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3 罚抄经文
    堂明寺。水灵儿笔直端正的跪坐在蒲团上,望着师傅的淡若止水,她不禁更加心惊胆颤起来。

     广成子捋了捋胡须,随意翻开楠木桌上的经文,抽出第十二卷,“灵儿啊、”

     “在。师傅。”水灵儿很是乖巧的低下了头。

     “你把道德经背诵一遍”

     “什么,你让我背诵一遍啊?!”水灵儿瞪着铜铃大眼。尖细的嗓音把树上的鸟窝给震落了下来。

     这一刻,她真的想那块豆腐撞死算了,平时调皮贪玩,别说经文了,现在估计连静夜思都忘的差不多了吧……

     “恩,错一字罚抄五百经文。”

     “什么。五百经文?”再次河东狮

     “这是诵经会的考核内容,寺里所有弟子都要执行、”灰眉淡扫。

     听着师傅有些压抑的语气,水灵儿不敢在造次,只好心虚的垂下脑袋。“徒儿,徒儿明白了……”

     深吸口气,水灵儿战战兢兢的背诵起来“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万物之始也;有名,万物之母也。故恒无……故恒无……”

     水灵儿吞吐背着,拼命朝二师姐使眼色求救。

     见状,二师姐智心努力往水灵儿以唇型递答案,“恒有欲也,以观其所徼……”

     但他们这点鬼把戏岂逃了广成子之眼,这一会,广成子彻底被水灵儿刁钻调皮所激怒,“灵儿!!!!!!!!”

     “在,师傅!!!!”水灵儿慌里慌张的举起了手。

     “寺里就你修为最薄,不加紧练习也就罢了,成日不学无术,只知道顽劣惹事,背个道德经也懒散松垮。如再不纠正,将来必酿大祸。”

     “师傅。我没有、”水灵儿可怜巴巴对了对手指。

     “所以,为师决定了,从即日起。为了改掉你顽皮的陋习,你便每日到藏经阁抄经,没有为师的命令,你一步也不准踏出藏经阁。”

     “不要啊师傅!”水灵儿扯住广成子袍摆,及其可怜的哀求道。

     “即刻便去。”广成子摆摆佛尘,淡定的说。

     “是……”水灵儿还是非常识时务,因为她清楚的知道,在师傅的气头上动土,是绝对吃不了兜着走的。避免招来更大的祸害,她决定乖乖服教。

     ……

     丢开一本经文,水灵儿无聊的叹了口气,把笔杆放在嘴巴上,撑起腮帮子发起了呆。

     不过,正当她聚精会神的凝着前方的水墨画时,突然瞪圆了眸。

     天哪,那是什么东西?

     青花瓷?!!!

     水灵儿跳了起来,火速朝水墨画的位置飞了去。

     拿开盖住青花瓷的粗麻木,水灵儿当场抱住了青花瓷,龙凤纹。色泽暗沉。瓶口上那一三角小缺口。没错,就是它了,绝对没错了。

     找了整整十七年,想不到竟放在藏经阁里。

     没错,她水灵儿就是因为十七年前,不,应该说亿万年前,刘姨的青花瓷而穿越到这个东汉国。

     她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她从一个大二学生穿成了一岁奶娃,但可以肯定的是,她的穿越,与这个青花瓷脱不干系。因为,她就是在偷盗青花瓷的当天穿越过来了。

     不过,虽然让她苦找了十七年。但终于让她找到了。

     看来天无绝人之路,她又可以重返现代,再也不用呆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抄什么狗屁经文了。

     于是,水灵儿激动的抱起了青花瓷,开始细细琢磨起来。

     她怎么穿越的?似乎是把青花瓷背到背上,然后跳两下穿了吧?

     想着,水灵儿作势把青花瓷扛到了背上,学着上次的姿势跨了两下。

     三秒钟过去了……三分钟过去了……

     除了几只苍蝇飘过,周围并无怪异现象、

     “不是吗?难道是抱着跳两下穿的”水灵儿又把青花瓷放进了怀里。照样跨跳两下。

     结果照样不行。

     于是乎,一整天水灵儿便丢开经文,抱着青花瓷研究如何穿越的秘诀。

     一个月过去了……

     水灵儿试验了一千三百五十六次,摆了五百八十六个poss。

     但是……青花瓷除了被摩擦的光亮了点,根本毫无异状。

     “买噶,难道天要我亡了吗?!!!!!!”水灵儿趴在桌上,烦躁的抓了抓头。

     “咚咚咚。灵儿,还在抄经文吗?”二师姐温柔的声音。

     水灵儿闻言,赶紧把青花瓷藏了起来,“噢,师姐进来吧。”

     于是,二师姐便端着素菜和米饭走了进来,“抄了这么久,也累了把,先歇会,吃点东西吧。”

     一见有东西吃,水灵儿便丢开毛笔,当场拿起馒头狼吞虎咽起来

     “慢点吃,膳食房还有。”

     吃完东西后,水灵儿楷掉嘴上的油,讨好的说“师姐你真的太好了”

     “你啊,就会油腔滑调”无奈一笑,二师姐收拾东西准备走出藏经阁,不料刚走两步,便被水灵儿抛在地上的书轻巧一拌,用力扑在了地上。

     “碰。”清脆的磕绊声。

     水灵儿当场吓个正着,立刻跑向二师姐,扶起她,“二师姐,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二师姐甩了甩右手,望着手腕上被甩出刮痕的镯子,摇头叹息道,“我没事,只是这镯子刮花了些。”

     “镯子?’水灵儿睁圆美眸惊叫道。

     镯子?为什么看到镯子她就熟悉的紧…

     记忆瞬间倒回了穿越前,画面与展览馆那血色镯子重叠在一起、

     思绪骤然一通。

     “这镯子怎么了?”二师姐并没有责怪水灵儿随便丢书的行为,而是疑惑水灵儿这反常的神情、

     “没什么。呵呵,我只是觉得这镯子很漂亮”水灵儿摆手解释道。

     “哎~~”二师姐若有所思的盯着镯子发了一会呆,但很快便回神,对水灵儿道,“好了,灵儿快别说了,师傅闭关了,你可更要努力背诵经文了啊。千万别让师傅失望了啊。”

     “知道了师姐。”水灵儿把二师姐送出到了藏经阁。随即也关上了门

     。

     看来她的猜测准没错了。穿越那天,她不仅带上了青花瓷了,情急之下,也摸走了展厅里那血红的玉镯子。

     而且她穿的时候还发出了红色的光,而恰好,那个玉镯也正是艳红血色。

     哪照这么推来,问题不是出自青花瓷?而是,那个血玉镯?

     水灵儿越想越兴奋。于是,水灵儿便在藏经阁里里里外外搜找了一遍。但最终都没找到她梦寐以求的血玉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