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43 他在哪?
    傅天麟有些疑惑,也盯着水灵儿手上的小玉佩,当他的视线落在那精致细腻君字上时。他先是惊讶,然后是震撼,最后,他的脸色骤然一黑,大掌犹如凶猛的狂狮一般。一把掐住水灵儿的脖子,把她活活的提到空中。下一秒。只见他红着眼。嗜血残暴的大吼道。“说,他在哪!!!!”

     “你。。咳咳。你。。。什么啊?”水灵儿被傅天麟勒的小脸通红,此时此刻,她真的一头雾水,嗓子也快喘不过气来了。

     “说!!!他在什么地方!!”傅天麟赤红着双眸,像是走火入魔一般。不停地,勒紧水灵儿的脖子。浓重的杀气仿佛要立马将她吞噬一般。

     “咳咳咳咳,你。。放开我。。。”水灵儿眯着眼睛,感觉喉咙一阵挛痉,仿佛随时都会崩断一般。

     好。。难受。

     “快说!!!!否则我就杀了你!!!”傅天麟变本加厉,把水灵儿凶猛的推到了墙上。大掌不断收紧,瞳仁不断变红。

     “你。。我。。。说、、、”因为脖子实在被勒的太过窒息,此刻,水灵儿只能拼命比划着双手,企图告诉傅天麟她快断气了。。

     因为水灵儿的肢体语言太过逼真,所以,傅天麟立马意识到自己下重了手,下一秒,只见他猛的松手,把水灵儿从半空中放了下来。

     “咳咳咳”水灵儿瘫坐在地上,脑子还处于一片模糊的混沌中,喉咙传来的火辣让她剧烈的干咳起来,别说回答问题,此时此刻,她连睁眼都显得吃力艰难了。

     “在哪,”语气强硬的分外冰冷,愤怒的瞳仁仿佛能把水灵儿生吞活剥一般。

     “咳、、咳咳、、、我。。。”水灵儿想开口说话,却不料音线被傅天麟掐的失了声。尽管她多么想要问清楚说清楚,可嘶哑的嗓音却怎么都不允许。此时,她只能忍着泪水,无辜委屈的盯着傅天麟。

     可傅天麟却没有任何怜香惜玉,见水灵儿说不出个所以然,下一秒,只见他怒火升到了最顶点,有力的大掌重新抓起水灵儿的衣领,然后猛烈的扣在墙上。

     “欧。。”水灵儿被迫倒抽口气,本就疼痛的后脑勺更加混沌了。没一秒钟的时间,她的眼皮便彻底的垂落了下去。

     见状,傅天睁大了瞳仁,大掌立刻放开了水灵儿。他紧抿着薄唇,深锁的眉头泛起了一丝复杂之色。

     秋风萧瑟,尘埃轻拂。空旷寂寥的寺庙里,傅天麟凝视着水灵儿清秀的脸,思绪沉默了。

     ===========================================================

     头好痛,背好酸,全身上下仿佛被石头碾过一样,重的指头都抬不起来了。

     即便如此,水灵儿的思绪还是格外的清晰,她被大魔头给教训了一顿。然后就昏死了过去,再然后,她就记不清楚了。

     不过,依她这些天的经验判断,她一定还被傅天麟囚禁着,并且,还在马车里。

     他们这是要上哪?为什么魔头在看到二师姐的玉佩后反应会这么的激烈?他们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难不成大魔头在追杀二师姐?

     天呐,二师姐该不会真的这么倒霉吧?而且,看大魔头的气势好像非常憎恨师姐,要是师姐真的落到了魔头手里,依照傅天麟的个性,他岂不是会把师姐碎尸万段吗?

     天呐,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啊、

     思及,水灵儿顾不得身上的腰酸背痛,猛的从马车上弹做起来,煞白的小脸写满了焦急。

     她睁大杏眼,慌乱的打量这经过丝绸封闭的马车,内心有种说不出的恐慌和害怕。

     她并不是害怕自己被魔头当成了人质,也不害怕魔头把她千刀万剐,她唯一担心的,便是华山的师傅和师姐们。

     因为,自从穿越开始,她在这个时空唯一的亲人便是华山的师傅和师姐了,要是他们真的出现了什么闪失,

     那她活在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意义?所以,无论如何,就算万箭穿心,即使粉身碎骨,她都要保护华山所有的师兄师姐们。绝不让他们受到魔头的任何伤害。

     毕竟,这个事端是她挑起来的,所以,解铃还须系铃人。她绝不会临阵退缩。

     “迂。”这时。只见傅天麟勒紧缰绳,那本在疾速驰娉的马儿猛的刹车。而身后的马车也猛的停了下来。

     这不停不要紧,一停呢,本来就没有坐稳的水灵儿后脑勺猛地栽倒在马车上,并发出了响亮清脆的磕碰声。

     “欧。。”水灵儿捂住脑勺,难耐痛哭的倒抽口气,可发出声音那一刻起,水灵儿立马后悔了,因为,魔头似乎发生她已经醒过来了,接下来会是什么?

     残酷的拷问吗?她死也不要!!!!

     正在愁眉苦脑之时,水灵儿突然勾起了粉唇。

     对了,装死!!!

     像是听到什么风声般,傅天麟动了动右耳,敏锐的黑眸缓缓的看向了马车。他先是沉默了一阵,直到薄唇越来越冷,终于,他从马背上跳了下来。修长的大掌握紧了剑柄,然后缓慢的,一步步的,向马车走了去。

     深秋的风咆哮的有些肆虐,傅天麟的冷冽面具被墨发挡住了一半,在日光下竟有种说不出的诡谲莫测。

     终于,他停在了马车边上,只见他紧紧的盯着那被绣着乌雀纹理的门帘,深不见底的瞳仁更是看不出一丝情绪。

     下一秒,只见他抿紧唇角,骨节分明的只见用力的拉开那精致暗沉的帘布,然后向里边望了去。

     他盯着水灵儿静美酣甜的睡颜,毫无温度的开口道,“起来。”

     水灵儿自然是听到傅天麟的警告的,但,为了安全着想,她一定要装死装到底。绝对不能被傅天麟发现任何的异样。

     见水灵儿一动不动,傅天麟居然破天荒,没有任何暴力倾向的重新提醒了一次,“起来!”

     水灵儿还是一如既往的装死。虽然,她很不想装死,但这种状况,醒了也难逃一死,倒不如省事一些,直接装死。这样,还可以免除一些皮肉之苦呢。

     正当水灵儿在心里盘算计划时,傅天麟便猛的提起了水灵儿的衣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