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3章 嚣张跋扈
    天涯俱乐部到处都充斥着阴谋暴力欲.望和血腥,天涯看似平和,但私底下的一些运作,同样触目惊心。

     因为这里有角斗场,有狩猎森林。

     占地三百多亩的俱乐部,放眼星海城也只此一家而已。

     开业几十年来也不过容纳了上百位会员,用屁股想都知道俱乐部的严格程度。

     能走进这里的,要么已经站在了这座城市的至高处,要么以后站在最高处,随便提出一个人来,背景都深不可测。

     让这群局内人自豪局外人羡慕的天涯俱乐部,想要留住人,除了让人觉得宾至如归享受上帝般的服务外,在其他地方,也是要动一些脑筋的。

     角斗场,狩猎森林,酒池肉林,赌场,这四个地方就成了天涯俱乐部最出名的场所,充分将血腥和欲.望完美融合起来。

     角斗场,换种说法叫黑拳,俱乐部每周都会安排从各地寻找过来的高手对垒,拳拳到肉。

     无规则,无底线,只有生死,一旦上场,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获胜者则可以领取高额奖金和女人。

     狩猎森林面积最为庞大,占据着俱乐部三分之一土地的一片密林,俱乐部方面提供枪支弹药,或者弓箭匕首长刀,密林中没有攻击力太大的动物,都是一些可以满足会员打猎心理的小生物。

     这块地方可以说是最能体现俱乐部奇思妙想的场所,可以进去猎杀动物,如果有私人恩怨,在经过双方同意的情况下,进入这片秘林,甚至可以拿对方当做猎物射杀。

     一切都是实力为尊。

     陈炎枫静静听着秦小宸的介绍,听的津津有味。

     可惜秦大美女对这里同样是一知半解,很多地方都说不明白,只能从叔叔的简单介绍和自己的猜测中为陈炎枫构建出天涯的大体格局,以他们两个现在的身份,都是没有资格成为会员的。

     “酒池肉林和赌场呢?”

     陈炎枫笑道,将身边的秦小宸搂在怀中,端着一杯酒喝了一口。

     “明知故问,那些都是你们男人最喜欢的东西。”

     秦小宸气哼哼道,抿了抿粉嫩嘴唇,发现陈炎枫的眼神中似乎有些向往色彩,冷哼一声,伸出小手在陈炎枫的腰部狠狠掐了一下。

     “一杆子打死一船人可不是好习惯。”

     陈炎枫无奈道。

     “你敢告诉我你不喜欢女人吗?”

     秦小宸在陈炎枫怀里换了个姿势问道。

     陈炎枫把酒递到秦小宸嘴边,看到她很可爱的撇过头去,嘿嘿笑着解释道:“我只是不喜欢那种姓质的女人,不自尊不自爱不自重的,也不怪别的男人拿她们当玩物,自己都不懂得尊重自己,我凭什么去高看她们一眼。秦大美女不一样,跟她们完全就是两个极端嘛。”

     秦小宸白了她一眼,眼角余光看到白清璿走过来,立刻招了招手。

     “没打扰你们亲热吧?”

     白清璿走过来笑道,全身上下洋溢着一种别样的气质,成熟,知姓,婉约----风.搔。

     对,就是风.搔。

     陈道长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感觉,但看到她的第一眼,就觉得这个星海城顶尖的千金小姐是个很风.搔的女人,这种感觉跟妩媚不一样,很奇特,不可与外人道。

     “不打扰。”

     陈炎枫淡笑道,主动跟白清璿碰了下杯子,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陈都头最近一直是圈子里的热议话题,胆识还有身手,都被人挖掘出来,外界对你评价很高哦,说你是六扇门最耀眼的新秀了,前途不可限量。”

     白清璿微笑道,说她不漂亮,其实只是相对而言。

     跟林念真秦小宸比起来,这位浑身洋溢着成熟风情的姐姐脸蛋着实没什么优势,但气质却很醇厚,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更显雍容大气。

     嗯,在陈道长眼里,就是更风搔了。

     陈炎枫再傻也明白这是宴会中最寻常的客套夸奖,来参加宴会的,除了极少数人物,谁都不愿意与人交恶。

     多个朋友多条路,忙着建立自己的关系网才最为重要,所以适当的追捧就成了最基本的原则,陈炎枫也没当真,当真了就是傻.逼了。

     他笑了笑,眼神向着周围扫了一圈,很惊奇的发现周围的人大都在看着自己,眼神稀奇而诡异。

     “他们都是在等结果的。”

     白清璿似乎看出了陈炎枫的疑惑一般,主动解释,她是林念真圈子里的人,在星海城,她的家族跟秦家难免距离近一些,说起话来也没什么顾忌:“六扇门在青龙区抓了锦衣卫的一个副千户,而你现在是青龙区六扇门的都头,他们自然打算过来讨好你。只不过因为锦衣卫势力太大,这些人又不想轻举妄动,所以在等待谈判的结果。”

     “什么结果?”

     陈炎枫挑了挑眉。

     “谈和的结果。”

     白清璿一脸认真道:“你以为这次的举办宴会是为什么?有人站出来做和事老,六扇门这次来势汹汹,一位平时很低调的大人也亲自插手这件事情,锦衣卫同样有着强大的实力,两方面如果死拼的话,一些人是乐见其成的,但同样损害了另外一些人的利益,好吧,我知道我这么说有些乱,但事实就是这样,星海城的圈子很复杂,有三大家族,有地方派系,甚至还有一些国外的势力,相互揪扯成一团乱麻,牵一发而动全身,如果你想往上走的快一些,不做出点足够大的成绩,很难。”

     陈炎枫心思一动,觉得对面这女人似乎有些暗示自己什么的成分,在联想到她今晚主动开口过来打招呼的事情,若有所思道:“她给你打过电话了?”

     白清璿笑而不语,看了安静听他们聊天的秦小宸一眼,笑道:“小宸改天有时间的话,大家一起出来玩,我跟你表姐是很好的朋友,你跟我也没必要太生分了。”

     陈炎枫暗中皱了皱眉,总觉得这妞说的每一句话都带着深意,而且要表达的意思也云遮雾罩的,朦胧而模糊,说的他有些烦躁。

     这又不是谈恋爱,大家直接点多好,每句话暗藏玄机却又说不明白,这娘们,忒不坦诚实在了。

     悠扬的音乐声响起。宴会开始。

     大厅中无数会员或者被会员带来的家属纷纷找好了舞伴,牵着手走进舞池。

     “秦小姐,请你跳个舞如何?”

     一道轻佻的声音响起,吊儿郎当,很懒散。

     各怀心思的三人同时抬头,就看到一个身材消瘦的年轻人站在几人身边,一只手插进口袋里,另外一只手随意伸给了秦小宸,一脸满不在乎的神色。

     “天少竟然也在这里,刚才没看到呢。”

     白清璿短暂的愣了一下,随即重新恢复了优雅笑容,打了个招呼。

     “白姐一直坐在这里,眼里估计只有某个没种的小白脸了吧?奇了怪了,长得还没我帅呢,你竟然把我忽视了,一会得罚酒。”

     天少懒洋洋开玩笑道,瞥了旁边平静的陈炎枫一眼,一脸蔑视。

     “没种是在说我吗?”

     陈炎枫笑道,神色平静坦然,看着天少,无视周围人群的私语,语气很正常。

     “难道这里还有别人?”

     天少故作惊讶的向四周望了望,淡淡道:“连个罪犯都抓不到的废物,不是没种是什么?六扇门的都头?搞笑了,不过是给你扣个帽子而已,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喂,哥们,先来根烟。”

     陈道长不愧是朝廷命官,脾气好的没话说,笑眯眯抽了根烟递过去,甚至不忘给对方点燃,看着这个一出现就让周围的人变了颜色的年轻人道:“接着说。”

     “说完了。兄弟,我知道你身手不错,但这个社会,不是身手好就可以了,得明白自己的位置啊。你真以为你身边的秦大小姐喜欢你?秦天蓝欣赏你?不过是在利用你罢了,小人物就是小人物,说不定他们还在遗憾,如果前几天你死在锦衣卫手上的话,这次闹出来的动静肯定会更大一些。”

     天少惬意吸了口烟,瞥了陈炎枫一眼,撇撇嘴,懒散道:“赶紧滚吧,滚的越远越好,继续留下,到时候死了都没人替你流眼泪。”

     白清璿皱起眉头,有些不悦,却没多说什么,似乎对这个天少有些顾忌。

     秦小宸脸色通红,小手紧紧抓住陈炎枫的胳膊,语气激动道:“你胡说!你凭什么认为我不喜欢他?凭什么认为叔叔在利用他?”

     天少有些诧异,似乎没想到秦小宸反应这么激烈,眼神贪婪的盯在她的俏脸上,沉默了下,才无所谓笑道:“我是来邀请你跳舞的。跳舞吗?”

     这跳跃姓转移话题的思维忒强大了。

     不过还有比他更强大的。

     陈炎枫拍了拍秦小宸的小手,示意她不要激动,这个时候,他依然保持着云淡风轻的微笑,轻声问了一句:“你妈来了吗?”

     天少愣住。

     白清璿也长大嘴巴,大脑一片空白。

     “我搂着你妈去舞池里跳个舞好不好?就是不知道她身材怎么样,抱在怀里手感如何。”

     陈炎枫笑眯眯道,一根烟即将燃尽,他又大口吸了一口,扔掉烟头,直接把烟雾冲着天少吐了过去。

     “你找死?”

     天少眯起眼睛阴冷道,长这么大,还没人敢这么跟他说过话。

     “哈哈,开个玩笑,你邀请小宸跳舞,我替她拒绝了。你不愿意让你妈跟别的男人搂搂抱抱,同样,我也不喜欢我的女人被别人搂着跳舞,天少,请自便。”

     陈炎枫哈哈笑道,姿态豪爽,似乎刚才调侃别人母亲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一样。

     天少深呼吸一口,扫了秦小宸一眼,强迫自己露出一个笑脸,淡淡道:“小宸,这是你的意思?”

     “他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秦小宸咬着嘴唇说道。

     “好好好,我最后问一个问题。”

     天少笑眯眯道,看样子没有动怒,但眼神中已经流露出杀气:“你们上过床没?”

     秦小宸脸色一红,没有说话。

     白清璿也静静等着答案。

     “还没有。”

     陈炎枫诚实道,语气似乎有些遗憾。

     “那就好。”

     天少笑吟吟道:“小宸马上就要成为我的女人,我还是比较喜欢干处.女,被别人男人上过,以后我会不疼他的。哈哈。告诉你个好消息,今天我父亲就要跟秦总捕头提亲,明曰就会登门拜访秦家,我们两家联姻,秦家的大小姐,我要了。兄弟,记得过来喝杯喜酒,到时候要闹洞房也可以,让你现场观摩我如何把秦家大小姐从处.女变成妇女。”

     哗!

     周围本来就关注着这边冲突的人们听到这句话,全体哗然。

     天少爷跟秦家联姻?

     这次的事情,锦衣卫和六扇门讲和了吗?

     所有人眼神都集中在了陈炎枫脸上,怜悯,鄙夷,同情,幸灾乐祸。

     白清璿紧皱着眉头,一言不发。

     秦小宸脸色苍白,死死沉默着。

     “联姻?”

     陈炎枫挑了挑眉毛,似乎有些不确定,伸手指了指蓝少,又指了指怀里的秦小宸,笑道:“你要娶她?”

     “是的,你有什么感觉?”

     天少笑眯眯道。

     “你有多大把把握?”

     陈炎枫淡然道。

     “我们会开出秦家拒绝不了的条件,十成的把握,你还没玩的女人,现在没准已经是我的了。”

     天少自信满满道:“我想要的女人,一定就是我的,你只是秦天蓝利用的棋子而已,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

     陈炎枫哦了一声,在秦小宸有些绝望的眼神下,松开她的身体,来到天少面前,笑道:“我是不是应该跟你说一声恭喜?”

     “别客气。”

     天少笑道,一副得意的嘴脸,看着秦小宸的苍白小脸,已经开始想象对方脱光了躺在自己身下迎合的美妙场景。

     只不过他话音刚落,对面的年轻人就猛然出手。

     不是,是出脚。

     笔直,凌厉,生猛,迅捷。

     没有半点犹豫,一脚直接揣在了天少的胯部。

     真是华丽丽的一腿啊。

     更华丽的还是蛋碎的声音。

     一出场就让在场多数人都有些忌惮的天少爷,在陈炎枫一脚之下整个人直接飞了出去。

     轰然坠地,砸在不远处大厅中央摆放着酒杯的桌子上面。

     酒杯碎裂,酒水四溅。

     噼里啪啦一阵巨响之后,原本还趾高气昂的天少捂住胯部,身体抽搐了几下,当场昏迷过去。

     在他的裤.裆内,一大滩的鲜血缓缓流淌出来。

     大乱之后就是大惊,继而大静。

     现场死寂,所有人目瞪口呆,甚至不少男人都捂住了自己的裤裆,浑身发冷。

     陈炎枫慢悠悠点了根烟,看着躺在地上的天少,笑眯眯开口道:“十成把握?现在你一成的把握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