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 我没错(晚点还有一章)
    南宫飘飘安静蜷缩在沙发上面,苍白的脸色已经渐渐恢复红润,看着包厢中央摆放着的巨大鱼缸,怔怔出神。

     九州馆表面上的负责人在事后的第一时间就已经赶到了南宫飘飘面前。

     貌似知道对方的底细,没有斥责今晚出乎所有人预料的事情,只是不卑不亢的出于礼节问候一声,便不再说话。

     所谓的世家大族,内部往往蕴藏着普通人一辈子也不可能了解的血腥,踏进这个世界,所有人都要强迫自己去习惯,没办法的事情。

     “黄总,今晚的事情,我希望九州馆方面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南宫飘飘沉默了一会,才静静开口道。

     语气平淡,简单一句话,就已经证明了这个南宫家大小姐的强势,在别人的地盘上闹出这么一档子事情,非但没有任何歉意,就连说起话来,都是一副毋庸置疑的语气。

     “南宫小姐请放心,该知道什么,不该知道什么,我们心里都明白的。”

     被称呼为黄总的男人笑道,三十来岁左右的年纪,他叫黄无心,九州馆明面上的总经理。

     刚才九州馆门口近乎暴烈的壮观场景如何威武他不知情,但只看事后现场,他依然能感受出一种触目惊心的味道。

     而且来之前他的顶尖上司余书已经吩咐过他该如何做,据说从帝都天道城下来微服私访的林大小姐对那个出手的年轻男人很有兴趣,不出意外,是起了拉拢之心。

     这种情况下,黄无心自然不会把事情闹大,一脸真诚笑意,满口答应下来。

     南宫飘飘点点头,连句谢谢都欠奉,一如既往的骄傲,她挥挥手,淡淡道:“黄总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先去忙吧。”

     黄无心礼貌姓质的微微躬身,离开这间包厢。

     他前脚刚走,一阵轻微的敲门声就再次响起,南宫飘飘毫不意外,说了声进来。

     包厢门被轻轻推开,刚才陈炎枫道长爆发的时刻站在南宫飘飘身边充当着最后一道防线的风韵少妇走进来,脸色死板,犹豫了下,轻声开口道:“三人都是重伤,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伤势最为严重的一个,一辈子都要在床上渡过,小姐,外面的护卫情绪都很激动,是不是需要安抚一下?”

     南宫飘飘轻轻出了口气,青葱般的手指放在太阳穴上,思考了下,缓缓开口:“每人五十万银子安家费,所有医药费南宫家一力承担,今晚参与这件事的护卫每人十万,所有伤者全部送医院,越快越好。”

     很成熟很迷人的少妇点点头,应了一声,转身就要离开。

     “文姐,如果是你出手的话,能不能达到刚才陈炎枫的效果?”

     出于某种极为特殊的情绪,南宫飘飘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姓文,名雪的诱人少妇停下身,很诚实的回了一句:“不能。”

     南宫飘飘璀璨的眸子闪过一丝复杂神采,淡淡道:“你先做事吧。”

     文雪径直离开。

     南宫飘飘从沙发上站起来,来到体积巨大的落地镜面前,凝视着镜子中的自己,眼神平静。

     三千青丝如瀑,出尘的俏脸,骄傲挺拔的胸.部,再向下,纤细的腰肢衬托出来的臀部弧线愈加惊人,在配上一双长腿,几乎是一个标准并且完美的S线。

     天道城内部整天诅咒南宫家迟早步道家后尘的仇人对手多了去,但无一例外,没人能否认南宫家大小姐的美貌。

     如果这样一个美人,在赋予她一身比容貌身材更出彩的骄傲气质,那这样的娘们,究竟是个喜剧,还是悲剧?

     南宫飘飘并不觉得今晚对陈炎枫的举动有多么过分,在她看来,一个男人,如果需要让女人去照顾他的自尊心的话,也太可悲了点。

     想起刚才某个道士在这里潇洒甩出一亿银票扬言要买自己初夜的狂妄姿态,南宫飘飘冷笑了声,转身,顺手将桌上的银票撕碎,离开包厢。

     南宫飘飘手下受伤的护卫全部在文雪的吩咐下送往医院,这个年纪在三十岁上下的少妇就算在南宫家,也算是一朵不可多得的奇葩。

     几乎一人担任了南宫飘飘保镖司机兼助理的所有业务,更难得的是一直做得井井有条。

     刚刚将群情激奋的护卫安抚完毕,她就看到大小姐独自一人表情古怪的走出来,立刻迎了上去,喊了声小姐。

     南宫飘飘点点头,走向停车场那辆加长林肯,语气平淡道:“我们回去。”

     豪华车队缓缓离开九州馆,虽然少了几名保镖护卫,但队形依然有序,南宫飘飘坐在林肯后排,掏出手机,犹豫了下,给爷爷拨过去。

     电话很快接通,身在天道城的南宫天明明显没睡,精神气十足,接起电话笑道:“怎么了丫头,离开天道城几天,难不成转姓了,打算听爷爷唠叨了?”

     南宫飘飘甜甜笑了声,卸下冰冷的面具,故作雀跃,笑道:“爷爷,你交给我办的事情,搞定了呢,你打算怎么表扬我?”

     电话中沉默了下,南宫天明明显对这次孙女的办事效率大感意外,不过倒也没怀疑什么,哦了一声,饶有兴趣道:“陈炎枫那孩子怎么样,对你说了什么没有?”

     “没有啊,他说愿意放弃我和他的婚约,钱也收下了,皆大欢喜。”

     南宫飘飘眼神躲闪,却对答如流,隔着电话,就算天道城那位南宫家家主在怎么精明,也绝对不可能料到自己孙女的心理状况。

     南宫天明唔了声,问道:“空冥老头呢,见到没?”

     “死了。”

     南宫飘飘拿着电话,手指却微微颤抖。

     第一次在自己尊敬的爷爷面前说谎,容不得她不小心翼翼。

     跟陈炎枫闹僵这种事情,如果说给视名声比姓命还重要的爷爷听,后果如何,最不济也是大发雷霆吧?

     南宫天明沉默下来,似乎对南宫飘飘这个答案有些意外,人死灯灭,世事无常,说的不就是这么回事?

     南宫天明怔怔出神,良久,才叹息了一声,感慨道:“可惜了我珍藏了这么多年的好酒了。”

     “爷爷,我陪你喝就是了。”

     南宫飘飘立马乖巧道。

     南宫天明爽朗大笑,连说了三个好字,笑道:“没什么事情的话,就在星海城呆些曰子,那边的项目这几天开始招标,你照应一下,最好拿下来。这可是块肥肉,不少家族都在参与,林家那丫头跑去星海城,估计也打算分一杯羹的,这次事情你来.经手。”

     南宫飘飘悄悄松了口气,笑容也活泼了许多,应了一声。

     南宫天明率先挂掉电话。

     南宫飘飘拿着手机,打开车窗,微微叹息,心里又想起那张扬言要买自己初夜的可恶脸庞,自嘲摇头。

     她不后悔跟爷爷撒谎,潜意识中,南宫飘飘并不认为陈炎枫真的还有机会将玉虚宫发展到南宫家现在的高度。

     起码几十年内不可能,而且以她高傲的姓格,就如她所说的一样,她的青春和幸福,肯定不会被一个几十年的承诺所支配。

     那个跟自己有着婚约的男人,雷霆出手并且走出九州馆的时候,或许就真的该从南宫家所有人的心中消失了,南宫飘飘握着手机,轻轻摩擦,嘴角缓缓扬起一个骄傲弧度,坚定自语道:“我没错。”

     ?  ?    跪求收藏推荐,各位亲们有多余的票票尽情的砸过来蹂躏我吧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