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0章 金屋藏娇
    如果一个姿色气质身材姓格都是极品的女人说喜欢你并且已经在酒店开好了房间让你上了她之后还不用后悔,那你上不上?

     这似乎是个问题。

     但似乎又不是个问题。

     对陈道长来说,婆婆妈妈犹豫不决什么的最讨厌了,男人就应该杀伐果断一些,顾忌这顾忌那的,忒不爽快。

     以六扇门为中心剑锋直指锦衣卫千户裘丘是一场战争,跟女人上了床难道就不是战争了?

     床下输了输的是生命,床上输了输的可就是脸面了,大美女主动邀请任你为所欲为还不上,事后被骂装逼是轻的,搞不好还会被人说成是禽兽不如…

     好吧,陈道长承认这些都是可以让自己心安理得的借口。

     所以这个夜晚,这个吸引了很多人目光的女人,直接被陈炎枫抱上车,在车载导航的指引下直奔明月酒店。

     陈道长神色依然平静,只不过车速却在悄然加快。

     姜小鱼坐在副驾驶上,身体软绵绵的,也不说话,看着陈炎枫的漂亮眸子几乎要滴出水来。

     星海机场距离明月酒店很近,二十分钟左右的路程,姜小鱼似乎对这次的勾引势在必得。

     连酒店都提前预定,而且距离还不远,保证能让身边男人的欲.望持续升温。

     美人关,自古至今又能有多少好汉真就能扛得住了?

     起码陈炎枫就不能。

     停好车,陈炎枫还没反应过来,姜小鱼似乎比他还急切一般,拉着他在前台拿了房卡,直接冲上楼。

     陈炎枫跟在姜小鱼身后,看着她被空姐装包裹的玲珑娇躯摇曳的诱人风情,内心原本还处在可以控制范围内的欲.望逐渐躁动燃烧起来。

     进入豪华套房,关上门。

     姜小鱼果然属于主动攻击的类型,没有任何废话,双手再次缠住陈炎枫的脖子打算吻过来。

     陈炎枫向后退了一步,看着怀中佳人潮红的小脸,轻声道:“你确定?”

     姜小鱼点点头,水润眸子盯着陈炎枫,主动挑衅道:“我是处.女,你敢要吗?”

     敢吗?

     陈炎枫很认真的想了想,想了半天也没明白有什么不敢的,也就不再顾忌,直接把姜小鱼抱起来扔到了柔软的床上,然后一个饿虎扑食扑了上去。

     一般时候他都是个自制力很强的人,但欲.望这东西,就是这么回事。

     要么控制到底,一旦松懈,往往一发不可收拾,面对姜小鱼这种秀色可餐还对自己倾心的美人,他能忍到现在,已经算是很君子了。

     战争激烈,随着一声高昂娇.啼,房间内再次平静下来。

     只不过这种平静没有持续十分钟,满是春意慵懒的声音再次响起。

     二次被征服。

     三次。

     四次…

     云散雨收。

     陈炎枫一直睡到上午十点钟才起床,生物钟又一次被打乱。

     没办法,他再怎么强大也不是带着外挂驰骋床上床下各个战场的大侠。

     禁欲三年多,抓住姜小鱼这么一条虽然羞涩但却不知道避退的美人鱼,不疯狂一把,太对不起自己了。

     睁开眼,就看到一双乌溜溜黑白分明的清澈眸子,依旧晶莹剔透,却难掩其中一丝媚意。

     “炎枫哥哥,已经快中午了。”

     姜小鱼娇声道,听上去像是埋怨,激情过后被充分滋润满足的女人,总会有一种别样的风情,容光焕发媚眼如丝,腮边的两抹红潮更是让她平添了几分很诱人的女人味道。

     陈炎枫一直认为美丽和漂亮虽然都是形容美好事物的词汇,但前者的却是站在更高处的赞扬,曾经的姬魂儿是美丽的,现在的姜小鱼也是。

     美丽的都是自己的,漂亮的都是别人的。

     陈炎枫内心有点惭愧,却故意板着脸道:“叫哥。”

     “老公。”

     姜小鱼瘪了瘪小嘴,有些委屈的从搂着他的脖子,不再说话。

     “以后就叫哥吧。”

     陈炎枫面色严肃道,丝毫不觉得自己这个要求有多过分。

     这就跟一个牲口刚刚把一颗水灵小白菜哄上床,顺利拱翻了之后没甜言蜜语的说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反而一脸严肃的告诉对方以后你就是我干妹妹了。

     干妹妹好啊,好在一个‘干’字上面。

     “人前叫你哥哥,我们两个人的时候我可以叫你老公的。”

     姜小鱼委屈黯然道,嫩白的双手摸着陈炎枫的头发,两人之间的距离很近。

     陈炎枫看着姜小鱼小心翼翼可怜兮兮的小脸,没由来的有些心疼,这傻丫头,她到底喜欢自己什么?

     难道就是因为被自己和魂儿的故事感动了?

     陈炎枫不想去深思这个问题,他不想对昨晚的事情负责,不见得不会珍惜这个跟自己谈一个小条件都小心翼翼的女孩。

     以后的曰子里,她或许会悄悄离开,但只要她还在自己身边,自己就会好好对她。

     陈炎枫没有回答姜小鱼的问题,算是默许他用鼻尖碰了碰姜小鱼的鼻尖。

     两人一直在床上折腾到中午,一直到吃午饭的时候才从床上爬起来。

     陈道长虽然平时都是一副淡定的模样,但实际上在感情方面,还是有些闷搔小邪恶的。

     打算拉着姜小鱼洗个鸳鸯浴,但在床事方面很配合他要求的姜小鱼却抵死不从,自己爬起来,忍受着身体的异样,独自走进浴室。

     陈炎枫终于有机会打量这间豪华套房的布置,明月酒店是大秦帝国首家城市历史文化遗传古典精品酒店。

     白色的宫廷罗马柱,青铜饰品,黑白名画,厚实的古董桌,壁炉,角落里散布着棕色的小牛皮沙发,时尚奢华,又浸润着一股怀旧气息。

     陈炎枫躺在床上,怔怔出神,在这个地方拿走姜小鱼的第一次,虽然算不上完美,但起码也不算太差了吧?

     唯一可惜又可喜的是,房费还是姜小鱼自己出的,所作所为,简直就是标准的小白脸风范。

     两人轮番洗过澡,穿戴完毕后,终于离开这间还残留着暧昧荷尔蒙气息的房间。

     一路上小鱼儿走路都有些不自然,多次调整无果,只能狠狠瞪了身边一脸无辜的陈炎枫一眼。

     陈道长倒也算自觉,主动搂住姜小鱼的小蛮腰,走向顶层的露天餐厅。

     餐厅内的食物味道不错,和煦的阳光照耀在身上,暖洋洋的,往周围一看,到处都是高楼大厦,繁花似锦。

     星海城,确实有值得本地人骄傲自豪的地方,陈炎枫和姜小鱼两人昨晚运动量过大,现在胃口相当不错,吃东西也放弃了矜持,一顿饭吃的倒也算欢乐。

     所谓空中露天餐厅,在陈炎枫看来其实不过就是高级一点的地毯大排档,只不过位置高了一点。

     但结账的时候才发现,看似简单的一顿饭竟然花了上千块大洋。

     陈道长身上从来没有带过上千现金的习惯,只能摸了摸鼻子,面不改色看了姜小鱼一眼。

     姜小鱼嘟着嘴巴,在服务员诡异的眼神下掏出一张银行卡,小声道:“小气鬼。”

     小气鬼。

     这个词,曾经姬魂儿说过,林念真说过,秦小宸似乎也说过,现在姜小鱼也说了。

     陈炎枫眼神恍惚了下,不知道想到了谁,随即反应过来,站起身笑道:“走吧。”

     姜小鱼乖巧跟在他后面。

     “我下午要休息一下,你呢?”

     两人重新来到住了一晚上的楼层,姜小鱼看着陈炎枫问道。

     “我还有点事,你好好休息,有事给我打电话。”

     陈炎枫轻声道,本想姿态强硬一些,但看到姜小鱼的脸庞,却硬不起心来,还是伸手亲昵的捏了捏她的小鼻子。

     姜小鱼乖巧的应了一声,张开手,娇憨道:“哥哥亲亲。”

     陈炎枫很没骨气的从了,把她抱在怀里亲了一下。

     “这间套房我预定了一年哦,以后就住在这里了,如果你想我了,可以过来找我。”

     姜小鱼伏在陈炎枫怀里柔声细语道,想起昨晚那种几乎要让人丧失理智的快感,一阵脸红。

     陈炎枫身体僵硬在原地,有点不知道怎么反应。

     没反应。

     姜小鱼怒了。

     老娘这般不知廉耻的勾引你难道还不动心?

     她猛然挣脱出陈炎枫的怀抱,瞪起眸子,愤愤看着陈炎枫,刚想发飙,却愣了一下。

     视线中,陈炎枫的脸庞呆滞错愕,似乎还有些并不明显的向往。

     陈炎枫终于反应过来,感情不是这家伙不动心,而是太动心了有些不知所措,白白让自己浪费了勾引他的筹码。

     姜小鱼睁着眼睛瞪了他一眼,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推了陈炎枫一把,落荒而逃,钻进了房间。

     陈炎枫这才回过神,看了看紧闭的套房木门,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似乎又闻到了欲.望的味道。

     这个地方,似乎成了姜小鱼专门为自己和她搭建的爱巢了。

     这就是金屋藏娇了?

     陈炎枫摸了摸鼻子,走向电梯,金屋金屋…这还特么是姜小鱼自己建立并且把她自己藏起来的金屋了,跟陈炎枫貌似没半毛钱的关系。

     陈炎枫不在乎这个,金屋无所谓,人跟他有关系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