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联盟真的攻过来了,玉艳大人,是否需要我们出手?”一个穿着埃尔萨梅统一着装看不清脸的男人出声询问道。

     “这是个好机会不是吗,正好可以见识见识联盟的力量。”练玉艳端坐在位置上,对于洛昌陷入危机毫不在意,目光轻轻落到旁边一个戴着假面,没有用白布蒙脸的男人身上,“你感觉如何,伊苏南?”

     “大摇大摆进攻洛昌,想来是对自己的力量很有信心。”伊苏南道,低沉的声音微微透出凝重。他完全没有被虏获后的记忆,只觉得眼睛一睁开便从联盟来到了煌帝国的皇宫中,身体不受控制,被控制着对埃尔萨梅动手,未知更令人忌惮。

     “明知道埃尔萨梅盘踞在皇宫中,依旧进攻过来,无视煌帝国的金属器使用者,跨过长长的路途,千里迢迢进攻洛昌,如果不是对自己的实力充满自信,又怎么做得出这样的事情来。”练玉艳嘴边噙着笑意,单手支着下巴,“我们完全被小看了呢。”

     “维持如此大规模的大雪,对普通士兵来说很有用,但对于金属器使用者来说,并不会构成太大困扰,长时间维持大雪,消耗必定惊人,声势浩大,难道仅仅是为了展示其力量威慑旁人吗?”一个蒙面人疑惑道。

     “联盟败于自己的愚蠢之下就太可笑了,煌帝国的士兵受到低温风雪影响,联盟的士兵同样会,大费周章送到这里来,却只为上演一出搞笑的戏码。”练玉艳抬手,宽大的荷叶袖轻轻挡住嘴巴,满眼笑意。

     “我们静观其变,看情况再出手。”伊苏南说,“现在看来,是皇帝陛下为我们顶下了联盟的怒火,也许很快就会对我们动手,在他们眼里,即便抓到了领头的,埃尔萨梅也难逃干系。等跟红炎他们拼个你死我活,耗的七七八八,一举拿下入侵者。”

     “对呢,我对联盟的力量很好奇啊。”练玉艳眼底滑过一道冰冷的光芒。“本以为这个世界诞生的奇迹只有辛巴达,我们最为忌惮的一级特异点,没想到又杀出联盟这个变数,使用完全不同的力量体系,鲁夫虽然会受到吸引,但追根究底他们用的根本不是鲁夫的力量,是其他的,我们所不知道的力量。”

     “抓到一两个俘虏研究看看,总会知道是什么。”伊苏南语气透出冷意,“那个小姑娘本来是最棒的素材。”

     “受黑鲁夫影响的,似乎只有她而已。暴走后,黑鲁夫便会深深受到她吸引,大量聚集,本身力量也足够强大,真是太有趣了,若不是使用的力量未知,太合适制作成媒介,让我等之父降临到这个世界!”练玉艳眼睛发亮,想到遗憾的地方,叹息的摇摇头。

     “我等夙愿一定会达成。”伊苏南语气坚定。

     “呵……我从来没有怀疑过。”练玉艳轻笑。

     埃尔萨梅打算隐身在暗处作壁上观,皇帝陛下真的被砍了人头,还是金属器使用者受到重创,对他们来说都无所谓,只要不是练红炎他们跟联盟联合起来找埃尔萨梅麻烦,都可以无视。在煌帝国发展这么久,势力深入帝国,扎根在朝堂之上,一直对埃尔萨梅暗暗不满的人若是得到联盟的未知力量协助,他们会很苦恼的。为此,特意演戏给联盟看,埃尔萨梅是煌帝国的力量,埃尔萨梅做下的一切都是为了煌帝国的皇室,甚至是皇室授意的。

     他们想隔山观虎斗,也要看npc同不同意,正如伊苏南所说,所有的黑锅都让皇帝练红德给背了,但作为直接动手的人,埃尔萨梅难逃干系,皇帝的人头要拿下,埃尔萨梅组织的小命也要全部收走。

     一道雷霆朝着皇后所在的宫殿狠狠劈下,当即烧起熊熊大火,屋顶炸裂,墙壁崩塌,里面的人暴露出来,一层黑色的结界包围着众人,没有被雷霆的力量伤到。

     练玉艳端坐在座椅上,神色不变,泰然处之,语气充满嘲讽,“招惹了煌帝国所有的金属器使用者后,还要招惹我们,联盟是不是太过于傲慢?”

     风雪飘飘,被完全阻挡在结界外面。

     “胆敢暗算安乐大人的虫子,一个都别想逃过。”卢傲奇手里一只五光四溢的笔,“为了安乐大人,区区在下一介文职,也能上阵杀敌,手刃人头。”

     但从人数来说,npc这边不占优势,金属器使用者加上埃尔萨梅,等于连捅两个马蜂窝,npc完全不怕。区区三个人,就把洛昌搅得天翻地覆鸡犬不宁,几乎把皇宫给掀了。

     穆嫣然的植物不断从地底下冒出来,攻击力强大,数量众多,种类五花八门,而且还能释放出有毒物质,跟使用火焰属性魔神之力的练红炎打起来貌似被先天克制,木生火嘛,但她完全没有落下风,大殿内的大臣毫不犹豫抓在手里当做人质,要不是练红炎反应快,皇帝几次差点被植物的叶子卷走。

     联盟来的太快了,先是弃城而走,接着撇下大部队直接攻入皇宫,完全是把时间压缩压缩再压缩,快的不可思议。

     别看煌帝国有好几个金属器使用者,眷属器使用者也不少,战争的时候,有需要也会将魔神的力量投入使用,但他们其实更加习惯传统的战争方式,既军队攻城,占领土地。npc的行动模式完全不一样,遵从了城战的特色,兵对兵,将对将,抛下大部队先行一步完全毫无压力,反正洛昌内没有守护塔,那些个凡人士兵拦不住他们,真正有威胁的是能使用魔神之力的人,以及躲在暗处的埃尔萨梅。行动灵活,容易变通,不会局限于传统模式,考虑到联盟不需要占领洛昌,更加是怎么方便怎么来,出牌不按牌理出。

     穆嫣然的目标非常明显,是练红德,为了保护累赘,练红炎的动作有些束手束脚,但是很快,帮手来了,练红明一道传送门把练红德送到别的地方去,没了碍事的在,练红炎的转守为攻,凌厉的剑洞穿沿途撞到的植物,势如破竹,锐不可挡。最后,停在了穆嫣然面前一米处左右,练红炎扭头看,植物藤蔓从后方缠住了他的脚踝,反手一挥,斩断藤蔓,穆嫣然趁机变出一把翠竹剑一削,在他脖子上划出一条细细的血痕,只要闪躲的动作慢个半拍,就要人头落地。

     “真遗憾,我不是只会控制植物而已。”穆嫣然轻轻一笑。

     “皇兄!”练红明吓出一身冷汗,差点就看见自家大哥身首异处。,他抬起手,对着穆嫣然做出一个手势,背后一道传送门裂开。穆嫣然闪开躲避传送门,然而练红明制造的传送门不止一个,在她躲开背后那一个门,却落入了另外一道,位置瞬间挪移,一个极大魔法当头压下。

     “极大魔法——如意练锥!”

     强大的圆形冲击波狠狠压下来,地面被压的深深下陷。

     敌人被传送走,练红炎转头看练红明,“只有你?”

     “白瑛殿下去天空查看云层情况,突然下起大雪太不同寻常,恐怕是一直停留在洛昌上方的云层被施加了某种魔法,她的派蒙掌握风的力量,驱散云层正合适。”练红明警惕的目光掠过被植物缠住的一个个大臣,“全部都被抓住了。”

     “嗯,真正的目标是陛下,这些事人质。这次是我失算了,没想到来的这么快,正向洛昌汇集的军队大概遭受到了联盟军的伏击,过不来,面对这种对手,即便过来也不过是增添人命,跟对方的军队交战还算公平,只是,冻僵的兵士跟有备而来的联盟军交战……眷属被我派过去了,算是万幸。”练红炎觉得身体似乎有点麻痹,有魔装保护,应该不是气温太低的关系,鼻间充满淡淡的花香,挥之不去,兴许跟这个有关联,“红霸跟红玉呢?”

     “红玉的魔神,在这种气候不太能发挥,非常沮丧。红霸的话,先一步传送到郊外去了,时刻准备使用极大魔法,只要我把敌人传送过去。皇宫内还是洛昌内,都不适合使用杀伤力太大的极大魔法,整个洛昌百姓都是人质,我们投鼠忌器,到了郊外就没有这种顾虑了。”

     练红炎点点头,抬剑挥动,把绑住大臣的植物都砍了,救下他们。

     “似乎不是大军围城,只是来了几个人而已,把他们,连同我们,一起传送到郊外去吧。”练红明说。

     轰轰轰——

     雷劈的声音震耳欲聋,震得人心神动荡,气血翻涌,整个大地都在颤抖。

     轰轰轰——

     接连不断,这是何方高人在此渡劫……不,是埃尔萨梅正在被雷劈当中,铺天盖地的雷霆源源不绝,简直就像是雷神站在他们头顶对着他们轰,黑色的结界苦苦支撑。练玉艳怒视卢傲奇,恨得几乎咬碎一口银牙,连绵不断的雷击令她毫无反击之力,还有一种奇怪的力量镇压的她只能被动防御,稍有松懈就会被雷霆劈得灰飞烟灭。

     阿飘哪有不怕雷的,天雷的力量能让阿飘魂飞魄散灰飞烟灭,这一招正中了埃尔萨梅众位高层的弱点,即便不是阿飘,也怕雷劈啊,这么猛烈的攻势,挨上一下就要外焦里嫩的节奏。

     最可气的是,让他们陷入如此窘境的家伙竟然一脸气定神闲,挂着斯文的微笑,冲着他们扔雷符,一二三,扔,一二三,扔,差不多就是这种频率,扔雷符扔的就像葬礼上洒纸钱一样。天雷的正气之下,黑鲁夫完全被压制,全亏了练玉艳张开保护所有人的结界,不然面对这劈天盖地的雷霆之力,埃尔萨梅要全军覆灭的节奏。

     向来都是埃尔萨梅欺负人,结果有一天被人欺负了。

     这根本就是人造雷劫啊。

     练玉艳的目光简直是要吃人,狠狠剐着卢傲奇。

     画符师卢傲奇表示,平日里为了磨练自己,有空就画灵符,毕竟是个修士嘛,不能因为忙于联盟事务荒废了修炼,但是作为户部部长,完全是文职,没机会让他用上自己的灵符,机会难得多用用,反正放着也是放着。除了雷符,他手头上还有各种灵符,驱邪化煞,斩鬼,降服……

     用掉用掉,别浪费!

     一二三,扔。

     被雷声引过去,远远望去的两人沉默好半晌,森森感觉到一种无耻气息。

     “皇兄……”练红明挣扎了,看着心腹大敌练玉艳被联盟弄死,再把敌人传送走,还是一视同仁,依照计划把人丢到郊外去,跟埃尔萨梅合作消灭敌人。做还是不做,这是个问题。

     练红炎严肃脸。

     然而很快不要两兄弟做出选择了。

     “哎呀,差点忘记了,皇帝的人头还在等着我收割呢。”卢傲奇突然想起来,不扔普通雷符了,扔出一张重量级的九天神雷符。

     满天飞的鹅毛大雪当即停了,埃尔萨梅众上方的天空雷电耸动,酝酿一下,劈下一道粗的吓死人的雷,强烈的光芒瞬间照亮整个洛昌,这力量震天撼地,仿佛天地间的力量汇聚到一起酝酿而成,是上苍愤怒的咆哮。如果说普通雷符是毛毛雨,这特么的就是暴风雨啊,威力翻倍翻倍再翻倍,普通雷符一张一道雷,九天神雷符则会劈下九九八十一道才会停,模拟了雷劫。一通轰炸下来,练玉艳的结界庇佑不了埃尔萨梅多久,很快她就要自身难保了。

     练红炎跟练红明不知道九天神雷符的具体威力,但是看雷霆的威力,以及卢傲奇已经不扔灵符,雷霆还在劈就知道,这必定是一项杀手锏。

     冲着这一手,联盟的确有骄傲的资本。

     练红明不再迟疑,立即抬手放出传送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卢傲奇丢到洛昌郊外去,顺便把练红炎也传送走。

     闯入皇宫的敌人貌似只有两人,练红明犹豫一下,终究没有跟着一起到郊外去,他要镇守皇宫,万一又有敌人,可以及时作出反应。

     #求埃尔萨梅的心理阴影面积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