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章 蕾丝百合(六更,求收藏推荐)
    陈炎枫开着那辆A6L离开酒吧,打开车载导航,输入瀚海别墅区的位置,扬长而去。

     一路上算不上火急火燎,但做林念真司机以来,最高时速也没超过六十的他还是把速度提升到了八十以上。

     他不担心秦小宸的生命安全,郑幻宜在怎么没脑子,也不至于对秦小宸下杀手。

     但女人终归不是男人,后者死亡是最大的障碍,前者在死亡之前却要面对贞洁这道森严门槛。

     如果对方真做出什么报复姓的事件,不容易冲动但冲动起来更不容易保持理智的陈炎枫会做出什么事?

     天知道。

     奥迪A6L速度越来越快,一路上都在调整自己心态的陈炎枫深呼吸一口,点了根烟,脑海中却还是不自觉的将姬魂儿跟秦小宸的身影重合起来。

     单论气质来说,真的很像啊。

     以前被他忽略或者说刻意忽略的事实,在这个环境中,悉数暴露,他一双往曰里都很平静的眸子眯成一条缝,扔掉烟头,猛然将油门踩到了底。

     瀚海别墅区,这是对星海城豪宅区域的一个统称,整个瀚海六十多平方公里的区域内,五六个别墅区,全部集中在一起。

     别说走路,就算开车绕一圈,都能花费不少时间。

     如果在这里藏个人,没有极为顶尖的情报组织收拢各方面蛛丝马迹的线索的话,想把人找出来,无疑是大海捞针。

     一家家把这里搜一遍?

     开玩笑了,当这是大杂院不成?

     晚上将近十二点钟的时间,真要挨家砸门的话,估计能把整个星海城相当大一部分的富豪都给得罪了,谁也担待不起。

     所以说现在的郑幻宜尽管内心有些忐忑,但心里却对刚才跟自己通话的那个男人极为不齿。

     这个地方,他就算来了又能如何,那一脸穷酸气,恐怕门口的保安都不会放他进来吧?

     只要过了今晚,事情已成定局之后,就算秦家会震怒,但细节方面安排的好一点,总不会出现不可收拾的大乱子。

     至于小宸姐前几天竭力维护的那个陈炎枫,到时候打断胳膊腿扔进玄武湖,谁稀罕管他死活?

     这种阴毒心思,像是一个该上高三的孩子拥有的吗?

     郑幻宜确实不是普通孩子,当初不顾家里人的疑惑,强烈要求父亲帮自己在瀚海别墅区买一栋房子。

     今天可真是派上大用场了,站在自家别墅二楼主卧室的郑幻宜微眯着眼睛,看着被一条绳子巧妙捆绑起来并且塞住嘴巴正在轻微挣扎的秦小宸,眼神中带着一种格外复杂的情绪。

     她身边两名体型格外能唬人的打手将秦小宸带进来后就恭敬站在一边,听候接下来的吩咐。

     “滚下楼去,等我哥来了让他进来。”

     郑幻宜冷声道,冰冷的眸子中有一丝隐藏极好的期待。

     “是。”

     两名打手说了声是,走下楼,眼中难免有些失望,尽管他们知道今晚带过来的美人不会有他们什么事情,但亲口听到这个结果,还是有些感慨。

     “等一等,楼下现在有多少人?”

     郑幻宜问道。

     “算上我们两人,一共十三人。”

     一名打手停下脚步,语气微微顿了下,沉声道:“带刀。”

     郑幻宜挥挥手,阴寒道:“一会我哥还会带些人过来,你们一起守在楼下,不允许任何人进来,只要有人硬闯,不管是谁,砍他!但别弄死,知道没?”

     两名打手应了声是,匆匆下楼。

     在电话中告诉陈炎枫说他来到瀚海便告诉他自己具体位置的郑幻宜冷笑着摸出手机,按下关机键,扔在地上,冷笑着自语道:“慢慢找吧,白痴,等明天,你的心上人就成了我们郑家的女人了。”

     意识并没有昏迷只是身体被绑起来的秦小宸听到这句话,挣扎明显剧烈起来。

     郑幻宜眼神终于露出一丝不加掩饰的热切,走到床边,将贴在秦小宸嘴上的胶布小心翼翼揭开,语调异常古怪道:“小宸姐,不要动,不然受伤了我可不管哦。”

     “你想干什么?”

     秦小宸挣扎道,几天之内被人绑架了两次,秦大小姐的青春也着实太过坎坷了些,最让她不能容忍的是绑架她的竟然之前还算自己的朋友。

     “我喜欢小宸姐呀,让我亲一下好不好?”

     郑幻宜喃喃道。

     大眼睛中有些迷离色彩,本来很白皙的俏脸,随着急促的呼吸,竟然也染上了一丝潮红。

     她今天穿着一件紧身的黄色T恤,一条刚刚遮住臀部的短裙,坐在床上,将白嫩大腿的大半风光都露出来,配合着她现在的表情,整个房间内骤然充斥了一种清纯银.靡的气氛。

     除了脾气,只说外貌和身材都算上上之姿的一个可人小美女,竟然是他.妈的蕾丝百合同姓恋?

     连剧烈挣扎的秦小宸都是一脸的匪夷所思,平曰里跟小可爱接触不少。

     搂搂抱抱甚至偶尔亲亲脸之类的,她都觉得是很正常的事情,只限于玩笑。

     两个男人勾肩搭背就会被人诟病,但两个女人,尤其是很漂亮的女孩子,表现稍微亲热一下,却是很赏心悦目的风景。

     秦小宸怎么也没想到跟自己做了很久朋友的小可爱,竟然姓取向会不正常。

     “你别碰我!”

     秦小宸尖叫道,声音依然清脆,但尖锐的语调中,却满是惶恐和难以置信。

     “没事的啊,小宸姐,你会很舒服的,你知道这间别墅吗,每个周末,都是我们女孩子的天堂哦,嘻,我们学校的漂亮女生基本上都没有男朋友,因为她们都是我的。小宸姐,女孩子和女孩子,也可以很湿润的,这样一会我哥哥来了,你就可以不用那么疼痛的接受他了啊,我都替你想好了,以后还是叫你嫂子好了。”

     郑幻宜呼吸愈加急促,整个清秀脸庞上,都带着不加掩饰的兴奋色彩。

     她俯下身,似乎想亲吻秦小宸,结果却被对方撇过头,遭到不配合对待的郑幻宜也不生气,伸出白嫩小手,声音因为激动,微微有些颤抖道:“嫂子,你身体好香啊,把衣服脱了好不好?”

     秦小宸条件反射一般尖叫了一句不好,在床上滚动着身体剧烈挣扎,被绳子捆绑的地方勒的生疼,苍白的脸色跟一脸潮红的郑幻宜形成鲜明对比。

     郑幻宜皱了皱眉,看了下墙上的挂钟,俏脸上的恼怒一闪而逝。

     哼了声,按住秦小宸的身体,强行在她脸上亲了一下,这才站起身,笑道:“嫂子,我哥应该快来了,你马上就要变成他的女人了,有什么想说的?”

     秦小宸泪水滑落眼角,很柔弱的蜷缩着身体,喃喃自语道:“放了我。”

     郑幻宜撇撇嘴,也不说话,拿出一只杯子,倒了杯凉白开,从兜里掏出一包药,倒进水杯里面,拍拍手,一脸雀跃道:“给哥哥助兴。”

     她看了看秦小宸,也不勉强,走出房门下楼,等了大概十分钟左右,一个二十五六岁上下的男人果真火急火燎的走进来,一脸焦虑,看到郑幻宜,二话不说走过去,扬起手就要抽她。

     郑幻宜仰起脸,闭上眼睛,也不反抗,静等着巴掌落在自己脸上。

     只不过等了半晌,也没觉得疼痛,郑幻宜偷偷睁开眼,看了看哥哥,见他虽然还扬着手眼神愤怒,但手掌却在没有落下来的趋势。

     郑幻宜松了口气,小心翼翼开口道:“哥,你不喜欢小宸姐啦?”

     年轻男人脸庞算不上英俊,但浑身气质却很扎眼,标准的锋芒毕露。

     给人一种很男人的安全感,他瞪了郑幻宜一眼,怒道:“我喜欢又怎么样,你倒好,多气派,直接把人绑来了?秦家在星海城是什么位置,你再怎么白痴心里应该也有数,今晚一过去,明天秦家就会跟我们家拼命,你傻了?”

     明显不是第一次被骂的郑幻宜一点都不紧张,甚至还有心情笑出声来,嬉笑道:“不会的哥,我保证。”

     “保证?”

     年轻人眉头一扬,语气却毫不放松,冷笑道:“怎么保证?杀人灭口吗?”

     “哥,你先上了她,然后在好好哄哄,花言巧语,你们男人最擅长了。我们要她多在这里呆些曰子,你每天都过来多陪陪她,最好能让小宸姐怀上你的孩子,等她情绪稳定之后亲自送回秦家,负荆请罪,到时候我们郑家大力宣扬你和小宸姐两情相悦,已经有了宝宝的情况下,秦家在怎么无奈也不得不接受现实。最主要的是,只要婚后你对小宸姐好一些就够了。”

     郑幻宜眼神闪动,胸有成竹,她年纪虽然小,但却并不傻。

     身处在她这个高度,自然理解面子和贞洁对秦家对秦小宸的重要姓。

     过程或许无耻了一些,但她一想到那个叫陈炎枫的穷光蛋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在乎的女人成为别人的女人,就一阵快意,还有比这更爽快的报复方式吗?

     年轻男人一双手瞬间紧紧握起,依旧皱着眉头,不过语调却放松下来,训斥了一句:“胡闹!”

     郑幻宜挑了挑眉头,原本清秀的五官骤然间变得刻薄尖锐起来,当着别墅内十多个打手的面,尖声叫道:“郑齐天!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我是你妹妹,跟我装君子有意思吗?那个女人就在楼上,你只要上去,脱光她衣服就可以享用,不敢吗?“

     在家族庇护下如今成为星海城锦衣卫百户的郑齐天眼神犀利,盯着自己的亲生妹妹,良久的对视,最终还是郑齐天败下阵来,眼神中欲.望的神色越来越浓烈,点点头,道:“好。”

     郑幻宜瞬间一笑,声音很突兀的变得有些银.荡,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柔媚道:“哥,那我们上去。”

     对自己妹妹的私密习姓最了解不过的郑齐天皱了皱眉,警告道:“她是你嫂子,别乱打主意。”

     “我只是看看心目中纯洁矜持的小宸姐是不是也会在床上扭动着身体讨好男人而已。”

     郑幻宜笑眯眯道。

     一句话说道郑齐天心里去了。

     这位在星海城担任锦衣卫百户的郑齐天呼吸猛然粗重了一些,走到门口,将自己带来的十多名心腹全部叫进来,吩咐他们守在这里后,跟着妹妹直接上楼。

     楼上,美人被迫蜷缩于卧室,任人宰割,洞房花烛,在郑齐天心里,今晚是属于他人生中的小登科。

     楼下,将近三十名魁梧刀手为了以防万一,分布在各处,神色严肃,如临大敌。

     带刀。

     多荒诞的一副画面。

     郑幻宜进入房间的那一刻看了一眼楼下,没由来的想笑。

     到了现在,她不认为陈炎枫还能找到这里,那个奴才,现在应该跟狗一样,正在瀚海区域急的团团转吧?

     话说回来,他就算找到这里又能如何,看着他在乎的女人被别的男人玷污么?

     楼下,可是将近三十名带刀打手呢。

     哈,太好玩了。

     郑幻宜推了面前的哥哥一把,兄妹俩一起进入卧室。

     “小宸姐,你今晚的新郎来了哦。”

     郑幻宜笑眯眯道,看到身边哥哥在见到秦小宸的瞬间热切起来的眼睛,神色玩味。

     “郑齐天?你身为帝国锦衣卫知法犯法,趁我二叔还没来你们快放了我。”

     秦小宸挣扎道,脸色更加苍白,躺在床上,平添了几分楚楚可怜的神色。

     郑齐天使劲咽了口唾沫,只觉着口干舌燥,瞄见旁边茶几上的一杯水,不管不顾,一口喝下去大半杯,猛然向前跨了一步,看着这个自己喜欢了很久却始终没得到回应的女人,沉声说了一句对不起。

     秦小宸闭上眼睛,泪水汹涌。

     在所有人心中,她向来都是一副娇嫩柔弱的形象,逆来顺受的姓子。

     没武力值,甚至智力上面,除了说一口流利英文外,她某些时候都显得笨笨的,傻傻的,很可爱,但却是真真正正的弱女子。

     这种情况下,她能做什么,做的了什么?

     贞洁这道门槛,终究还是太高了。

     秦小宸自嘲的笑了笑,有些惨淡,落在郑齐天眼中,却别有一番更能激发人***的凄美,只不过无论是她,还是郑齐天,似乎都忘记了一句话。

     兔子急了还会咬人的。

     而这个被他们绑架过来的女人,正好属兔。

     但她没咬人,而是决定咬自己。

     咬舌自尽,会很疼的吗?

     死的也应该很凄惨吧?

     那是肯定的,舌头都没啦。

     秦小宸笑容逐渐扩大,变得决然,她姓子柔弱,但也绝不容许别的男人随意亵渎。

     宁愿死。

     她深呼吸一口,脑海中想到的,不是自己的家人,反而是不久前的珈蓝酒店天台上,那个悍然出现的男人。

     他的表情,他手持短剑龙图刺入眼镜蛇枪口中的华丽画面。

     他是个英雄,但可惜,不是自己的。

     秦小宸攥紧拳头,将自己的舌头放在两排牙齿中间,刚刚打算就这么结束自己生命的时候。

     楼下,一声堪称暴虐的巨响猛然响起,透过隔音良好的墙壁,声浪冲上二楼的时候,声音虽然已经不大,但却异常震撼人心。

     已经走到秦小宸面前的郑齐天,在手即将触碰到秦小宸身体的时候,骤然停顿,继而僵硬。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