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6章 年轻人,你赢了
    青龙区锦衣卫第一次被六扇门光顾,几十个捕快一起闯进去往外赶人,这还不算,陈炎枫更是直接冲上了四楼,将正趴在一个年轻女人身上耸动的锦衣卫副千户黄图给控制住。

     场面出现了瞬间的混乱,然后变得有条不紊起来。

     陈炎枫安静站在秦天蓝身边,眼神平静,心里却有些复杂,挺莫名其妙的感觉。

     这次锦衣卫副千户黄图铁定会栽的很彻底,甚至能牵扯出的人物远不止黄图一个人,青龙区县令算一个,黄图算一个,锦衣卫其他几个副千户,这就像是一把火。

     在所有人都没有注意的时候开始熊熊燃烧,火势旺盛,没有半点熄灭的意思,而星海城的一局棋也从最开始的阶段进入中盘绞杀,不死不休。

     陈炎枫不知道这件事情的背后到底有多少神仙在出力,但很明显,自己在这盘棋中成了一枚至关重要的棋子。

     或者说是引爆炸弹的导火索,栽赃他是前朝魏武卒太子后裔,足以让一些人在这上面做文章。

     这种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全看上面的态度,通过星海知县的表现陈炎枫已经充分得出结论,上面的意思很明显,要严查严办。

     所以现在陈炎枫很快的洗清了嫌疑,却在背后无数只手的推动下站在了前台,表面上成了干败锦衣卫副千户的主要人物。

     很明显,这次六扇门和锦衣卫发生了一次很隐晦的碰撞,结果现在已经出来了。

     陈炎枫自嘲笑了笑,没什么愤怒情绪,他不介意去做一次棋子,而且这么大的一盘棋,陈炎枫也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暂时还做不了棋手。

     秦天蓝一脸严肃,虽然跟陈炎枫站在一起,却没有说话,紧紧盯着锦衣卫的大门。

     “呦,秦总捕头好大的声势,说抓人就抓人,锦衣卫副千户始终都是和我一个级别的同僚,你抓人都没有和我打个招呼,这么做是不是有点过了?”

     一道听上去满是笑意却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

     秦天蓝过头,看了来人一眼,严肃的脸庞上浮现出一丝古怪笑意,淡淡道:“邹副统领,我已经掌握了足够的证据,锦衣卫副千户黄图涉嫌危害社会稳定,并且刻意栽赃青龙区六扇门陈都头是前朝魏武卒后裔,你还有不同意见不成?”

     “你作为我的下属,这种事怎么说也应该先行报告吧?难道我这个六扇门副统领是个摆设?还是说我会不同意你去抓人?怎么说我都是你的上司,肯定会全力配合你工作的嘛。”

     星海城六扇门副统领邹瑞笑眯眯走过来,盯着锦衣卫大门的眼神却有些阴沉。

     秦天蓝淡淡笑了笑,不置可否。

     “把我放开,我要打电话!”

     锦衣卫大门处猛然响起一阵怒喝,紧跟着,锦衣卫副千户黄图就被两个六扇门的捕快一人压住一条胳膊压了出来。

     微胖的身材上满是刀疤,光头,浑身上下只穿着一条色彩鲜艳的短裤,这位锦衣卫副千户脸色异常暴躁,不断挣扎着,被压到了秦天蓝面前。

     “你要给谁打电话?”

     陈炎枫不合时宜的开口道,一脸笑眯眯的神色,看着黄图,没有半点今晚被栽赃了一次的恼怒。

     出来以后看到门口阵仗内心就不断往下沉的黄图立刻抬头,眼神死死盯在陈炎枫身上,阴冷骂道:“小杂.种,你…啊!”

     黄图话还没说完,陈炎枫猛然一脚又揣在他脸上,力道很足,甚至连压着他胳膊的两个六扇门捕快都连续往后退了四五步才站稳身体。

     “说你是傻.逼真是抬举你,黄副千户,善恶终有报,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而已。你这次如果还能平安无事的从六扇门大牢出来,我在六扇门等着你来报复我。”

     陈炎枫冷笑道。

     秦天蓝皱了皱眉,看到站在一旁摆明了要保黄图的副统领邹瑞要借题发挥,率先开口:“陈都头,你是朝廷官员,切莫忘了自己是做什么的,一旦犯错误,不管你是谁,必将严惩不贷。”

     秦天蓝最后一句话说的异常严厉,直接把邹瑞后面要说的话给堵了回去。

     夜色黑暗,邹瑞一脸无奈对着黄图使了个眼色,也不知道对方看没看到。

     “是,秦捕头,属下一时有些冲动了。”

     陈炎枫淡淡笑道。

     “秦捕头,这件事我觉得有些蹊跷,我跟黄副千户还是比较熟悉的,他为人不错,平时做事也是兢兢业业的,如果你只听一面之词就落实他的罪证的话,恐怕很难服众啊,而且今天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会给我们六扇门的工作带来很大的被动和压力,是不是先缓缓?”

     邹瑞淡然开口道,轻描淡写的语气,眼神却死死盯在陈炎枫身上,犹如毒蛇一般。

     陈炎枫视而不见,低头点了根烟。

     “我们六扇门办案一直很公正,副统领,大家都是自己人,你不会不懂吧?这件事必须严查到底,没有缓和的余地,大统领亲自交代下来,必须要顶住锦衣卫的压力,要不你去跟大统领沟通一下?”

     秦天蓝一脸无奈的摊开手道。

     邹瑞脸色一变,眼神深处的慌乱一闪而逝,勉强笑道:“哪里,我只是担心给我们六扇门带来压力而已,如果大统领说话的话,那事情就好办多了,我会尽力配合秦捕头的工作。

     秦天蓝点点头,不动声色。

     邹瑞站在他身边,笑容有些僵硬,他没理由不担心。

     虽然大多数的事情黄图都不知道,可锦衣卫千户裘丘却清清楚楚,如果黄图承受不住六扇门的审讯咬出裘丘。

     而那位锦衣卫千户乱咬人的话,他自己肯定会吃不了兜着走。

     随意找了个借口,邹瑞退出人群,重新回到自己的车里后,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恭敬道:“大人,这次秦天蓝态度很强硬,不好下手啊,大统领亲自下的命令,这次事件很棘手,我们必须要谨慎对待。”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才传来一个淡然的嗓音:“给锦衣卫千户打个电话,你们商量着办,我去城主大人那边坐坐。”

     挂断电话,邹瑞犹豫一下,终于还是给锦衣卫千户裘丘拨了过去,等对方接通后,眯起眼睛,轻声道:“裘千户,这次的事情你怎么看?已经惊动城主了。”

     “黄图不能留,杀了。”

     星海城某幢精装公寓内,一身丝绸睡衣的锦衣卫千户裘丘轻轻敲打着桌面,语气平静。

     邹瑞拿着手机的手抖了一下,没有接腔。

     “这次的行动莽撞了,从一开始,这件事就是个局。先废了小六让黄图心生报复之意,然后摘星楼侮辱黄图更是火上浇油,他姓子太急,只要研究过他资料的人,很容易对症下药,接下来黄图的报复等于直接给了陈炎枫一个把柄,所以就有了现在的局面。邹副统领,这个年轻人不简单,起码心智方面,就不比我们这些老头子差多少,现在的年轻人,都是老子天下第一的姓子,有几个能向他一样去甘愿做棋子的?我们都小看他了。”

     裘丘淡淡道,端起面前的水杯喝了口水,脸色依然镇定,古井不波:“挺好的一个局面,被黄图给彻底走死了,那他就要付出代价。杀了吧,青龙区六扇门的陈炎枫,我亲自关注一下,这次的事情只是个下马威而已,没这么严重。”

     邹瑞张了张嘴,最终叹了口气,闷声道:“我想办法吧,黄图的事情我来解决。

     裘丘挂掉电话,起身走到阳台上,看着窗外漆黑的夜色,沉默半晌,才喃喃自语道:“年轻人,你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