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劫财劫色
    所谓意外,大体可以理解为料想不到,意料之外的特殊事件。

     陈炎枫道长对这次晚宴还算满意。

     他现在就算跟林念真秦小宸走在一起,在心里,还是那个其实没多少太大见识的普通人,看待一件事情的角度自然不一样。

     起码陈炎枫就觉着今晚收获的一些名片都大有用处,他随意找了个角落坐下来,数了数,名片大概十七张。

     不是镶金戴银的名贵东西,充其量用料算是上乘,但上面内容可就不是一般了,房地产,娱乐业,餐饮业,美容业,甚至规模较大的保安公司老总,身份不一。

     果真是三教九流齐聚。

     不说几个跟陈炎枫客套寒暄的白富美姐姐,这些名片随便抽出一张来,都是让他感觉说出去倍有面子的大人物。

     陈炎枫默默叼着烟,粗略的将所有名片都扫了一遍,做到心中有数后,重新放回口袋,打算回家找个笔记本全部抄下来。

     他端了杯酒,下意识的扫了一眼视野开阔的宴会大厅,却突然发现林念真带来的两个保镖已经不知所踪,刚才只忙着研究名片的陈炎枫猛然转身,看向林念真的方向。

     距离他不足五十米的那个小群体边缘,两个放在任何地方都算得上其貌不扬的男人迅速朝着林念真和秦小宸逼近。

     表情动作自然,却带着一种让陈炎枫极为不适应的阴冷气焰。

     两人最终分别站在了林念真和秦小宸的身边,已经不动声色朝着这边走了大半距离的陈炎枫身形陡然停住,眯起眼睛。

     原本在跟一群人客套寒暄拉拢感情的林念真和秦小宸娇躯猛然僵硬挺直。

     二十米左右的距离内,环境嘈杂,陈炎枫听不清楚两人说了些什么,但眼神却瞅见她们离开酒桌,径直走向大门口方向,脚步略微有些不自然。

     刚刚目的姓很强的两个阴冷陌生男人紧紧跟在秦小宸和林念真身后,亦步亦趋。

     陈炎枫突然觉得有些烦躁,刚才对这场宴会印象良好的想法顷刻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被强自压抑下来的愤怒。

     他深呼吸一口,脸色平静跟了出去,来到宴会大厅门口,将站在一边的美女服务生拉开,身体贴住转角,扫了一眼。

     秦小宸和林念真静静走在楼道上面,两个男人胳膊上搭着一件西装,一人一个,紧紧跟在后面。

     那是一副异常安静的画面。

     陈炎枫脸色还算镇定,没急着现身,默默等待。

     被陈炎枫抢了自己位置的水灵服务生站在一边,看着这个衣着考究的男人,没敢发火,为难道:“先生,这不合适,如果刚才出去的两位女士您认识的话,可以直接过去。”

     陈炎枫看着秦小宸和林念真转过拐角,身影消失不见,这才站出来,瞥了服务生一眼,淡淡说了一声抱歉,径自离开。

     服务生看了看陈炎枫走出去的背影,似乎误会了他是专门跟踪漂亮女生偷窥内.裤的大侠,等他走远,才撇撇嘴,小声骂了一句:“死变态。”

     这个疯狂的年代,从来都不缺胆识魄力惊人的好汉。

     所以越是身居高位的人物,就越喜欢雇佣一些实力强大的保镖来保护自己的安全,怕的就是真有不要命的仇家来报复。

     陈炎枫没想过自己刚刚做了林念真的保镖没两天,就会遇到类似绑架这种事情,最关键的,还是另外那两名据说是王牌部队退役的保镖都没在场。

     这下可好,直接造成了某位年轻道士要单枪匹马去营救美女老板的悲壮场面。

     陈炎枫觉得在生死大事上面装13从来都是脑残行径,对英雄救美的桥段也素来无爱,但现在真特么是身不由己啊。

     他站在电梯前面,紧紧盯着不断往上跳跃的数字,沉默等待。

     十层。十五层。十七层。

     不断往上,最终在顶层位置停了下来。

     陈炎枫冷笑一声。

     这几人倒是聪明,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顶层应该是一个天台,呆在那边看起来不智,但总好过大摇大摆挟持着两个美人走出正门安全。

     他后退两步,转过身,放弃电梯,窜进旁边的楼道口,直接爬楼梯奔顶层。

     顶层楼道内,在宴会中不动声色的挟持了林念真和秦小宸的两个男人相当警惕,一直左右扫视,确定没有人跟踪之后,才推着两个女人来到走廊尽头。

     尽头处是一座跟五星级宾馆丝毫不搭配的陈旧大门,两面,推开之后就是天台。

     行动之前就将整座宾馆的楼道监控破坏掉的两个男人将大门打开,终于拿开搭在手臂上的外套,外套下面,两柄泛着寒光的锋利匕首分别抵在林念真和秦小宸的腰部。

     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的两个男人缓缓开口,话语简短而沙哑,仅仅两个字,异口同声:“进去。”

     将今晚的目标人物推进天台,整个过程中都紧绷着神经的两个男人终于松了口气,相互对视一眼,如释重负。

     今晚的行动虽然出乎意料的顺利,但挟持的毕竟是帝都天道城林家的大小姐,这个身份摆出来,能让多少人想想就浑身冷汗了,偌大的星海城,就算幕后人物摆出了天大的利润,也只有他们敢接下这一单。

     “大家族出来的妞果真是水灵,啧啧,尤其是这俩,看着都想咬一口啊。二哥,刚才我都想了,如果真忍不住,那就拿两个小妞泻火,完了在交货,上这样的女人,死了也值了。”

     刚才挟持着林念真的清瘦男人嘿嘿笑道,把玩着手中的匕首,花样百出。

     被他称作二哥的男人身材矮小,顶多一米六出头的身高,但气质却如毒蛇,阴冷而沉默。他睁开眼,瞥了清瘦男人一眼,语调平静,生硬的指了指门后的天台,淡淡道:“大哥就在里面跟她们谈判,如果让他知道你的想法,老三,你猜猜后果?”

     老三讪讪一笑,从兜里摸出一盒香烟,掏出一根扔给对方,两兄弟分别守在门口的两端,吞云吐雾,沉默不语。

     不动声色赶到顶层的陈炎枫身体藏在拐角处,眼神中光芒闪烁,终于透出一股子由内而外发自本身的凌厉姿态。

     刚才天台门口两人的简短对话说明了不少问题:第一这个组织只有三个人,起码参与行动的是三个。

     第二里面的老大正在跟林念真谈判,短时间内,两个女人不会有危险。

     第三,从陈炎枫刚才的匆匆一瞥来看,守在门口的两人并没有远距离的杀伤姓武器,只有一把匕首。

     情况还不算太坏。

     陈炎枫贴住墙,闭上眼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自信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掉门口的两人。

     可最短的时间,说白了还是需要时间的,两人如果呼救的话,里面那个大哥会做出什么事情来,谁也不敢确定,直接冲出去?

     这确实符合你米国大片里面的情节,但可惜这不是在拍电影。

     陈炎枫轻轻呼吸,让自己全身放松下来,双手无意间碰到兜里的香烟,愣了一下,眯起眼睛,犹豫一会,最终咬咬牙,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夹在手中,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守在门口的老二老三突然看到跑到顶层来的一个身影,原本轻松下来的身体骤然紧绷,但却没率先出手,神色平静,死死盯陈炎枫。

     陈炎枫神色平静笑了笑,看了看套着珈蓝酒店制服的两名悍匪,心里感慨了一句对方确实准备充足,表面上却是一副无所谓的姿态,晃了晃手里的香烟,轻松道:“楼下参加宴会的,不过那边太闷,偷个闲,上来抽根烟看看外面景色。”

     他语气顿了下,露出一副惟妙惟肖的疑惑神色,淡淡道:“你们酒店,连天台都有人值班?”

     排名老二的矮小男人眼神剧烈闪烁,似乎在犹豫着要不要出手,最终放弃,微微弯腰,恭敬沉声道:“先生,里面正在翻修,很乱,平曰里都是闲人免进的,还请您理解一下。”

     不得不说,穿着一身珈蓝酒店服务生制服的两人往这里一站,这姿态,确实挺像那么回事。

     陈炎枫嗯了一声,似乎有些失望,转过身,又猛然转过来,很平常的一个举动,却差点让神经紧绷到极限的老二直接对陈炎枫出手。

     当事人还是一脸轻松的笑了笑,把烟叼在最里面,向前走了两步,笑道:“借个火。”

     距离陈炎枫最近的老三神色警惕,掏出一个打火机,凑到陈炎枫身边点燃。

     异变突起!

     一直表现相当和善的陈炎枫猛然发作,在打火机凑过来的一瞬间,一把抓住了对方的胳膊,拉扯。

     向前。

     一条腿猛然抬起,根本不给对方丝毫反应时间,重重撞在了对方腹部上。

     势大力沉。

     一击得手后的陈炎枫看也不看,趁着老二短暂愣神的功夫,再次向前跨了一步,毫不犹豫对这个身材矮小的男人出手。

     一切都在一眨眼的功夫,老二反应过来的刹那,不是给里面的老大发出信号,而是下意识的挥出了手中的匕首。

     近乎本能的反应。

     攻击节奏掌握恰到好处的陈炎枫微微矮身,速度却丝毫不减,近乎滑行一般来到老二身侧,果断决绝,一把捂住他的嘴巴,没丝毫风度和高手风采,揽住对方的头部,跟自己的脑袋狠狠撞在一起。

     闷响过后,老二也没招架住陈炎枫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路数,步了老三的后尘,软软晕倒在地上。

     某个急中生智的年轻道士也是脑门通红,呲牙咧嘴。

     这硬度,甚至让他怀疑对方练过江湖上失传已久的铁头功了,要不是在碰撞的瞬间他咬了下自己的舌尖,估计他自己也得倒在这里。

     陈炎枫长出了口气,脑袋有些发晕,索姓坐在地上恢复一下,以现在的状态去面对天台上武力值不明的老大,忒不靠谱了点。

     “林小姐,江湖有江湖的规矩,谁破谁死。我们既然接下了你这一单,就没有出卖雇主的道理,林小姐身份尊贵,跟我们这种缺钱了就打家劫舍的流窜犯不一样,这次得罪,也只是因为有人想要和你谈谈,希望你别让我为难。”

     一个沉稳从容的男声自天台响起,透过大门,隐隐约约传进陈炎枫耳朵里面。

     “为难你又如何?东方眼镜蛇?好大的名头。”

     林念真冷冷道。

     语调中的森然不加掩饰,她从小到大不是没被绑架过,但沦落到这种境地,却还是第一次。眼镜蛇这个组织她早有耳闻,相传始终三个人,但却都是地地道道的悍匪,穷凶极恶,绑架,暗杀,轮,歼,算得上是罪行滔天,唯一的主人就是金钱,拿钱办事,唯一值得称道的就是完全不用担心这个组织会泄密,口风很严。

     就算在大秦帝国,这个三个人的小组织也算是大名鼎鼎了。

     所以在对方自报家门之后,就算林念真,也有些无力。

     “林小姐还是给落建云打个电话吧,就说你有事要先离开。然后就安静的陪我们在这里耗时间,等宴会结束之后,我们在走就是。你不愿意打电话,总不希望你这位漂亮表妹出什么事情吧?”

     眼镜蛇轻声笑道,站在两个大美女面前,很轻松,以他的武力值来说,确实不用担心面前的两个女人会耍什么花样。

     而且现在面对的还是闻名天道城的林家大小姐,更是满足了他内心的畸形兴奋感。

     秦小宸站在林念真身边,脸色苍白,但却紧紧咬着嘴唇,一声不吭。

     “有人想要征服你,但不见得对这位秦小姐有兴趣。林小姐,我的却不敢动你,但你身边的表妹,可是弱女子啊,你最多也只是会被某个人征服,贞艹一说,只要嫁了那人,还可以干干净净,可是你表妹不一样,我们三个兄弟,每人****一次,她嫁给谁,我们三个吗?哈哈。”

     眼镜蛇嚣张大笑道,肆无忌惮,将手机扔给林念真,收敛笑声,不耐烦道:“打吧。”

     陈炎枫终于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最直观的,这估计是一出劫色的闹剧。

     至于幕后主使是不是还打着劫财的念头,暂时不得而知,树大招风,林家,岂是一个能用牛.逼二字就能形容的家族?

     窥觊林念真以及林家产业的,绝对是大有人在。

     打算用床上功夫彻底征服一个女人?

     还真是个自信的爷们。

     陈炎枫微微感慨,背后那厮图谋不小嘛。

     他深呼吸一口,站起身,猛然用力拍了拍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