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8章 搞定,收工
    下午三点钟左右,阳光炙热。

     星海城某条几乎要被人遗忘的狭窄街道上,行人匆匆。

     有人说星海城是个寸土寸金的城市,遍地都是黄金尸骨和荣耀,所以任何地方,都遵循着存在即合理的规则,只要肯耐心寻找,总会遇到不可思议的东西。

     这些话在某些时候想起来,确实挺合理,不了解内情的人,谁会想到,这样一片看似落魄贫穷的区域,竟然存在着星海城最疯狂的地下赌场?

     用最疯狂的地下赌场来形容这里,异常贴切。

     倒不是说这里规模多大,一共三层的地下空间,却是最能让客人尽情释放欲.望和空虚的地带。

     大秦帝国越来越不接受的东西,在这里却变成了最主要的基调,仿佛浓缩了附近一片区域内最黑暗的罪恶。

     街道两旁,豪车遍布,一辆洒水车正停在街道上面灌水,一些附近的居民大概也能知道这里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加上天气着实炎热,路过的时候下意识的都会把脚步加快一些。

     一个看起来很平淡的下午。

     时针指向下午三点。

     附近的区域明显热闹起来,大批衣冠楚楚的人士从地下赌场里面出来,穿过那道狭窄的铁门,将他们或悲或喜的表情呈现在街道上面,一边聊天,一边走向自己停在路边的座驾。

     一身白衣风流倜傥的陈志杨打了个哈欠,揉了揉有些发黑的眼圈,独自一人懒洋洋的坐进自己那辆宝马M3内。

     他今天心情不错,昨晚八点钟到现在,在里面呆了一晚上,除了中途实在忍不住某个放.荡女人的挑逗去泄了一次火外。

     大部分时间都呆在赌桌上,一夜间赢了三百万,将前几天输掉的银子全都捞了回来。

     陈志杨轻轻哼着歌发动汽车,握着方向盘,看着车窗外的车来车往,笑容逐渐扩大。

     掏出手机,拨了个现在已经能倒背如流的号码后,将手机放在耳边等待。

     电话只是响了两声就被挂断,再打,干脆直接关机。

     陈志杨笑容逐渐冷淡下来,将手机放在一旁,脑海中想起那张干净柔弱的俏脸,笑容阴损,骂了一句:“婊.子。等陈炎枫一死,看我怎么玩弄你。”

     “嘭。”

     一声沉闷声响。

     一辆开在陈志杨前面的别克直接停在了陈志杨面前。

     狭窄的道路上,别克商务车后面的一条直线,立刻造成了堵塞。

     陈志杨皱了皱眉,因为想到秦小宸,心情本来就烦躁,这种情况更是让他不耐烦,推开门下车,走到那辆别克商务车面前,正好看到一个身材矮小的男人蹲在轮胎旁边,一脸愁眉苦脸的蛋疼表情。

     “怎么回事?”

     陈志杨皱眉道。

     蹲在轮胎旁边的矮小男人站起身,一脸难为情的笑容,挠挠头,笑道:“大哥,不好意思6,车子爆胎了。”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陈志杨在怎么跋扈,也不可能随随便便对陌生人如何,只是不耐烦的伸了伸手道:“那你别挡路,把车子停在旁边。”

     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猥琐气质的矮小男人笑着说了声好,看着陈志杨转身走进那辆宝马M3,自己也坐进车内,但却无论如何都打不着火。

     陈志杨眯起眼睛,强忍下心里怒气,转动方向盘,慢慢把车绕过那辆别克,找了个缝隙,把车开到道路左侧,贴着路边继续向前行驶。

     前方不足五十米远的地方,一辆洒水车堵在那里,占据了大半道路。

     第一次在这个地方遇到堵车的陈志杨一脸烦躁,使劲按了按喇叭。

     对面洒水车似乎也正好装满了水,车子启动,司机将方向盘往右边转了转,晃悠着开了过来。

     陈志杨深呼吸一口,转着方向盘向左,打算错开这辆车,直接离开。

     两辆车越来越近。

     最终擦肩而过。

     陈志杨下意识的抬起头,看了看洒水车上的司机,精神猛地一震。

     那是一个块头很大的男人,叼着一根烟,却一脸憨笑,看到陈志杨的眼神,下意识眨了眨眼睛。

     陈志杨没由来的有些不安,还来不及想明白,洒水车内的水就猛然放大,喷水孔的直接通过车窗,喷在了陈志杨身上。

     内心愤怒的陈志杨身体猛地抖了一下,方向盘也产生了一瞬间的偏移,那辆宝马M3直接压在了洒水车启动前留下的一大滩水迹上面。

     水花飞溅。

     “嘭。”

     不知不觉出了一身冷汗的陈志杨将车挺稳,还没来得及松口气,眼神就猛然一暗。

     原本挂在路旁两边商店上的横幅直接掉在了车上。

     陈志杨愈发心神不宁,眼神有些恍惚,短短的几秒钟时间。

     他没有看到的是,在横幅断裂的地方,旁边的阳台上,一个长相英俊可以说得上是妩媚的男人悄悄转身,直接下楼。

     刚才横幅突然掉落在地上的原因,不过是他站在阳台边,看似不注意的身手拨弄了一下而已,只不过那会,正好是洒水车喷了陈志杨一身水渍的时候。

     陈志杨平稳了下呼吸,他终归不可能被蛋蛋那个傻大个一吓唬就屁滚尿流的胆小鬼。

     看了看车窗前的横幅,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将头探出车窗,冲着外面商店前的一个老人喊道:“老头,你特么赶紧把布给我拿开,不想要了?”

     老头瞥了他一眼,转身走进商店,没好气的伸手向上指了指,大声道:“是楼上的。”

     陈志杨咬咬牙,亲自踹开车门,看了看落在自己车窗前的横幅,伸出手握住,一把扯了下来。

     “叮。”

     一声很清脆的声响。

     似乎陈志杨扯动横幅的力道太过巨大,楼上某家阳台原本用来固定玻璃的金属应声而断。

     一块巨大厚重的玻璃伴随着细小的玻璃片,轰然坠落。

     陈志杨下意识抬起头,午后的阳光照在玻璃上面,玲珑剔透如闪动着光泽的水晶。

     他完全来不及反应。

     大块的玻璃和细小的碎片就已经落了下来。

     径直砸在他头顶。

     起码有三公分厚的玻璃在这位流云城恶少的身上全部炸开!

     与此同时,细小却尖锐的玻璃片也落在了陈志杨头顶和身体上面。

     响声沉闷而清脆。

     在路旁所有人的惊骇的目光中,一头鲜血的陈志杨向前迈了一步,却踩在玻璃上面,直接滑到在地上。

     鲜血肆意喷洒。

     瞬间流到地面上面,将一些细小的玻璃渣染得通红。

     陈志杨身体躺在玻璃上面,剧烈抽搐,满脸鲜血,狰狞而可怖。

     一个相貌英俊妩媚的清瘦男人缓缓走下楼,看到躺在门口的陈志杨,似乎也吓了一跳,浑身清冷的气质顷刻间消失无踪,呆了半晌,猛然跳过尸体,窜到围观的人群中,却没离开,慌乱喊了一嗓子:“打120救人!”

     围观群众终于如梦如醒,有人掏出了手机,直接打急救电话。

     率先喊了一嗓子的妩媚男人站在人群里面,脸色虽然微白,但眼神中却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那辆m3旁边,陈志杨还在浑身抽搐,似乎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颤抖着不断喃喃自语着两个字:“救我。”

     救护车效率异常惊人,不到五分钟的时间,街口处就传来了鸣笛声,只不过一条道路已经完全被停在街中心的别克商务车给彻底堵死,救护车根本就进不来。

     两个满头大汗的医生匆忙下车,快步跑到那辆别克商务车前面,一脸焦急,吼道:“怎么回事?!”

     车内年轻的矮小男人比医生还急:“艹,车爆胎了,你吼什么吼?”

     医生愣了一下,无奈道:“爆胎了还可以开,你先停在路边,我们急着救人,后面的车都堵死了。”

     车内的矮小男人同样无奈,使劲拍了拍方向盘骂道:“他妈打不着火!”

     两个中年医生对视一眼,抹了一把汗,直接走向车后,急匆匆道:“松开手刹,我们帮你推。”

     车内的矮小男人顺势松开手刹,任由后面两个医生推着车,缓缓离开。

     车辆逐渐疏散。

     原本五分钟就可以赶到救人的路程,却因为堵车生生用了十五分钟。

     救护车终于停在了陈志杨面前。

     但面对医护人员的,却是一具已经一动不动还尚未冷却的尸体。

     他的身下,洒水车留下的一大滩水渍,已经彻底被鲜血染红。

     现场附近,一个可以目睹整个过程的天台上面,一男一女紧紧靠在一起,目睹了这次事件的全部过程。

     年轻靓丽柔弱温婉的女子脸色微微苍白,靠在身后男人的怀里,一声不吭。

     抱着她的男人神色平淡,静静看着下方的现场,轻吻了一下女人的脸颊,柔声道:“怕了?你不该来的。”

     女人咬着嘴唇,摇摇头,没有说话。

     男人看着医护人员抬着担架,将陈志杨的尸体放在上面,用白布盖住抬上车后,才松开怀里有些发抖的女人,拉着她的手,走下天台,坐进楼下一辆白色a7内。

     年轻女人有些怔怔出神,似乎还没反应过来。

     自始至终表现都很平静的男人倒是一切正常,帮旁边的女朋友系上安全带,淡淡道:“这只是一个意外。”

     他发动汽车,拿出电话,拨了个号码,等对方接通后,轻声道:“搞定,收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