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六章
    练红炎答应了七天后到联盟进行和谈,但并不意味着可以就此高枕无忧,坐等签订协约。如果真这么傻这么天真,以后要是被坑了一点都不冤枉,国家大事,政治博弈,谁愿意一直跟个缺心眼儿的建立友好关系,平起平坐啊,指不定关键时刻就是个专拖后腿的猪队友,日常里也幺蛾子层出不穷呢。尤其是煌帝国这种,基本方针就是侵略吞并所有国家,统一世界,根本没考虑过跟别的国家建立长久的外交友好关系。

     凭着皇帝练红德这个把柄,迫使练红炎不得不松口答应和谈,相当于强压着牛低头喝水,真的喝水了,还是嘴巴碰到水沾湿嘴唇而已难说,真的只是得到一个和谈的机会罢了。七天后他们会来到联盟,到时禁止红名进入的限制必须解除,对练红炎来说不就是一个机会吗,她可以挟持皇帝要挟他,他当然也可以趁着和谈这个机会,让所有人以为尘埃落定的时候,突然反水大干一场,峰回路转。

     即便是和谈成功谈下来,所要面临的问题依旧有很多,到时候皇帝肯定要还给他们,一直抓着不放,对方就有了充分质疑和谈的借口,联盟成了缺乏诚意欺人太甚,又打起来便是煌帝国占了理,而没了这个筹码,合约可以说就是一张纸了,撕了也就撕了,还能跳起来咬他一口不成,兜兜转转返回原点,一切都是白费功夫。

     人无害虎意,虎有伤人心,说的就是煌帝国。

     会这么做无可厚非,煌帝国一直以来执行的方针总不能说变就变,国家政策岂是儿戏。对于占领的土地不止是抹消当地人文,还对所有人声称,煌帝国的皇族才是世界上唯一且尊贵的存在,对煌帝国一直发动的侵略战争进行合理化。

     大人当然不信,但是小孩子呢,对被占领的这些国家所有下一代这样教育,告诉他们被占领之前的那个王族根本不存在,煌帝国皇族才是唯一的正统,一遍一遍重复,谎言说的多了也就成了事实,从根本上抹消最后的命脉,当这些小孩子长大,当时的大人老去,死去,煌帝国一直以来洗脑教育塞给他们的东西也就成了真的。

     一直以来实施这样的洗脑策略,基本方针又是统一世界,会真心和谈发展长久的外交关系才有鬼呢,即便练红炎真的乖乖配合和谈,多半也是缓兵之计,不然就是自己打脸打的啪啪响。就算联盟不是皇权统治国家,以国家与国家的名义建立外交关系是事实,煌帝国皇族是唯一正统,承认以另一个国家的身份平等建立外交关系的联盟又是什么存在?

     安乐回忆了一下自己在煌帝国的所见所闻,加上现在已经明白煌帝国急速扩张的目的,很能理解在这些前提下练红炎会做出的选择。自打脸这种事情必须要避免,扇得整个方针策略都被动摇,问题就更严重了,不止关乎皇族的威信,还关乎到统治的稳定性,一旦出现自相矛盾的地方惹人诟病,下面就学会了质疑,洗脑效果也就下降了。

     要么改变煌帝国一直以来执行的方针策略,要么在煌帝国定义以外的地方给联盟下定义,也就是说,不能有重复跟冲撞。

     强扭的瓜不甜,练红炎已经够不乐意了,肯定不会在这上面费心思给联盟寻找台阶下,那就化被动为主动,联盟给煌帝国台阶下。

     定义说白了就是给脸上贴金,形象包装。

     煌帝国把自己的皇族定义为唯一的正统,这样其他国家的王族自然就都成了非正统,作为被唯一正统尊贵的皇族统治的国家,天然有义务消灭非正统,将他们的国民纳入正统的统治。就是这么一种逻辑。

     联盟给自己定义,不能重复了,要走其他路线。

     安乐表示简直不要太容易,脑洞*好,分分钟想出一打高大上的背景设定,投入到使用中还是来个简单易懂的,一句话直接令整个联盟升华,彻底跟煌帝国区分开,跟其他任何一个国家区分开,既不相冲矛盾,也不重复撞梗。

     盟主天人下凡。

     煌帝国宣扬的是人权,皇族至上,世界唯一正统,那联盟就宣扬神权,含金量高,充满神秘感,直接让联盟蒙上一层神秘的颜色,任何不合理都得到合理化,提高声望值,有什么奇怪的地方都能自行脑补得到解释。比如,为何神龙诅咒洛昌必遭战火之灾要找联盟帮忙,因为盟主天人下凡嘛。

     至于听起来感觉联盟压了煌帝国一头,管他呢,谁让他们以前没有宣扬练家有神龙血统,真龙天子必定出自练家呢。

     给自己脸上贴金还贴不过别人,好意思哔哔吗。

     她是修士,除去居民npc,其他npc也是修士,多少都有修为,包装一下完全说得过去。

     不过这种事情不能向煌帝国那样大张旗鼓的宣扬,要低调,“盟主天人下凡”最好只有盟主的心腹知道,然后跟心腹亲近,受到心腹信赖青睐的人从npc那边得到一点风声,用这种方式悄无声息的扩散泄露出去,成为大部分高层心照不宣的秘密。大张旗鼓的宣扬,生怕别人不知道,容易画虎不成反类犬,搞的像装神弄鬼的江湖骗子似得,费尽心思打探到的更容易被相信,太轻易到手的不被珍惜,重点往往不是真相是什么,而是人们愿意相信什么。

     不用洗脑,不用一个劲强调,反复强调,只要当作“盟主天人下凡”来处理就可以。

     相信穆嫣然他们肯定不会拒绝,还会欣然接受,指不定还能举一反三,她对npc的脑回路已经认知的足够深刻。

     找了个台阶给煌帝国,接着就是让他们顺着这个台阶下去。

     皇帝练红德跟一起抓来的皇子软禁在同一个院子里,公主是女孩子,所以得到一个特权,可以单独住,身边也有侍女拨过去贴身服侍。

     安乐走到软禁他们的院子外,抬手对向自己行礼的守卫挥挥手示意起身,走进去,看到练白龙挥着木制的偃月刀刷得虎虎生风,专心致志聚精会神。

     除了没有人身自由,待遇还是不错的,想要做什么,要求不过分的话基本可以满足,像练白龙想练刀,因为偃月刀是武器不能随便给他,就弄了一把重量差不多的木制偃月刀。

     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儿,练白龙的刀术练习终于告一段落,不经意抬眼看见安乐,大吃一惊。

     “那个……不好意思,我练习的太专注。”练白龙道歉。

     “没事,我也就站着看了一会儿,没什么好道歉的。”安乐摇摇头表示不用介意,看了看他的额头,有少许汗珠,“每次都看见你站在院子里练习刀术,你很喜欢偃月刀吗?”

     加上今天就是两次,每次都看见,花费在上面的时间想来不少,虽说要求不过分就尽量满足,提出要偃月刀练习刀术还是挺让人惊讶的,就像一个武痴似得,一天不练浑身难受。

     “实际上我最喜欢的是料理,这边有很多没看过的料理,尝试着按照菜谱做了做,可是……”练白龙叹一口气,很遗憾,“义父似乎并不感兴趣,根本不肯尝一口,只能拜托外面的守卫给红琳送一份,不知道喜不喜欢,守卫只能送到那边院子,让外面的人送到里面去。”

     左眼部位狰狞的疤痕丝毫无损他的气质,目光软和,似乎对目前的处境并没有什么不满,自得其乐。

     “那是正常反应,现在哪里还有心情品尝新美食,公主大概也没有那个闲情逸致,想比之下,你这种反应才奇怪,好像一点都不着急。”安乐仔细盯着他的眼睛看,的确没有焦急神色,“一般来说,都会对未来的命运感到焦虑不安吧?”

     “这个……”练白龙呼吸一窒,不知所措的挠挠头发,有点慌乱的说:“大概是跟以前没区别吧,除了不能自由外出,待遇没什么不好。”

     “没区别?”安乐惊讶了,怎么会没区别呢,呆在自己家,跟被敌人软禁,天差地别啊,待遇再优渥,心理上的落差无法避免。

     “一开始的确被吓了一大跳,不过大家都很友好啊,毕竟是被抓过来的,不能自由活动很正常。”练白龙心态特别好,似乎觉得谈这个话题不好,容易说到敏感的东西,想转移话题,“那个……”刚开口卡壳了,露出窘迫神色,因为他不知道对方叫什么名字。

     “叫我安乐吧。”看出他的窘迫,安乐从善如流开口道。

     “那个,安乐小姐是来找义父吗?”练白龙问。

     “嗯,稍微有点事情呢。”安乐点点头。

     “义父今天精神看起来不错。”练白龙说,笑了起来,“说起来,自从来到这里,义父的身体渐渐好起来,这边的大夫很厉害啊,义父的病体一直都不太利索,时好时坏,但是现在很明显感觉到在好起来,大夫医术真精湛,比煌帝国的御医还要厉害。”

     “这个夸奖我就毫不谦虚的收下,大夫也会很高兴的。”目光一转,安乐冷不丁问,“你的眼睛呢?”

     练白龙愣怔一下,下意识抬手捂了下左眼,语气低落下来,“我的眼睛……很小的时候看不见了,对于复明已经不抱希望……”

     “下次大夫来了让他帮你看一下,你自己也说了,这边的大夫医术厉害,比煌帝国的御医还要厉害,说不定有办法呢。”

     “谢谢,不过,我果然还是……”

     “真不抱期望的根本无所谓吧,其实心里果然还是抱有希望,但是害怕又一次失望,所以不敢让大夫看,怕听见不想听的话又一次失望。”安乐斜睨一眼,说出他的担忧,这种反应很正常,失望太多次留下心理阴影了,只有说起眼睛的时候他的反应才像一个正常人的反应。被抓到敌方阵营作为俘虏还这么心宽,以一个皇子来说根本不正常。

     要么根本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没有感到威胁,觉得大家对他很好,应该不会伤害他,要么有恃无恐,可是就连皇帝都没这么大的底气,他一个没什么力量的普通人皇子哪来的底气。

     刚才,他似乎无意间泄露了什么,什么叫做跟以前没区别,也就是说,只要能够自由活动,他觉得呆在这里跟呆在煌帝国的皇宫一样吗?

     练白龙被噎住了,颓然下来,苦笑,“安乐小姐说的对,我……很矛盾,想恢复,但又害怕再次听见同样的答案,踌躇不已。”

     安乐冲他挥挥手,“你接着练习吧,我有事。”

     “安乐小姐!”练白龙突然叫住她。

     扭回头看他,安乐发出一个单音节表示疑惑,“嗯?”

     “刚刚我做了新菜,但是义父不想吃,一时太兴奋做的有点多,托守卫给红琳送了一份,还有很多剩下来,说实话……”练白龙露出苦恼的神色,“辛苦做的料理,果然很想听听别人的评价,好不好吃,味道怎么样,不能见红琳,只能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吃,有点……可惜,所以……”吞吞吐吐,不好意思说出最后的邀请话语。

     安乐一下领会了,意思很明显,看了看他手脚无措的样子,点头答应,“好啊,如果好吃的话,我一定不会客气的。”

     “谢谢!”练白龙表情一下子亮了,欣然道。

     “我等会儿过去。”安乐摆摆手,向软禁皇帝练红德的房间走去。

     练白龙站在原地看了很久,看着她进入房间,依旧直直盯着房门看,似乎视线能够洞穿雕花门看清里面的场景,他抬手摸了摸左眼部位被灼烧留下的皮肤,面无表情转身,抓住木制偃月刀的手紧紧握住,用力的手指微微颤抖。

     皇帝练红德虽然是练红炎的父亲,但气场感觉完全不一样啊,歹竹出好笋的即视感满满,练红炎自带二米八气场,霸气侧漏,练红德看起来就是个怪蜀黍,也许是身体不好导致精神面貌不太好打了折扣,但随着身体渐渐恢复,看着跟第一次见面好像没有多大区别,从精神上感觉到的颓然萎靡。

     来见练红德不为别的,就是想让他亲笔写一封家书。

     内容措辞怎么写看他自己,照着平日里的书写习惯就好,只要把她的意思表达清楚。

     信里面要传达出这样的意思:他来到联盟后一切安好,经过治疗,身体渐渐好起来,现在精神很不错。称赞一下联盟的友好和善,然后隐晦提出对某个约定的赞赏看法,谆谆叮嘱大儿子不要因为过去的胜利昏了头,自负的以为天下无敌,再次隐晦的提一下,联盟没有人攻略过魔神迷宫,人类能凭借自己达到这个的力量高度,以前真是太坐井观天,不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以一个老父亲的心态说完后,以一个皇帝的角度阐述担忧,帝国方针或许应该再完善一下,补足以前考虑不周的地方,一切为了帝国的未来,为了人类的和平。最后,一笔略过,用精简的语言表明,煌帝国能有今日,皇后跟神官集团功不可没,也为了帝国内部的团结,以及未来长远考虑,纵使皇后有什么过错,不要寒了功臣的心,从轻发落吧。

     简单一封家书,直接把练红炎绑到了某个约定的大船上,帝国方针应该再完善一下也跟联盟有关,所有一切都是从长远考虑帝国未来,联盟隐藏的神秘令他领悟到什么,并非屈服于武力,最后坑了皇后跟她身后的神官集团一把。

     安乐从皇帝口中知道了不少东西,皇后跟神官集团就是其中之一。

     要是皇后没有什么过错,皇帝干吗特意在家书里提出来,明显的是明白某种内情,知道自己不在皇后肯定要出幺蛾子,叮嘱练红炎从轻发落,避免闹得过火引发内部混乱。画龙点晴的一句,多重含义,既隐晦表达出了自己对皇后某种内情心知肚明,也表达了身为皇帝为了帝国利益而做出了某种退让忍耐,到底是什么事情需要皇帝忍耐退让,闹起来可能导致帝国出乱子,那自然就是秘密了,不会在这里提出来。成功塑造了一个看似昏庸实际心如明镜的皇帝形象,简直用心良苦。

     安乐看了看信的内容,没啥问题,她想表达的都在上面了,对方还润了润色,让内容看起来更加自然和顺,读起来逻辑毫无违和感。

     虽然让他写的时候,是抱着栽赃皇后,但是又不能让皇后轻易倒了的想法,练红德这么配合简直意想不到,身为皇帝应该不会想不到这么写会是什么后果,不论对练红炎,对煌帝国,还是对皇后,整封家书都是陷阱,一箭三雕,他要是不明白,怎么能写的这么合她心意,明显领会到她想干什么。

     目光从信纸上移开,斜一眼练红德,或许是心理因素,看着感觉好像没有刚开始那么颓废昏庸。

     这练红德,看来也是个有想法的人啊,不是单纯夹在皇后以及练红炎中间的小透明。

     若跟皇后不和,对神官集团生出忌惮暗涛汹涌的通常应该是皇帝才对,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偏偏是练红炎出了这个头。坐看练红炎一步步掌权,人称炎帝,跟皇后面和心不合,皇帝倒挺有退居二线坐山观虎斗的感觉,平日里表现的昏庸一点,皇后跟练红炎谁都不会怎么关注他。

     这么一想,还有点刮目相看,身为普通人夹在中间太艰难,名义上最大又怎么样,拳头没底气啊,干脆让出位置,让两个都是拥有特殊能力的斗。

     缺点是,双方要是想直接掐起来,他就危险了,可是这样做至少能活久一点,皇后不想失去他这么好用的傀儡,尽量会保住他,练红炎是他看着一点点坐大的,父亲没有总是扯后腿,父子之间亲情淡薄,好歹还是有点的。

     总之,这封家书她很满意。

     让穆嫣然他们看看有什么问题,没有的话就发出去,尽量让煌帝国中想拉练红炎一派下马的人以为这是他跟联盟勾结的证据。到时候闹开了,肯定会撕逼撕起来,信件的内容便成了关键,当着朝廷所有重臣的面,把这封信的内容曝光。

     到时候,既能打击皇后,又能让练红炎百口莫辩,坐实了和谈跟约定,若是出尔反尔,就是练红炎过河拆桥,为了权势丧心病狂,视皇帝的安危不顾,甚至是想借联盟之手除掉皇帝。

     皇帝最后一句话,既是证据,证明皇后的确有某方面的错,又在保她,毕竟,中日友好靠韩国,中韩友好靠日本,煌帝国内部还是别上下一心铁板一块的好,必须有个拖后腿,暗中对帝国造成分裂危险,分薄权力的势力在。

     约定了什么这种事情就不需要一一写上去了,反正她是通知过练红炎了,就是皇后触怒神龙,致使神龙大怒,诅咒洛昌遭受战火之苦,如果他们有别的借口那就随便了,没了这个正好拿去用,她是感觉这个最合情合理了,利用了龙魂现世造成的震撼,前因后果都有,半真半假难以分清。

     唔……保险起见可以暗示一下伊苏南,若事态发展不如意,让他出来活动活动,不动声色的引导发展方向。

     想想自己光为了跟煌帝国打交道就花费了多少心力,分析了多少,假设了多少,想了多少应对策略,这才刚开始呢,简直心累。

     “跟这些满肚子花花肠子七弯八拐,一肚子阴谋诡计的家伙打交道真难啊,肮脏的大人世界啊~~!”安乐看着信,不禁惆怅感叹一句,各方面都要考虑到,还要想办法让大家面子上都好看,免得哪个下不了台,节外生枝。

     这年头好人难当!

     作为唯一的听众,练红德表情是这样的o_o,“……”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虽然小姑娘看着年龄不大,但这心眼可不少,依照她的心思写出这封坑极了的家书,他好歹也是皇帝哪里会不明白,一箭三雕,一环扣着一环,这一封拿出去会产生多大的连锁反应啊,竟然有脸说别人阴险!

     练红德表示:朕当时就惊呆了,世上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徒!!!

     #快给本座发一朵小红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