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
    万万没想到,本以为是一场对煌帝国对练红炎一派策划好的阴谋,直到练红霸膝盖中了一箭。

     当着自家炎哥明哥的面,练红霸受到会心一击,自尊心严重受创,恨不得隔空把人抓过来堵上她的嘴,省得胡说八道。什么13岁到14岁之间,还自称大姐姐,就那张脸那个身高,撑死也不可能比他大!

     练红明表情僵硬,有点昏昏欲睡的大脑被这石破天惊的一语刺激到,精神一振,如果被悲剧的人不是他弟弟,他真想笑。

     书房气氛诡异的安静好半晌,最后是练红炎开口打破平静。

     “你的目的就只有这个?”

     “这是其中之一吧。”安乐回答道,大大方方,“从你们现在最关心的说起,找点谈话气氛,张嘴就是别人不感兴趣的话题,冷场多不好啊,我可不知道,太过开门见山会不会愿意搭理,我是个腼腆的人呐。”

     把腼腆挂在嘴边的人能有多么腼腆,就像一个劲标榜自己善良的人肯定不是什么好鸟。

     “煌帝国近年飞速扩张,从原本的一个小国变成如今疆域广阔的军事大国,如果只是想要得到更多的领土和国民,翻了这么多倍已经够了,贪心不足蛇吞象。可是扩张步伐丝毫没有减缓,随着军事力量壮大越发强势,咄咄逼人。所谓打天下容易守天下难,攻占了土地后随之而来的一系列治理问题才是棘手的,吞并的领土文化思想都不一样,冲突矛盾重重,形形色色层出不穷。经过我的实地考察,煌帝国并不是单纯为了扩张而扩张,近年吞并的领土治理执行的一丝不苟,算得上安居乐业吧,但是,问题并没有消失,表面上的尖锐问题沉到暗地里而已。我转了一圈都能注意到的问题,能把攻占下来的大片土地在短时间内治理到这个程度,肯定不是绣花枕头,不会注意不到。”

     “那么,就是有意不去深入,有更重要的事情占据了心神精力,维持在最低水平别出乱子就可以了。”

     “这是等着以后慢慢治理的意思吧?”

     “问题来了,是什么样的事情如此重要,竟然把治理国家排在了后面?”

     “这种事情问皇帝最快了,可惜我只看到一个被掏空了身体病歪歪的怪蜀黍,从那边得到的回答并不令我满意,大失所望,这可不是一个有着雄心壮志的皇帝该有的样子,在逗我呢!”

     “最大的收获就是问出了一些外人不知道的事情。”

     “所以,我想从你这边得到一个回答,你们想干什么?”

     虽说穆嫣然他们根据煌帝国的行动推测出其目的恐怕是征服世界,但她还是想亲耳听听这边的说法。总不能是毫无理由毫无动机,某天一拍脑袋说:大家组队一起征服世界吧。

     “亲自考察了煌帝国的治理情况,心中产生迷惑,所以想向我寻求答案。”练红炎若有所思,眼底流出一丝不同寻常的光芒,总是一脸面无表情的样子情绪不太好察觉,此时颇有几分刮目相看的意味,饶有兴致的问:“你心底已经有结论了?”

     “没错,我的心中已经有一个结论,最后想要验证。”安乐靠着椅背,单手支起脸颊,眼睛望向虚空。

     “得到验证后又如何?”尽管透过千里鹤无法看到对方,练红炎目光错也不错。

     “这要看你的回答。”安乐狡猾的把问题踢回去给他,没有立马给出自己的回答。

     “哼,小聪明。”练红炎往后一靠,腰背依旧挺直,举手投足透出的强大威压减弱,颇有几分闲适气场。

     “我作为西征军大都督,南征北战扩张煌帝国,从未有人问过我这个问题,你是第一个思考后直接问的,站在帝国对立面的人基本直接认定,这是为了煌帝国的野心,即便是下面的官员,也几乎不会主动去思考帝国急速扩张背后的真正用意。”

     “你会这样问,我很惊讶,既然如此,我便回答你。”

     “这是为了世界的统一。”

     练红明跟练红霸明显知道练红炎的这个想法,是这个主张的坚定支持者。皇室的兄弟之间能有这样的互相信任理解以及支持十分难得,天家无亲情,就算能抱团抢皇位,亲情的火苗也是说灭就灭,而他们联合起来,目光直接越过皇位放眼全世界去了。和普通的皇子比起来,更加有器量,胸襟博大,眼界开阔,并不局限于一国之内。

     三个皇子都是被魔神承认的王之器,作为领头羊的练红炎更是撑起了思想殿堂的最大支柱。

     “人类是充满斗争性的生物,各有各的想法,各有各的理念,这样的人类是永远无法互相理解的。随着数量增加,就会开始抱团,在不同理念下构建多个集团,理念冲突,立场各异,随着一次次的摩擦矛盾加深,自相残杀。终有一天,人类会毁灭在自己的手里。”

     “以历史为鉴,全都证明了这一点,即使是现在也在一次次重复这样的过程,不同的团体纠纷不断,最后因为纷争招致毁灭。”

     “即使是留着一个民族的血,只要心中信仰的理念有所不同,就必然会有冲突,无法互相理解。”

     “所以,统一世界上所有的思想跟规律,把世界上曾经存在各种不同的思想跟国家从历史上抹消。用繁琐的制度来束缚人民,用战争终止战争,以及奴隶这种毫无道理的阶级。人类会从历史吸取经验,历史就是人类的导师,历史会告诉后人,这样才是正确的。”

     “现在有所牺牲是无法避免的,历史上从未有人达成,今后要用漫长的时间来完成这个目标,来创造从未有过的长久安宁和平。”

     练红炎的声音低沉,抑扬顿挫,铿锵有力,讲解充满自信跟感染力,并非单纯从一国皇子的角度出发,放眼全人类的未来,有思想,有境界,正是这份胸怀和眼界叫无数人折服,心怀大志,志存高远,展现出的领袖魅力吸引了无数人追随他的步伐。

     作为这个主张的坚定支持者,练红明跟练红霸都是与有荣焉。

     对比之下,安乐的反应显得特别平静,甚至冷漠了。

     就只有一个字,表示她有在听,并做出了反应。

     “哦。”

     这么冷淡的态度仿佛在随意敷衍,练红霸不满了,对着千里鹤抗议,“一个哦是什么意思!太震撼无法说出话,还是太复杂超出你的理解范围?或者两个都有?”

     “这个程度还不至于让我震撼的说不出话,解说简单易懂,有什么好无法理解的,一听就明白啊。”安乐不以为意的说,马哲比这个难多了好吗。“我实地考察,发现近年被占领的土地都在实施同一种政策,强制抹消当地人文,灌输煌帝国的文化就有这种感觉了,就像一种口味的罐头吃到想吐,所以才想到洛昌转转。”

     “亲自得到证实,只有‘啊,果然如此’的感觉。”

     虽然那个时候是在吐槽。

     “那么,你的感想如何?”练红炎神色淡然,丝毫没有因为对方过于冷淡的态度感到恼怒。会开口说出自己的这个主张,某种程度上也算一种认同了,有人能够透过现象看本质,从煌帝国的现状看出其背后隐藏的深意,就算是个敌对阵营的小姑娘,他也愿意多聊几句。

     要达成这个目的,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也不是几个人能做到的,他不会逢人就会解说宣传自己的思想主张,只会对认为有资格知道的人说,能够凭借思考看穿本质,便跟其他人都不一样。

     “我对此暂时不发表看法,保留意见。”

     对于练红炎的话,安乐并不是毫无反应。就像触动了封印,沉淀在记忆里的东西纷纷扬扬,最先浮出水的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邓小平理论跟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思想政治课还真是成功啊,囧了一下,然后是老子的哲学,孔子的主张,以及法家思想,最后是新闻联播,掩面。

     理所当然,她是不支持练红炎这个主张的,简单,粗暴,扼杀了文化的多样性,束缚了思想就等于束缚了创造力,从长远发展来说是不利的,依旧是那句话,打天下容易守天下难,为了未来的和平让现在做出了许多牺牲,明知道某方面这样不行,明明认为战争跟奴隶制度是不对的,煌帝国却依靠强横的军事力量四处挑起战争,国内存在大量奴隶,为了全力支持战争,对扩张领土的国民实行物资分配制,维持最基本的生活需求,一切资源优先供给军队。

     心里想的跟做的完全南辕北辙。

     现在不是辩论赛,即使不认同,辩论没有任何意义,不是说赢了,说的对方哑口无言就能解决问题。

     “对于和平,我也有自己的看法。”

     “战争对人们的迫害有多么严重,渴求和平的人就越多,明明有那么多人祈求和平,战争还是一次次爆发,原因可以有很多,解决了一个主要矛盾,次要矛盾就会浮上来升为主要矛盾,人类的*源源不绝,矛盾冲突也层出不穷,想要从源头上杜绝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所以,要学会有意识抑制战争,通过别的办法解决矛盾解决冲突。”

     “求同存异,找出共同点,保留不同意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教会人们互相理解尊重,教导人们学会思考,向共同的目标出发。世界和平是世界人民的任务,不是谁的使命,也不是单独压在谁肩膀上的重担,每个渴求和平的人都能成为支持这项任务的力量,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学会思考是人类最宝贵的财富,学会理解跟尊重加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携手并进,和谐相处。”

     “厌恶战争,避免战争,动用武力是底线手段,和平的思想殿堂将屹立无数支柱,有老人,有少年,有男人,有女人,有普通的平民,有手握权力的官员,有大字不识一个的粗野村民,有满腹经纶的读书人,有的很纤细,有的很坚强,每一个支柱都是希望,每个支柱都在散发光芒,即使有人因此倒下,会有无数支柱站起来,在世界遍地开花。”

     总结起来就是:

     关乎群众的事情不能单独蛮干,要有组织的发动群众。

     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倒下一个夏明翰,会有千千万万个夏明翰站起来。

     感谢新闻联播,感谢思想政治课本,感谢历史课本,感谢语文课本。

     虽然不能为建设社会主义添砖加瓦,但她把党的光辉带到了异世界,把党的思想传播给异界人民,思想政治课老师可以瞑目了!

     如果把她在学校学到的东西都用上,这么一想,不止是思想政治课老师,语文课老师也可以瞑目了,历史课老师可以瞑目了……一圈数下来,发现只有英语课老师没法瞑目,没办法,谁让这个世界只有一种语言,木有英语咯,就算当做密码,那还不如用拼音呢。

     书房安静了一会儿,练红霸的声音响起来,“所以,你说了一堆是想表达什么?”

     “不好意思,一时情不自禁,听不懂就算了。”安乐拍拍脑袋,练红炎的话勾起她心中满满的演讲欲啊,真特么想顺便来个和平共处五项原则。

     “距离咸阳城跟洛昌城的城战过去好些天了,你们打算如何处理后续?如果因为皇后搅出来的事情暂时抽不出空来,我可以提供帮助快刀斩乱麻。真是个冷酷无情的女人,皇帝还没死呢,就迫不及待兴风作浪。”

     “直接说出你的来意吧,不要再拐弯抹角。”练红炎的声音响起来,“正如刚才我所说,煌帝国统一世界的步伐不会因为一次两次的碰壁而停下来,皇帝陛下一定能理解这个信念。”

     “还没有听就先把丑话说在前头,跟那个老头果然完全不一样。”

     “我只说一次,把这次的城战推到皇后身上,她才是诱发了战争的罪魁祸首,联盟跟煌帝国出于某个约定一起举行了这一场军事演习。”

     “这不是正中那个老太婆的下怀,更有理由污蔑我们出卖帝国,跟外敌勾结,绝对不要!”练红霸斩钉截铁的拒绝,怀疑,“你不会跟那个老太婆商量好了,故意过来引诱我们上当的吧?”

     “某个约定?”练红明发出疑问。

     “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互相尊重领土主权、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惠、和平共处。煌帝国跟联盟制定了这五项原则,联盟答应出兵跟煌帝国导演了这一场戏。”

     “皇后惹出来的麻烦虽然暂时让我们焦头烂额,但还不至于需要联合外部的力量来反击。”练红明冷静拒绝。

     “你们真顽固,明明这么做最好了,仇恨值全都让皇后给拉了,也能轻松迎回皇帝。”安乐摇摇头,这可是给足煌帝国面子了,首都被抄了到底不好听啊,皇帝被抓了更加不好听。

     “理由呢?是什么样的理由需要让手握大权的皇兄跟联盟里应外合捣毁首都洛昌,将皇帝陛下送到天山高原?”练红明嘲讽道,心里一点同意的意愿都没有,如此不靠谱,凭什么认为他们会接受这个条件。“即使陛下被握在你们手里,不代表可以肆意妄为,对我们呼来喝去,干涉煌帝国的内政。”

     “皇后触怒神龙,神龙降世诅咒洛昌必受战火之苦,生灵涂炭。洛昌是煌帝国的首都,洛昌有战火,不是帝国战败被一路打到首都,就是同室操戈。这个理由够充分了吧,洛昌牺牲一下,拯救了整个煌帝国,也拯救了皇室兄弟之间的感情啊。”安乐假装听不出练红明话语里的嘲讽,脑子一转编了一个理由出来,联系前因后果,还挺有理有据的,那天龙魂现世想必洛昌不少人记忆深刻,至于皇后怎么触怒神龙的,那还需要理由吗,神龙看她不爽啊。

     “啊对了,还可以补充一句,皇帝陛下身体欠恙,大皇子怀疑另有内情,恐受皇后蛊惑迷了心智,投鼠忌器不敢轻举妄动,委托联盟将皇帝救出。”

     “哦,完美,逻辑合理毫无违和感。”

     练红明简直要被气乐了,“连皇兄的名头都想拿去用,你简直……不可理喻!”

     “不好意思,新手上道业务不熟练。最坏的结果也就是个打,你们生不生气好像没有差别啊,人无伤虎意,虎有害人心,联盟好好的自己发展,招谁惹谁啦。”

     “煌帝国那十几万的士兵,你都怎么处置了?”练红霸咬牙问。

     “已经不存在了。”一句话让气氛瞬间绷紧到极致。

     “你难道!”练红霸猛然瞪大眼睛,手握紧拳头。

     “现在都登记为咸阳城的居民,煌帝国士兵已经不存在了,孤家寡人太可怜了,把他们的家人移民到咸阳城,这一条也加入到和谈条约里好了。”

     “请适可而止!”练红明终于发飙了,“从刚才就一直胡说八道!”

     练红炎面无表情,无论安乐提出的要求多么不让人接受都面不改色。正如练红明说的那样,练玉艳搅出来的事情虽然一时给他们增添了麻烦,却不是无法解决,说到底,练红霸会被抓住小辫子往死里黑也跟安乐有关系,找借口说皇后污蔑她的名誉试图插手干涉煌帝国的内政,他绝对不会允许。

     听见练红明发飙,他出声唤道,“红明!”

     听见自家皇兄的声音,练红明冷静下来,一字一语道:“煌帝国绝不会做出任何妥协,你们最好有这样的自觉跟认知,若皇帝陛下不幸死在联盟,新皇继位,煌帝国必将上下一心倾尽举国之力报复联盟!”

     言下之意,煌帝国不会因为皇帝被捏在联盟手里而做出任何退让,若不想被煌帝国疯狂报复,要么自己乖乖还回来,要么就把皇帝好好供着。态度之强硬简直叫人咂舌,不过也不失为一条好计谋,反将一军。

     安乐一挑眉头,并没有感到意外,因为一开始她就有这样的心理准备了,抽空看了一眼练红德之后更加明确,一个病歪歪的皇帝更多是精神上的象征,对煌帝国并没有多大的实际作用,真正掌权的人是第一皇子练红炎一派以及皇后集团,练红德不过是个夹在中间的棋子,不过,皇子到底对皇帝还有几分感情,没有冷酷到底。

     “给你们七天时间考虑,过期不候。”安乐慢悠悠的说。

     “……”练红明嘴角抽抽,简直不想再说话,联盟的这个小姑娘简直听不懂人话,一拳打在棉花上。等等……这些话,真的是小姑娘自己想说的,还是背后有别人想让她说?

     想起联盟的盟主从来没有在公众场合出现过,谁也不知道盟主长什么样,是男是女,今年几岁,练红明若有所思。

     他转头看向练红炎,低声,“皇兄?”

     练红炎一直不为所动,见练红明低声请示自己,抬手一挥示意等会儿再说。

     “你是傻瓜吗,都这么说了还不放弃!”练红霸简直要服了,世上竟有如此厚颜之人。

     “谁让你们都不好好听人把话说完,我酝酿了好久的台词,不说完我心里不舒服!”安乐理直气壮的指责。

     练红霸嘴角一抽,“你赶紧说,说完快滚。”

     “七天之后不来联盟,那我们只好采取其他行动,煌帝国皇帝练红德亲手种的菜可以开始上市了。”

     一瞬间,练红霸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你说什么?!”

     “练红德亲手种的菜可以上市了啊!不能政治上发挥作用,那就在经济上发光发热发挥剩余价值。先从农产品开始,快上市的菜让他浇水施肥除草抓虫子,走个过场就可以了,不算欺骗消费者。有噱头,有宣传劲爆点,一定能引发名人效应,借此扩大对外贸易渠道,扩大联盟知名度,提高国际声望,带动联盟的其他商品,扩大国际影响力。各种练红德周边产品都可以开发一下,销量应该会不错,还有比皇帝更能吸引人眼球的代言人吗,产生经济效应后,到时候就算煌帝国哭着喊着求着让我们把皇帝还回去,也不还了。”

     练红炎表情裂了,再不能淡定。

     练红明一脸崩溃,世界观都碎了。

     练红霸指着千里鹤手指抖啊抖,几乎是尖叫,“你到底想对老爹做什么?”

     “反正你们不要了,我们研究开发一下他的剩余价值不行啊,说不定练红德会很开心呢,离开了煌帝国后竟然焕发了人生事业的第二春,走向人生新高处,他的头像将随着联盟的商品走遍全世界,让世界人民都认识他,也算举世闻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无数的姑娘会为他着迷,我们开发的护肤品很受欢迎啊,无数的男人也会为他着迷,强身建阳丸立竿见影,说不定还能生个像煌帝国几位皇子那样出色的儿子呢。”

     妈的,真让你们这么干了还得了!!!

     世上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练红炎放在椅子扶手上的手握紧,差点捏碎了木制的扶手,脸部扭曲,强忍着想杀人的冲动,从牙缝里挤出,“好,七天之后我们准时到达联盟,希望到时候城池不会拒绝我们进入,而破坏了会谈。”

     “会不会太勉强你们了?刚刚还那么斩钉截铁的拒绝,若是觉得勉强委屈就算了,我一向不喜欢强迫别人,合作这种事情还是得你情我愿,双方愉快的达成共识比较好。”

     “不用多说了,既然联盟也有意追求和平,煌帝国或许可以尝试做出改变,道路不是只有一条,只看愿意为和平做到何种程度。”练红炎咬牙切齿,沉声道。“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说的不无道理。”

     “那么,七日后,恭候大驾。”

     成功向异界人民安利了党的思想,她果然机智无比!

     思想政治课老师可以含笑九泉了。

     “小安乐,这才是你的真面目吗?”练红霸咬牙切齿,气得冒烟。

     “我就是这么一个集才华美貌于一身的美少女。”

     #感觉胸前的红领巾更加鲜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