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3章 我开玩笑的
    林念真没有去计较陈炎枫这个看似无伤大雅却别有深意的小举动。

     脸色微不可查的红了一下,却不想让对面的年轻男人看到,很巧妙的低头吃饭掩饰。

     千金大小姐的生活就是不一样,就连午饭都不是一般的丰盛,味道也可口,某个道士大胆了一次之后接下来都还算规矩,狼吞虎咽。

     他骨子里终究还是没见过什么世面没享受过什么生活的小道士一个,对好吃的好玩的好看的,总是下意识的想着去占有,从来不担心会撑死。

     一顿饭吃的很舒坦,酒足饭饱后,就坐在沙发上,点了根烟吞云吐雾。

     身边这位身价根本不能用钱来衡量的小妞说过,电视上演的所谓豪门千金或者公子哥,吃惯了大鱼大肉后每天的菜式都很清淡的情节,完全是扯淡或者装.逼。

     真正的有钱人往往会对自己的身体异常爱护,饮食,休息都大有讲究,早餐午餐晚餐,都分配均匀,不会一味的大鱼大肉,也不会成天到晚的吃素,这才是生活,陈炎枫对此深以为然。

     “下午去哪?”

     陈炎枫靠在沙发上轻声问道,双手枕在脑后,很悠闲,他的适应能力绝对的出类拔萃,第一次来到这种场合或许会不安,但现在已经开始适应下来。

     “怎么,真打算蹭完了饭就拍拍屁股走人不成?没良心。”

     林念真一脸幽怨道,女人,尤其是漂亮女人,基本上都具备着说话让男人真假难辨的本事。

     这种技能经过先天参悟和后天训练之后,到达林念真这个层面上,往往能修炼到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大成境界。

     陈炎枫一个没见过什么大世面的小道士,真心扛不住,哭笑不得道:“没有,做司机还是做保镖,都是我的工作,你如果没事,在这里耗时间都成,对我来说也是好事,起码不用太过劳累。”

     “怎么,嫌辛苦?”

     林念真挑了下眉毛,嘴角微微勾起,脸颊右侧的小酒窝顿时浮现出来。

     在陈炎枫心目中,笑起来的林念真几乎比一脸清冷的南宫飘飘还要有诱惑力,这就是属于男人心里的小秘密了。

     陈炎枫下意识摸了摸鼻子,无奈道:“不敢,林大小姐如此清闲,我庆幸跟了个好老板还来不及,何来抱怨,坐在这里都有工资拿,曰子舒坦呐。”

     林大小姐顿时觉得挺满意,点点头,却猛然回过神来,坐直身体凶巴巴道:“刚才电话中说过的,没有工资给你。”

     都说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在这个物质社会,这句话就更是比真理还真理的名言了,没权没钱就得低头啊,陈炎枫犹豫了下,苦笑开口道:“老板,我是真没钱了。”

     出多少力拿多少报酬,心安理得,天台上的那次英雄救美,虽然自己不算出了大力,但结果可喜。

     虽说不是救驾有功当赏黄金千两封万户侯的大功劳,但拿自己该拿的工资,陈炎枫道长真不觉得脸红。

     “我才不管。”

     林念真笑眯眯道,一脸并不惹人厌的歼诈,这语气,就像是包工头面对跟自己讨要工资的工人兄弟一般,那叫一个理直气壮。

     “真不给?”

     陈炎枫威胁道,这么大一个房间,这么良好的隔音设施,还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有足够的理由让他恶向胆边生了。

     “不给。”

     陈炎枫叹了口气,瞥了一眼对方没半点紧张神色的俏脸,还是没胆子做出些什么天怒人怨的行为,直接认怂,无奈道:“来的路上我给车加了点油,车是你的,油钱你给我报了?”

     “%#¥%”

     彻底无语的林念真睁大眼睛,仿佛第一次认识陈炎枫一般,不可置信道:“你是葛朗台转世吗?”

     “我没钱。”

     陈炎枫理直气壮,脸不红气不喘,真乃我辈[吊]丝的楷模。

     直接败给他的林念真哭笑不得,抓过自己身边的皮包,翻了个白眼道:“要多少?”

     “十块。”

     “???”

     林念真一脸疑惑。

     陈炎枫掏出自己的那包红双喜,还剩下两根,仍在桌子上,一脸遇人不淑的表情,悲愤道:“买烟。”

     林念真忍着笑,从包里翻了翻,打算真给对方一张十块的,却没找到零钱,拿出一张五十的丢出去,本来想板着脸,却忍不住,笑骂道:“滚。”

     滚就滚。

     陈道长果真没半点节艹的拿着五十块钱就闪人了,速度飞快,临走的时候还不忘把仅剩下两根的红双喜烟盒揣进兜里。

     林念真终于忍不住,趴在桌子上面,埋头笑个不停,笑声清脆。

     但笑过之后,林大小姐猛然反应过来,神经之后一般咬牙切齿,像是刚被怪大叔连内.裤和棒棒糖一起骗走的小丫头一般,愤愤道:“死骗子,前台就有免费香烟提供,骗我钱!”

     她把一双柔嫩小巧的美足放进高跟鞋里面,随手提着包,冲出包厢门口,坐拥亿万家产每天钟鸣鼎食的大小姐,似乎要为了那五十块钱去找某个道士拼命。

     一直自认很苦.逼的骗子道士是真不知道楼下前台的香烟是免费提供。

     揣着五十块钱出门,在附近的超市买了两包红双喜后,就往回赶,他的烟瘾不小,每天两包烟。

     在天道学院那会,跟姬魂儿在一起的时候,对方总会一脸娇憨的要求他戒烟。

     那时候的陈道长还是个阳光灿烂的大男孩,长长故作沧桑的来一句哥抽的不是烟,而是不小心沾染到烟丝上的寂寞。

     然后就会被姬魂儿肆无忌惮的笑骂一声装.逼,很直率,甚至还有一次,两人在某家廉价酒店激.情完毕后,她红着脸,却故作凶狠的拿掉他嘴上的烟头。

     扭捏着用不许抽烟,不然以后生出来的宝宝不聪明为理由逼着某个道士从良,不过被那时候年少轻狂的陈炎枫以一句结婚后在说给糊弄过去。

     现在呢?

     陈炎枫默默走在路上,下意识摸了摸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现在真结婚了,可没孩子啊。

     陈炎枫深呼吸一口,嘴角苦涩,已经快要走到九州馆大门口,却又折返回超市,将找回来的五块钱零钱拍在柜台上面,面对有些诧异的收银妹子,豪气道:“给我来瓶水,一块五的那种,不对,两瓶!”

     收银员不动声色,估计心里已经在大骂某个道士傻.逼。

     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做法有多二的陈炎枫内心很坦然,拿着两瓶水走出超市,重新返回九州馆,却发现林大小姐已经走出了九州馆,带着一顶鸭舌帽,站在大楼下,炙热阳光照耀下,倩影说不出的靓丽动人。

     “要出去?”

     陈炎枫问了一句,下意识拧开矿泉水的瓶盖灌了一口,马上察觉出不妥,面前站着的可是自己的美女老板,更可悲的自己这两瓶矿泉水,还是用美女老板的钱买的,这么热的天气,自己先来一口,算什么事?

     陈道长有些小尴尬,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的把一瓶水都喝完,扔掉空瓶之后才把另外一瓶递给林念真。

     “我在星海城不会多呆,跟我去一趟星海城地铁总公司,之后在跑一趟星海城工部,地铁项目落实之后,这两个部门是你必须打好关系的,本来这种事情让余书带你去就足够,不过他今天有事做,我跟你去一趟就是了。如果我离开星海城后,你有事,直接找余书,某些场合,这个九州馆幕后老板的身份,说话会更方便一些。”

     林念真轻声道,拿着那瓶水,跟陈炎枫一起坐进那辆A6L,车子径直开出九州馆。

     “什么时候走?”

     陈炎枫语气有些感慨,内心说不上什么不舍,但如果说一点波动也没有,那只能算是自欺欺人了。

     毕竟他是个在正常不过的男人,林大小姐又是个极为标准的美女,而且据她本人所说,那次天台上两人那一瞬间的碰触还是这位小娘子的所谓初吻,这点小旖旎,落在任何一个男人心中,都可以算是滔天巨浪了。

     “说不准,我会从星海城直接去西域,不过最起码应该等地铁项目落实之后了,还有几天时间。”

     林念真笑眯眯道,看了陈炎枫一眼,像是玩笑,又像是很认真的问了一句:“如果我走了,你会不会想我?”

     陈炎枫沉默不语。

     林念真也不急,安静等待,只是静静盯着他的侧脸。

     最终,陈炎枫转过头,将车速放慢了一些,然后伸出手,将林念真手中那瓶矿泉水拿过来。

     林念真睁大眸子,就在她认为身边这小气鬼连一瓶水都舍不得给自己喝而要抓狂的时候,却看到对方双手拧开了瓶盖,递过来,淡淡道:“请你喝水。”

     这算是什么答案?

     林念真一阵迷糊,下意识接过来,喝了一口。

     然后就听到身边年轻道士用一种特别陌生,特别无耻,特别欢乐的语气幸灾乐祸的说了一句:“我下药了。”

     “噗。”

     林念真还没来得及咽下去的一口水悉数喷出来,而且还是转过头,对着陈炎枫,直接喷了他一脸。

     某个道士身体僵硬,还没来得及发作。

     某个似乎得知自己喝了被下药的矿泉水的小妞就做出了本来不该有的反应。

     没有抓狂的问为什么下药,也没问身边这小气鬼要对自己做什么,而是直接伸出手,咬牙切齿道:“小气鬼,还我三块钱。”

     陈炎枫怂了,拿过被林念真喝了一口的矿泉水,心安理得的润了润喉咙,淡淡道:“我开玩笑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