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四章
    </script>    因为巴尔巴德并没有北方联盟开通的传送阵,所以采用了走空路的方式,一人踩着一柄飞剑飞过来,安乐最前面,后面的人排成八字,左边是侍女,右边是侍卫,练白龙则由一个侍卫搭载……

     飞剑是什么样,想也知道,只要不是特别有想法有设计*的,规格不会差太多,侍卫侍女们所使用的飞剑就是通用版,缺乏个人特色,御剑飞行有法术加持不会因为失去平衡而掉下去,但被载的人踩在上面感觉就微妙了,又不是滑板,就算是滑板踩在上面依旧是要考验平衡性的,既没有护栏,也没有什么安全措施,视觉开阔毫无阻拦,踩在一柄光秃秃的飞剑上,窜上天还不算,跨过长长的距离从北方联盟一口气飞到巴尔巴德境内,直逼首都,极速飞行中与空气摩擦产生的作用被法术挡了,顶多感觉风有点大,并不伤人,但视觉冲击完完全全不打折扣,这感觉,岂止是酸爽。

     一柄飞剑啊,往下看,腿都要给吓软了,飞毯的话好歹比较大,有点安全感,速度也没有飞剑快。

     广阔的海洋尽头天水一线,陆地上是黄沙绿洲,充满海水咸湿味的风迎面而来。

     鸟瞰下方,建筑物聚集在海边,形成一座城市,周围是绿洲,出了绿洲是地域广阔的黄土荒漠,海洋的蓝色,绿洲的绿色,以及荒漠的土黄色,色彩对比强烈。

     安乐收回视线,转头道:“怎样白龙,在天上飞的感觉很不错吧?”

     我去,这小子是要升天了吗?!

     可怜的孩纸,什么苦大仇深,什么卧薪尝胆,全都被恐高症给吓没了。自请留在北方联盟开始仿佛多年挤压的阴郁怨气都释放出来,整个人画风大变,从温和单纯美少年变成心理阴暗复仇者,跟个刺猬一样,连亲姐姐都扎过一次,此刻一扫而空,露出了这个年纪少年应该有的表情,那仿佛快升天的样子。

     脸色惨白目光呆滞,两手死死抓着身前的侍卫,浑身僵硬,明明还活着,却仿佛死了一样,没错,就是那种保持死前姿势的样子,万分怀疑抬手戳一下就会身体歪掉栽倒在地。

     “……少年,你还好吧?”安乐控制飞剑后退两下站在他面前,抬手挥了挥。

     练白龙不说话,瞪着眼睛,目光呆滞,脸上的肌肉十分僵硬,浑身一动不动,连眼珠都没转一下,跟中了定身术似得。

     这表情分明是惊吓过度啊,安乐心虚,自我检讨,也许可能大概……第一次御剑飞行就飙到这个速度太刺激,想当初她第一次飞行可兴奋了,但是也不敢飞得太高,或者太快,渐渐习惯了才练出一身飞行能力,御剑飞行速度开到最大不在话下。

     小心翼翼伸出一根手指戳了一下,练白龙果然身体一歪,一声不响从飞剑上栽了下去。

     复杂搭载他的侍卫立马飞下去接人,这时练白龙的姿势已经不是那副中了定身术似得样子,脸朝下,四肢朝下,尸体似得挂在飞剑上,随着飞剑的移动摇晃。

     “安乐大人,白龙少爷昏厥过去了。”侍卫禀报道。

     “……我知道了。”安乐抹了一把虚汗。

     刚想说落地吧,巴尔巴德首都就在脚下,直接找家旅店休息一下,应该昏厥过去的练白龙却醒了,脸朝下这个姿势果然更加有视觉冲击力,站在飞剑上好歹视线不乱瞄,目视前方还是能自欺欺人一下的,挂在飞剑上不光更加没安全感,那简直是下一秒就要掉下去的感觉。

     “啊啊啊啊啊……!”练白龙吓得手舞足蹈,整个人紧绷炸毛,失声尖叫。

     从飞剑上滑下去了。

     滑下去了……

     侍卫只好再次抢救,这次不是挂在飞剑上,而是扛在他的肩膀上,保证不会又滑下去。

     高空失重,云霄飞车什么的一比简直弱爆了,加上人类对高空的不适感,练白龙吓得够呛,跟受惊的小动物一样死死抓着侍卫的脑袋,这个样子也挺像落水的本能动作,狂飙眼泪,情绪失控抓狂,大喊大叫。

     “我受不了了!受不了了啊啊啊啊!”

     “冷静一点少年……”安乐试图安抚炸毛的练白龙。

     “闭嘴小不点!”炸毛中的练白龙咆哮,眼泪简直是瀑布级别的,什么苦大仇深的复仇者,通通抛到爪哇国去吧。

     “不准对安乐大人无礼!”扛着他的侍卫厉声喝道。

     “你也给我闭嘴!飞这么快根本没法适应啊~~完全做不到!我还以为我要死了!”练白龙持续飙泪,声嘶力竭的哭闹,两手死死抓着侍卫的脑袋不肯撒手,偃月刀被侍卫抓在手里,抢救他的时候顺手一起抓的。

     安乐抹汗,她猜到他受惊过度,但是没猜到会这样大哭大闹,这是心理防线崩溃了吧。

     这种时候,是不是应该落地让他缓缓?

     “我们慢点降落吧,控制一下速度。”

     “是。”侍女侍卫齐声应道。

     虽然这么说,下降速度总不能像张纸一样飘飘悠悠吧,控制在不产生强烈失重感的范围内还是可以的。

     一落地,侍卫把练白龙放下,脸上挂满未干泪痕的少年没站稳步履踉跄一下,站在大地上脚踏实地,还没缓过气来,立即面色焦虑难受的扑向港口岸边,跪下来对着海里狂吐。

     看他吐得这么痛苦,吐得稀里哗啦,安乐抽抽嘴角,满脸无奈,也不能怪他身体素质不好,只能说不适应。

     “呕……呕……”练白龙胃里翻江倒海,能吐得都吐出来了,还是干呕不已。

     看起来一时半会儿走不开,安乐左右张望了一下,发现有些奇怪,巴尔巴德因为地理位置优越,是世界上最大的海洋贸易国,一直十分繁荣,但是现在看去却感觉到经济萧条的那种凄凉感,要说为什么一眼就产生这样的感觉,因为港口船只基本都停泊,不是暂时靠岸,而是停工无所事事的空置停泊,大船里没人,小船三三两两并在一起,船员坐在上面,抽烟的抽烟,睡觉的睡觉。

     以海上贸易为优势的国家,港口这么冷清除了经济萧条还能有其他什么原因,总不会是国王脑子发抽自寻死路禁止海上贸易闭关锁国吧。

     牡丹迅速使了一个眼色,立马有一个侍卫跟侍女领命,悄无声息离开。

     因为他们一群人踩着飞剑从天而降,旁边看见的人都颇为忌惮,下意识保持距离,除此之外倒没有什么过激举动,多看几眼,发现没有异常举动,该做啥的做啥,弥漫着懒洋洋的气氛,无精打采。

     安乐走到小船停靠的地方,三只小船并拢靠岸,每只船里有个渔民,一个在抽烟,一个在睡觉,另外一个跟抽烟的那个说话。

     “请问,今天是休息日吗,港口看起来很冷清啊。”

     抽烟的渔民年纪最大,或许因为实在无精打采,总之表现的很淡定。“巴尔巴德这种情况已经持续好一阵子了,经济一天不如一天,现在连出海都被限制,国家的贸易船也不再出航。”

     “国王不许出海?”安乐纳闷,总不会真的是国王发抽禁止海上贸易吧,那得是脑子里进了多少水。

     “渔民出海突然受到限制,国家的贸易船不在范围内,海上贸易勉强还能进行,但是最近因为雾之团的行动,国家的贸易船只能停止出航,港口冷清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大叔抽了一口旱烟,惆怅,“不知道巴尔巴德还能维持多久,一直这样……唉……”

     仿佛知道安乐肯定要问雾之团是什么,大叔叹过气后解释,“雾之团就是一个盗贼团体,这个城市时常起雾,这个趁着起雾行动的盗贼团就被称呼为雾之团,袭击贵族府邸跟国家贸易船,把抢来的东西分给大家,因此有许多人把他们当作英雄。”

     “原来如此。”安乐点点头,“盗贼团这么嚣张,国王没有派遣军队进行围剿?已经嚣张到连国家的贸易船都打劫,妨碍到国家贸易了吧。”

     “当然有,但是……”大叔抽了一口旱烟,“雾之团似乎学习到不可思议的魔法,普通的军队士兵根本不是对手。小姑娘,我看你们也是掌握了不可思议力量的人,应该对这方面更加了解吧,国王对这雾之团几乎是束手无策,军队里面都是普通人啊。”大叔对雾之团没有多大恶感,但也称不上什么好感,叹气,“虽然雾之团被很多人认为是义贼,是英雄,也不知道以后会怎样。”

     “现在是义贼,不代表一直都会是义贼。”安乐缓缓说道。

     大叔叹气,不再说什么,态度表明他的心底就是这么担忧的,雾之团嚣张到国王都拿他们没办法,他一个普通平民还是别多嘴,免得万一被雾之团的耳目听见了自寻麻烦。

     “谢谢叔叔。”安乐道谢。

     “没什么。”大叔摆摆手。

     抽烟的抽烟,睡觉的睡觉,聊天的聊天,死气沉沉无精打采的气氛弥漫了整个港口,仿佛他们的活力跟生气都被什么给抽走了一样,经济萧条影响很大。

     安乐走回来,练白龙还跪在岸边,已经不吐了,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整个人格外消沉,人生都绝望了一样。

     牡丹管理下的侍女芙蓉在练白龙身边单膝跪着,递出一条绣着芙蓉花的干净手帕,芍药手里拿着一杯水。

     “白龙少爷,请漱口。”芍药说道。

     练白龙僵硬了好半晌,低着头,根本不敢看人似的接过水杯,含一口干净的水漱漱口,吐掉。

     “白龙少爷,请擦嘴。”芙蓉说道。

     练白龙把杯子还给芍药,拿过手帕胡乱擦拭一下。

     芍药收回杯子,芙蓉收回手帕,安安静静走回牡丹身后站好,练白龙浑身僵硬,低着头,站起身,被全世界嘲笑了一样消沉低落,乌云罩顶。

     “如果还不舒服的话,可以再休息一会儿。”安乐体贴的说,少年看起来很不好啊,真那么不舒服她不会勉强的,可以找个位置坐下来钓钓鱼什么的打发时间。

     “……不,让您费心了,我已经没事。”练白龙干巴巴的说。

     “真的没事?”安乐满脸怀疑,刚才吐得那么厉害,连胆汁都要吐出来一样,现在看起来也不是一副没事的样子啊。

     “我已经好多了。”

     “那你干嘛一直低着头?”

     练白龙颤抖一下,缓缓的抬起头,那一脸对整个人生都消沉绝望跟不忍直视的神情落入安乐眼底,如果地上有个洞,大概会毫不犹豫钻进去把自己埋起来。

     “刚才给您添麻烦了,我实在太失态。”练白龙隐忍的表情下是大写的尴尬羞耻,想起飞剑上失控大哭大闹,恨不得时间倒流。

     很想说没关系,安乐却忍不住扑哧笑出来,妈的憋不住啊。

     “哈哈……没事没事,我倒觉得这样看起来正常多了,总是一脸苦大仇深的阴沉表情,很让我不知所措啊。”

     “……”练白龙的表情那一瞬间简直就像求死。

     “既然没事了,我们先去旅店吧。”安乐调整一下情绪,免得自己一直笑个不停伤害到少年的玻璃心。

     “您下榻的旅店已经订好。”牡丹柔声道。

     “嗯,太可靠了,我们走吧。”

     巴尔巴德王国的首都就叫做巴尔巴德,经济颓废趋势十分明显,萧条冷清,缺乏作为一个海上贸易中转站的繁华热闹,不过倒还不至于民不聊生。一路上看到人民使用流通的货币竟然是煌帝国发行的纸币,安乐想起自己手头上还放着不少煌帝国的纸币没花掉呢,这下可以派上用场了。

     “看来,巴尔巴德现在这个样子,跟煌帝国有关联。”练白龙突然出声道。

     “因为煌帝国的纸币吗?”

     “纸币在自己国家发行推广也要遇到一定困难,如果朝廷缺乏信誉,百姓根本不会买账,发行到其他国家所遭受到的阻力就更不用说,巴尔巴德王肯定不会主动要求把煌帝国的纸币作为流通货币,就算对纸币有兴趣,也可以自己印,自己发行。”练白龙目光掠过路边商贩正在轻点的纸币,面色深沉。

     “我也是这么想的,太不自然了。”安乐瞥一眼练白龙。

     似乎看懂了她的这个眼神,练白龙解释,“装作对学术感兴趣,总要多看看各种学术书籍。”

     “如果没有魔神,学术跟刀术包含了知识跟武力两个方面,越优秀越显眼,不过在魔神的光辉之下,就显得很平庸了。”安乐轻笑,真要装的彻底,那就装作纨绔子弟,吃喝玩乐样样精通,最好见到美女就走不动路,把名声刷成负值,皇帝肯定不会多看他一眼,别说日日夜夜的监视了。练小白龙的性格这么正经,也就只有刚才飞剑上那一会儿看到他情绪失控大哭大闹,只怕是没法装的那么彻底,把节操碾成渣渣碎满地,所以练红炎才说他只有装老实降低皇帝做的还可以,言下之意只有皇帝被骗了,而且骗的还不够彻底。

     练白龙没有接话,他一点都不想承认自己或许无意间被练红德的儿子们救了。

     走到一家旅店门口,事先离开的侍女跟侍卫站在门口迎接,安乐踩着阶梯上去,扫视一眼大厅,突然,目光凝结了。

     “您怎么了?”练白龙沿着安乐的视线看过去,赫然看到一个衣着奇怪的大叔。

     面容英俊眼带桃花,是很受异性欢迎的类型,身材棒棒哒的,穿着的一副与其说是不合身,不如说是把小孩子的衣服硬生生套到自己身上,上身的小马甲看着袖珍,下半身穿的裤子跟内裤似的,臀部线条一清二楚,腹部的六块腹肌露在外面,胸肌也露出来,真够活色生香的。

     练白龙不认识那个怪蜀黍是谁,但安乐知道啊,眼角抽搐,激烈抽搐,不敢置信之后,大肆欣赏了一下对方的好身材,上上下下看了好几遍,心中默默竖起大拇指,光天化日之下如此秀身材,大叔也是个有想法的人,简直不要脸。

     强烈的视线引起对方注意,正跟面前的男孩跟少女说话,不由自主抬眼看去,察看是谁一直盯着自己看,顿时吓呆了。

     “啊!”

     贾法尔跟马斯鲁尔奇怪的抬眼看去。

     “啊!”贾法尔傻眼了,下意识站到辛巴达面前,试图掩耳盗铃。

     “……”马斯鲁尔撇开头去,淡定补刀,“七海的变态。”

     蓝头发的男孩跟红发少女奇怪。

     “唉?”阿拉丁不解,“叔叔怎么了?”

     “不知道。”摩尔迦娜沿着三人的目光看去,还是不解为什么是这种反应。

     “那个……这是误会啊误会!”辛巴达手忙脚乱的解释,试图消除安乐满脸“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辛德利亚王”的神色,“我的衣服都被盗贼偷走了,是这个小男孩借了自己的衣服给我穿!”

     “我懂的,”安乐故作深沉的点头,“你不用给我解释。”

     “我是说真的!”辛巴达强调,这分明是不信的眼神啊。

     解释根本没用了,贾法尔目光死,这种时候果然应该快点让人把这身不像话的打扮换掉,多叫北方联盟的盟主看一眼,就是辛德利亚多丢一会儿脸,千防万防,没想到还是出了糗,唯一庆幸的,不是在各国使者面前丢这个脸。

     “你们继续。”安乐说道,旅店服务员视眼色的立即走在前面进行带路。

     安乐跟在女服务员身后,然后侍女左边,侍卫右边,排成两排跟上去。练白龙走在安乐身边,稍微落后一步,经过辛巴达的时候特别唾弃的看了一眼,看变态看人渣的眼神。

     贾法尔看到了他的眼神,咬牙,“辛!”

     马斯鲁尔再次补刀,以平淡毫无起伏的语气说:“七海的变态。”

     辛巴达一只手抬起,掩面。

     “叔叔,那个是谁?看起来好厉害啊,有很多漂亮的大姐姐跟在后面!”阿拉丁好奇的问,说到大姐姐两眼放光。

     “那个啊……总之就是厉害的人物,被她看到这副样子,果然很丢脸啊。”辛巴达叹气。

     “穿着这一身不像话的打扮穿街走巷难道就不觉得丢脸了吗?”贾法尔横眉竖眼,凶巴巴的说。

     “嘛……她的身份不一样啊,你不是也这么觉得嘛,总觉得辛德利亚颜面无存……”

     “既然知道,那就赶紧把这身不像话的打扮换了!”贾法尔黑着脸,抬手推着他就要走。

     “那么,阿拉丁,摩尔迦娜,等会儿请你们一起吃饭。”辛巴达转头冲两人道。

     “好的叔叔!”阿拉丁开心道。

     练白龙一进房间就表示想要好好休息一下,安乐知道他被折腾的够呛,点头表示理解。

     距离用餐还有一点时间,如果没有刚好撞见安乐,辛巴达换好衣服大概就会立即赶去皇宫,跟现任的巴尔巴德王商谈此次目的,既然遇见了,那情况自然不同。

     辛巴达上门拜访,开门见山。

     “恕我直言,盟主也是为了巴尔巴德的贸易而来的吗?”

     “也?”

     “巴尔巴德先王跟我辛德利亚一直有贸易往来,但是新王继任后不久,突然无缘无故停止了贸易,几次书信沟通都无法解决问题,我只好亲自来一趟。亲眼见到向来繁荣的巴尔巴德变得这么萧条,跟先王治理下天差地别,如果我猜的没错,巴尔巴德的使者应该也没有跟北方联盟签订任何贸易协议。”

     “那我不用多说了,奢侈品先不说,北方联盟的生产工具对提高生产力多么有效,辛德利亚王亲眼所见,但是巴尔巴德使者始终不肯松口。对于达成贸易协议的国家,我们也会下达采购单子,一进一出达成平衡,即便是财政紧张的国家也不用因此而紧巴巴,既能提高国内的生产力,又能赚一笔,双赢局面,怎么都不会吃亏,巴尔巴德的态度太奇怪了。”

     “恐怕是国内发生大问题了,必须亲自跟巴尔巴德王谈谈。”辛巴达点点头,十分赞同安乐的话,提议道:“接下来我要去皇宫见巴尔巴德王,不知道盟主你有何打算?”

     “我暂时不去了,等巴尔巴德王的婚礼举行了再说。”安乐摇摇头,“除了商谈贸易,我也是来参加婚礼的。”

     “婚礼?”辛巴达满脸惊讶,“巴尔巴德王即将结婚了?”

     “嗯,可靠消息,近日就要结婚了,对方是煌帝国第八皇女练红玉。”安乐点点头,然后说道,“我没有见过巴尔巴德王,据说是个丑矮挫,既然你跟先王就有交情,那见过当时的皇子,也知道现在是哪一个继位吧?是不是真的丑矮挫?”

     “……”辛巴达可疑的沉默了,那种又矮又胖又圆的家伙,丑矮挫绝对不是贬义词,而是贴切写实,但是这么说有讲别人坏话的嫌疑啊,感觉怪对不起先王的,“他……”

     “怎么?”安乐步步紧逼。

     “……盟主是从煌帝国那边得到消息的?”辛巴达试图转移话题。

     “没错,红玉亲口说的,因为从来没有见过巴尔巴德王,心里仿惶不安,努力做心理准备。联姻就是这么一会儿事,有多少皇室子女可以跟自己喜欢的人结婚,只要是巴尔巴德王,对方什么样都无所谓吧。”

     ……那感觉更不能说了。

     辛巴达讪笑,“这个呃……”

     安乐盯着他看。

     看她一副不得到答案不罢休的神情,辛巴达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不得不自暴自弃,这种事情根本瞒不过去,就算知道了,煌帝国的决定难道就会改变吗……不,被派出来联姻的公主的意见或许不会被皇帝听进去,但是盟主的话肯定不会被忽略。听起来跟第八皇女有几分交情的样子,特意来参加婚礼……如果因此黄了煌帝国跟巴尔巴德王国之间的联姻说不定是好事,他也没法相信煌帝国真的会轻易放下原本作风,从此安安分分老老实实。

     “当时的大王子长得比较……壮,运动量少,所以那个……”

     “壮?”安乐皱眉,该不会是个强壮的小矮子,像个矮人族。

     “就是水肿……”

     安乐直勾勾盯着辛巴达看了一会儿,“好吧,我懂了,不用说了。”

     一个又矮又胖又丑的家伙长什么样完全不想脑补。

     等辛巴达离开,安乐立即下令,“给巴尔巴德先王的所有儿子画一幅肖像,我要看看长什么样子。”

     侍卫领命,立即下去了。

     当夜肖像画送到安乐手里。

     一看,已经继位的大王子何止是壮,辛巴达说的太委婉了,果然是个丑矮挫!妈的,这是基因突变了还是有矮人族血统,吃了什么垃圾食品长不高啊,圆滚滚的,脑袋都比普通人大一号。

     二王子,也是搓的,身高过得去,瘦瘦的,正常体型,但是太平庸,如果巴尔巴德王是这个人,虽说也不太入眼,至少不会有杀人的冲动。

     然后是三王子,哎呀,真是眼前一亮的感觉,这才是白马王子啊,符合王室的颜值,毕竟就算开国之君是个奇丑无比的丑八怪,肯定会娶个漂亮的老婆,生个不怎么丑的孩子,然后下任国王肯定也会娶个漂亮老婆,生个没有父亲丑的孩子……这种情况下能生出大王子这种货色,简直奇葩。

     据说三王子不在皇宫,所以找起来稍微费了一点时间。

     然后,当安乐打算睡觉的时候,地板突然塌了,露出楼下的房间,才在肖像画上看到过的三王子赫然就在楼下的房间里,听起来还跟破防而入弄坏了楼下墙壁跟她房间地板的家伙是一伙儿。

     安乐几乎是狞笑的:给红玉抓一个备胎!

     #阿里巴巴躺着也中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