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七章
    七天之约很快到了,练红炎果然带人来到了煌帝国跟联盟的交界处,一干人站在边境线上远望咸阳城的方向,战前的指令搬空了城池,现在附近没有一个牧民,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过草丛似波浪般起伏摇摆,不知名的野花开在草丛间,散发出淡淡香味。

     以练红炎为首,后面依照各自地位排列位置,啥都不做,就这么站着。

     “炎哥,我们就光站着吗?”练红霸无比纳闷,太阳晒得他发热,晒久了皮肤会黑啊。

     “这边已经展现出诚意,如果接应不到,是他们那边的问题。”练红炎淡淡的说,两手合拢拄着一把剑,身姿挺拔,器宇轩昂,早就做好了晒很久的准备,不温不火。

     “突然说要和谈,却只说了七天之后,没说具体时间,更没有说要在哪里和谈,我们的人无法进入城池,连找他们商议都不行,只能这样了。”练红明拿着黑羽扇,面无表情的说,轻轻扇了扇,眼皮耷拉的望着远处隐约可见的城池轮廓。“想必是很有自信,能够准时接应我们。”

     “那要是没来,我们岂不是要站一整天?”练红霸垮下脸,晒上一整天皮肤肯定会黑啊。

     “如果联盟想给我们个下马威,做好站一整天的心理准备吧。”练红明有气无力的说,精神病恹恹的。

     “都那么说了,我们不能不来。”练红炎语气毫无起伏。

     “可恶,联盟太多事了!”练红霸咬牙,或许要站一整天的假设让他心情骤然恶劣,想到这几□□廷里发生的事情,情绪更加暴躁,“竟然故意送了一封老爹亲自写的信件,害得我们焦头烂额!虽然老太婆因此吃了一嘴灰,我也摆脱了通敌叛国的嫌疑,可是完全不想感谢联盟,平息了一场风波,掀起另一场更大的风波,朝堂上下都震动了!”

     “皇后的指控并没有确凿证据,只是捕风捉影,我们也不是轻易能被拉下马,就算闹大,最后也只能不了了之,皇后这么做恐怕是想趁机打压我们,用事实表明即使陛下不在了,想要动她也得掂量掂量。联盟横插一脚,让整个事情复杂化,上升到更高的程度,已经不是普通的内部摩擦,明知道和谈会给煌帝国带来怎样的巨大影响,皇兄也不得不来,箭在弓上不得不发,皇后也彻底被利用了。”练红明说着打了一个哈欠,眼角渗出生理泪水,嘴巴里说着这些,神态却看不出来有多么凝重,只有语气里透出的一丝冷意泄漏出他真实情绪。

     “不忠不孝背信弃义这种污点绝对不能背上,一旦有了这个污点,就再也不能堂堂正正,对于我们一直以来宣扬的皇族正统论以及执行的国策是致命性打击。”练红炎望着咸阳城的方向,目光穿过虚空仿佛落到了某处,不知是冷笑还是其他什么,“不是只有武力能迫使别人低头屈服,方法可以有很多种,联盟给我上了生动一课。”

     “可恶!”练红霸怒骂,憋屈的不行。

     明明没有的事情硬是给扯成了有,让大家都相信有这么一回事儿,最后他们这些明知道没有这回事儿的反而不得不为其负责,配合联盟的步伐走,捏着鼻子假装是真的。

     一场内部的政治摩擦被外部力量横插一脚弄得陷入两难,举步维艰,前面是悬崖,后面是火海,区别是一个后果严重,一个更加严重,他完全能想象签了和谈要遭受多少非议质疑,可不签就不是遭受非议质疑这么简单了,不忠不孝背信弃义之辈人人唾弃,皇族信誉形象扫地,同时,如果不能把皇帝赎回来,不止是皇族,煌帝国的颜面整个被放到地上随便任何一个人都能踩一脚。

     妈的,不但借题发挥搅得煌帝国朝廷动荡,好人还全让联盟当了,煌帝国什么好处都捞不到,吃力不讨好还得赔笑脸,简直要疯了,太狠毒无耻!

     “冷静,红霸。”练红炎侧目瞥一眼,转回来,“这次的确是我们小瞧联盟,我们能使用经济策略引诱巴尔巴德步入陷阱,来达成兵不刃血收服巴尔巴德的目的,联盟当然也可以用其他方法迫使我们低头,输了就输了,但煌帝国跟联盟的较量绝对不会止步于和谈。”

     “我赞同皇兄,吸取失败教训,以后更加冷静谨慎,一直以来的胜利助长了我们的信心,这才冷不丁狠狠栽了一个跟头。”练红明点头道,还是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眼皮耷拉,精神困倦。

     即使心里有再多的不甘心,练红霸也只好按捺下,艳阳高照,太阳晒得他鼻尖渗出细细的汗珠,虽然没有站多久,但他觉得仿佛过去了好久,每一秒都格外难熬。

     “三个皇子都来了,连我也要来啊!”裘达尔漂浮在半空,懒洋洋的没个形象。

     “自然有让身为magi的神官亲自来的必要。”练红明说,风吹拂过,轻轻撩动他遮住半边脸的留海,手执黑羽扇一派优雅睿智,不看那副颓废困倦的样子的话。

     “趁着这个机会,看看联盟内有没有金属器使用者是吧?”裘达尔换了个姿势,“如果没有,那可真是太了不起了,不是魔法,也没有魔神的力量,究竟是什么让他们那么厉害,连我差点也要被抓了。红明的魔神如果不是但他林,那天煌帝国的金属器使用者可都要危险了,说不定会被抓走一两个。”

     “三个皇子都来了,白龙被抓到联盟,皇帝也在联盟,就算是和谈……如果这个时候联盟要趁机做什么,说不定能把煌帝国皇族一锅揣了,从皇帝到继承人无一幸免。”裘达尔摊手,摇摇脑袋,不怀好意的煽风点火。

     “如果以最坏的后果出发,不无可能。我跟红霸都有来的必要,跟神官大人一样肩负不可推卸的责任,皇兄更是不能退缩。”练红明说道。

     “难道小裘达尔害怕了?”练红霸斜睨。

     “怎么会,我也很好奇的。”裘达尔眯眯眼,望着远方,“一直拒绝我的城市,究竟是怎样的地方。”

     天空划过一道道光,在煌帝国众人的目光中落到眼前的地面,联盟前来接应的人竟然来得如此之快,出乎意料。

     领头的人笑容温和,气质出尘,不沾人间烟火,是个很容易叫人心生好感的青年,年龄不大,看起来二十出头的样子。他对站在最前面,明显是头领的练红炎拱手作揖,“在下叶清尘,前来接引煌帝国的诸位,久等了。”

     轻描淡写的作揖,立马叫煌帝国这边的人不满了。

     “见到红炎殿下竟然只是区区的拱手作揖,联盟未免太不将煌帝国放在眼里!”

     叶清尘神色不变,对叫嚣的话语充耳不闻,连个眼神都懒得给,笑容依旧温和出尘,无端透出几分目下无尘的矜持高傲。“不知煌帝国的诸位是想去咸阳城,直接传送至中央主城,还是先去其他城池,然后再传送至中央主城?”

     “有什么区别?”练红明问。

     刚才出声质问的人只好心不甘情不愿闭嘴,心里默默记了联盟一笔,如此狂傲果然不安好心。

     “咸阳城虽然还在重建当中,但是传送阵已经能够使用了,中央主城中已经为诸位安排妥善下榻住所,可以直接休息,如果去其他城池进行传送,可以顺便逛逛街,领略一下联盟多民族混合的人文特色。安乐大人特意叮嘱,煌帝国内看不到这样的场景,如果能让红炎殿下看看,那真是最好不过,即使每个民族信仰跟文化都不同,大家依旧能够和睦相处,共同创造繁荣。”

     “这……”练红明为难的飞快看一眼自家皇兄,这赤果果的是挑衅炫耀了吧?

     出乎意料,练红炎答应的很干脆,一口应下了,面无表情的脸看不出喜怒,“那就让我看看联盟引以为傲的繁荣和平吧。”

     “喂,我们该怎么去?难道走路吗?”练红霸毫不客气的问,虽然也不是晒了很久,但他就是觉得自己皮肤晒黑了一度,“我们当中只有几个人能飞,剩下的都不会。”

     “这点敬请安心。”叶清尘轻轻一笑,从宽大的袖子里取出一叠令牌,“在那之前,请诸位佩戴好专门发放的通行证。“

     漂浮在半空的裘达尔探过头来看,“通行证?”

     “因为诸位都是红名,联盟的城池禁止红名进入,如果没有特别准许的通行证会被拒绝,请小心佩戴,防止遗失。”

     “如果丢了会怎么样?”裘达尔饶有兴致的问。

     “轻的话,被立马排出领地,重的话,会被守护者当成入侵者当场击毙。”叶清尘笑容可掬道。

     “什么!”煌帝国这边立马有人爆了,李青秀很不满的说:“你们果然毫无诚意,不怀好意!”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叶清尘丝毫不生气,依旧是轻描淡写,“与其指责我们联盟不怀好意,不如检讨自己为何心怀恶意,充满攻击性,前来进行和谈的诸位竟然不是代表友善的绿名,我们才要惊讶。”

     “什么是红名?”练红炎问,这是他一直很想知道的事情,“对联盟充满恶意,心怀不轨的人?”

     “这部分也包含在内,红名代表了危险跟威胁,不是假装友善就能轻易蒙混过关的,心里怎么想的自己最清楚。”叶清尘回答道。

     把通行证递过去,确认每个人身上都有了以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神行千里法术发动,所有人身上发出光,两脚猛然脱离地面,窜上天空,划出长长的尾巴一下子飞出老远,猛然落地,光芒消失,众人已经稳稳当当站在了洛阳城的城门口。抬头仰望城门上大大的三个字,煌帝国众人表情特别怪异,城池名字跟洛昌只差了一个字。

     进入到城池里,震撼迎面而来。和咸阳城的建筑物一样充满混搭风格,丝毫不凌乱别扭,经过细细的规划设计,合理搭配,混搭美感发挥得淋漓尽致,既感觉到异域风情,又不会显得太过陌生,每个人都能从中找到自己熟悉的因素,对混搭的其他民族因素接受度不由自主提高,顺眼多了。来来往往的人们服装各异,有游牧民族的,有煌帝国风格的,有沙漠民族的,也有海上民族的,眼尖的从里面发现好些已经被煌帝国吞并而消失的民族文化特色。

     街道熙熙攘攘,人声沸腾,一片繁荣昌盛,各种商店各种商品叫人应接不暇,可谓是百花齐放。

     跟进入咸阳城时感觉很不同,那时候城里冷冷清清的,建筑物的确让人惊艳,视觉冲击力远没有此刻站在洛阳城的街道上震撼,仿佛一下子落入了万花筒,眼前绽开五彩缤纷五光十色的世界。

     煌帝国为了统一思想约束思想,抹消当地文化,强制灌输煌帝国的文化跟思想,而联盟的做法是包容各色文化,令各民族的文化在这大环境下自然而然融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既保存了文化的多样性,又最大限度消除了因为不了解带来的民族隔阂。摩擦当然少不了,同一个民族的都会有摩擦冲突,异民族之间会有很正常,这种时候就要依靠联盟政策调解,教会人民互相尊重,以及守护者的治安秩序维护工作。

     这次前来和谈,练红炎没有带太多人,人数精简,因为带多了也没用啊,逛街不至于浩浩汤汤一大群人横行霸道惹人注目。叶清尘尽心尽责的带路,介绍沿路看到的联盟特色特产,笑容温和,不温不火,丝毫没有不耐烦。

     一开始还有些警惕紧绷,渐渐放开来,很多新奇的东西只有联盟内部有,还没有贩卖到外面去。一来商队一次能携带的东西终究有限,二来交通不便的情况下大多选择了方便储存的类型,也就是生活用品,有些需要专门的师傅上门安装甚至是施工的东西基本也不在考虑中,小本生意的商队买不了多少,大型商队渠道少,因为另一边有个中央沙漠的关系严重妨碍贸易交流,流入到煌帝国的商品最多。

     大吃货帝国的智慧结晶在联盟里生根发芽,一路走来各种卖吃的,空气里香味诱人,馋的人口水蠢蠢欲动,从练红霸跟裘达尔最先好奇心发作买一点尝尝味道,一吃就再也停不下来,看到什么都想买,看到什么都想尝尝,直到吃撑了还在恋恋不舍,看得练红明哭笑不得,他也被硬塞了不少吃的,略撑,一边走一边吃这种经历还真是新奇,气氛轻松的让人差点忘记了自己来这里干什么的。

     最后练红炎终于看够了,叶清尘带领众人来到城中的传送阵设置,体验一把联盟的民用传送。

     终于来到联盟安排的下榻住所,纯粹汉风建筑物,跟煌帝国风格极其相似,存在差异,不过总比其他民族的风格让他们感到亲切。

     把人带到后,叶清尘拱手作揖,“还请诸位好好休息。和谈会议的人员尚未到齐,正式签订协约兴许要稍微等待几日,期间诸位可以随意看看中央主城的风景,若有需要,可以直接吩咐下人。”

     这话让煌帝国众人诧异了,联盟跟煌帝国的和谈,怎么说人员还没到齐?

     “怎么回事?”练红炎语气淡淡的,不怒自威。

     “联盟跟煌帝国前不久开战,举行了一场军事演习,想必有许多人对结果翘首以盼,如今正式建立友好外交关系,制定和平共处协约,自然要邀请这些人前来观看,见证协约签订的时刻,一同分享喜悦。在邀名单有些多,信使一一派出通知,担心因为交通的关系各国使者不能准时到场,负责送邀请书的信使同时还要负责把使者带到联盟,这样的大事各国自然要花点时间商议,挑选使者。”

     “煌帝国诸位是这场会议的主角之一,今夜安乐大人将会在城主府内设宴招待诸位,为诸位接风洗尘。”

     “……”

     “……”

     “……”

     叶清尘再次拱手作揖,告退了。

     练红明脸僵了,揉揉太阳穴,尝试换个思考角度从联盟的方位出发,琢磨揣测“安乐”的思维方式,不懂的时候是懵的,懂了后是懵逼的,彻底拜倒在了她物尽其用见缝插针的求实作风下,因为有“让练红德在经济上发光发热发挥剩余价值”的前车之鉴在,联系这次情况,他稍微弄明白了。

     原本是联盟跟煌帝国双方的和谈协议,硬是搞成了世界瞩目的会议,要说对联盟有什么好处……

     “她是打算趁着这个机会,跟世界各国有头有脸的人物混个脸熟,和谈的同时,顺便谈几个贸易的单子拓宽联盟的贸易渠道?”练红明除了一个“服”字,不想说其他了。

     要说哪里做的不对,对联盟来说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儿,可以说做的很漂亮。

     名不经传的北方联盟借了煌帝国的威势一举跃入各国视线范围中,把各国代表聚拢到联盟中,如果不是借跟煌帝国和谈的名义发出邀请,有几个国家会给面子派出使者。人聚集到一起,联盟趁机向各国做宣传,谈谈贸易合作,各国使者未必会拒绝,就算自己做不了主,传回自己国家也是可以的,只要露了脸,还怕以后找不到借口跟进情况吗。

     联盟既跟煌帝国如愿签订了协约,又找到一个大好的机会接触各国,煌帝国给各国带来的威慑有多大,不论内情如何,作为第一个成功跟煌帝国签订和平协约的联盟都显得很特殊显眼,凡是派出使者的国家必然有所感触,联盟趁着余韵未了抓紧时间商谈,省去了以后多少辛苦开拓贸易渠道建立外交的时间。

     一面骄傲于煌帝国的威望,一面心酸被利用了个彻底,简直是光站着什么不做都能给联盟送温暖,练红明真的很想问问,接下来联盟还有什么算计,一环扣一环,完全说不出不对,只有豁然开朗,“啊,还能这么干”的感觉,出牌不按牌理出,厚颜的理所当然,无耻的清新脱俗,不走寻常路完全应接不暇。

     这种人才,真想挖到煌帝国来!

     练红明无语凝噎,觉得自己真特么涨姿势了。

     听到练红明的话,练红霸震惊,憋了半天没说出什么话,说联盟把跟煌帝国和谈当成什么了,想想也不对,简直没有比联盟更加重视郑重的,他们可是邀请了全世界能邀请的国家前来参加见证,顺便谈个贸易合作怎么啦,反正来都来了,把别人晾着光等会议召开还不如趁机谈个贸易单子,大家都有事情做,能谈成的使者说不定也很高兴啊,除了国王交代的任务,还额外完成了一桩大买卖,意外收获,回去要被称赞一番。

     “噗——“裘达尔直接喷笑了,这么搞笑的事情怎么能不笑,”联盟还真是处处惊喜!抓住一切机会为自己制造利益,这次煌帝国被利用惨了,都被利用几轮了啊,一环扣着一环,果然和谈不是结束,还没和谈又给整出这么一个事情来,不知道到时候又会弄出什么事情来!”

     裘达尔不懂,有一种实干精神叫做有条件要上,没条件就制造条件上,有一种好人叫做有困难要帮助,没困难就制作困难去帮助。

     练红炎没说话,总是面无表情就是好,没人看出他什么情绪,吐出四个字,“静观其变。”

     “我看也是,除了静观其变还能干什么,联盟的思维跟我们完全不一样,不知道是谁出的主意,这么有趣。”裘达尔无所谓的耸耸肩膀。

     练红炎、练红明以及练红霸三个人不约而同想起了安乐一本正经的表示要让练红德在经济上发光发热发挥剩余价值的声音,除了她,简直想不到其他人。

     现在有点怀疑,如果当时没有立马答应七天后过来和谈,她会不会直接向世界各国发出邀请,名头就是:煌帝国皇帝练红德亲手种的菜要上市了……

     心理阴影无限大。

     #这种时候,只要微笑就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