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2 华山小弟子
    一轮冷月临照,满山绿树生风,遍觉彻骨的森凉,骤生出世的空灵之感。涧水从石缝流出,散发出阵阵清脆的叮咚声。

     倏地,一道悉索的脚步声从紫竹林的山坡处由远而近。透过皎洁圆月,才微微看清了来者外貌。

     那人一身灰白道袍,下巴流着一撮花白长须。手持一柄拂尘。

     他虽面容苍老,但一路行走如风,经过的地方不留一丝声响。速度极快,像是在追赶什么东西的。

     不顾细雨的侵淋,此人越行越快。

     但,在经过紫竹林那木质拱桥时,他倏的停住了脚,苍眸望向了那颗巍峨青松树底下。定情一看,居然是一个未着寸缕的小婴儿。

     目光又望了望前方那迅速闪离的黑影,沉思片刻,最终,他还是掉了个头,朝那安详熟睡的小婴儿走了去。

     这时,秋雨逐渐变大,没一会便汹涌而至,淋湿了广成子宽大的道袍。广成子蹲下,缓缓把树底下的婴儿抱进怀中。

     “小东西,你怎会在这?”广成子搂紧女婴。

     而这时,像是被搅了美梦一般,那熟睡中的婴儿骤然张开了干净眸子。她没有大哭,也没有大闹。只是用一种极为深沉的眸光凝视着广成子。似乎在打量一件稀有物品一样。

     在看清广成子整个面貌时,婴儿终于有了点反应,只见她挥起婴儿肥的嫩白小手,拼命拉扯广成子的白胡须,嘴里咿咿呀呀,表情十分丰富,看样子是非常开心了。

     “你爹娘了?他们怎的把你小小女婴弃在如此荒郊野岭之地?”广成子慈爱的问。

     “噫噫噫噫。挖呜呜~~~~~~~~”女婴扯着广成子胡须研究了半天,终于发出如雷贯耳的大哭声。她皱着个脸,像是受了什么委屈似地,哭的很是凄厉。

     广成子笑了笑,“贫道以为你不会哭呢。”

     婴儿眯着个眼,明明才几个月大,却老气横秋的扯住广成子的袖袍,擦了擦脸上的鼻涕。然后低下头又接着哭。

     广成子盯着小婴儿逗趣的举动,苍眸不由一亮,没一会便爽朗的大笑起来,“妙哉妙哉,你这个女婴古怪精灵,贫道喜欢。既然你我有缘,那么从今往后,你便跟着贫道修炼内力吧。”

     闻言,女婴嫩白小手乖巧的搂住广成子的脖子,笑呵呵的蹦跳起来。

     广成子抱紧女婴,瞧了瞧阴沉的天色。旋即,用衣袍遮住了女婴的头,便不再逗留,直接绕开眼前的苍天大树,朝紫竹林的山坡走了出。

     十七年后。

     清晨时分,巍峨山顶响起了一片清脆灌耳的钟磬声,虽夏日将近,然而草木依然葱茏茂盛,烟雾缭缭中,华山寺更显雄伟庄严。

     几个身着浅灰道袍的俗家弟子用扫帚清扫着石阶上的灰尘,钟馨声一停,那些俗家弟子们便个个放下了扫帚,入了道观。

     道观内的正前端摆着一尊晶灿发光的大佛。广成子双手合十。端坐在蒲团上,此刻的他苍目紧闭,嘴里念诵着经文。

     而那些涌进来的弟子也都未出一声,个个虔诚的跪坐在平日里打坐的蒲团上。

     见房内没有一丝动静后,广成子这才睁开了眼,缓缓从蒲团上直起了身,苍目四处打量了一下,当看到第一排第三个位置上的空蒲团时,广成子肃起了老脸,转头对着大弟子问,“灵儿呢?”

     被师傅这么一问,大弟子智德有些支吾。“额,灵儿啊,今早徒儿也没见着她呢。”

     广成子眉头一皱,显然心情颇差,旋即对着坐在第三排的二弟子吩咐道,“智心,你去把灵儿找回来。”

     二弟子智心恭敬颔首,“是,徒儿这就去。”

     ……

     白云朵朵,鸟鸣阵阵,就连风儿似乎也在赞美秋意的初晨。

     这时,一道纤丽身影从膳食房的纸窗内探了出来。调皮杏眸到处轻扫,见四下无人,这才捧着几个热呵的馒头从门里溜了出来。

     不料刚走两步,便被二师姐智心给逮个正着。

     “灵儿!!!!”

     水灵儿僵住了背脊,迅速将手中的窝窝头藏在了身后。脸上扬起起春风般的笑容,尴尬了转过了身。“呵呵呵呵,二师姐,你怎么在这?”

     智心走向水灵儿,“是啊,这该换我来问的把,诵经会上,灵儿师妹居然又跑来膳食坊偷吃了啊?”

     水灵儿懊恼的哭丧着脸,买噶,她真想一掌拍死自己贪吃的嘴,今早光顾着吃,居然忘了每月一次的诵经会了。惨了惨了,这次彻底玩蛋了。

     但很快,她可怜巴巴的挽住二师姐的手,“二师姐,今早我睡过了头,忘了用膳……”

     二师姐指腹轻推水灵儿眉心,故作责备道,“你啊,一天到尽晓得吃,怎么能把诵金会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呢?该打”

     闻言,水灵儿双眸溢泪,活像丢了百把万似的,哭的好不凄惨,“无论如何,师姐你可一定要帮帮我啊,要是被师傅知道我因为贪吃而忘了诵经会,我绝对会死得尸骨无存啊啊”

     想到师傅那非人般的折磨手段,水灵儿就忍不住打起哆嗦来了。

     “真是拿你没办法,快把早膳吃了吧,待会我就说你去帮静师太清扫去了。记住等会我要是这么说了,你可千万别穿帮了啊。”二师姐无奈的摇了摇头。细心为小师妹吩咐道。

     水灵儿立刻擦擦无泪的眼眶,扬臂扑在二师姐的身上,“二师姐,就知道你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