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三章
    </script>    跟煌帝国的贸易合作商谈结果很快送到安乐的桌上,打开随意看了一下,这些天给联盟跟各国之间的贸易合作协议签字练出了一些,煌帝国明显是早就看好了东西,暗搓搓打了腹稿。

     就算没有她准许开通贸易合作,回去后应该也会想其他办法,没有官方定下的合作协议,但也没有禁止民间交易啊,比如说雇佣商队进入联盟按照拟定好的单子采购物品送回煌帝国,分成好多批,分散采购,可以极大避免被发现,原本煌帝国就是联盟最大的外贸市场,雇佣的商队夹杂在里面并不显眼,只不过这样做会比较麻烦。

     虽然签订了和平共处协议,但是煌帝国信誉差,从客观来看,明显是打压煌帝国的发展对联盟更加有利,对方对得到联盟官方允许可以光明正大进行大批量采购不抱希望,联盟跟其他各国打得火热,签订各种贸易协议,唯独漏了煌帝国便是证明,自己暗搓搓想办法,趁现在还在联盟,先打腹稿。

     安乐盯着放在桌上的贸易协议书好半晌没有翻页,神游太虚去了。

     “跟煌帝国的贸易商谈结果不合盟主心意?”穆嫣然小心翼翼的询问。

     听到她的声音安乐终于回神,“不,只是很高兴而已,没想到这么快。”

     “想必煌帝国众人参观联盟的时候被我们的繁华震惊了,暗暗琢磨效仿吧。其他国家基本都是采用低效率的人力劳动,事倍功半,工作量大,辛苦沉重的劳动了一整天收获甚少,所以有些国家必须保持奴隶制度以确保劳动力满足需求,唯有我们北方联盟大量投入物力研发以提高生产力,不但不需要奴隶,就连平民也能从沉重的工作中解脱出来,拥有更多的空闲时间,工作少,效益高,个人收入多,带动经济发展,其他国家一定没有如同北方联盟这样娱乐业发达。”穆嫣然笑容温婉和煦,目光柔和。

     “毕竟是从奴隶制度过渡到封建制度的时期,生产力低下完全可以预料。”安乐点点头,《天工开物》好歹也是明朝时期的著作,被称为中国17世纪的工艺百科全书,搁在这个时代完全称的上是部神作。帮会领地系统自带的书库里能够淘出这么一本书,太惊喜了。这要生产力都上不去,何止是烂泥扶不上墙,根本就是没救了。

     安乐低头,翻看了一下协议书,在最后签上自己的名字,大功告成。

     接下来北方联盟和煌帝国之间进入蜜月期,只要别出乱子就能按部就班。

     联盟大量投入物力开发,将人力从繁琐沉重低效率的劳动中解放出来,令工作事半功倍,提高生产力,便利的工具随着贸易带动了世界各国的生产力,蓬勃发展。假设唯独撇开煌帝国,对煌帝国实行封锁,打压煌帝国的发展,那么得到的将不是和平,而是未来煌帝国倾尽举国之力向世界发动的惨烈战争,哪怕要站在世界的对面,做全世界的敌人也在所不惜。

     煌帝国因为四处侵略名声差,北方联盟还对煌帝国实行了技术封锁,搭着联盟的顺风车提升生产力的国家想必是不会介意顺手也对煌帝国实行封锁的,因为这个国家实在有让人警惕的理由。

     即便联盟其实没有这个意思,但自己都不乐意跟煌帝国这个明面上签订了和平共处协议的好朋友合作,凭什么要求别的国家不要效仿北方联盟,人家还不是看在联盟的面子上顺手推一把,因为这个而指责别国简直无理取闹,这样一来相当于无形中制造出了对煌帝国的经济制裁。

     眼睁睁看着煌帝国被世界甩在后面,眼睁睁看着煌帝国被排挤,眼睁睁看着煌帝国被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经济制裁,鲁迅说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灭亡,练红炎这个战争狂不拔剑来战才怪,而且,其他国家都发展起来了,只有煌帝国原地踏步,国力日渐悬殊,很难保证不会生出其他心思,比如从煌帝国这个地大物广的国家咬下一块肉,建立个租界殖民地什么的。

     有二战前车之鉴,所以就算分点肉汤维持平衡也不能漏了煌帝国啊。

     反正都是要建立贸易合作的,干脆大方一点,不要让和平共处协议成为一张废纸,北方联盟是有信誉有原则的,说一不二,刷了世界各国的信誉值声望值,也刷刷煌帝国的信誉值。正如她所说的那样,世界各国提高了生产力,综合国力会更强,联盟不计前嫌,简直不能更有诚意,煌帝国却想撕毁协议死灰重燃卷土重来,只会让他们的名声更加糟糕,到时候建立世界统一战线只会更加容易。

     作为和平大使,卖个人情刷刷信誉值,平衡局势何乐不为。

     唉……

     一旦在脑子里开始思量这些东西就停不下来,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忍不住让脑洞自由飞翔的节奏,以上都是自己脑补的结果,可是一想到二战撕逼的原因,特么的根本没法若无其事啊,再联想汉风满满的煌帝国被其他发展起来的国家欺负压迫,建立个租界殖民地什么的,被骑到头上去,完全不能忍!

     想象力太丰富了完全停不下来,各种画面如奔腾的野马撒欢。

     安乐伸了个懒腰,往后一靠,眼睛望着天花板,放空大脑。

     “关于巴尔巴德,不知道盟主有何安排?”穆嫣然询问道。

     “唔……我亲自去一趟。”安乐漫不经心的说。

     立即遭到了穆嫣然的强烈反对。

     “区区巴尔巴德怎能劳烦盟主亲自出马。”穆嫣然吃了一惊,温婉柔和的神情浮出焦虑之色,竭力想要打消安乐的这个念头,“您的身体才刚刚好,近些日为了联盟的事情劳心劳力,事务暂告一段落应该好好休息才是。巴尔巴德自从先王驾崩,新王登基,国内经济迅速衰败,每况愈下,这种愚蠢之辈怎么配让盟主亲自出马。连自己国家的经济被煌帝国派人把持了都不知道,一步步踏入陷阱,如今更要跟煌帝国联姻,不知不觉把巴尔巴德双手奉上。”

     穆嫣然咬咬唇,低头,“恕属下直言,盟主不久前才在洛昌遭遇到不轨之徒的伏击暗算,如今巴尔巴德几乎是煌帝国的囊中之物,恐怕那个组织也有人在巴尔巴德活动,煌帝国惯于用这种方式,先派遣特务进行侵略准备,然后跟军队里应外合,一举拿下侵略目标,若是再遇到……”

     “盟主无论如何都要跟巴尔巴德建立贸易合作的话,请派卢傲奇前去吧,定然不负所托,完成任务!”

     安乐嘴角抽抽,要是巴尔巴德没有埃尔萨梅的人还好说,要是有,可以想象得到那种场景,卢傲奇跟埃尔萨梅大打出手撕得满地鸡毛,把巴尔巴德变成第二个洛昌,这是建交还是结仇啊。穆嫣然的担心她懂,大量黑鲁夫聚集很容易对她的心神产生影响,而埃尔萨梅最擅长使用黑鲁夫,她因为这个力量暴走了两次,这一次还没过去多久,大概短时间内都不会放心让她离开视线范围。埃尔萨梅是煌帝国的力量,巴尔巴德被煌帝国把持经济,摇摇欲坠,更加不会让她去了。

     “你担心我又会中埃尔萨梅的暗算?”安乐单手支起托住下巴。

     穆嫣然不言不语,似乎是默认了。

     “两次因为黑鲁夫而心魔暴走,再有下一次不知道还能不能救回来,心魔暴走向来凶险,一而再因为同一个原因发作证明了黑鲁夫对心魔的催化作用,等同于被对方抓住了致命弱点。你在担心这个吗?”

     “我们不能忍受任何失去安乐大人的可能性,安乐大人就是我们存在的理由。安乐大人去煌帝国游玩散心的时候,我们还不知道埃尔萨梅的老巢就在煌帝国,如今明白了,明知道前方可能存在致命危险,又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安乐大人前去。”穆嫣然竭力控制情绪,避免因为太激动而失态。

     安乐看她,沉默好半晌,最后深深叹一口气,“是我平日里的表现太不靠谱了,所以完全不能放心吗?”

     “怎么会,安乐大人的深思熟虑目光长远我等佩服不已。”穆嫣然焦虑紧张的神情缓和下来,露出与有荣焉的笑容,“咸阳城对洛昌城宣战,我等只想到了取下皇帝练红德的人头,铲除煌帝国皇族,对洛昌进行毁灭性打击,以报复埃尔萨梅的胆大包天,完全没有安乐大人想的那么深远。不愧是我们的盟主,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嫣然从来没有怀疑过安乐大人的能力,只不过……”穆嫣然抬手按住心口,满脸忧伤之色,“至今嫣然还惊魂未定,安乐大人竟然再次遭受到了同样的暗算,身受重伤,一动不动,只要回想起这个画面,便心如刀割,恨不得把胆大包天的埃尔萨梅碎尸万段以解心头之恨。”

     “嫣然自知是无理请求,身为部下竟然妄图以自己愚蠢的看法忤逆安乐大人,但是……”穆嫣然跪倒,俯下身,声音哽咽,“请安乐大人好好保重自己!”

     书房内一片安静,安乐盯着穆嫣然看了好久好久。

     “你起来吧。”

     穆嫣然乖顺的站起身,如同之前那样站好,姿态优雅,即使脸上沾满泪水丝毫不显狼狈。

     安乐上身前倾伏在桌上,两眼盯着前方。这张书桌最近才开始发挥作用,以前几乎是摆设,她在这张桌子上签了一份又一份的文件,每份都是关于联盟的大事,也在这张桌子上挑灯夜读,苦读北方联盟的各种资料,想要尽快了解掌握情况,为联盟的未来发挥一点作用。

     北方联盟成立了好几年,直到最近,她才有了一点身为盟主的样子,之前都在做什么呢?

     无所事事,把自己当作一个稳定北方联盟的吉祥物,精神象征,为了渡过心魔努力研究哲学,试图通过思考达成心境上的突破,也试图通过闭关修炼适应金丹期的修为,两耳不闻窗外事,安分守己。

     连个村长都没当过,凭什么觉得自己一朝穿越就能出任国家最大的领导人带领联盟发展,奔向幸福快乐的理想乡,安分守己就是自己能为联盟做的,不能帮忙,至少别添乱,把注意力都放在修为上也是好事吧,如果成为实实在在真真正正的金丹期高手,也可以坐镇联盟,成为强硬的后台。

     她以为自己做得很好了,结果却令在意她的人这么患得患失。

     ”我好像,从来没有跟你们好好谈过。”安乐趴在桌子上,幽幽的开口道。

     就算是自己一手解放出来的npc,其实一开始也不太熟悉不是吗,性格能力性别外貌都是系统自带的,他们付出的忠诚令她安心,但是彼此之间始终隔着一层什么距离。

     “安乐大人……”穆嫣然不知所措。

     看她这个样子,安乐抬手遮住自己的眼睛,“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穆嫣然赫然睁大眼睛,紧张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惶恐不已,“都是嫣然多嘴说了不该说的话,还请安乐大人恕罪!”

     ……所以说该怎么谈心啊?啊?!

     安乐无奈的放下手,坐直身体,“我是说真的,没有考虑到你们的感受是我不对。”

     穆嫣然还是一副惶恐的神情,局促不安,仿佛做错了事情的小孩子一样,也就只有在安乐面前,精明能干的穆大秘书长才会这般无措,小心翼翼。

     “你们的努力我都看在眼里,非常厉害,短短的时间内把北方联盟发展成现在的规模,如新星冉冉升起,如果是我的话肯定做不到的吧,我一直都这么想,感觉自己被深深比下去了,很自卑,除了安分守己实在想不出其他的主意,至少做个称职的吉祥物发光发热,聚拢人心,偶尔像个土财主任性挥霍一把,无忧无虑。”

     “人的潜力或许真的需要逼迫才行,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什么都不用操心反而一事无成,渡心魔成效低,适应修为勉强有个样子。不久前才幡然醒悟,一旦我不在了,联盟或许就会倒,一旦我不在了,生活在联盟的几百万人民不知道会遭受到怎样的命运,一旦我不在了,你们或许就会发疯,我终于决定逼迫自己,不会去学。真的开始了,更加直观的明白,你们对联盟投入了多少心血,做了多少努力,一切都只因为我最初的一句话而已。”

     回想起帮会领地开启,到如今的点点滴滴,安乐对穆嫣然露出一个笑容,眉眼从来没有这么温柔过,“从一开始就否定了自己的人是我啊,连拼搏一把的勇气都没有,自认为就是个普通人,只想浑浑噩噩安分守己,这样的我会有心魔很正常吧,跟金丹期的修为太不相配了。”

     “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清醒,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庆幸,我有一群优秀的部下,忠诚的部下,无可取代的可爱部下。”

     “你们就是我最坚实的后盾,也是我今后学习的目标,想当一个称职的盟主,还有很多很多需要学习,所以……”

     安乐站起身,走到穆嫣然跟前,小小的萝莉外表比穆大秘书长矮了许多,使劲垫脚才让自己抬起的手自然而然搁在对方的肩膀上,目光直视,诚恳道:“请努力学习,让自己成为一个真正的人,活出属于自己的人生。”

     “我宣布,从今以后你们不再是npc,而是我的部下,忠实可靠的联盟支柱!”

     npc……对,npc,所谓的npc只是游戏的程序而已,而他们有血有肉会哭会笑,脱离了游戏系统的桎梏跟真人有何区别,面对现实化的龙魂,对方那份怨恨直达她的心底,因为已经无法把npc当作单纯的游戏程序看待,所以才会迷茫,反复拷问质疑自己对他们的定位,产生罪恶感。那么从今以后他们就不在是npc了,彻底把游戏跟现实区分开来,就算一开始源于系统,在他们现实化,获得自我的时候,就不一样了,是新诞生的生命。

     答应成为盟主的一刻起,北方联盟就是她的责任,让他们现实化诞生于此世,他们也就成了她的责任。

     正因为想通了这一点,所以才能这么快从心魔暴走后的昏迷中醒过来,一直一筹莫展缓缓膨胀的心魔萎缩了,是她首次获得成功,她认为这份心情只属于自己,只要自己明白就好,结果还是忽略了他们的心情,太笨拙了。

     这话是她第一次对一直以来坚定支持自己的部下说,她不是一个喜欢向别人剖析自己心理表达心态的人,本来应该难为情的吧,但是对方太捧场了,冲淡了她的不好意思。

     “安乐大人……!”穆嫣然感动的一塌糊涂,激动的泪水缓缓流下。

     “不止是对你说,我的话,针对所有一直以来支持我的部下们。”

     穆嫣然似乎想说什么,张张嘴发不出声似的,眼泪流的更凶了。

     “我是个麻烦的家伙啊,毛病一大堆。”安乐苦笑一下。

     “怎么会,安乐大人也有自己的考量,一直都在用自己的方式体贴大家。”穆嫣然慌乱的擦拭眼泪,镇定一下情绪,终于找回声音,笑容仿佛一下子轻松许多,拨云见日出的感觉,又是那个端庄得体的穆大秘书长,“学习称不上,能为安乐大人尽绵薄之力是我们的荣幸。”

     说开了,安乐也感觉仿佛有某种无形的隔阂消失了,暗叹自己真是个善于自欺欺人的家伙,还很迟钝。

     “我想去参加红玉公主的婚礼。”

     “是。”这一次,没有遭受到任何阻拦,穆嫣然含着笑意,“既然是盟主的命令嫣然自当遵守,红玉公主算是难得能跟盟主说得上话的友人,祝贺婚礼的礼物得厚一些才行。巴尔巴德并没有向其他国家发出婚礼的邀请函,但想来他会理解盟主的心意。”

     “埃尔萨梅一定也有人在巴尔巴德,请盟主务必带上足够的守卫,不能向前次那样只带了牡丹跟关青冥。”

     “我知道了,你安排吧。”

     “是。”穆嫣然恭敬遵命。

     该谈的都谈完了,煌帝国已经没有继续逗留的必要,是时候出发回国。

     安乐致力于跟自己的一帮子心腹部下进行心理沟通,发现基本都是跟穆嫣然一样患得患失的心态,说开了以后,跟他们之间的气氛都变好了很多,不再像以前那样,站在她面前总是有些战战兢兢小心翼翼讨好的感觉,除了好、可以、行之类的词语,一旦对某个事情表示出质疑,似乎有点不满的样子,就立马跪下来请罪,那样说话好累的,感觉很难沟通。

     然后,联盟迎来了一个客人,煌帝国第一皇女练白瑛。

     她的目的是为了探望自请留在北方联盟的弟弟练白龙,安乐点头应允了。

     见面后,练白瑛跟练白龙之间的气氛并不好。

     “为什么宁愿留在北方联盟也不愿意回来,白龙?”练白瑛满脸不解,心急如焚,感觉弟弟自己把自己架在火上烤,命其名曰是文化交流,实际上压根就是人质吧,生命完全握在别人手里,若是有个万一!

     “我必须从练红德的监视之下逃离,否则,什么都做不了。”练白龙沉默一下,说。

     练白瑛惊愕于他竟然直呼皇帝的名讳,也为他的话暗暗震惊,“义父的监视?怎么回事?”

     “自从练红德登基为皇,我就一直处于他的监视之下,姐姐不会不理解吧,他的皇位来的并不名正言顺,只要我还在,就是一种威胁。只要我表现出一丝不满,或者想要夺回皇位的意思,恐怕早就死了。”

     “就算是这样,留在北方联盟也……!”

     “我需要力量,留在皇宫根本什么都做不了,光练红德的监视就让我喘不过气来,一个力量弱小的皇子只能任人宰割!”

     “那样的话,去攻略迷宫不就好了,我会帮你的,红炎殿下肯定也不会吝啬帮忙,裘达尔不是说过,你现在已经可以去攻略迷宫。”练白瑛神色焦虑,很想说服弟弟不要做傻事。

     “我不想借助那个组织的力量,也不想借助练红德一脉的力量!”练白龙盯着他的姐姐,一字一语。

     练白瑛呼吸一窒,突然发现自己是不是不太了解弟弟,一直不知道他的心底埋藏了这么多的心事,一直不知道他背负着这么沉重的压力,呆在皇宫里从来没有真正快乐过,所以,离开了皇宫,呆在千里之外的联盟,才看见了弟弟隐藏起来的另外一面。

     好半晌,她才脸色复杂的问:“白龙,你想成为皇帝吗?”

     “如果我想成为皇帝,那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皇位原本是属于哥哥的,是练红德抢走了,哥哥不在了,也轮不到练红德来当。”练白龙冷着脸,没有否认,“身为皇子,从篡位者的手里夺回皇位,拨乱反正不应该是理所当然的。”

     “……不,不对,这样做的话,会引起煌帝国内乱的。”

     练白龙嘲讽,“父皇死去,太子跟二哥死去,也没见国家多么动荡,所有人很快就接受了新皇帝是练红德。”

     “……”练白瑛哑口无言,本应该引起朝堂动荡的大事,竟如石沉大海一般迅速销声匿迹,然后练红德成了皇帝,本来应该让唯一幸存的皇子练白龙继承的皇位花落别家。

     那个时候她年龄还小,而且是个公主,母亲再次成为皇后,把她跟弟弟接到皇宫里面,悲伤过,最后释然了,而弟弟是个皇子,拥有正统继承权的皇子,处境跟她完全不一样。仔细回想,从那以后她就不常见到白龙了,本以为是因为皇帝换了人,以义女义子身份居住皇宫到底跟亲身父亲就是皇帝不一样,现在回想,或许是有意把她跟白龙隔离。

     “我怎样都无法释怀,两位哥哥在我的面前被活生生烧死,午夜梦回多少次梦见当时的场景,哥哥们的灵魂再向我诉说他们的愤怒怨恨!我宁愿呆在北方联盟,也不愿意回到篡位者的眼皮底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战战兢兢的活着,苟延残喘!”练白龙神情冷到极致,仿佛撕开了所有伪装,把心底腐烂的怨恨宣泄出来。

     练白瑛仓皇后退一步,除了心痛,还有自责,她竟然一直都不知道白龙心底的痛苦,还以为随着时间流逝,对小时候印象淡了,接受了现在的家庭。

     她盯着练白龙,似乎想要把他的这个样子牢牢记在心里,越是看,就越是自责心痛。

     “我明白了,你不想回去就不回吧,可是,如果是为了抢夺皇位而试图引起内战的话,无论如何我都不能同意。好不容易才统一三国,安定下来,绝对不能又分裂了。”

     “姐姐也认为,练红炎是众望所归的继承人吗?”练白龙冷冷的问。

     “统一三国是先代……是我们父皇的理想,红炎殿下实现了这个理想。”练白瑛没有回答,说了一个似乎不相干的事。

     练白龙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转过身去,“我知道了,姐姐回去吧。当我回到煌帝国那一天,一定就是有能力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那一天。”

     这是危险的宣告,练白瑛抬手,最后颓废放下。

     听见姐姐缓缓离开的声音,练白龙面沉如水,他不是有意想刺激姐姐,但是这些话何尝不是憋在心底多年,也许是这么多年以来首次跟姐姐敞开胸怀说清楚,不欢而散真是太遗憾。

     他向盟主自请留在联盟说的就是练红德是篡位者,那么就要有该有的样子,实际上真正最想杀死的人应该是那个女人,暗杀父皇,放火烧死两位兄长,把煌帝国玩弄于股掌之间的罪魁祸首!

     这份怨恨,他已经忍的生根发芽,再也拔除不掉!

     #盟主有特殊治愈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