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1章 人生如棋
    陈炎枫下了楼之后,看到秦天蓝正坐在沙发上跟秦小宸聊天,陪着笑脸,挺小心翼翼的姿态。

     估摸着是正在被侄女审问有关某人该如何起步的事情,这场景,让慢悠悠下楼的陈道长都有点同情。

     六扇门的总捕头到了家里竟然这般凄惨,一点权威都没有,跟在这样的大人物后面,实在很难让陈道长有敬畏之心。

     秦家的人员组成并不复杂,一个几年前才从星海城六扇门副统领位置上退下来但仍在存有余热的秦老爷子,老伴去世后,孤身一人已经五六年光景。

     下面就是秦瑞流秦天蓝两兄弟,做哥哥的秦瑞流一直在打理着家族生意,算是标准的子承母业。

     秦家在星海城的总公司叫天鹰集团,秦家老太太在世的时候,一直都是独揽大权。

     老太太去世后,秦瑞流接掌集团,一直顺风顺水。

     而秦天蓝在六扇门中也站稳了脚跟向上走了二十多年的时间,如此一来,秦家在星海城都有着不可忽视的能量,或许不算顶尖,但全部爆发的话,也绝对不容忽视。

     秦家两兄弟之下,便是秦小宸这一辈了,同样是人丁稀薄。

     除了这位秦家大小姐之外,秦天蓝还有一个儿子,正在上初三,住校,不经常回家。

     所以说,这个家族,内部并没有太过复杂的人际关系与阳奉阴违,反而亲情至上,很有人情味。

     秦家大小姐面对从小就对自己百依百顺的叔叔,自然底气充足,说起话来也没什么敬畏心态。

     陈炎枫走下楼梯,看了看墙上的表,将近五点钟,距离吃饭还有一段时间,咳嗽了声,看了秦天蓝一眼,平静道:“如果没事我先回去了,晚上还要陪我的几个兄弟喝酒。”

     “不急,都是自家兄弟,一顿酒可以明天喝,晚上老爷子和嫂子都会回来,大家一起吃个饭热闹一下。”

     秦天蓝淡淡开口道。

     陈炎枫微微一愣,还没回过神来,旁边的秦小宸已经笑颜如花,格外娇媚。

     她站起身,跑到陈炎枫身边,拉着他的胳膊,把他拖到沙发上面,笑道:“好的,炎枫,叔叔没事的时候最喜欢下棋了,我去拿象棋,你们杀两盘,我出去买菜。”

     陈炎枫终于反应过来,嘴角上扬,看着明显灵动活泼起来的秦小宸,心中温暖。

     秦天蓝这句话,无疑是在向自己表达秦家已经开始接纳他的讯号了,怪不得这丫头会如此兴奋。

     他伸出手,摸了摸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有些感动,转过身,眼看秦天蓝离开侄女后已经恢复了六扇门总捕头的派头,不由自主的摸了摸鼻子,这变脸,也太快了点。

     秦小宸从二楼书房里折腾出一副象棋,顺手把棋盘拿下来。

     有钱人家玩的东西就是不一样,一副象棋就价值不菲,棋子全部都是由檀木制造,散发着淡淡的木香。

     水晶棋盘摆在桌子上面,楚河汉界,每一条横纵交错起来,在灯光的折射下,平添一份杀伐气息。

     秦天蓝也不客气,从侄女手里接过棋子和棋盘,便自顾自的低头摆子,陈炎枫有些尴尬,搓了搓手,轻声道:“我不太会下棋。”

     “没事,叔叔也不会的,看他摆子的模样虽然很高手风范,但实际上水平一般,我都可以赢他,估计你们会是个旗鼓相当的‘好’对手。”

     秦小宸娇声笑道,似乎心情极好,放下了往曰的矜持,趴在陈炎枫肩膀上面,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被侄女揭了老底的秦天蓝刚要抬头反驳,正好看到秦小宸的小嘴落在陈炎枫脸上,当下很大声的干咳了一声。

     本来应该害羞的秦小宸气势十足,没有脸红扭捏,像个小母老虎一般,狠狠瞪了叔叔一眼。

     秦天蓝苦笑一声,没了气势,低头摆子,嘟囔一句:“女大不中留啊。”

     秦小宸挥了挥小拳头,拎着包出门买菜,陈炎枫本来有些不放心,但秦天蓝摆摆手,轻飘飘道:“没事,有人跟着的,这一片地方,没谁会不长眼动我秦家的人。”

     陈炎枫哦了一声,定了定神,慢条斯理开始摆子。

     “你是姬如龙的儿子?”

     秦天蓝看似无意的问了一句,挪动了一下自己的卒子,看了看陈炎枫,眼神玩味。

     他跟姬如龙接触过几次,彼此间还算熟悉,在他的印象中,如龙集团的总裁属于典型没背景却很有身份的人物。

     市值几百亿的大集团,单纯从生意规模上来说,已经不比秦家差了,甚至还要高出一线。

     如果陈炎枫能接手如龙集团的话,那对小宸,对秦家来说,倒也真不算是门不当户不对了。

     陈炎枫点头嗯了一声,不动声色,看了看秦天蓝的棋风,果真不是一般人不走寻常路,第一步就拱卒,有点意思。

     “是儿子还是女婿?”

     秦天蓝淡淡道,瞥了他左手上的戒指,猛然提出了一个异常尖锐的问题。

     陈炎枫终于皱眉,拿在一枚马的手僵持在空中。

     气氛似乎瞬间紧张起来。

     秦天蓝面色看似平淡,但眼神却在微微闪烁,盯着陈炎枫的表情,等着他的答案。

     “她死了。”

     陈炎枫沉默了良久,才黯然道,将马向前跳了一步,似乎心思有些出神,将马放在了秦天蓝的炮眼上面。

     秦天蓝果然也是高手,竟然没看到这步棋,皱了皱眉,一下子把炮向旁边挪了一步,轻声道:“在六扇门任职,或许什么样的人才都缺,但这个社会永远少不了心狠手辣心怀叵测之辈,年纪大了,胆子小了,但心思却只会越来越阴狠,为什么?夜路走多了,谁都会害怕,所以无论对谁,再怎么心腹,也会留下一招后手,制衡,御下,这些东西,无论做什么都要掌握,在官府做事,就尤为重要。我在六扇门做了二十年,见多了被心腹坑死的大恶人,死相惨不忍睹倒也罢了,最后连老婆孩子都要沦为别人胯.下的宠物。看得多了,内心自然就会对这个社会更加失望。我跟你说个段子,前些年在星海城同样有个站在高处的大恶人,结果最后的下场是被自己的女婿亲手捅死扔进了玄武湖,家业女儿陪给别人不算,就连自己保养的不错的老婆最后都臣服在了女婿身下,这不是笑话,说说你对这件事的看法?”

     “该死。”

     陈炎枫轻声道,拿起自己棋盘上的炮,毫不客气的打掉了秦天蓝的一只马。

     秦天蓝一阵心疼,强忍着悔棋,轻声道:“是该死,最后那个人被我抓到了,扔进了星海城大牢,我找到那对母女的时候,两人早就被进门前表现很谦逊的好老公好姑爷给玩弄到精神失常的地步。在六扇门做得时间越长,对人姓这东西,就会越失望,但是永远不能丢了本心,因为六扇门就是正义的化身,而我们要做的就是让一切罪恶从世间消失。”

     他看了看陈炎枫,见对方还是一副面不改色的沉稳模样,没由来的对这个年轻人有些欣赏。

     秦天蓝低头看着已经拼杀到白热化地步的棋盘,沉默了一会,最终开口道:“话说到这个份上,我干脆挑明了说,我儿子还小,长大以后我打算让他考军校,所以秦家一摊子不算大但也绝不算小的产业,只能给小宸未来的丈夫,你可以进秦家的门,但不容易,在这之前,我必须把你逼到绝境去面对所有的罪恶,让你只能在六扇门才能走下去活下来。别怨我,我没火眼金睛,看不透你的本心,那只能用我自己的思维来做事。让你杀陈志杨,是第一步,因为他该死,他在流云城所犯的罪孽够他死十次还有多。当然,如果你怕报复,可以现在就离开秦家,跟小宸断了联系,依然可以跟着我在六扇门做事。”

     陈炎枫心如止水,不起半点波澜,一盘棋至尾声,陈道长只剩下一马两炮充当最后的攻击主力,他缓缓跳马,淡淡说了一声:“将军,你输了。”

     秦天蓝迅速回神,皱着眉头,看了看棋盘,煞有其事的盯了半天,嗯了一声,点点头道:“重来。”

     自始至终,他都没有看到自己的马只要稍微往下跳一步,就可以轻易踩死陈炎枫的马,化解这一波攻势。

     陈炎枫一阵无奈,发现如果继续再跟他杀下去,很可能就会把自己本来就不咋地的棋艺再次拉低一大截。

     跟臭棋篓子下棋,越下越臭啊。

     陈炎枫内心感慨了一句,指了指秦天蓝的马,轻声道:“你可以踩掉。”

     秦天蓝带着疑惑语气嗯了一声,恍然大悟,老脸一点都不红,直接悔棋,顺势将陈炎枫的那只马干掉,挥挥手,淡淡道:“继续。看我赢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