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4章 断子绝孙
    天涯大厅二楼相比于一楼的空旷,多出了四个包厢,分为甲乙丙丁。

     每一间包厢内都布置的古香古色,檀木沙发,藤椅,极品的紫砂壶茶具,名贵的大秦帝国古画,置身其中,能很清晰的感受到内在的古老底蕴和文化氛围。

     有传言说天涯俱乐部的四个包厢一共花了上亿的资金打造,专门用来招待俱乐部最尊贵的客人。

     传言不是很可信,但无风不起浪,还是可以察觉出俱乐部在包厢内耗尽了心思的。

     甲字号包厢。

     锦衣卫千户裘丘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犹如老僧坐定似的,静静沉思。

     在他身前,一个中年男人背对着他,正在观摩墙上挂着的一副山水画,同样一言不发。

     这是个只看背影就能给人一种很斯文儒雅的感觉的中年人,平静,祥和,一举一动似乎没有半点火气,双手背在身后观摩古画的模样,像极了某些大学的学者教授。

     “应该谈的差不多了吧?”

     中年男人看了一会,终于转过身笑道,英俊的样貌,温润的气质,眼神沧桑,甚至连笑起来眼角的鱼尾纹都带着一种独特的男人魅力。

     去其锋芒,返璞归真,整个人犹如一块打磨了多年的龟壳,温润古朴。

     “我们主动示好低头,这对六扇门每个人来说都是荣耀,秦天蓝也不是不懂得进退的人。”

     中年人轻声道,伸出手倒了杯茶,放在裘丘旁边,恭敬道:“大人,喝茶压压火气。”

     “我能有什么火气?”

     裘丘睁开眼笑道:“棋差一招,输了就是输了,犯了错误输给别人一次本身就是不对,还生气,那岂不是折磨自己?胜败乃兵家常事,黄图被六扇门抓了又如何,他秦天蓝还翻不了天。我们要担心的是余书,这厮在星海城名声不显,但背后的能量堪称恐怖,这次如果不是他在背后运作,我们也不至于这么被动的放低姿态。”

     “大人放心,给脸不要脸的人我见过,但这种人都活不长。我们暂时既然需要稳定一下,那就不能继续任由秦天蓝调查,先把这件事压一压,等风头过去,我亲自动手把尾巴扫干净。”

     中年男人自信满满道,眼角余光瞥了墙上的挂钟一眼,微微皱了下眉头。

     裘丘面对中年男人明显有着一副好脾气,微笑了下,刚要说话,却猛然想起一阵敲门声,急促而惶恐。

     “进来。”

     中年男人脸上的怒气一闪而逝,这种敲门的节奏,显然不是和事老过来游说的架势。

     一个青年人慌乱闪进屋里,有些惶恐道:“大人,天,天少爷在楼下被人打了。”

     “谁?”

     中年男人眯起眼睛,原本儒雅的气质瞬间消失不见,杀气澎湃。

     “是…是六扇门的新任都头。少爷把您即将跟秦家提亲的事情说了出去,然后他就动手了。”

     青年战战兢兢道,欲哭无泪,几乎要跪在地上。

     “死了没?”

     屠浩天冷喝道,眯着眼睛,让人看不出他心里想什么。

     来汇报情况的青年张了张嘴,原本想说少爷那玩意已经被废了,但张了张嘴,犹豫着是不是要照实汇报,他顿了下,还是不敢隐瞒:“没有生命危险,但少爷伤在胯部,已经送往医院抢救,不过,那方面…以后怕是废了。”

     屠浩天面色大变,身体猛然摇晃了一下,脸色苍白如纸,气势大降,就连一旁的锦衣卫千户裘丘都是眼神冰冷。

     屠天佑,锦衣卫千户裘丘的干孙子,天地玄黄四人中屠浩天的儿子,被人伤到了胯部,断子绝孙?

     屠浩天死死攥起拳头,一张儒雅英俊的脸庞已经愤怒的扭曲,僵硬转过头,他看了看裘丘,冷冷道:“大人,怎么说?”

     锦衣卫天地玄黄四人中,也只有排名第一位的屠浩天在暴怒中敢这么跟裘丘说话。

     裘丘眼神闪烁了下,挥挥手,让报信的人出去,然后跟自己平曰里最为依仗的属下对视,良久,才冷硬道:“忍着!浩天,现在时机不对,如果我们还要硬拼,最后难免伤筋动骨,讨不到什么好处,天佑是我干孙子,我能放任他不管?但现在不是发作的时候,我们先把六扇门方面稳定下来,到时候六扇门的那个新任都头完全交给你处置。”

     屠浩天寸步不让,眼神死死盯着裘丘,身体似乎因为愤怒,剧烈颤抖,只不过裘丘没有注意到的是,这个在锦衣卫最为得力的下属,眼底深处闪过一丝异常诡异的笑意和快感,一闪而逝。

     这绝对不是听到儿子被人太.监之后的笑容,也对,哪个父亲听到自己儿子被废了的消息后还能高兴的?

     “以大局为重。”

     裘丘冷冷道,藏在背后的手死死攥起,然后松开,再次紧握,眼神中的愤怒有若实质,几乎要压得屠浩天喘不过气来。

     屠浩天强撑着跟裘丘对峙了一会,颓然松开手,坐在椅子上面,无力道:“我听从大人的安排。”

     裘丘没有轻松,似乎更加愤怒,慢吞吞坐在沙发上,一口气将面前的茶水饮尽。

     然后又倒了一杯,连续喝了三杯之后,才压下肚子里熊熊燃烧的火气,等脸色重新恢复正常之后,才站起身,冷笑道:“走,我们去乙字号包厢看看,亲自跟余书谈一次,陈炎枫伤了天佑,我们可以忍下,暂时和平共处,如若不然,大不了大家各逞手段,不死不休!”

     屠浩天脸色木然,跟在裘丘身后,嘴角轻轻扬起,笑容儒雅而淡定。

     ----

     天涯大厅。

     “屠浩天?那是什么东西?”

     陈炎枫一脸茫然,将秦小宸紧紧搂在怀中,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白清璿问道。

     欲哭无泪的白清璿恨不得掐死他,把锦衣卫副千户说成是什么东西,而且这混蛋刚才还太监了人家的儿子,真当他们锦衣卫副千户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不成?

     “锦衣卫副千户天地玄黄中排名第一号的人物,跺跺脚就能让星海城抖三抖,你说是什么东西?”

     白清璿咬牙道,看了看神色平静的陈炎枫和一脸乖宝宝表情的秦小宸,彻底败给了这对白痴情侣,头疼道:“你们这次闹大了,原本是可以谈和的,但你伤了屠天佑,估计和锦衣卫彻底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六扇门怎么看我不好说,但你以后肯定很危险。”

     这次的风波似乎从开始到现在,一直在升级,秦天蓝所处的六扇门以及裘丘所在的锦衣卫,到最后很可能会以星海城为棋盘碰撞一次,神仙打架,到时候白清璿这一派系肯定会是林家的进攻主力,风险很大,可如果成功,得到的利润同样可观。

     还真是富贵险中求啊。

     白清璿没有选择,现在也只能把知道的给陈炎枫讲述一下,毕竟如果照现在的势头发展下去的话,他们等于是站在一条船上的自己人。

     “哦,锦衣卫近年来犯了那么多罪孽,得罪一个跟得罪两个,又有什么区别。”

     陈炎枫淡笑道,看着远处不断看着自己窃窃私语的人群,内心感慨。

     看来锦衣卫的势力确实很强大,自己那一脚踹出去后,除了白清璿,竟然没有一个人敢靠近自己十米范围之内。

     陈道长不傻,知道这不是他们在怕自己,而是在怕锦衣卫迁怒殃及池鱼,或者是想保持中立态度观望,啧啧,多好的一个宴会,现在似乎自己被孤立了。

     白清璿白了陈炎枫一眼,余光看到秦小宸的俏脸,竟然有些羡慕。

     站在个人立场上,哪个女人不希望有一个男人可以冲冠一怒为自己疯狂一次跋扈一次?

     她静静喝了口酒,眼神游离,有些心不在焉起来。

     二楼至一楼的楼梯口,猛然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然后就是一群男人走下来。

     一直在星海城中很低调的余书跟锦衣卫千户裘丘并排,屠浩天和秦天蓝跟在后面,在后面的五六个人同样整齐,一起下楼。

     谈笑风生。

     所有参加聚会的人脸色错愕。

     这是谈和了吗?

     陈炎枫废了屠浩天儿子的命.根子,怎么还能谈和呢?

     就连白清璿都微微呆滞,有些不解。

     走在最前面的余书看到陈炎枫,笑着招了招手,声音不大,却确保能让所有人都听到:“炎枫,给你介绍认识一下,这位是锦衣卫千户裘丘裘大人,在星海城德高望重,是我们的前辈。裘大人肚量如海,知道你刚才在楼下跟浩天兄的公子发生了一点冲突,那都是误会,大家既往不咎,如何?”

     如何?

     所有人心脏猛地一抽,都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这个前些曰子还在这盘棋上扮演着棋子的男人,什么时候有着对这盘棋的决策权了?

     在场的没有傻子,听到余书的话,大概琢磨出味道来,所谓的谈和似乎已经到了尾声,却没有拍板,现在的情况,两方面是战是和,似乎完全由陈炎枫决定了。

     甚至连锦衣卫都把主动权交给了这个六扇门的新任都头。

     陈炎枫低头看着手中酒杯的酒水,微微晃动,心不在焉道:“裘大人的意思是,如果大家还要闹下去的话,刚才的事情就不是误会了,对不对?”

     不是误会,那就是仇恨了。

     裘丘眯起眼睛,笑容依旧平和,眼神中却闪过一丝厉色,淡笑道:“是这么个理。”

     “嘭!”

     陈炎枫单手用力,手中的玻璃酒杯瞬间炸开,酒液四溅,跟玻璃渣一起落在地上。

     “男人当战!既然不是误会,我凭什么退缩?锦衣卫有一个算一个只要犯了王法,我就抓,除非我死,我是不可能和任何罪恶谈和的,哪怕再小的罪孽都不可能。”

     飞扬跋扈,掷地有声!

     男儿当狂妄!

     这一刻,锋芒毕露的陈炎枫说不出的器宇轩昂!

     白清璿眼神迷离,怔怔出神。

     大厅内鸦雀无声。

     这小子疯了?

     内心同样激荡的秦天蓝沉默不语,有余书在,他不方便说话。

     余书却哈哈大笑,无所顾忌,肆无忌惮,迎着锦衣卫千户裘丘已经阴冷起来的眼神,走上前,拍了拍陈炎枫的肩膀,静静道:“我听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