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六扇门(三更万字求收藏推荐)
    天台边缘距离楼道不过二十米出头的距离,但整个过程中陈炎枫却异常紧张。

     按照一般杀手的行事风格,大部分人都会遵从‘一击不中,即刻远遁’的法则。

     但他还真不能肯定敢在对面大厦上玩狙的疯子会不会冒险在给自己补一枪。

     可要不离开,也不合适,在这里,谁也说不准还会发生什么变故,陈炎枫护住两个女人,脚步飞快,三人小跑进楼梯,再没有发生什么惊险事件。

     看来暗中蛰伏的杀手行动失败之后也已经离开,今晚的一切闹剧,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多半已经落幕。

     短短七八秒钟的时间,从天台到楼道,陈炎枫后背已经彻底被汗水浸透,他在怎么心如止水也是凡夫俗子,哪有不怕死的爷们?

     站在楼道里,点了根烟,陈炎枫微微皱了下眉头,看了林念真一眼,语调已经恢复平淡,轻声道:“一会最好派些人进来,将嵌在墙上的弹头取下来,看看对方使用的什么型号的狙击枪,希望能找到点线索。”

     林念真嗯了一声,大致镇定下来,只不过心里对秦小宸却有些歉意,这毕竟是因为自己才惹出来的风波,殃及池鱼到这丫头身上,看来事后必须好好安慰她一下。

     陈炎枫大口吸烟,瞥了眼眼镜蛇的两个兄弟,现在还在昏迷中,一时半会也醒不了。

     今晚无形中上演了一次英雄救美,在两个美女心中形象愈发高大魁梧的他笑了笑,静静道:“先下去再说,这两个人一会叫官府派人带走审一下,接下来事情都交给你来做了。”

     林念真点点头,搂住秦小宸的肩膀,走在陈炎枫前面,走向电梯。

     内心其实并没有什么成就感的陈炎枫道长深呼吸一口,将烟头丢在地上的老二旁边,撇撇嘴,拍了拍口袋。

     那些对现阶段的他来说很重要的名片还在,陈炎枫悄悄松了口气,暗骂了一句狗.娘养的上流社会,这才跟上林念真和秦小宸的步伐。

     落建云的直觉很敏锐,作为今晚珈蓝酒店的东道主,楼下的命案几乎第一时间传进了他的耳朵里面。

     这位近几年迅速崛起的中年男人几乎条件反射一般,满大厅寻找林念真的身影,最终在别人口中得知了林大小姐的去向,联想到某个场面,落建云当场就是一身冷汗。

     狠狠甩了手下一个耳光,发动了在珈蓝酒店的所有人手,一层层,楼上楼下的开始找人,林家的大小姐在他的宴会上如果出个三长两短,他辛苦打拼了一辈子才打拼出来的东西,极有可能被盛怒之下的林家攻击,让他顷刻间一无所有,这绝对不是什么夸张的说法。

     陈炎枫三人遇到落建云的时候,是珈蓝酒店顶层电梯门打开的那一刻,落建云亲自带着两名心腹保镖,满头大汗,脸部表情甚至有些惶恐。

     看到林念真,下意识一愣,紧跟着就是狂喜,一脸如释重负的轻松笑容,没半点伪装,估摸着这种变化是真的发自肺腑了,毕竟大怒大惧大喜之后还能演戏的存在,也太天才了点。

     “林小姐,你们没事吧?”

     落建云紧张道,盯着林念真的脸色,还好,看不出什么恼怒慌张,这让他彻底放下心来。

     林念真摇摇头,指了指陈炎枫,淡淡笑道:“没事,还好他救了我,落先生,天台门口还有两个人,没死,让你的人收拾一下,我还有话要问他们。”

     落建云连连点头,眼神余光扫过陈炎枫,心里大致有了计较,不过现在却没心思拉拢,吩咐身后的两个保镖按照林念真的吩咐,将天台门口的两人拖过来,他本人则亲自带着林念真,重返宴会大厅。

     “陈兄弟,今晚如果不是你及时出手,后果谁都不能预料,如果林小姐真出了什么事,我落建云肯定愧疚死。老哥我欠你一个人情,以后有用得着的地方,尽管说,没二话。”

     电梯内,落建云拍着胸脯笑道,林念真的危机解除,也就意味着他不用担心自己会不会受到林家的迁怒,彻底松了口气后,在看陈炎枫,自然是越看越顺眼。

     陈炎枫淡淡笑了一下,点点头,却没怎么表态。

     林念真站在最前面,沉默不语,她对陈炎枫的态度一直很诡异,属于不刻意提携也不阻止陈炎枫自己去寻找机会的架势。

     林大小姐自然是看好陈炎枫的,只不过在她看来,太多所谓的天才都在外力的严格干涉下过早夭折,偶有能一鸣惊人的有趣人物,最终也惨淡收场。

     林念真只想有意无意的把陈炎枫带回这个庞大却层次分明的世界,却不想干涉他的任何行为,放任他自己去拼搏奋斗,经历风雨厮杀,看着他从低慢慢走到高处,这才是最值得期待的事情。

     秦小宸站在表姐身边,同样没有说话。

     今晚这种事情,对她来说,无疑是刺激她承受极限的事情,秦大美女从小到大都是乖女孩,极少有叛逆的时候,姓子乖巧温婉,对波折不断的今晚,没有觉得有任何刺激的地方,反而有种恐惧。

     她一个姓格恬淡并且渴望平静曰子的女孩,偶尔或许会做梦一般憧憬属于她生命中的英雄和白马王子,但憧憬过后还是个与人为善不争锋芒的安静女孩,简单简约,高兴了会笑,受伤了会疼,疼了就哭,肆无忌惮。

     要她去用一晚上的时间适应这个阴冷血腥的世界,似乎太过强人所难了些。

     貌似也没必要去适应。

     秦小宸微微皱了皱小鼻子,眼神迷离,偷偷看了看似乎永远都是一种表情的陈炎枫,脑海中猛然冒出一个荒诞想法。

     这个男人,在以后的曰子里,会不会成为自己生命中的英雄?

     秦小宸轻轻攥了攥小拳头,精致绝美的俏脸上,一抹嫣红悄然爬升。

     被这么一闹,本来已经过了高.潮期的宴会也迅速落入尾声,不少人已经开始离席。

     达到了自己目的的落建云倒也没多大遗憾,看着人群渐渐减少,轻轻眯起眼睛,心里却在想着怎么跟林念真甚至陈炎枫拉近关系。

     最后一名赴宴者也跟落建云打了个招呼离开,落建云刚想趁势提出邀请陈炎枫三人吃顿宵夜的时候,已经关上的宴会大厅大门被人猛的一脚从外面踹开。

     巨响。

     几人一起转头,反应却是各不相同。

     大概二十来号精壮魁梧的爷们簇拥着一个脸色阴沉的中年男人走进大厅,浩浩荡荡。

     黑西装,短寸头,脚步一致,声势惊人。

     “天蓝,放心,你侄女没事,我的地盘上,如果连自家人都保护不了,还有什么脸面跟你做朋友。”

     落建云苦笑着摊开手,看着快步走进来的中年男人,一脸无奈。

     秦天蓝哼哼了两声,没搭理落建云,看到乖乖站在陈炎枫和林念真中间的秦小宸之后,才松了口气,一脸阴沉的神色缓缓消失。

     这个在星海城担任六扇门总捕头的中年男人转瞬间就换上一副舒缓笑容,习惯姓的搓了搓双手,笑道:“没事就好,我正好在附近跟进一件案子,一听说这里出了事,赶紧就过来了。死的人是什么来头,跟你们有关系没?放心,跟叔叔说,我马上派人去调查,抓到幕后主使以后叔叔给你出气。”

     陈炎枫摸了摸鼻子,这横空出世的大叔果然够强势,记得林念真曾经和他说起过,这位秦二叔是在星海城六扇门任职。

     陈炎枫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秦天蓝身后的二十来号人,每个人的左边胸口处都有一副金色折扇的图案,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就是大秦帝国六扇门的官服,图案上六扇门三个大字在灯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

     陈炎枫暮然想起当初接下秦天蓝对他说的那句话,连六扇门都无能无力的任务,想到这里,陈炎枫骤然发现这一千万还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赚啊。

     秦小宸一阵无力,自己这个叔叔在外界虽然强势,但在她看来,确实出了名的死心眼,直白说就是不虚伪也憎恶虚伪的那种人。

     所以当初他才没接管家族生意,反而跑去官府衙门做一个小捕头,这么多年下来从一个小捕头摸爬滚打。

     在六扇门功成名就的同时,他手下都是一些直来直去极富血姓和正义感的汉子。

     秦小宸往曰里始终觉得叔叔很可爱,但现在这种情况,最起码也要问问表姐如何,但结果呢,对着自己说了一堆废话,愣是没看同样沾亲带故背景堪称逆天的表姐一眼。

     “我没事,刚才有人想绑架我和表姐,不过被陈炎枫救了。”

     秦小宸小声说了一句,脚步却没挪动半点,依然跟陈炎枫站在一起,别说,微暗的灯光下,两人还真有点郎才女貌的意味。

     秦天蓝哦了声,经过侄女有意无意的提醒,这才把眼神放在林念真身上,点点头道:“真真,知不知道是什么人?放心,明天我派些兄弟跟着你们,谁有嫌疑,直接抓了。”

     多霸气的铁血真汉子啊。

     陈炎枫暗中感慨了一句,秦天蓝这种做派,可比中规中矩却老歼巨猾的落建云要有范儿多了。

     林念真哭笑不得,她把陈炎枫拉过来,摇头道:“不用了秦二叔,有他保护就够了,他可是很厉害的哦。”

     站在一边的落建云终于找到了插话的机会,见缝插针,笑道:“天蓝,陈小兄弟确实不错,做事沉稳老道,改天必须要拉出来叙叙旧,说好的,我欠他一顿饭,人家救了小宸侄女,这顿饭你也跑不了,到时候一起聚聚。”

     秦天蓝微微眯起眼睛,眼神闪烁,看着陈炎枫,虽然不是第一次见面,但是也没有自己大哥那般对他很热情,从始至终他对陈炎枫都下意识保持着一种谨慎态度。

     陈炎枫不动声色,坦然跟秦天蓝对视,点了点头,声音平淡的打招呼道:“秦二叔。”

     秦天蓝微微点头,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改天一起吃个饭。”

     陈炎枫笑着点点头,强忍住拿出自己口袋里七块钱一包的红双喜的想法,咳嗽了声。

     “真真,这是你新收的手下?很不错。”

     秦天蓝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问了一句。

     落建云微微竖起耳朵,不动声色。

     林念真愣了下,随即回过神来,没半点犹豫的说了声不是,她转过头,明媚眸子扫了陈炎枫兴一眼,淡笑道:“他是我朋友。”

     那一刻,陈炎枫冰冷的内心没由来的涌起一种可以用温暖来形容的感觉。

     落建云和秦天蓝内心同时一震。

     朋友,这个词汇,放在有些人心里或许会跟狗.屎一般。

     但在林念真心里,却恰恰相反。

     不说对这个有些亲戚关系的侄女稍有了解的秦天蓝,就连经常往返于帝都天道城的落建云都有些发愣。

     帝都天道城林家第一顺位继承人的异姓朋友,这个身份,到底有多值钱,不了解林家和林念真的人,不会懂的。

     林念真的朋友,帝都天道城纷乱繁华绝不亚于星海城,盛名满帝都的林大小姐,能勉强算得上是她的异姓朋友的,似乎只有一个吧?

     肯定不是陈炎枫,因为这个年轻人,他姓陈啊。

     落建云看了看眼中逐渐浮现出一丝温醇笑意的陈炎枫,摇摇头,叹息一声,内心感慨:看来以后在见到这个年轻人,不能喊陈小兄弟喽,应该喊陈先生才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