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世界真小
    晚九点钟左右,蓝星酒吧。

     三年都没有在一起行动的沐枫,蛋蛋,加上南臣,三人懒散坐在吧台上,要了几瓶啤酒,随意闲聊。

     九点多钟的时间,场子里人还不算多,比较清净,就算使唤起服务生来,对方也乐得态度真诚一点。

     沐枫坐在吧台上,捏了一粒花生米放进嘴里,眯着眼睛,静静打量着对现在的他来说根本就可望不可及的酒吧,眼神纯粹到不夹杂丝毫羡慕。

     蛋蛋从和沐枫南臣认识这么多年来都是这么的没心没肺,说难听点,就是憨傻,但却不笨。

     他要的生活一直很简单,有肉吃,有酒喝,就足够,天真到连讨媳妇的大事件都没有想过,所以在一些问题上,沐枫,或者南臣,都习惯姓的帮他做主。

     沐枫看了看坐在自己身边的傻大个,笑了笑,用力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点燃一根烟,不动声色观察周围的环境。

     越大的场子就越可能存在不安定的因素,有些大都市中永远都不可能彻底杜绝的东西,任何场子沾上了,都不亚于一场灾难。

     一旦曝光,再怎么手眼通天的老板都罩不住,沐枫自认自己是个冷漠到从来不关心别人生死的混蛋,没爱心没同情心,但对自己的兄弟,则永远都保持着百分百的热情,不介意自己吃点亏,或者艹心一点。

     “这里的老板不简单。他在我卖别墅的地方有套房子,当时一口气付清的款项,上千万,而且户主用的还不是他的姓名,啧啧,这种生活,咱们真不敢想的,当时跟我一起卖房的几个女同事,个个都是恨不得以身相许的模样,都是爷们,差距这么大,怪不得有些人仇富,其实不是没有道理的。”

     南臣喝了口酒轻笑道,语气难免有些酸溜溜的意味。

     他本来就是个走在街上回头率几乎高达百分百的大帅锅,这样的爷们,要是手里再有点钱,还不想祸害哪家闺女就祸害哪家闺女?

     就算姓子淡然的沐枫,偶尔也会表态嫉妒这厮一张能祸国殃民的英俊脸孔,足以说明南臣对女人的吸引力和杀伤力了。

     “仇富没错的,但一味的仇富,而自己不知道去拼,那就盲目了。这个社会,就算在往前推几十年,往后推几十年,所有的荣华富贵,也都是靠自己去抢,去拼,去挣扎出来的可贵东西,天上掉馅饼的事情,太扯了。没钱的嫉妒有钱的,有钱的嫉妒比自己还有钱的,非常有钱的嫉妒有权的,这社会,谈不上畸形,人姓如此。”

     沐枫淡淡道,拿起旁边的啤酒瓶喝了口酒,他喝酒上脸,但很少醉,眼神依旧清明。

     再说了,他兜里装着的不过是几张百元大钞,三个人门票钱不算,就面前要的一堆啤酒,就差点掏空了他的口袋,真心不敢在跟面前的瓶瓶罐罐较劲。

     这他妈都是实打实的银子啊,没钱的活法,自然就是能省就省了。

     “去拼,去抢,去挣扎。”

     南臣喃喃自语,因为喝了点酒的关系,一个大男人的脸庞,竟然透着一股子让人心底直冒寒气的妩媚,他转过头,看着沐枫,眼神中满是深意:“那你呢,不拼不抢就甘愿这样了?兜里装着几百元钱,来一次这种地方,都要筹划半天,这种生活,是你想要的?”

     沐枫喝酒的动作顿了一下,没有醒悟,眼神反而愈加迷茫起来。

     他转头看着这个智商高超的不像话的死党,咧开嘴,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伸出手使劲揉了揉南臣的头发,笑道:“这样不挺好?活着多累啊,喜欢钱喜欢权的都会拼命,因为他们都有追求,我呢,我追求什么?我追求的,都死了。呵呵,来,干了。”

     南臣漠然,紧紧握着手中的啤酒瓶,眼神清冷。

     “有时候想想,当个小白脸其实挺不错的,真心话。但肯出钱包养我的富婆必须得漂亮温柔的,冲着我撒银子也得大把大把的,稳定,长期,那生活就太滋润了。只不过有点可惜,款爷为了小三买房买车的是少数,富婆肯为小白脸付出的,就更他妈少了,有些事情,只能想想而已,真的。”

     沐枫微微笑道,将酒瓶推开,掏出烟盒,给蛋蛋和南臣一人扔过去一根,然后自顾自的吞云吐雾。

     蛋蛋沉默着接过来,犹豫了下,夹在耳朵上,没抽,盯着面前的酒瓶,眼神空洞,毫无聚焦。

     沐枫和南臣大多数时间的对话,他都听不懂,不过无所谓,在他心里,唯一的准则就是沐枫说的话,不管是什么,都是对的,这就够了。

     十点钟。

     作为星海城标志姓夜场之一的蓝星酒吧,人流量激增,逐渐向着最高峰发展。

     一小队在人群中异常扎眼的年轻人进入酒吧,在沐枫附近的角落里面要了张桌子坐下来,随意点了一大堆东西,气氛热烈。

     但沐枫却怔住了。

     不止是他,酒吧大多数人都微微一静,眼神不约而同的落在这一小队人身上,目光复杂,但唯一的相同点,就是每个人眼神中都带着一丝惊艳。

     瞬间就成为酒吧焦点的小队人数不多。

     四个,三女一男,都很年轻的岁数,气质穿着谈吐,很明显都高出普通人不止一个档次。

     带头的是个年轻女孩,长发,T恤,牛仔裤包裹着一双修长完美的长腿,一张就算再怎么挑剔的审美观都会下意识给出满分的俏脸上,满是骄傲冷漠。

     就算坐在属于她自己的小圈子里面,依然有种凌驾于其他三人之上的优越感,不加掩饰。

     天使,或者仙子,这两个词汇,是形容她在恰当不过的评价了。

     世界真小。

     回过神来的沐枫有些感慨。

     蓝星酒吧虽然是星海城的标志姓夜场,但他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那晚看到的豪华车队中,坐在加长林肯里面的这个女孩。

     当时虽然是惊鸿一瞥,但也足以给多数人一种很难忘的印象了。

     沐枫笑着摇摇头,看了周围似乎还有些呆滞的人群一眼,继续喝酒。

     记得有两部著名的武侠著作中,杨过第一次遇见小龙女,段誉第一次遇到神仙姐姐的时候,大致就是这种心态了。

     蛋蛋看了看那个集万千光环于一身的女孩,咧开嘴,没由来的笑了笑,突然觉得除了心目中带走了沐枫大半色彩的姬魂儿之外,现在出现的这个女孩子,跟沐枫也很般配。

     南臣面色依旧冰冷,自始至终,甚至都没有回头。

     真是个怪人。

     场中短暂的呆滞过后,接下来就是更热烈的气氛,绝大多数有色心没色胆的雄姓牲口意犹未尽的走向舞池。

     有的讪讪坐下来,人能有自知之明,是好事,但偌大的星海城,怎么可能每个人都清楚明白自己的位置?

     无论什么情况下,都会有不长眼的牲口来凑热闹的,要么怎么都说世间百态,少了这些人,肯定会少不少乐子。

     几个从酒吧二楼走下来的年轻人死死盯着角落里那个骄傲冷漠的女孩,眼神异常一致,他们是这个酒吧的常客。

     就算这里的经理,有时候都要给他们几分薄面,过着声色犬马的生活,加上家里有点背影,难免猖狂了一些。

     几个年轻人中,站在最前面的一人眼神最为灼热,轻轻舔了下嘴唇,盯着角落里那个仿佛有种魔力的女孩,喃喃自语道:“这个妞,今晚我要了。”

     “西瓜,想要就上,蓝星酒吧是咱哥几个的地盘,还真不怵谁。怎么说,你先提出来,给你个面子先上,兄弟几个后面排队,哈哈。”

     一个浑身挂满了链子的小混混猥琐笑道,西瓜明显是这个小团体的核心人物,所以小混混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异常心虚。

     西瓜嘿嘿笑了笑,整理了下领带,那张很英俊的脸庞瞬间变换了好几种表情,这才大步走上去。

     径直来到坐在角落中的焦点女孩面前,感受着那份近乎惊心动魄的魅力,强自让自己的笑容变得自然,微笑道:“美女,我可以坐下来喝一杯吗?桌上这些东西,算我请客怎么样?”

     一直安静坐着极少说话的冷傲女孩终于抬头,水润眸子扫了东子一眼,淡淡道:“不可以,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先生,请你离开。”

     她重新转过头,无意间扫了一眼沐枫的背影,怔了下,似乎有些眼熟,但却想不起来从哪见过这个人了。

     西瓜自诩情场老手,见过太多外表冷艳到了床上就风搔无比的‘矜持’女孩,自然不会轻易放弃。

     好不容易遇见这么个极品,就算死缠烂打,能到手也是福分,他嬉皮笑脸搬了张椅子坐下来,笑道:“大家都是出来玩的,多个人,也热闹点,就当交个朋友。美女,我叫何西,怎么称呼你?”

     “这里不欢迎你,你看不出来?朋友,如果没事的话,请你离开。”

     这个耀眼的小圈子中,唯一的年轻男人沉声开口道。

     有个星海城做县令的父亲,说起话来就是有底气,这个叫南宫飘飘的女孩,就连自己的老爸都严肃吩咐自己要小心翼翼的招待。

     所以他才压下平曰里的跋扈姓子,跟何西好说好商量,除了南宫飘飘,另外两个女孩家庭背景大致都跟自己是一个层面,这种背景,足够在星海城横着走了。

     “呦,兄弟这话就不对了。酒吧又不是你家的,我想坐在这,还需要别人同意不成?人多,拼张桌子,没什么意见吧?”

     何西流里流气道,冲着身后的几个死党招了招手,几个年轻人立刻猥琐笑着凑了过来。

     “人多滚一边去,想拼桌子,随便跟别人拼,没人拦你,别在这里碍眼。”

     一个身材娇小玲珑的女孩冷笑道,说话毫不客气,伸出手指着何西的鼻子,眼神满是轻蔑。

     因为这场小变故,附近几乎所有人都安静下来,静观事态发展。

     原本安静喝酒的沐枫放下酒瓶,叹了口气,有些无奈,怎么说也是跟自己有过一面之缘的漂亮女孩,难道今晚真要自己上演一场英雄救美不成?

     何西眼神阴沉,盯着开口说话的女孩,阴阳怪气,笑眯眯道:“妹子,你刚才说什么,哥没听清楚,在说一遍?”

     “滚。”

     一个字。

     空灵悦耳,如天籁之音,只不过吐出来的字眼却并不算美好。

     南宫飘飘终于开口,干脆利落。

     何西瞬间变色,恼羞成怒,但却终究不想放弃眼前这个活了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的水灵小妞,猛然起身,伸出手就要拉南宫飘飘的手,沉声道:“楼上有包间,我们上去谈谈。”

     跟何西一起起身的,还有沐枫。

     只不过他快,有人比他更快。

     几个身材异常魁梧的男人迅速来到南宫飘飘面前,神兵天降一般,在何西的手还没有触碰到唐宁的时候,猛然将他的手拍回来,同时一巴掌狠狠甩在何西脸上。

     “啪!”

     附近一片区域迅速安静下来。

     何西将近一米八的身高瞬间腾空而起,头部重重撞在三米外的吧台上面,在狠狠摔落,鲜血流了一地。

     何西的几个狐朋狗友终于反应过来,同时骂了声草,还没开始行动,就被其他几个男人给拦下,干脆利落的出手,几秒钟的时间,就让这群人彻底丧失行动能力。

     稳准狠。

     黑西装,短寸头,黑皮鞋,耳朵里挂着一副随时方便联络的耳机,突然出现在南宫飘飘面前的三个黑衣人,气势一时间生猛的一塌糊涂。

     三人解决掉几个恶心的苍蝇,也不急着离开,反正已经暴露身份,索姓站在南宫飘飘身边,双手交叉于腹部,神态恭敬。

     所有人目瞪口呆。

     一片寂静中,唯一站着的沐枫分外显眼,显眼到就算是南宫飘飘那一小桌子人,都把目光落在了他身上。

     沐枫神色依旧平静,心里却在感慨,这******英雄救美果然是狗血桥段啊,真正的英雄,别说救美女,恐怕在美女出现的那一刻就*****了。

     这艹蛋生活。

     众目睽睽之下,沐枫冲着南宫飘飘那一桌人还算自然的笑了一下,然后重新坐下来,将面前的半瓶啤酒一口气喝光。

     有那么一瞬间,一直憨傻的蛋蛋觉得,沐枫的笑容,似乎重新变得灿烂起来。

     南宫飘飘看了看沐枫,漂亮的嘴角微微扯动了一下,瞬间露出一个惊艳全场的弧度,然后转过头,再也没有看过沐枫一眼。

     始终冷漠冷静的南臣终于转头,瞥了一眼附近角落中的骄傲女孩,嘴角缓缓掀起一个刻薄到近乎不近人情的弧度,冷笑着说了一句:“孽障!”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