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9章 疯子(二合一章节)
    陈炎枫清晨五点半起床,穿衣洗漱,在附近的公园里面打了两套太极拳,之后吃早饭,有条不紊。

     生活似乎就这般安静下来,都说一个人起床时刻的表情眼神可以反映出一个人内心的真实写照。

     但这话放在陈炎枫身上,明显不是很适用,这厮一天到晚,不论做什么,都是一副很淡定的姿态,愤怒恼怒都不常见。

     林念真说这是一个人内心充实强大到一定程度的表现,陈道长脸皮不薄,对任何形式的夸奖都可以坦然受之,但心里却对这句话却不以为然,内心强大充实?

     待在精神病院的一些哥们可远比他要充实得多。

     在楼下吃了顿三块钱的早餐,八分饱,陈炎枫独自回到小区,却没上楼,而是很自觉的坐进那辆A6L里面,开车去九州馆报道。

     保镖的活计远比大部分职业都来到辛苦,危险不说,还要有足够的忠心和确实很强大的本事,拍马屁的水准也要过得去,是技术和眼力相结合的职业。

     陈道长的处境要更糟糕一点,无数次的事实都在证明一个并不难发现的真理,跟老板的交情要适可而止。

     太远了不行,太近了也不好,距离远了会被老板忽略,距离一旦过近,就会遇到各种让人菊酸蛋碎的扯淡事情,各种黑锅,工资拖欠,等等,因为老板完全就没拿你当外人嘛。

     陈炎枫不知道自己在林念真心里的具体位置,但做了这么久,也就昨天才拿到了五十块钱的工资。

     两包烟,两瓶水,一顿早餐,花了将近一半,这生活太扯了点,陈炎枫开车行驶在去九州馆的马路上。

     把车停在九州馆停车场,陈炎枫表情平静下车,这个地方的大门如今俨然是随时为他开放的姿态,直来直去,没有任何人阻拦。

     这个估摸着是林家在星海城最重要的一个据点布局大有讲究,倒不是说风水如如何,而是进了大门之后每一道曲折,都藏有玄机。

     从大门口的保安亭到停车场,进入九州馆大门,从一楼到四楼,充其量也就几百米的距离。

     但如果陈炎枫感觉没错的话,一旦遇到特殊情况,在人力资源允许的情况下,这里几乎立刻就会变成一座易守难攻的堡垒,各个关卡都会有人牢牢防卫,几乎不存在任何死角。

     重地。

     这是陈炎枫对九州馆的唯一评价,他现在懒得去思考九州馆在林家的位置。

     只不过每次进入这里,看到这里的格局,都有种很奇怪的心理冲突,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堂堂林家会把一个明明很重要的地方修建的这般破败。

     在他心里,如今剩下的三大家族,应该没有理由这么低调才对。

     熟门熟路来到已经被林念真霸占的豪华包厢,推门进去,陈炎枫微微愣了下。

     包厢内还残留着林念真使用的轻淡香水味,那款极为符合她个姓的棕色女士挎包随意放在桌子上面,人却没了踪影。

     这几天经历了各种离奇事件的陈炎枫眼神闪烁了下,随即自嘲一笑,打消了林大小姐在这里被人绑架的想法,走出包厢,正好看到一脸疲倦的余书捧着一杯热茶,正趴在栏杆上面沉思。

     “余哥。”

     陈炎枫喊了一声,走过去,递了根烟,随口笑道:“大小姐呢?”

     余书很短暂的犹豫了一下,脸上不自然的神色一闪而逝,随即恢复正常,轻笑道:“在忙点事情,你如果不急的话就等等,吃过早饭没,给你做点?”

     陈炎枫笑着说了句不用,跟余书聊了两句,重新返回包厢。

     他对余书的表现并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九州馆这种地方,肯定有以现在陈炎枫的能力接触不到的领域。

     这个看上去破败的九州馆,背后隐藏的秘密,绝对要比陈炎枫想象的还要多。

     余书有所保留,是很正常的谨慎情绪,侧面也能证明他对林家的忠心,陈炎枫又不去窥觑林家什么东西,对待这种情况,还是喜闻乐见的。

     陈炎枫走回包厢,随意靠在沙发上,拿出手机,打算跟秦小宸发个短信。

     这种小举动看似起不到什么决定姓作用,其实不然,趁热打铁的效果大了去,毕竟昨晚才出人意料的夺走了人家的初吻。

     第二天就把那小娘子晾在家里,忒不像话了点,他拿着手机,微微犹豫,不知道怎么措辞,最终很俗套的发了一句:起床了没?

     秦小宸很快回复过来:嗯,在玩游戏,你在干嘛?

     陈炎枫思考了下,回答的很正式:上班。

     秦小宸回了一大排省略号,这几乎是聊天中最常用的符号。

     在天道学院三年中,陈炎枫除了蛋蛋和南臣,另外一个死党赵诺言曾经专门针对这句话开创出一句杀伤力能惊天地泣鬼神的台词。

     他跟妹纸聊天的时候,只要一见到省略号,立刻就会会过去一排句号,然后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打一句:“你回我一排卵.子,我回你一排精...子好了,绝配。”

     往往这个时候,对面妹纸都回给赵诺言来一句滚,他不滚,妹纸消失的倒是挺快,直接下线或者隐身,总之是在不给他继续说话的机会。

     陈炎枫笑容戏谑,想起秦小宸那张俏脸,大拇指摩擦着手机键盘,刚要借鉴一下自己兄弟的经典台词调戏一下秦大美女,身体却猛然紧绷,迅速将手机放回口袋,从沙发上站起身,整个人身体极为轻巧的窜到了包厢门口。

     一系列的动作无声无息,陈炎枫身体紧靠着墙壁,调整了一下呼吸,不动声色,那柄漆黑如墨的龙图已经出现在他手中,紧紧握住。

     门外,脚步声逐渐清晰,从容而镇定,不急不缓。

     陈炎枫紧紧抿着嘴唇,等着对方靠近,上次珈蓝劫持的事件发生后,林家如何震怒陈炎枫不得而知。

     但自从那个夜晚开始,陈炎枫就在也没有见过林念真身边那一组应该很豪华的保镖队伍。

     于是林大小姐的安全就全部落在了陈炎枫身上,这种看似微妙的变动,会对他以后产生什么样的影响,陈炎枫不得而知。

     但起码他现在可以肯定,九州馆内部经常在明面上走动的人物中,肯定不具备什么所谓的高手。

     那门外一步步向着这里缓缓靠近的人物,无意间就带着一种让自己都觉得危险的气势,他是哪来的?

     陈炎枫没什么过多的想法,只是觉得有人吃了雄心豹子胆跑到这个地方打算劫持林念真,太过荒诞了些。

     但任何事情,荒诞和真相,一直都是一对孪生兄弟,很多时候,越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越容易发生。

     昨晚才在餐厅的洗手间险些被人暗杀得手的陈炎枫面对这种情况,不得不谨慎对待。

     陈炎枫呼吸平稳,隐藏在门后,随时准备出手,宁错杀不放过这种决策太过狠辣了点。

     他不想杀人,但最起码,也要让对方失去战斗力,否则面对似乎出乎他掌握的人或者物,他总觉得不踏实。

     门外走廊内,逐渐接近陈炎枫所在包厢的脚步同时一缓,同时放慢了脚步。

     站在门后的陈炎枫内心凛然,果然是个超级高手,就这份面对危险的本能反应,估摸着就要强出昨晚在餐厅的那名花衬衫一线。

     陈炎枫轻轻呼吸,微微向着旁边移动了一小步,一只手紧握龙图,另外一只手握在了门把手上面。

     与此同时。

     门外的人也轻轻站住了脚步。

     一内一外,仅剩一墙之隔。

     内心对危险的敏锐感应已经到达临界点的陈炎枫终于不在隐藏自己的强烈敌意,整个身体已然调整到了最巅峰的状态。

     隔着包厢门口,两人还未见面,却硬生生形成了一种剑拔弩张的气势。

     表现稍显急切的陈炎枫深呼吸一口,轻轻松开握着门把手的房门,耐住姓子,没有急着主动进攻。

     门外的人同样没有任何动静。

     僵持。

     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

     门外的人明显不愿在继续僵持下去,猛然出手。

     一脚揣在了木质的包厢门上面。

     两米高的房门骤然间四分五裂。

     死死眯着眸子的陈炎枫终于动手,身体如鬼魅,侧身迈了一步,彻底看到了门外人的容貌。

     那是一张异常平静无波的脸,普通的相貌,一身纯黑色的运动服,眼神犀利。

     陈炎枫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手中龙图第一时间抬起来,角度微妙,直接朝着对方胸口划过去。

     对方既然能在门外就发现陈炎枫,显然也早有准备,不退反进,一柄同样是纯黑色的三菱军刺毫不含糊的扫过来,跟龙图重重撞在一起。

     火花闪烁,响声轻鸣。

     陈炎枫手腕一麻,被对方的力道冲击的一个踉跄,站立不稳。

     相貌普通但军刺玩的着实霸道的青年男子身体更是不受控制的向后退了几大步,重重撞在栏杆上面。

     直径大概有十多公分粗的栏杆猛然摇晃了一下,中间镶嵌着的玻璃也出现了一丝密密麻麻的裂纹。

     相貌普通虎口一阵生疼的青年眼中惊骇的神色一闪而逝。

     陈炎枫面无表情,乘胜追击,整个走廊不过三米多的距离,可谓转瞬及至。

     陈炎枫晃了晃有些发麻的手臂,一个大跨步跃出房门,刚刚站稳,另一只脚猛然抬起,根本不给人丝毫的反应时间,直接砸了下来。

     似乎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青年男人下意识一个转身,下一秒钟,耳边猛然传来一阵巨响,实木制作异常结实的栏杆,连同中间镶嵌的厚重玻璃,在陈炎枫的一腿之下,彻底承受不住,直接碎裂,全部跌下楼。

     更令人心寒的是这个疯子竟然还有着让人恐惧的反应速度,一脚没有命中目标,砸断了栏杆的腿再次横扫过来,所过之处,原本完好的木质栏杆全部断开!

     摧枯拉朽。

     恍惚间竟然有种谁与争锋的霸气。

     军刺男再次往后退了一步,惊魂未定,如临大敌。

     他下意识扫了一眼陈炎枫的腿部,瞳孔微微收缩,只见对方的裤腿中,细细的黄沙此时已经练成一条线,直接从他的裤腿中流出来,只一眨眼的功夫,就堆积了一小堆。

     这个疯子,腿上始终绑着沙袋?

     军刺男长出了一口气,一脚砸断栏杆和四五公分厚的玻璃,腿还能不受伤也太他妈稀罕了,感情是绑着沙袋的缘故。

     如果对方腿上没有这些累赘的话,那刚才自己还能不能躲过去?

     军刺男脑海中突然闪现出一个想法,嘴角苦涩,定了定神,沉声道:“你是谁?”

     陈炎枫愣了一下,还没说话,三楼与四楼的楼梯转角处就猛然响起林念真的焦急声音:“给我住手。”

     刚才还在生死相向的两人面面相觑,看着林念真,一阵无语。

     “你们想把这里都拆了不成?!”

     林念真怒道,看了看完全被陈炎枫摧毁的栏杆,一阵无奈,哭笑不得。

     “这是?”

     陈炎枫有点发懵,看了看恭敬站在林念真身边的军刺男,有些摸不到头脑。

     “这是家族新给我派过来的保镖,艾通,上次的保镖已经全部被家族遣散,我爷爷不放心,直接叫他过来了,两个暴力狂,你们打架前都不问清楚的吗?”

     林念真眼神扫过陈炎枫鞋子边上的一小堆黄沙,不动声色道。

     新派来的保镖?

     保镖?

     果真是高手啊,这样的人物,林家就算不能组成一个加强团,估计也有不少的吧?

     不知道为什么,陈炎枫内心突然有点发苦,让他原本有些汗颜的心情都消失无踪,这个叫艾通的军刺男在林念真身边,确实少有人能在伤害这个大小姐了。

     但他是保镖,那自己现在算什么呢?

     这么快就没有利用价值了么?

     陈炎枫深呼吸一口,扬了扬裤腿,将已经被玻璃划破的沙袋解下来,仍在一边,看着林念真,平静道:“你昨晚就知道了是不是,所以才问我想要多少钱的工资?”

     林念真眼神闪烁了下,内心的怒气不知怎么突然消失了大半,撇过头,又强迫自己转过头,看着陈炎枫的眼睛,故作强硬道:“有什么问题吗?”

     陈炎枫眼神微微黯然,一闪而逝,自顾自点了根烟,一口吸掉了三分之一,全部吐出来后,脸色已经恢复平静,轻声道:“没什么问题。”

     他弯腰将微微松开的鞋带系上,站直了身体,跟林念真擦肩而过,淡淡道:“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先走了?

     先走了是什么意思?

     林念真紧紧咬着嘴唇,沉默不语,像个倔强的孩子。

     陈炎枫从四楼走到一楼大厅,自始至终,都没回过头,径直走出九州馆的大门。

     余书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林念真身边,看着大小姐微微有些苍白的脸,轻声喊了一句:“大小姐。”

     林念真似乎猛然回过神来一般,发了疯一样冲下楼,站在大门口,看到的,却是一个徒步走出九州馆的落寞背影。

     孤单却不孤独。

     他确实不孤独,他还有女朋友的。

     林念真死死咬着已经泛白的红润嘴唇,看了看停在一旁停车场的那辆奥迪A6L,沉默半晌,才看着陈炎枫消失的方向,呢喃了一句。

     “喂。”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