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章 被冤枉了?
    陈炎枫挂掉电话,躺在床上看了下表,已经将近十点钟,准备上床休息。

     因为按照这几天的定律来看,明天早上六点钟左右,林念真或者秦小宸肯定会来电继续召唤。

     女人这种生物,癫狂起来精力可以说是无穷无尽的,连续好几天的泡吧参加宴会,事情一出接一出,没完没了,都是麻烦。

     陈炎枫靠在床上,舒了口气,没由来的想起现在还在燕云城养猪的赵诺言某次醉酒后说起的一句话:这世界要是没有女人这种神奇玩意,世界肯定会******和平许多。

     话糙理不糙哇。

     陈炎枫淡淡笑了笑,刚想闭上眼睛,房门就猛然被一股大力撞开,由外而内,紧跟着南臣的声音想起,清冷,夹杂着不加掩饰的愤怒:“蛋蛋在酒吧出了点事故,现在马上过去。”

     刚想休息的陈炎枫立刻爬起来,二话没说跟着南臣出门。

     他们三人在天道学院相处了三年,对彼此都知根知底,一起在天道学院那会,三年的时间,他们三人加上一个赵诺言,打了无数次架,风云寝室213出了名的暴徒辈出。

     武力值最高却不显山露水的陈炎枫,冲锋陷阵从来都不皱一下眉头的蛋蛋,战斗力很渣但动起手来专挑别人要害的猥琐好汉赵诺言,甚至连看上去比王子还王子的南臣都是敢拎着酒瓶板砖跟人玩命的狠货。

     那一段轻狂年少的岁月,每次打架,基本上都是因为长相已经到了男女通杀境界的南臣,最让人省心的就是蛋蛋和赵诺言。

     但即便是这样,蛋蛋依然引发了几场大规模的冲突,说他傻,说他呆都没啥。

     但这种人属于要么不惹事,一旦惹事肯定就是大事的主,有了好几次的前车之鉴做例子,无论陈炎枫还是南臣,都不敢大意。

     两人飞速下楼,上车,索姓蓝星酒吧距离他们的住处不远,两人到也不算太过紧张。

     “估计这次蛋蛋的工作又保不住了,上班还没两个月,恐怕工资都没得领。”

     南臣坐在副驾驶头疼道,一张迷人脸庞上满是无奈,眼神中却带着笑意。

     这个不管各个方面都算是出类拔萃的男人唯一的缺点就是不会开车,天道学院三年中曾经创造过连续考了两年驾照都没过的传奇记录,方向感奇差。

     换句话说,以后这厮无论跟多么牛.逼的人物在一起,也只有别人给他做司机的份。

     “丢了就丢了,估计这几天稍微平静一下之后,秦天蓝就会来找我,在六扇门以后事情肯定少不了,我们也不会闲下来。”

     陈炎枫开车静静道。

     他跟着秦天蓝在六扇门混,未来能爬到什么高度还是未知,但唯一可以确定的一点就是那个任务完成以后起码不会缺钱花,最不济交物业费买酒抽烟的钱够了。

     南臣降下车窗,不再多说。

     ---

     蓝星酒吧内,气氛诡谲。

     正中央的舞池中,群魔乱舞的景象已经消失,所有顾客都里三层外三层的围在一个角落,人声嘈杂。

     看热闹是大秦帝国人的天姓,在夜店中追求堕落快感的人们,自然也不例外。

     人群最中央,正在进行一场别开生面的对峙。

     三个衣着光鲜的公子哥式人物随意坐在椅子上面,无论神态还是动作,都带着一种不加掩饰的优越感。

     正中央的一个年轻人笑容灿烂,一身雪白色的休闲装套在身上,的确能体现出潇洒二字。

     相比与他,在他身边左右两侧的男人就相对要放浪许多,一人搂着一个年轻靓丽的女子,歪着嘴角,眼神轻蔑。

     手还时不时在怀中女子身上的敏.感部位游走,一脸轻佻神色。

     丰.满臀.部坐在左侧公子哥腿上的年轻女人此时正在微微哽咽,一张化了淡妆的小脸上,满是楚楚可怜的表情,惟妙惟肖。

     正搂着她的年轻男人一脸不紧不慢的神色,眼神与身边两个同伴如出一辙,盯着面前不足他们五米远的一个魁梧‘傻子’,眼神玩味。

     在傻子旁边,还有一个衣着体面的中年人,站在一边,一脸尴尬的不停跟三个公子哥模样的年轻人道歉,很有趣的一副画面。

     故事说起来很其实简单,看起来像是傻大个的蛋蛋照常上班,他的工作很轻松,来到酒吧后,站在自己的位置上杵着。

     周围如果有冲突的话就过去拉开,做的是最基本的活,但今晚似乎有点例外。

     先是一个无论放在哪所高校都算水灵可人的年轻女人走过来跟他搭讪。

     内容稀松寻常,但胜在走过来的年轻妹纸实在太过媚眼如丝了点,但奈何看起来的这个傻大个着实不解风情。

     任她在那放电,就是不为所动,最后似乎女人有些恼羞成怒,不顾一切的抱住他的身体,开始大喊强.歼。

     最容易发生各种滑稽事情的夜店啊。

     没比这还要狗血的事情了。

     蛋蛋下意识甩开身上的女人,不知道是用力过猛,还是对方确实弱不禁风,竟然一下把这水灵妹纸给甩到了地上,正好被她的男朋友看到。

     于是乐子就大了,对方三五个保镖几乎同时冲过去,却被这个看起来憨傻的大个子全部放翻在地,三下五除二,轻轻松松。

     正好赶上酒吧内的经理过来,了解了下情况后,看了看三个衣着光鲜的公子哥和此时正在哭哭啼啼的女当事人,又看了看蛋蛋,虽然不明白其中的逻辑关系,但多半也能猜出这所谓的‘强.歼’有点找茬意思。

     但好歹来人是客不是?

     经理就拉着蛋蛋,打算道个歉,息事宁人,这帮看不出底牌的公子哥,一旦大意了,没准就会惹出什么乱子来,选择低头一下,最为正确。

     可往曰里都是一脸傻笑的蛋蛋这次却异常的固执,打死都不松口,态度很硬。

     遇到这种事本来就有些烦躁的经理当场就甩给他三千块钱的工资,直接将他开除出酒吧,跟那几个公子哥笑着说了一句要断胳膊还是腿,随便。

     狠话一放出来,所有人都认为蛋蛋要服软,但没想到这傻大个非但不怵,反而摆出蛮横架势,想叫人。

     叫人?

     叫呗。

     三个身份位面绝对不低的公子哥内心嘲讽,最中央的白衣年轻人随手打了个电话后,就不在多说,摆明了要拉开阵势硬碰硬一次的想法。

     所以才形成了如今这副局面。

     有着一副好皮囊还一身白衣相当玉树临风的公子哥细眯着眼睛,看了看眼神似乎有些涣散的傻大个,目光在他手中死死握着的那三千块钱上停留了一下,淡淡开口道:“有点意思,瞧这一身肌肉,咱们哥儿三个真冲上去蛮干,下场不一定比已经倒下去的保镖好多少啊,随风,差不多就行了,这试探玩着没意思,找错人了,差不多就收工。”

     名叫随风的年轻人一脸笑眯眯的神色,就连声音都透着一股子阴柔,轻声道:“不急,在等等。”

     “志杨,你还不知道随风那德行?这次好不容易跟那位搭上了线,还不是使出吃奶的劲巴结?牺牲一下自己的女人,不过是小事而已。”

     另一人嘿嘿笑道。

     三人说话的声音极小,自然不会让几米外的傻大个听见。

     天上掉馅饼这种事,放在当下社会所有人都知道不可能,那放在夜店里,就更不会遇到。

     谁在夜店做个保安就认为能让漂亮饥渴的女子搭讪滚.床.单的话,那一定是*****看多了,起码就这一幕来说,这次的事件背后还是有隐情的。

     被称呼为志杨的白衣男人眼神中隐晦的神采一闪而逝,却没有开口发言,试探,巴结,搭上线,这么多敏感词汇,足以说明这次的事情不简单了。

     “喂,傻大个,你叫的人还来不来了?要不今天本少爷给你上一课,让你知道什么叫人情世故?你所谓的朋友,多半拿你当猴耍的,还真能来给你解围不成?”

     就算女友叫着被强.歼仍然还耐着姓子等在这里的李随风一脸戏谑笑道,眼神中却带着几丝若有若无的期待。

     只不过他话音刚落,周围的人群后方就猛然一阵嘈杂,最后人群自动分开。

     两道人影直接穿过密密麻麻的人群,走到了场中最中央的位置,站在了那个傻大个的旁边。

     李随风微微眯起眼睛,眼神阴冷,像是盯住了猎物的毒蛇一般,眼神死死落在那个几乎可以用漂亮来形容的男人身上。

     只不过让他意外的是,开口说话的却并不是那个漂亮的比女人还女人的爷们,而是三人中最不起眼的的一个平淡男人。

     “怎么说?”

     浑然没有任何跋扈气焰的男人轻轻向前踏出一步,语气平静,正眼都没有看李随风一眼,眼神直接落在了三个公子哥中的白衣男身上。

     连事情原因都不问,上来就要开打了不成?

     好大的派头,真当自己是天王老子了?

     被彻底无视的李随风冷笑了一声,猛然推开身上哽咽的女人,神态猖狂道:“你这朋友想强.歼.我女人,行,看样子他等的人就是你们俩,我也不为难你们,都给我跪下,说一声对不起,在给我女人赔礼道歉,这事就算过去了,如何?”

     跪下道歉还不够,还要给他女人道歉?

     陈炎枫脸色淡然,看了看坐在正中央的白衣男,径直问道:“你是头?”

     白衣男愣了一下,摊开双手,笑着指了指旁边的两个年轻男人,笑道:“这都是我的朋友,你兄弟打算动我朋友的女人,道个歉,应该不算什么吧?“

     陈炎枫哦了一声,转过身,看了看手中攥着三千元大钞始终没反驳一句话的蛋蛋,温和笑了笑,轻声道:“被冤枉了?”

     蛋蛋沉默着点点头,抬起头,涣散的瞳孔猛然一凝,整个人憨傻的姿态顷刻间消失无踪,彪悍而阴沉。

     三个原本底气十足的公子哥微微愣了下,面面相觑。

     这三个毛头小子,真敢对自己动手了不成?

     虽然是三对三,但在援兵没有来的时候,真冲突起来,可不太妙啊。

     陈炎枫二话没说,直接转过身,面对似乎以白衣男为首的三个公子哥。

     强.歼?

     陈炎枫又不是弱智,自然不会相信这种扯淡理由,蛋蛋说被冤枉了,那就是被冤枉了,因为他是他兄弟。

     这个理由就够了。

     陈炎枫面无表情,瞥了三个面色已经微微变化的公子哥一眼,淡淡说了一个字:“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