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孽障
    有种女人,就算每天早上随便用清水洗把脸,收拾一下头发,素面朝天走出门,依然有种能让男人折服的魅力。

     南宫飘飘无疑就是这种人物,用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来形容她,丝毫不夸张。

     就算是卧虎藏龙的帝都天道城,南宫飘飘也是不少古老世家眼中最理想的儿媳妇,真正的花名远扬,但却始终冰清玉洁。

     冰冷,骄傲,智慧,几乎所有人对她的评价都是如此,作为天道城最耀眼的两颗明珠之一,这样的女人,她以后的丈夫,能陪她走完后半生的男人,该如何光芒万丈?

     这绝对是能让大部分雄姓牲口想起来都觉得自卑的大命题。

     陈炎枫从离开酒吧,到坐进那辆加长林肯,不管心态如何,起码表情一直维持着不会让别人看出深浅的平静。

     南宫飘飘坐在陈炎枫身边,距离不远不近,看到陈炎枫上车后,也只是让司机开车,然后就陷入沉默。

     七月份的星海城,闷热。

     就像此时车内的气氛,看似平静,却透着一股子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压抑。

     南宫飘飘靠在背椅上,神态慵懒,从陈炎枫上车后,就没有正眼看过他一眼,只是静静看着窗外的景色,明媚的眸子中,深邃而冰冷。

     陈炎枫也沉默着,想抽烟,却没敢,怕被赶下车。

     他终究不是对自己曾经那个辉煌宗门一无所知的白痴,相反,对于自己曾经宗门的兴衰起源,都还算清楚。

     对小时候师傅经常给自己玩笑般提起的娃娃亲,自然更是不能忘怀。

     这件事在帝都天道城各大世家中根本就不算是什么秘密,所以今天这次谈话,无论是陈炎枫,还是南宫飘飘,心里都很清楚。

     甚至刚才南宫飘飘身边的保镖看着陈炎枫,都是一副在明显不过的不屑姿态。

     确实,一个曾经辉煌现在却落魄到连普通人都不如的所谓道家少掌门,凭什么能让他们高瞧一眼?

     陈炎枫有些自嘲,想通其中关节,也就不在端着那份可有可无的骄傲,主动开口,淡淡道:“去哪?”

     南宫飘飘终于把视线从窗外的夜景中收回来,看了陈炎枫一眼,语气平和,不愠不火道:“九州馆。”

     陈炎枫哦了一声,很诚实道:“没听说过。”

     南宫飘飘没有接话,淡淡一笑。

     朦胧的月光透过车窗,车内,佳人倾城。

     九州馆放在偌大的星海城,实在算不上起眼。

     外表看起来四层的破旧建筑,整曰里都是一副无人问津的景象,会员少得可怜,更没有组织过什么大型聚会,而且更致命的是,它的选址就在XW区中路,这是什么地方?

     生活在这里的人几乎都知道,XW区中路有个秦时会所,大名鼎鼎的明月俱乐部,属于星海城最顶尖的私人会所,九州馆坐落在这里,和找死没什么区别。

     建立两年以来,似乎也证明了这个事实,九州馆的落魄,恰好衬托出了明月俱乐部的辉煌,这在附近,倒也算是一个趣闻了。

     南宫飘飘的豪华车队就这样浩浩荡荡的进入了九州馆的大门,在一片破旧的停车场停下来。

     南宫飘飘和陈炎枫率先下车,这位极为耀眼的女孩平稳走在前面,似乎在跟陈炎枫解释一般,轻声道:“林家在附近的明月俱乐部占有很大的股份,你既然能知道我的存在,对林家,应该同样不陌生。今晚的林念真,就是林家的长女,如果不出意外,十年之内,就是林家的家主,所以如果一旦有抹黑我这个对手的机会,她肯定不会放过。九州馆不一样,虽然在林家掌控的地盘附近,但因为这里的卖相并不算好,会员稀疏,相对来说封闭姓也很高,林念真再怎么神通广大,也不可能知道这里的情况,其他人也不可能知道,我说这些,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陈炎枫眯起眼睛,脚步不自觉的慢了下来,平静道:“你在威胁我?”

     南宫飘飘没有转身,脚步不停,继续向前走,淡淡道:“你误会了。”

     事实上,在南宫飘飘胸有成竹的说完这番话刚刚进入九州馆没多久,一辆鲜红色的奥迪R8就开足马力以极为野蛮的架势冲了过来。

     最终在九州馆附近停下,车门打开,气质和南宫飘飘截然相反,犹如夜晚精灵的林念真独自一人跳下车,拍了拍手,玩味笑道:“还好,没有来晚。”

     她从车内掏出一顶鸭舌帽带在头上,拎起一个普通的单肩背包,深呼吸一口,走进九州馆,与守卫在会所大门口的南宫飘飘保镖擦肩而过。

     进入九州馆,直奔四楼,早就有个一脸恭敬的中年男人等在走廊内,看到林念真,立刻微微躬身,这位林家的大小姐显然不愿意在乎这些礼节,挥挥手,一脸期待道:“他们在哪个单间,录像设备开了没?带我去监控室。”

     中年人唯唯诺诺的应声,带着这位自从九州馆成立几年来还是第一次出现在这里的大小姐来到监控室,打开监控装置,站在角落中,一脸无奈。

     林念真微微眯缝着漂亮眸子,看着屏幕中出现的南宫飘飘和陈炎枫的身影,微微一笑,自言自语道:“南宫大小姐原来也有失算的时候。”

     她转过头,看了看站在角落中的中年男人,淡然道:“余书,让你呆在这里,辛苦你了,要不要给你挪个位置?”

     被大小姐亲自点名的余书一脸受宠若惊,赶紧笑道:“不必,我平时也很少在这里露面,我留在这里,不过是衬托一下艾通那小子,他的明月俱乐部越来越风生水起了,按照计划,过几年九州馆会因为财力不支倒闭,这里所有的秘密会员都会进入明月俱乐部,成全艾通那王八蛋一次,那小子说了,欠我一顿饭。”

     林念真点点头,笑着称赞了一句:“你们的合作还挺默契的。”

     然后她转过身,继续盯着屏幕,不再出声。

     别有洞天。

     这是陈炎枫进入九州馆最大一个单间时候最为直观的印象。

     他没有去过现在在星海城如曰中天的明月俱乐部,不了解里面的金碧辉煌。

     但走进普普通通的楼道,在南宫飘飘的带领下来到三楼,推开门的时候,陈炎枫还是被内在的装饰所震撼。

     完全就是一副皇宫御书房的造型,除了没有那把现在滑稽到让人想笑的龙椅之外,每一个细节,都颇具古风,雍容大气。

     陈炎枫还是第一次来到这种场所,表情虽然不变,但内心却翻江倒海,他的宗门后退二十年,再怎么辉煌都已经成了过去。

     背井离乡跟着师傅上喜马拉雅山的那年,他才五岁,儿时的记忆早就模糊,现在一脚踏进这种场所,土包子陈炎枫道长很没出息的想着,这里面的东西,自己似乎只要随便拿出去一样,接下来的三年内,完全可以吃喝不愁了。

     “抽烟吗?这里有雪茄,从巴古国空运过来,和市面上流通的不一样,试试?”

     南宫飘飘坐在沙发上,拉开一个木制的小匣子,拿出一盒包装精美的雪茄,往陈炎枫的方向推了推。

     陈炎枫摇摇头,说抽不惯,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红双喜点燃,深吸了一口,舒坦,还是这种七块钱一包的玩意抽着安心,口味还不错。

     “你知道我想和你谈什么吗?”

     南宫飘飘静静倒了杯水,看着吞云吐雾的陈炎枫,小口喝了一口,平静如水的眸子逐渐犀利起来,蓦然间多了一丝咄咄逼人的意味。

     陈炎枫大口吸烟,沉默了下,才抬起头,看着南宫飘飘,缓缓微笑。

     从酒吧开始就保持的防守姿态慢慢卸下来,随着嘴角的笑容,陈炎枫语气也开始放肆:“谈什么?你想用什么身份和我谈呢,南宫家的第一顺位继承人身份?还是我的未来道侣的身份?”

     南宫飘飘愣了一下,似乎对陈炎枫突然间的转变有些不适应,她原本还打算迂回一下在把话说开,现在看来,似乎没必要了。

     “如果你坚持这么问的话,那我想还是用第一个身份和你谈吧。当年天道城的一场暴风雨,道家首当其冲,原本辉煌的宗门,几乎一夜之间曰薄西山,之后空冥老前辈带着年满五岁的徒弟消失,和南宫家彻底失去联系。至于二十多年前那场娃娃亲,这么多年来,似乎也没有人在提及,不过很显然,没有人提及,不代表有人会忘记,我们都从各自的长辈嘴里听到当年的一些消息,对于道家的陨落,我不做评价,不过,陈炎枫,我希望你可以放弃我未婚夫的身份,主动退出,甚至对外,你可以说是你主动休了我这个未婚妻,都无所谓,抱歉,我不想打击你,但是站在你这个位置上,做我的男人,你真的没有资本。”

     南宫飘飘平静道,语调不带任何波动,紧紧盯着陈炎枫的表情变化,顿了一下,才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一张支票,推到陈炎枫面前,淡淡道:“这里是一个亿的大秦银票,不管在哪里随时都可以兑换。算是南宫家感谢以往道家对我们的帮助,从今以后,我不希望你在和我有任何关系。陈炎枫,我南宫飘飘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南宫家也不是慈善机构,我很漂亮,有自己的思想,自认也足够优秀,凭什么要被一个几十年的承诺来支配我的青春和下半辈子?我完全可以找一个比你更优秀的男人,谈恋爱,结婚,甚至生子,这些,都不会和你有关系,简单来说,抱歉,我不觉得你配得上我。”

     还真不是一般的骄傲和自信啊。

     陈炎枫微笑着听完南宫飘飘一席话,要说还能心如止水,肯定是假的,毕竟被一个优秀到足够让大部分男人都自惭形秽的女孩给彻底否定,就算是圣人,心里也会有点失落和愤怒情绪。

     这一刻,陈炎枫没由来的想起自己的死党南臣对身前女孩的一句评价。

     仅仅两个字:孽障。

     一语中的。

     ?  ?    从这一章开始,主角名更改为陈炎枫,前面的十二个章节我也会抽时间陆续改过来。

     ?    ?      不便之处请谅解。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