打招呼就是。”

     钱胄笑呵呵道,大口喝酒,大口抽烟,包厢内淡淡的烟雾逐渐扩散。

     “这是飘飘的计划,我是老了,也懒得管这些事情,全部都是她交代给阿福做的,效果不错。这丫头聪明,如果是个男人,就更完美了。”

     南宫天明叹息道。

     星海城一盘棋,林家在斗,梅家在斗,钱王府同样插手,谁能想象得到,看似完全没有参与到这件事情中的南宫家,竟然也在幕后扮演了这种角色?

     直接策反了锦衣卫千户裘丘,抓准了他要被锦衣卫抛弃的重点,顺带着将星海城副城主方伟也拉了下来,这一手,堪称神来之笔了。

     而且又有谁能知道,钱王府和南宫家还存在着深厚渊源?

     两个老人二十年才见了一面,这种关系,埋藏的太深了一点。

     钱胄喝了口酒,看似无意的微笑道:“飘飘不错,也难怪我那侄子对她是茶不思饭不想的,宰相大人有没有想过亲上加亲?钱王府目前不是家族,所以我们两家的关系,只有我们少数人知道,如果两家正式联合的话,可就不一样了。凤雏最近几年表现不错,三十岁之前升夜魅部都司不难,将来无论是接我的班,还是接我弟弟的班,前途都是不可限量的。”

     南宫天明眼神眯了眯,微笑道:“还是看年轻人自己的意思吧。有了感情,什么都好说,这丫头现在想什么,我都搞不清楚了。”

     钱胄一副深以为然的模样,点点头道:“那倒是,她跟玉虚宫出来那孩子的事情,看起来像是结了,但这次的事件,似乎又不是这么简单,林家出力的同时,她也在背后大力推了一把啊,难道背后有内幕不成?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看不明白喽。”

     南宫天明同样有些唏嘘,摇头道:“当初这丫头骗了我一次,退婚的事情,两人闹得好像不太愉快,飘飘这次这么做,也出乎我意料了。但星海城的格局大致已经定下来,玉虚宫的那孩子能进一步,但却不是最大的得利人,秦天蓝才是,他想跳出来,不容易啊。”

     钱胄微笑不语。

     南宫天明抚摸着面前的白玉酒杯,一样没有说话。

     这次星海城的一局棋,可以说得上是三方胜利一方惨败了。

     三大家族明面上一直阻止钱王府变成家族,但现在的情况却似乎有些不同,钱王府联合了六扇门对锦衣卫动手,南宫家身在幕后,一样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狠狠的阴了锦衣卫一次。

     一个副城主和一个锦衣卫千户。

     无论怎么看,锦衣卫都亏大了。

     而一系列的动作中,那个玉虚宫出来的孩子同样得到了一个再次向上飞快攀爬的机会。

     这个机会,是六扇门看似无意留给他的,自己的孙女明明可以阻止,但她却没有这么做,反而将这个机会再次扩大了一些。

     完全是无意为之形势需要?

     还是真如钱胄所说,有什么内幕?

     南宫天明突然发现自己似乎真的看不懂年轻人的心理了。

     他揉了揉额头,暗自叹息,没由来的冒出一个念头:要不近期再让飘飘去一次星海城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