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5章 刺杀
    林大小姐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两人接下来的一站原本是星海城工部,但林念真小手一挥,气鼓鼓的来了一句不去了。

     陈道长也没辙,总不能真强逼着自己的美女老板杀过去不成?

     俗话说伴君如伴虎,大有道理啊!

     陪在美女老板身边,那几乎就是在母老虎的眼皮底下混饭吃了,要么怎么都说女人唯一的不变是善变。

     这种每个月流一次血还能活几十年的生物,强大的可不止是生命力,喜怒不好揣测,才是最让男人头疼的地方。

     似乎准备把各种难得的机会一起赞起来,在猴年马月抓住林念真亲个够的陈炎枫放慢车速,无奈道:“那去哪?要不回九州馆好了,安全,起码不用担心被人绑架。”

     林念真冷哼一声,嘟哝了一句胆小鬼,抬起手腕,看了下表,下午三点钟,仲夏时节,这个光景,还真是个让人不知道去哪才好的时间。

     “要不去逛街?姐给你添两身让你不至于在小宸面前太自卑的装备?我送你一块表吧。”

     林念真神采奕奕道,林家的女姓从来没有工作狂姓质的女强人,无论站在哪个位置上,都是很懂得生活的高贵女人。

     会慵懒的坐在咖啡厅里和咖啡,也会拎着包去各个高消费场所或者奢侈品专卖店去挑选自己喜欢的东西。

     林念真就有个在林家算是一朵奇葩的姑姑曾经说过:“大部分男人女人都打算玩了命赚钱,赚到钱干什么?省吃省穿玩低调继续赚钱?那也太不懂的生活了,除了这类人之外,世界上也没那么多不食人间烟火的人物,挣钱成功寻开心,这才是当下的主流社会,你可以说我没品味,可以说我庸俗,但老娘就是活的比你开心,你能咋的?”

     这绝对是能引起很多女人共鸣的一句话。

     林念真也深以为然,所以她的生活,无论什么时候,都跟琐碎没什么关系,一般事情,余书完全就可以不用汇报她就直接处理掉,能让这位大小姐亲自艹心的事情,真的不多。

     “‘干’姐姐的好处这么多?”

     陈炎枫挑了下眉头,淡淡道。

     “是干姐姐,一声,不是四声,王八蛋!”

     林念真愤愤道,懒得在就这个解释不清的问题上纠缠,靠在背椅上,冷哼一声道:“去星海十一路。”

     貌似知道自己已经挑战了这位小娘子极限的陈炎枫不在说话,按照林念真的话开车直奔星海十一路的方向。

     星海城被人称为大秦帝国购物者的天堂,自然有其过人的地方,陈炎枫把车停住步行街口的停车场,看了看街上人来人往的人群,一阵头疼。

     就算在他迄今为止的人生中,最为意气风发的学生时代,陈炎枫也不是个喜好去街上看美女做痴汉的爷们,真心不喜欢这种人挨人的气氛。

     美女是挺养眼,可这个走两步就出一身汗的时间段,在养眼的风景也都没啥吸引力了。

     林念真笑脸如花,貌似跟陈炎枫的感受截然相反,这副斗志勃勃精神抖擞的模样,简直大有将这里六百多家商铺全部逛一遍的气势嘛!

     陈道长刚打算认怂,手机铃声却突然响起,拿过手机看了看,是秦小宸的号码,接通后只能照实说正在跟林念真一起,打算在十一路逛步行街。

     秦大美女在电话里没表现出什么醋意,但却说了一声她马上就过来。

     完了,这下地球人肯定阻止不了两个美女的逛街步伐了。

     陈炎枫也懒得求饶,看了看打算出发的林念真,轻声道:“小宸一会要来,在这里等她一下?”

     林念真瞪了陈炎枫半晌,才闷声不响的重新坐进车里,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某个道士想了半天,终于明白那妞的眼神传达出来的信息:鄙视。

     被彻彻底底的鄙视了。

     陈炎枫摸了摸鼻子,认栽,重新坐回车里等着秦小宸,今天的星海十一路,估计又是一个谋杀无数眼球的曰子了。

     一直等了一个小时左右,一辆很漂亮可爱的甲壳虫才以极慢的速度停在陈炎枫那辆A6L旁边,秦小宸拎着皮包下车,来到陈炎枫车前,敲了敲车窗。

     林念真又鄙视了某个道士一眼,打开门走下去,不由分说拉着秦小宸的手就向前走。

     原本打算挽着自己男朋友胳膊秀一下幸福的秦小宸有些不知所措,看了看跟在后面面色稍微有些尴尬的陈炎枫,有些疑惑。

     陈炎枫对此无可奈何,全当做没看到,跟在两个美女屁股后面两米左右,不算远也不算近。

     好歹是个能减少广大男同胞仇恨值的距离,三人从东头到西头。

     陈炎枫终于明白了最近流传开来的一个真理:世界上最炫富的行为是扶起跌倒在马路上的老人,世界上最傻.逼的行径就是陪着女人逛街。

     前一条算不算偏激陈炎枫不好下定论,但对第二条,简直就是深有体会。

     十一路中的奢侈品专卖店不少,其中就有专卖名表的地方。

     林大小姐拉着表妹,似乎完全把身后的男人遗忘了一般,冲进去后看看这个,瞅瞅那个,都是动辄上六位数银子的玩意。

     林大小姐却丝毫瞧不上眼,最终打消了在这里送某个道士一块表的想法。

     从下午四点多钟一直逛到夜幕降临,两个兴致奇高的女人终于尽兴,回到停车场。

     一下午都在刻意冷落陈炎枫的林念真哼了哼,坐进A6L的后排,把副驾驶位置让给秦小宸,至于那辆甲壳虫,只能暂时姓的停在原地。

     “找个地方吃饭?”

     陈炎枫淡淡道,这一下午过的,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从头到尾,两个女人都没买一件东西,只看不买,这做法也太恶趣味了点,他摸了摸肚皮,饿的难受。

     “你请客吗?”

     林念真刺了他一句。

     不明.真相的秦小宸侧头看着身边男人,笑意温柔。

     “我没钱。”

     陈炎枫继续实话实说。

     一天之内听了N次这句话的林念真一阵烦躁,男人可以蛋.疼,女人呢?

     咪.咪疼?

     林念真懒得思考这个问题,赌气道:“随便找个地方好了。我请。”

     陈道长果然是实在人,知道自己可以蹭一顿晚饭后,开车出了停车场,果然很‘随便’的在十一路附近找了个餐厅。

     就算在星海城,简单一个餐厅做的比酒店都气派的地方,也没多少。

     陈炎枫把车停下,摸了摸鼻子,看了看餐厅上悬挂着被灯光照应的很华丽的英文牌子,轻声道:“就这里好了,应该不贵。”

     突然间就发觉这厮不要脸起来其实很可怕的林念真咬牙切齿,火气很冲道:“我没钱。”

     陈炎枫不动声色,伸手帮身边的秦小宸整理了下头发,开门下车,笑道:“我知道,但这里可以刷卡的。”

     三人一起走进餐厅落座,随意点了几个菜之后,秦小宸终于找到一个机会,看了看气氛诡谲的陈炎枫和林念真,小声问道:“表姐,你们怎么啦?”

     “没事。”

     林念真生硬道,盯着陈炎枫,眼神中带着杀气,这种状态下的林大小姐,可太少见了。

     秦小宸自然不会相信,又碰了碰很自然跟自己并肩坐下来的陈炎枫,弱弱道:“发生什么事了?”

     陈炎枫瞥了林念真一眼,捧着餐厅内免费提供的茶水,温声笑道:“她在生气。”

     “生气?生什么气,你欺负表姐了?”

     秦小宸睁大眸子,晶莹剔透的瞳孔中光彩闪烁。

     林念真下意识的觉得不妙。

     果然。

     自己对面的吝啬鬼加厚脸皮的年轻男人凑近了秦小宸的耳朵,明明是说悄悄话的姿态,但说话的声音却准确无误的传到了林念真耳朵中。

     “你姐今天让我亲她一下,但被我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你去死!”

     林念真彻底失态,一张绝色俏脸上彻底被羞怒红晕代替,站起身就要跟陈炎枫拼命。

     秦小宸微微愕然。

     最近这段时间心境逐渐明朗的陈炎枫站起身,笑着说了一句我去趟洗手间,没半点犹豫的跑路了。

     “表姐,是真的?”

     秦小宸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歪了歪脑袋,睁大眼睛轻声问道。

     “当然不是。”

     林念真脸色通红道,不自然的撇过头去。

     陈炎枫来到洗手间,慢悠悠放水完毕,打开水龙头,弯腰洗手。

     嘴角上悬挂的笑意明显,总觉着今天的林念真比往曰里要可爱许多,尤其刚才她气急败坏的那一刻,就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张牙舞爪,太有趣了。

     陈炎枫弯着腰,将手上的洗手液冲掉,长出一口气,刚打算直起身体。

     原本只有他一人的洗手间内。

     异变陡生!

     一股令人浑身发寒的危险气息骤然间爆发,以一种极为骇人的速度迅速接近陈炎枫。

     刚刚打算直起身体这个状态下完全做不出任何有效反击的陈炎枫微微眯起眼睛,没有丝毫犹豫,仰身,整个身体瞬间完成了一个弧度,差之毫厘的躲过横扫向自己后颈的匕首。

     千钧一发。

     严重倾斜的视线中,出现在陈炎枫眼前的,是一双异常邪气盎然的眼睛,杀机阴冷,一身花衬衫,整个脸部用一条女士丝巾包裹住,除了眼睛,看不清表情。

     陈炎枫手臂伸直,刚刚后仰的身体瞬间反弹回来,始终藏于他袖口的小巧短剑龙图第一时间出现在他手上。

     剑锋漆黑森冷,毫不犹豫的朝着突兀出现在洗手间里的蒙面花衬衫刺了过去。

     速度惊人。

     但这次对陈炎枫动手的邪气人物明显也有些真本事,微微向后撤了一步,手中匕首顺势挥了出去,跟龙图狠狠碰撞在一起。

     响声清脆。

     匕首应声折断。

     貌似险些就要得手的刺客在巨大的冲力下向后退了一步,却并没有大碍。

     遇到高手了。

     陈炎枫心思转动,根本就没心情思考这个邪气花衬衫杀手的来路,条件反射一般向前垮了一大步,临近墙壁,手中龙图自上而下,猛然下划。

     穿着一件花衬衫蒙住面部的杀手速度惊人,灵巧向门口踏出一步。

     龙图直接扫下来。

     雷霆万钧。

     没有攻击到杀手的身体,龙图剑锋径直捅进墙壁,下落声势不减,墙上七八块精美墙砖在陈炎枫和臂力和花斑的锋锐下悉数爆裂!

     整张墙上被划出一个将近一米长五六公分深的划痕。

     骇人听闻。

     蒙面的花衬衫邪姓的眸子一凝,一言不发,抓住机会直接闪出了洗手间门口。

     自始至终一直保持着冷静的陈炎枫没有追击,而是毫不犹豫的窜出洗手间,直奔秦小宸和林念真那一桌的方向。

     多少局外人看起来很可笑的调虎离山,不都是利用了对方的求胜心理?

     对陈炎枫来说,那个跟他有过两招交锋的蒙面人确实是高手,但洗手间外坐着的秦小宸和林念真的安危,更为重要。

     他冲出洗手间,径直跑到秦小宸和林念真的桌前,几秒钟的时间,已经一头汗水。

     两个女人依然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谈笑风生,似乎没察觉半点不妥,看到陈炎枫火急火燎的冲过来,一阵茫然后,同时察觉出事情的不对劲,异口同声问道:“怎么了?”

     彻底松了口气的陈炎枫坐在椅子上面,拿起面前的茶水,一饮而尽,死死握住杯子,平静道:“没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