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章 怎么说?(二更求收藏推荐)
    陈炎枫道长并不是喜欢惹事的爷们,可也不怕事。

     他习惯在做任何事情之前都先想到最坏的结局,然后用自己拥有的东西去将对自己不利的局面给破坏掉。

     对面三个公子哥确实跋扈,但既然错不在蛋蛋,那自己凭什么不帮兄弟找回场子?

     陈炎枫在极短的时间内将一切利弊都考虑清楚,对方这么做,很显然是一个阴谋。

     但陈炎枫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套住蛋蛋,甚至不明白这件看似滑稽的事件的出发点,但这不代表他能大意。

     生活用无数次的例子证明了一个真理,任何看起来很无厘头的事件,在最后落幕的时候总能取到关键姓甚至颠覆姓的作用。

     对于他们来说,小心谨慎,是唯一可以做的事情。

     简简单单的一个打字,喊的可真特么威武霸气啊!

     不止三个原本底气充足的公子哥,就连围观群众都跟着精神一震。

     所有人原本认为这个字说出口后,陈炎枫身后的傻大个会第一个冲出去,但结果却是最先发号施令的人身先士卒。

     一个大跨步,速度极快,瞬间来到了还在错愕的李随风面前,正眼都没看他怀中已经吓得微微呆滞的女孩,直接一个巴掌甩在对方脸上。

     不经打啊。

     原本叫嚣的最凶的李随风当场飞了出去,连同他怀中带着的妹纸,一起腾空,最终两人的身体砸翻了酒店内的一张桌子,重重落在地上,痛苦呻吟。

     朴实的动作,造成的杀伤力却一点都不朴实。

     酒吧内的气氛为之一静,随即喧嚣起来。

     在这里围观的群众可不管你是什么公子大少豪门千金,夜店这种地方,逞强斗狠,争风吃醋的戏码几乎每天都在上演。

     而人们的掌声也只会留给胜利者,这是夜店的唯一定律。

     始终站在一旁已经把蛋蛋开除出酒吧的夜店经理脸色呆滞,随即阴沉下来。

     似乎没想到这三个愣头青还真敢动手,更没想到三个看上去背景不错的公子哥竟然不知道躲避,直接造成了大乱子。

     他挥了挥手,喊了一嗓子,已经赶到这里的酒吧保安立刻一哄而上,扑向陈炎枫。

     跑在最前面拎着警棍的一名保安眼看着就要接近陈炎枫,却被一个体型异常壮硕的傻大个拦下。

     保安愣了下,发现对方跟自己一样穿着保安制服,抬头看了看对方脸色,张开嘴,刚要喊一声蛋蛋,却看到对方已经伸出了手臂。

     原本憨傻的蛋蛋此时犹如战神附体一般,浑身上下,都带着一种极为罕见的攻击姓,不阴冷,却声势惊人。

     一把勒住对方保安的脖子,轻轻抬手,身高最起码有一米七五的保安顿时也飞了出去,砸碎了一地的瓶瓶罐罐后落在地上,当场昏迷。

     蛋蛋面无表情,直接冲向下一个。

     叫好声此起彼伏。

     一旦动手,就意味着事情已经没有和解的可能,陈炎枫也不想和解。

     被人欺负到头上了,没实力的话卑躬屈膝一次隐忍下,叫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但现在的陈道长没实力吗?

     他确实没实力。

     但起码现在,打架斗殴这种小事,无论是林念真还是秦小宸,都不介意帮他遮挡一下。

     小白脸的嫌疑早就在秦小宸泼郑幻宜一脸酒水的时候就注定了。

     按照陈炎枫做事从来都懒得在意别人怎么看的风格,手头上的资源,自然不会浪费掉。

     李随风连同他怀中污蔑蛋蛋的女人一起被一巴掌甩到地上的瞬间,白衣男与另外一个看上去很斯文的公子哥就猛然站起身,神色阴沉。

     一切都发生在短短的一刹那。

     陈炎枫和蛋蛋,直接就吸引了大部分人的目光,还真是一言不合说打就不留手的好汉,这作风,太霸气了。

     “你们他.妈.的….”

     白衣男右侧的年轻男人脸色暴躁,兴许是在自己的地盘飞扬跋扈惯了,实在受不了被几个小喽啰欺负的落差,下意识开骂。

     一道修长的身影缓缓移动到出口成脏的年轻男人身边,手中拎着一瓶还没开盖的啤酒,在对方开口的一瞬间,手中的啤酒瓶猛然扬起。

     “嘭。”

     整个世界安静了。

     厚重的啤酒瓶在这位纨绔的脑门上悉数破裂,酒液与伤口处迸射出的鲜血同时开花,细微的玻璃片落地的声音,在瞬间寂静下来的夜店中格外触目惊心。

     见血了。

     明明可以置身事外却偏偏要跑过来出头装.逼的公子哥只觉得天旋地转,下意识捂住头部破裂的伤口,不知道是疼的还是吓得,一个大男人,没有昏迷,反而蹲在地上哽咽起来。

     这就是传说中的一酒瓶定胜负了?

     出手偷袭的人物随意扔下是剩下一小截的酒瓶,转过身,是一张漂亮到妖冶的脸庞,此刻却没有半点表情,指了指白衣男,看着陈炎枫道:“怎么说?”

     南臣。

     从出场的第一时间就被人下意识以为弱不禁风的超级大帅哥。

     他的战斗力确实不惊艳,可刚才面无表情抡起酒瓶砸人脑袋的动作可太花哨了,谁能想到这也是个一动手就要见血的狠角色?

     三个人,怎么都他.妈这么凶残?

     场中唯一完好的只剩下似乎是三人核心的白衣男,更难能可贵的是,这厮现在竟然还可以稳稳坐在沙发上,笑容虽然僵硬了点,但却始终努力保持着。

     陈炎枫向前走了一步,看了看白衣男人,又重复了一句刚才的话:“你是头?”

     白衣男果然是个不讲究丝毫义气的主,笑道:“我跟他们只是朋友,这次来星海城,只不过是为了带走我的女人,这件事跟我无关。”

     南臣冷冽的眸子中满是鄙夷,一言不发,这种事情,他向来都习惯让陈炎枫做决断,要不打,他跟蛋蛋立刻就会闪人,要打,只要陈炎枫一句话,他保证会把面前这个白衣男玩的很惨。

     薄情寡义,就这种人也来星海城带走他的女人?

     哪个女人瞎了眼会跟他走?

     陈炎枫很短暂的犹豫了下,还没等他开口,人群外立刻传来一阵比之刚才动静还要大的搔乱。

     伴随着阴损的粗口,大概二十来号人蛮横突破人群,手中雪亮的刀片森然闪烁,气焰十足。

     原本看热闹叫好的一群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争先恐后。

     不到五分钟的时间,整个酒吧内就只剩下陈炎枫三人,酒吧的经理,白衣男以及他的两个朋友,还有一群已经被蛋蛋放翻在地上的保安和突然冲进来的悍匪。

     局势明朗。

     白衣男眼神一亮,却没有露出太过得意的神色,笑而不语。

     “杨少,没事吧?”

     突然冲进来的二十多名带刀悍匪,带头的一个光头看了看白衣人,紧张道,表情没有丝毫作假。

     彻底从容下来的陈志杨微微弯腰,将头上挨了一酒瓶的同伴还有李随风一起扶起来,笑道:“我没事,但我两个朋友有事,这事怎么处理,还得看他们的意思。”

     “草,都给我砍死,三个傻.逼,碰我一下我杀你全家。废物东西,老子随便一句话就能玩死你们这样的货色十个八个。”

     李随风捂着脸颊彻底肿胀起来的部位,似乎有些丧志理智,神态狰狞咆哮道。

     带着一群兄弟过来救场的光头看了看陈志杨,见对方没有什么反对意思,立刻会意,扬起手中的西瓜刀,看着陈炎枫,狞笑一声,挥手道:“兄弟们,招呼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