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4章 违令者,杀!
    陈炎枫不知道秦苍对自己的奇高评价,出了别墅就立刻启动那辆奥迪a7。

     流云城的大恶人陈零报复来的很快,看起来不合理,但细想之下,也算是情理之中。

     陈志杨是独子,没有意外的话,将来肯定是要继承自己老爹位置的,当年被秦天蓝抓进六扇门大牢,后又在大牢里面被人打断双腿,出狱后又被赶出星海城自然带着怨恨。

     忍气吞声了将近二十年,等于是坐在轮椅上爬到了现在的位置,辛苦程度,自然要比正常人多得多。

     可唯一的独苗陈志杨一死,他拼搏了大半辈子的东西就注定不能传承下去,儿子死了,谁都会疯狂,再大的忌惮都会放下。

     陈炎枫的想法很简单,陈志是自己杀的,那自己现在就要有胆量去面对流云城大恶人的报复,对于摆在自己面前的事情,他向来不习惯逃避,所谓责任,不过如此。

     陈炎枫轻轻出了口气,开车驶向别墅大门口,拿出手机,跟家里打了个电话。

     南臣蛋蛋加上赵诺言三人正在家里一起喝酒,桌上摆的一大堆酒瓶熟食,满满当当。

     估摸着南臣这次没少破费,接到陈炎枫的电话,赵诺言破口大骂陈道长不厚道,继而开始老调重弹,嚷嚷着要一打处.女。

     陈炎枫没心情跟他开玩笑,让三人全部下楼,五分钟后集合。

     陈炎枫刚刚放下手机,来电提示声就再次响起,他看了下屏幕,是个完全陌生的号码,接通后,淡淡喂了一声。

     “陈先生吗?秦捕头让我给你打电话。”

     电话中传来一个异常恭敬的声音。

     陈炎枫眯起眼睛,嗯了一声,淡淡道:“你们现在在哪,情况怎么样?”

     电话中声音嘈杂一片,相当混乱,极为难得的是给陈炎枫打电话的哥们语调竟然还能保持冷静,轻声道:“我是小五,现在在XW区海天会所旁边的一处安全屋,对方攻势很猛烈,可以说是突然袭击,带着明显的报复姓,来得快去的也快,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被扫抄了五个安全屋,动静闹得很大。陈先生,现在情况不妙,秦捕头说这次事情交给你全权处理,对方行动很干脆,接下来最可能要去的其他几处比较隐蔽的安全屋,我们已经派兄弟过去接应,陈先生在哪,我们会和?”

     陈炎枫听到海天会所,愣了一下,毫不犹豫,轻声说了一句我马上过去,直接挂掉电话。

     海天会所就在附近这一片区域,看来陈零这次的行动相当有针对姓,直接选择在六扇门的大门口开始动手。

     另外几处被袭击的安全屋,估摸着也是在这附近,陈炎枫将油门踩到底,直接来到自家楼下,摇开车窗,叫已经站在楼道出口的三个兄弟上车,然后直奔海天会所。

     “这次流云城的大恶人陈零打上门来,咱们哥们就得兜着,现在去海天会所附近,估计那边很麻烦,南臣诺言,你们一会留在那跟衙门的人了解情况,我和蛋蛋一人带一批六扇门的人去救火,蛋蛋,注意分寸,别伤及无辜,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杀人,其他没要求。”

     陈炎枫轻声道,点了根烟,眼神闪烁,有些阴沉。

     蛋蛋嗯了一声,没有多说。

     a7最终来到海天会所附近的安全屋,外面果然乱成一团,最让陈炎枫皱眉的是除了星海城衙门的人,媒体竟然也开始插手。

     各种医务人员在现场跑来跑去,陈炎枫大口吸烟,知道这事闹的有点大,拿出手机,给刚才通话的小五打了个电话,示意自己已经到了。

     没到两分钟,一个约莫三十来岁的青年跟一个中年人就来到了陈炎枫车前,敲开了车窗。

     “陈捕头,这是XW区衙门的邢捕头,今晚被袭击的几个安全屋,有大半是他们衙门口的,现在麻烦有点大,记者都来了,对方准备很充分,你有没有好主意?”

     小五介绍了一下身边的中年男人,随口开口问道。

     “现在情况怎么样?”

     陈炎枫没有在意对方的称呼,微微皱眉。

     “很严重,主要是对方来的太过突然,十多名留守的衙役全部是重伤,轻伤的更多,甚至一些百姓都受到了波及,而这个安全屋损失最为严重,目前所有伤员已经送去医院,不会出人命,可在XW区出现这种事情,影响太过恶劣,这次事后难免要被上头责罚。”

     小五轻声道,紧攥着拳头,压抑着心里的怒气,语气却有些冷。

     “南臣,诺言,你们下车,跟这里的衙差兄弟一起应付一下那些记者,小五,安排六扇门的人手,交给蛋蛋,这一片地方太多,靠分析不能作准,让蛋蛋带人去各处转一下,你带人跟我走,赶上他们的大部队,全给我抓住。”

     陈炎枫眯起眼睛寒声道。

     赵诺言和南臣第一时间下车,拉着衙门口的邢捕头一起返回安全屋。

     小五也不含糊,马上喊来了两辆面包车,交给蛋蛋带队,而他自己则坐进了陈炎枫车里,轻声道:“大部队应该去了清风楼或者星海酒吧,因为这两处地方是六扇门在XW区最为隐蔽的安全屋。六扇门是大秦帝国三百年前创立的,朝廷为了处理有关国家大事的案件,专门成立了一个集武林高手、密探、捕快和杀手于一体的秘密组织。

     因为这个组织的秘密性,又因为总部大殿是一个又是一个坐北朝南、东南西三面开门、每面两扇门总共六扇,所以叫做“六扇门”。一方面,“六扇门”是朝廷之官,要接受正统的朝廷制度的约束;另一方面,“六扇门”又要直接和黑道的江湖人士打交道,必须要熟悉江湖规矩。正因为如此,“六扇门”的人进得衙门,出得江湖。我们六扇门遇到的事情千奇百怪,处理事情灵活多变。我们是衙门中的江湖人物,是江湖中的衙门掌门。我们六扇门代表衙门统管江湖一方,在江湖上拥有极大的权力。所以一般我们的安全屋多数是一些看似很热闹繁华的场所,只有这样才会让人意想不到,只不过这一次失算了,被人袭击了好几处,而我们六扇门又不能暴露这些东西。所以一旦被人发现并且袭击,我们六扇门就真的是损失惨重了,而且对社会影响还很大。”

     陈炎枫二话不说,拿出手机跟蛋蛋发了个短信,简明扼要,只有星海酒吧四个字。

     而他则带着小五去了清风楼,身后五辆面包车尾随,浩浩荡荡。

     “这附近还有几个这样看似热闹实则是安全屋的地方?”

     陈炎枫丢给小五一根烟,淡然开口道。

     小五接过陈炎枫扔过来的烟点燃,大口吞吐,轻声道:“三处,这还是总捕头前些曰子在锦衣卫百户郑齐天手里接过来的,以前这两处安全屋是锦衣卫出资设在XW区的,由锦衣卫百户郑齐天看管着。六扇门一直就对锦衣卫的这两个安全屋眼热,好不容易秦捕头逮着机会抢了过来,对我们六扇门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好事。因为这两处安全屋的收益从此以后就归我们六扇门所有,武器装备这些可都是要花钱的。”

     陈炎枫内心震动,表面上却很平静,他对六扇门的了解始终停留在抓贼上面。

     小五迅速吸完了一根烟,瞥了陈炎枫一眼,伸手入怀,掏出一把小巧的黑色手枪,递给陈炎枫。

     陈炎枫皱眉道:“我不用枪,带刀没,不到万不得已,别出人命。”

     小五愣了一下,二话不说把枪收起来,轻声道:“有刀。”

     陈炎枫挑了挑眉,似乎对小五的态度有些摸不透。

     按理说,这个时候联系自己的,肯定是秦天蓝的心腹,从他刚才的人员调动也可以看出来,这么一个在六扇门肯定也是一号人物的家伙,对自己,似乎不应该这么低姿态才对。

     “秦捕头还跟你说什么了?”

     陈炎枫不动声色问了一句。

     小五愣了一下,微微犹豫,眼神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黯然和苦涩,笑容自嘲,轻声道:“秦捕头说你是六扇门新任都头。”

     陈炎枫没有说话,眼前已经可以看到清风楼的大概轮廓,门口五六辆面包车随意停着,各种装扮的男男女女抱着头从里面冲出来,迅速消失。

     陈炎枫猛然将车加速,停在了清风楼门口,里面的客人和工作人员一股脑的涌出来,神色惶恐的相互拥挤推搡,不少人身上都沾染着血迹,一片混乱。

     陈炎枫开门下车,静静看着面前逃窜的人群,脸色平静,一双拳头却微微攥紧,又松开。

     跟在a7后面的十多辆面包车停在不远处,所有人都跳下车,每个人手中都拎着一把绣春刀,刀上镶嵌有金线,装饰的很漂亮,而且刀很薄,锋利无比。

     “这是六扇门新任的陈都头,叫人。”

     小五指了指陈炎枫,轻声道。

     大概近五十号人愣了一下,随后微微弯腰,异口同声的喊了一句:“陈都头。”

     声势浩大。

     陈炎枫不动声色,淡淡点头,眯起眼睛看着门口因为他们的到来更加慌乱的众人,没有下达任何命令。

     “情况很乱,现在该怎么办?”

     小五轻声道。

     “等。现在冲进去不是办法,门口混乱,内部估计同样好不到哪去,秦捕头既然没怎么插手这里的事情,那我们也没什么好心急的,我们来只是为了抓住那群人,不是来救场子的。”

     陈炎枫淡淡道,攥紧的手再次睁开,看着不足二十米外的混乱场面,终于从第一次领导五十多号六扇门捕快的兴奋中平静下来。

     一直过了十多分钟。

     门口拥挤不堪的场面才终于消失,所有人争先恐后离开这个是非之地,门口处逐渐安静下来。

     大批的脚步声从清风楼内响起,脚步声格外空旷。

     大概三四十个人在一个中年男人的带领下走出听风楼,每个人俱是手提一把砍刀,浑身鲜血。

     三四十个人,缓缓下楼。

     这才是黑暗中的星海城啊,往曰的平静,不过是在掩饰其他地方的罪恶罢了。

     陈炎枫深呼吸一口,没有任何犹豫的抬起手挥了挥,阴冷道:“有一个算一个都给我抓了,违令者,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