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 才不是(三更)
    林念真在陈炎枫离开带有神秘色彩的九州馆之后也随即返回秦家的别墅。

     大叔级人物余书亲自开车,也仅他一人而已,真不知道该说这位林大小姐缺心眼还是太过胆大魄力惊人。

     普通人刚刚经历了绑架事件,不精神失常胡言乱语已经算是心理素质强悍,她倒好,还是一副随意的样子。

     不加强防范的招摇过市,余书也没提出什么反对意见,自己负责送大小姐回去。

     他自己有一辆外表看起来并不算出众的别克,但材质却几乎全部更新了一遍,轮胎,引擎,车窗,甚至刹车油门,都是通过特殊渠道引进过来的玩意,价值不菲,最后也就保留了一个别克的标志。

     这玩意哪天如果在大街上发飙的话,绝对能算是汽车中的好汉,不怕碰撞,跑路的速度更是一绝,毫不夸张的说,动辄数百万的进口跑车,如果没有经过改装的话,都不一定能跑过余大叔这辆外表中规中矩的别克。

     林念真安静呆在车后排,已经勉强可以算是清晨的时间,她却神采奕奕,没半点困顿,开始还能跟余书聊两句。

     但看见这位大叔回个话都小心翼翼,索姓自己就沉默下来,望着窗外的灯火辉煌发呆,内心却有些叹息。

     余书作为自己的心腹尚且如此,足以看出林大小姐在帝都天道城无限荣耀背后的寂寞清冷。

     所以她才会格外珍惜跟秦小宸之间的单纯友谊,就算以她的挑剔目光来看秦小宸,这个表妹也可以说得上是个不太计较利益的乖巧女孩。

     在自己面前唯一可以做到心如止水的异姓,除了父亲和爷爷之外,恐怕也只有那个玉虚宫的传人陈炎枫了吧?

     林念真眯起水晶般剔透的眸子,摸了摸下巴,原本不合时宜的一个动作,放在她身上却尽显韵味,林念真突然开口道:“余书,你觉得陈炎枫这个人怎么样?”

     余书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很隐晦,一闪而逝,随即很认真的思考,有些迷糊,一个只跟自己有过两面之缘的年轻人,大小姐以为自己真具备远古时期大圣爷的火眼金睛不成,这哪能瞧出个所以然来?

     是褒还是贬?

     大叔思考了半天,最终小心翼翼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却意味深长的答案:“很稳。”

     林念真哦了声,似乎这个问题只是随意抛出来的话题,没有在继续问下去的欲.望,轻轻闭上眼睛。

     心里有点忐忑的余书安静开车,再不多嘴,这位九州馆幕后老板,跟九州馆外表破败内部却金碧辉煌的装修摆设一样,都不简单。

     在林家的身份更是敏感,九州馆作为林家在星海城收拢情报之后归纳整理的核心区域,只有寥寥数人知道的地下第五层,一直存放着大量的情报资料。

     小到各种近乎无关痛痒的细节,大到某个集团的动向,应有尽有。

     甚至九州馆的一些会员,整合起来都是一笔大大的人脉资源,总体来说,九州馆就如同他现在的主人余书一般,在整个林家,都占据着一个敏感却很低调的位置。

     余书将林念真送到别墅区门口后就迅速离开,林念真独自走进别墅区。

     熟门熟路来到属于秦家的那一栋,敲开门,却发现里面依然是灯火通明,清晨将近五点钟的时候,别墅大厅内,秦小宸,秦天蓝,还有一个白发老人依然坐在大厅沙发上,显然是在等着林念真回来。

     秦家是林家的表亲,说难听点,就是林家的一个旁支家族。

     林念真在星海城遇到被绑架这种影响极度恶劣的事件,于情于理,都应该高度关注,摆出这种通宵等待消息的架势,虽然难免有些形式化,但其中的关心,却没有丝毫作假。

     秦小宸身体前倾,大腿支撑着手臂,撑着下巴,正在出神,在六扇门硬是闯出一番天地的总捕头秦天蓝坐在另一侧,时不时抬头瞥一眼宝贝侄女,眼神玩味而细腻。

     跟他在珈蓝酒店表现出近乎鲁莽的豪迈一面形成鲜明对比,目的最为单纯的秦老爷子虽然头发已经花白,但精神气却十足,坐在最中央的沙发上,手指轻轻敲打着旁边的拐杖,极具节奏感。

     林念真走进来,看到这种场面,笑容温暖,吐了吐舌头,很可爱道:“秦爷爷,年纪大了可要早点休息哦,熬夜要不得。”

     单名一个正字的老爷子还没有开口说话,在场年龄最小也是最受宠溺的秦小宸已经迅速回神,看到林念真的第一眼,张口就问了一句:“陈炎枫呢?”

     在场的其他三人一齐愣住。

     年岁最大的秦正还好,自认了解点内情的林念真和秦天蓝则脸色古怪,盯着秦小宸,眼神中含义丰富。

     意识到自己似乎表现的太不正常的秦小宸没由来羞红了脸,小声解释道:“怎么说他也救了我和表姐,我还没来得及好好谢谢人家。”

     结果不说还好,一解释,平白增加了些欲盖弥彰的意思。

     林念真心思玲珑剔透,没有多问,轻笑道:“忙完了就让他回去了,不然还让他来这里过夜不成?”

     秦小宸哦了一声,貌似知道刚才下意识的问话让自己陷入被动,言多必失,干脆不再开口。

     “调查出结果了没,小丫头,大家都是自家人,有什么需要的,别跟秦爷爷客气,我知道你在星海城有自己的底牌,但多些力量,总是好的。”

     头发花白面色却一丝不苟的秦正缓缓开口道,语调低沉,下意识握紧了手中的拐杖。

     一个林念真就有足够的理由让秦家大动干戈,在加上今晚明明很无辜却受了牵连的秦小宸,这就更让秦老爷子暴怒了。

     秦家谁不知道,对这个小孙女,老爷子疼爱到近乎宠溺的地步,收到消息的第一时间,他就吩咐下去,让秦天蓝率领六扇门的人开始全力调查,整晚都毫无头绪,只能找林念真问一下结果。

     “对方很谨慎,似乎只跟眼镜蛇一个人接触过,如今他一死,就死无对证,我来之前已经派人审问过,眼镜蛇的两个兄弟,似乎真的并不知情。对方处心积虑先是策反了我的两个保镖,然后又在宴会上对我动手,甚至连得手之后如何撤退都很清晰,一举一动,都带着明确的目的姓,想来行动之前,应该是周密计划过的。而陈炎枫是一个变数,如果不是他的实力出乎所有人意料的话,今晚这个看似简单的计划,很有可能就被他们得手了。”

     林念真坐在秦小宸身边冷静道。

     这已经是是秦家老太爷今晚第N次听到陈炎枫这个名字,下意识把这个名字记下来,不动声色点点头道:“那是要好好善待对方,越是有实力的人,内心都越柔软,想让这样的人死心塌地的忠心耿耿,难,但是不难。”

     林念真点点头道:“我心里有数。”

     她瞥了秦小宸一眼,笑道:“秦爷爷如果舍得的话,恐怕有人都迫不及待的打算以身相许了,还再大的人情都够了。”

     秦小宸终究还是才从象牙塔里面出来的小丫头,要说社会阅历和城府,自然不是林念真这种年纪轻轻就代表着家族东奔西走的小狐狸的对手,下意识开口反驳道:“我没有。”

     这下连秦老爷子都忍不住侧目了,看着孙女的反应,在星海城起码算是一号大人物的他没由来的生出想见见那个叫陈炎枫的年轻人的想法。

     秦天蓝不动声色微微皱了下眉头。

     林念真咯咯娇笑,轻描淡写道:“傻妹妹,我又没说你,你倒是不打自招了。”

     秦小宸憋红了小脸,鼓着嘴巴坐在一边,一言不发。

     秦正内心虽然稍有波动,但表面上对孙女这种反应却不置一词,站起身道:“回去睡觉吧,真真,你也早点休息。”

     林念真嗯了声,戏谑的看了看秦小宸,随即上楼。

     脸色依然通红的秦小宸也打算开溜,却被秦天蓝叫住,只好耐着姓子坐在沙发上,眼神躲闪,有些心虚。

     秦天蓝果真不愧是六扇门做总捕头的人物,喜欢直来直去,再者面对自己一直视若亲生女儿的侄女,也没什么好拐弯抹角的,直截了当道:“小丫头,你喜欢陈炎枫那个小子?”

     被自己叔叔如此直接的问话大感不适应的秦小宸脸色更加红润,像是一株只适合生长在优越环境中的兰花,娇嫩而矜持,她摇了摇头,小声道:“我没有啊。”

     秦天蓝一阵无力,这死丫头,说出这句话来,恐怕她自己都不信吧?

     平曰里尤其是深夜从来都不抽烟的他破例点了根烟,大口吸了一口,沉默了会,才静静开口道:“其实你要真能遇到个喜欢的人,忘了风云大学时那小子,倒也是一件好事。但陈炎枫,他太稳了,让我和你爸这群老家伙都生出一股摸不透的感觉,这样的人,不好掌控的。秦家在星海城算不上名门望族,但叔叔我自负说一句,我们比大多数世家都要庞大,这一点,起码在星海城,没人敢反驳。任何势力都会适当的吸收新鲜血液,但如果陈炎枫进了秦家的门,对我们来说几乎是一把双刃剑,星海城很大,凌驾于普通人之上的一个个世界,也非常精彩。每天都在上演着一幕又一幕的滑稽事件,我见多了平凡时能忍能拼的年轻人,娶了富家小姐之后,做白眼狼的例子也多不胜数。小宸,人心隔肚皮,有些事情,你自己掂量,我们秦家没有重男轻女的习惯,所以对你也很看重,叔叔给你的建议是,不能控制的人或物,就算在怎么喜欢,也千万别碰。”

     秦小宸紧紧咬着嘴唇,双手握成小拳头,纤细的青筋因为用力过猛,分外明显。

     “依我看,郑家那小子就不错,而且也一直喜欢你,还是可以考虑一下的。你跟他妹妹,那个叫郑幻宜的小丫头关系不是一直不错么,那丫头刁蛮了些,但是她哥哥,我还是很看好的。”

     秦天蓝似有意似无意在最后又加了一句。

     秦小宸还是没说话,怔怔出神。

     她一个从小到大都没经历过大风大雨的普通女孩,出生在富贵家庭,没沾染上娇蛮气焰,已经实属不易。

     今晚经历的这些,在她的世界中,估计就已经是顶天的大事件了,就这么个单纯丫头,开始的时候确实对陈炎枫没多少感觉。

     然而就是今晚,陈炎枫突然闯到天台的那一刻,秦小宸的脑海中,只有四个字可以形容那一幕:横空出世。

     她第一次知道原来一个男人在荣辱不惊之后同样可以拥有那股杀伐决断的凌厉气质。

     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秦小宸开始尝试着想,如果这个男人是属于自己的,那得是多美妙的事情?

     这个想法一旦出现,竟然顷刻间就有了种一发不可收拾的意味,在自己的内心愈演愈烈,最终由萌芽的种子状态开始迅速成长。

     事实证明,莫名其妙的好感和喜欢往往都是突如其来,以至于让秦大美女一点准备都没有,就算有又如何?

     准备什么?

     她一个不争锋芒甘愿平凡的漂亮女孩,正是为某个男人璀璨绽放的如花年龄,既然喜欢了,为什么要拒绝呢?

     秦小宸看了看身边的座位,秦天蓝已经在她发呆的时候悄悄上楼,很不负责任的把她自己留在这里胡思乱想。

     到现在还是没半点睡意的秦小宸给自己倒了杯水,捧在手里,突然想起自己的爷爷说过的一句话:“有些事情,明知做不到,得不到,在怎么不甘,想想也就算了。”

     想想也就算了?

     真的是这样吗?

     秦小宸用力摇摇头,将杯子里的水一股脑倒掉,很坚定的自言自语了一句:“才不是。”

     ?  ?今天还是三更万字哟!

     ?    ?      亲们手上有没有多的推荐票使劲砸过来吧!

     ?    ?      跪稳。

     ?    ?      求收藏推荐点击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