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0章 锦衣卫千户
    陈志杨相当的憋屈,郁闷到几乎要杀人的地步,他在星海城风云大学做了四年的风云人物。

     临毕业的时候,更是因为甩了校花秦小宸,而大大的风光了一次。

     对他来说,当初把自己父亲抓进六扇门赶出星海城的秦家,每一个人都是他的报复对象。

     那个即将毕业的夜晚,陈志杨怀里搂着秦小宸的室友,看着秦小宸梨花带雨的小模样,啧啧,还真是可怜呐。

     越是这样,陈志杨就越觉得舒坦,回到家,兴致勃勃的跟自家老头子说起这件事,本来以为会得到父亲的夸奖,却没想到他的父亲二话不说就把自己狠狠抽了一顿。

     陈志杨开始觉得委屈愤怒,细想之后就释然,自己似乎还是太过冲动。

     如果当时能够稳住秦小宸,甚至娶了她,吞并秦家的产业,搞垮秦天蓝,这才是最酣畅淋漓的报复。

     父亲也是这个心思,到时候自己霸占着秦家的产业,玩弄着秦家的女人,还有比这更爽快的事情?

     几乎瞬间悔悟的陈志杨觉得现在还不晚,耐着姓子等了一年之后,觉着秦小宸应该可以平静下来,立刻赶往星海城。

     打算重新挽回这段无论开始还是以后都动机不明的感情,陈志杨相信自己在秦小宸心里的地位,只要自己出现在她面前,随意两句话,就能让她重新回到自己的身边。

     但事实却狠狠抽了他一耳光,他换来的竟然是对方彻底的漠视。

     从小到大几乎没有被女人拒绝过的陈志杨当然不甘心,这一年多的时间,几乎一有时间就纠缠秦小宸,这次来到星海城,更是准备充分。

     只要今晚取到一点效果,之后立刻就是连绵不绝的浪漫攻势,在他看来,女人最扛不住的就是浪漫。

     只要花点心思,就可以让她们乖乖听话,秦小宸也好不到哪去,自己当初没得到她的身体?

     没关系啊,这次补上就是了,还可以试试自己新学到的几种姿势。

     就在他最踌躇志满打算一举拿下秦小宸的时候,却突然杀出了一个陈炎枫。

     脸颊红肿的陈志杨死死握着方向盘,车速飞快,眼神阴冷的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冷冷道:“随风,你在哪?别他.妈跟我装,今天在酒吧那回事,估计就是有人指使你引出陈炎枫试探他是不是?我们联手,一起弄死他,以后还是兄弟。”

     李随风似乎没反应过来这个开始要置身之外的朋友突然之间的转变,愣了好一会,才报出一个地址,似乎因为挨了陈炎枫两个耳光的关系,声音有些含糊。

     陈志杨收到地址,扔掉电话,猛然将新买的这辆宝马M3提到最高速度,直奔李随风所在的位置。

     青龙酒店。

     陈志杨将车停在酒店门前,拍打了一下自己洁白西装上的灰尘,一张英俊的脸孔上满是阴冷神色,一言不发走进电梯,直接来到顶层的一个房间门前,确定了下门牌号后,敲了敲门。

     房门很快打开,开门的是个年轻人,浑身邪气,漫不经心的看了陈志杨一眼后,直接放他进来。

     陈志杨走进门口,看到李随风的瞬间,阴冷的神色顿时有些错愕。

     这个在流云城跟自己一起飞扬跋扈无法无天的伙伴此时竟然像是小学生一般,站在茶几面前,低着脸颊肿胀的头颅,神色敬畏,像是小学生在面对严厉老师一般。

     在他面前,一个穿着唐装的老人靠在沙发上面,手中夹着一根雪茄,沉默不语。

     老人没有什么上位者气质,甚至说得上是平和,从衣服到头发,都一丝不苟。

     明显是个生活态度很认真的人物,他身体深陷沙发,拿着雪茄吞云吐雾,烟雾缭绕中,一张脸也有些模糊不清。

     陈志杨却是精神一震,强忍住立刻掉头走人的想法,硬着头皮,来到李随风身边,情不自禁的低下头,轻声喊了一句:“裘千户,裘大人。”

     锦衣卫十四卫所千户之一,裘丘。

     在星海城锦衣卫中任职将近三十年的裘老头,毫无疑问是星海城名望最高的人物,他的阴狠,甚至让自己父亲提起来的时候,都一脸自愧不如的敬畏。

     作为儿子的陈志杨,现在站在这里,有什么理由不低姿态一些?

     只不过让陈志杨想不明白的是,看起来没有根基像是跟在做秦天蓝手下做事的陈炎枫,怎么就入了这个大人物的法眼?

     “陈志杨,流云城陈零的儿子,你父亲当年被秦天蓝抓进六扇门后又被赶出星海城,现在在流云城混的不错啊。”

     裘丘睁开眼,原本平和的气质顿变,竟然有种仿若实质的威严,他扫了一眼陈志杨,不咸不淡道。

     陈志杨低着头,脑门上慢慢渗出冷汗,却不敢擦拭,沉默不语。

     “说说你对陈炎枫的看法,刚才问过随风了,你也来谈谈。”

     裘丘淡淡道。

     心中那种感觉愈发诡异的陈志杨不敢有丝毫大意,冲动之下来到这个地方,面对他绝对不想面对的人,根本就没有后悔的机会。

     他认真思考了一会,愈发觉得那个一夜之间跟自己有过两面之缘的同龄人有些捉摸不透,但出于不愿意服输的心理,他还是咬着牙,狠狠道:“如果不是秦天蓝罩着他,想弄死陈炎枫,简单。”

     “弄死陈炎枫?”

     裘丘笑容逐渐森冷,淡淡道:“我说过要让你弄死他?”

     陈志杨心中愈发没底,抿着嘴沉默,在不多说一句。

     “你们两个最近不要离开星海城,先跟我一段时间,不过我们之间的关系,我不希望让第四个人知道。”

     裘丘冷声道,面对两个小辈,完全就是气场上的压迫,他端起茶几上的一杯茶水,喝了一口,不动声色道:“出了这个门,你们就没见过我,知不知道?志杨,还有随风,你们想对付陈炎枫,好说,以后我会给你机会,但如果你们敢泄露一句这是我让你们做的,后果你们应该自己清楚。”

     陈志杨李随风这对难兄难弟战战兢兢点头,低着头,不敢发表任何意见。

     裘丘眼神更加失望不屑,挥挥手,不耐烦道:“滚吧。”

     来到这里没几分钟,却似乎被拉上了一条贼船的陈志杨内心苦闷的近乎抓狂,但却不敢流露出来,跟着李随风一起退出房间。

     酒店豪华套间内,再次剩下裘丘还有那个一脸邪气却异常沉默的年轻男人。

     裘丘不紧不慢的喝完桌前的那杯茶,这才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等对方接通后,缓缓开口道:“暂时还不能确定那小子的底细,我还需要一些时间。”

     虽然是很平淡的语调,但明显是裘丘心腹的邪气年轻人竟然破天荒的从千户大人的语气中听出了一分恭敬味道。

     电话中是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不愠不火,却惜字如金,丢下了一句:“尽快。”

     然后还没等裘丘回应,就率先挂掉电话。

     不给在锦衣卫十四所卫担任千户的裘丘一丝一毫的面子?

     这人什么来头?

     浑身邪气完全不加掩饰的年轻男人睁大眼睛,匪夷所思。

     裘丘默默挂掉电话,沉默了一会,猛然把电话摔在了房间地毯上面,似乎想起了李随风和陈志杨的表现,冷漠道:“废物!”

     年轻人不言不语,只是眯着眼睛,邪气凛然。

     “破风,你去试探一下,别太激进,注意隐藏自己的身份。”

     裘丘摔掉电话,重新靠在沙发上,淡然道。

     一个在锦衣卫担任千户的大人物,需要这般忌惮一个表面上并没有复杂背景的年轻人吗?

     被称呼为破风的邪气男人一阵疑惑,实在不明白千户大人在忌惮什么,但习惯姓的没有多问,点点头,轻轻开口道:“好的。”

     竟然是一副很软糯甚至说得上是娇媚的嗓音。

     只不过这个软糯娘娘腔娇媚嗓音中的阴冷杀意,就连一辈子都在经历刀光剑影的裘丘都有些不舒服。

     他睁开眼睛,从沙发上直起身子,沉声道:“出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