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章
    跟各国之间的贸易合作渠道能建立的这么顺利,联盟的商品具备吸引力是其中之一,另外一个催化因素就是联盟的采购单。

     每个负责召开会议前给使者做导游的人背后其实有个工作小组,任务包含导购跟采购。给使者带路介绍北方联盟的特色,近距离接触,暗暗观察使者的性格,方便制定推销计划,以及根据联盟需求,结合自己小组负责的使者所属国家情况为联盟下采购订单。

     不是每个国家都拥有充分财力,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国家不是没有,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联盟想要短时间内完成大批量的订单,原材料不可能全部从联盟里面出去,从其他国家采购需要的材料进行加工势在必得,将这个环节利用起来,刺激各国的下单欲。即便是财政并不怎么宽裕的国家,看到大金额的订单也要心动,这时候只要表示为了回馈各国,联盟对外的采购单优先下给向联盟下了订单的国家,进行合情合理的捆绑式卖卖。

     收支一进一出,消费心理跟卖家赚钱心理都得到充分满足,令资金流动起来,带动经济效应。

     一旦尝到好处,下次就不需要联盟上赶着使力,各国自己会找上门来,这就是有钱能使鬼推磨。能买到好东西,提高生活水平,又能赚钱,提高国家收入,何乐而不为呢。良性经济循环形成,作为传送阵的中央站点,北方联盟就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贸易中转站,因为所有传送阵都是从北方联盟出发,各国之间不能互相传送。

     这时候,北方联盟就正式转型成功,成为至关重要的经济枢纽。

     安乐面前摆着一份表格,简单明了标注各国跟联盟之间的收支情况。这场会议举办的非常成功,大批量的收入订单,跟大批量的支出订单,向联盟下的订单金额量大的通常代表那个国家经济比较富裕,财政宽裕,投桃报李,联盟向那个国家下的采购单也就金额比较大,像雷姆帝国,地大物广资源丰富,财大气粗,看中了大手一挥买买买,数量都不小,联盟的采购单自然不会小气,互利互惠,达成双赢。

     以北方联盟跟煌帝国举行和谈协议为借口召唤过来一干使者,弄到最后成了世界贸易聚会,只有煌帝国还两手空空,成了旁观者。

     因为情况特殊,负责煌帝国的导游真的只是单纯的导游罢了,没有多重任务。

     一串的数字中,巴尔巴德显得尤其醒目,使者完全当作自己来北方联盟游玩了,买些感兴趣的东西,量只有一点点,送人差不多,和谈会议时过个场子,明面上跟各国保持队伍整齐,简单来说就是打酱油的。来的使者中有几个安乐格外注意了一下,巴尔巴德就是其中之一,作为地理位置优越的海洋贸易国家,如果能建立贸易渠道,可以带来极大的利益,联盟虽说也有海域,但是太靠近极地,渔业发展的不太好,巴尔巴德的海洋地理位置简直是教科书级别。

     负责巴尔巴德的工作小组很努力了,可惜没有成效,使者顶多自个儿多掏点腰包,这种难啃的骨头,是卖家最不想遇见的了吧。

     据说几次有所松动了,但最后都没有付出行动,看起来巴尔巴德王很是油盐不进。

     考虑到煌帝国要让练红玉跟巴尔巴德王联姻,兴许有什么内情,暗暗让导游旁击侧敲打听了一下,巴尔巴德王目前还没举行过婚礼,煌帝国这阵子事情太多太混乱,有可能婚期延迟了,也有可能本来预定的婚期就没到。

     盯着表格上的巴尔巴德几个字看了好半晌,安乐放下笔,表格最后的空格从上往下有一排她亲手画出的红色勾勾,只有巴尔巴德是空白的。

     安乐伸个懒腰,今天的事情基本完结了,有一群能干的属下真好啊!

     突然有人过来禀报,煌帝国第四皇子练白龙求见。

     安乐诧异,同意了。

     离开北方联盟返回煌帝国在即,练白龙面沉如水,没有一点高兴的意思,神色凝重肃穆,眼底深处仿佛有什么在凝结。

     他抬手对着安乐拱手作揖。

     抬手示意想让他坐下,左右看了看,书房里只有自己一张座椅,刚想扬声吩咐守在外面的人搬一张椅子过来,练白龙出声了。

     “我站着就好,不用特意劳烦,稍微耽误盟主一点时间,马上离开。”练白龙沉声道,声音语气透出不同寻常的沉重意味,没有多余的废话,开门见山直奔主题,“恕我冒犯了,不知道盟主对北方联盟跟煌帝国之间签订的和平共处协约怎么看?盟主真心认为练红炎那个男人会把这个协议放在心上,严格遵守吗?”

     安乐立马明白,练白龙不是真的想听她怎么回答,“有话直说吧。”

     “练红炎绝对不会遵守这个协议!”练白龙斩钉截铁断言道,眼睛盯着安乐,周身缠绕的气息古怪,那个喜爱练习偃月刀跟料理自得其乐的少年不见了,某种阴影深深占据了他的眼底,“放任练红炎带着皇帝回去,完全是放虎归山,联盟不但得不到任何好处,还会被反咬一口,练红炎回去后煌帝国肯定重整旗鼓,准备下一次全力以赴进攻北方联盟,雪洗耻辱。”

     这个道理安乐当然懂,逼迫练红炎签订和平共处协约,以为凭借一张白纸能掣肘他绝对是大错特错,但从煌帝国的立场来看,再怎么不屑一顾也不会特意来提点她,保持沉默,让她狠狠栽个跟头何乐不为。

     “身为煌帝国第四皇子,说这些跟你的立场悖逆吧?”安乐往后一靠,调整一个闲适的姿势,“背叛者在哪里都不会受欢迎的,作为煌帝国的皇子,维护煌帝国的利益才是你的义务跟责任,我想不通理由。”

     “不是背叛!”练白龙音量陡然拔高,意识到失态马上冷静下来,音量放平稳,语气诚恳,“我跟练红炎他们,绝对不是其他人所想的那回事。现在的皇帝练红德,是……篡位者!”说出最后三个字,练白龙似乎整个人都放松了一些,眼神恍惚了一下,回过神来眼底的阴影迅速凝结,浓重的仿佛能滴出来,“练红德撺掇了原本不属于他的皇位,练红炎城府深沉,跟某个组织勾结到一起,一手遮天,为了自己的野心带着整个国家一次次发动侵略战争,把煌帝国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北方联盟是目前唯一成功阻止过煌帝国的国家,我不想北方联盟最后也跟那些被侵略的国家一样被练红炎的野心吞没!”

     “我想阻止他们,但是,我没有这个力量,除了保持沉默以外没有任何办法,就连姐姐,我也不能说出自己的想法,对她说这些是害了她。这次北方联盟打入洛昌把我带出来,是我自练红德登基以来唯一成功脱离监视,离开皇宫的日子!”

     “练红炎不可信!”

     练白龙眼神毫不闪躲,坚定的目光展示出他的决心。

     “我抱着必死的决心来,一旦说了这些话,对现在的煌帝国来说我或许就是叛徒,对北方联盟来说,我的身份注定了不可以轻易信任,只希望,盟主能够慎重考虑!”

     安乐的手滑了一下,差点趴到桌上,“你说的这么郑重其事,视死如归,就是为了劝我慎重考虑一下?”

     “北方联盟有对抗煌帝国的力量,只要别对练红炎放下警惕,怎么做自然轮不到我来说。”练白龙知道有些事情不能随便插手,别人有别人的做法。

     “我还以为你会提出更加……更加强硬的要求,只是这个程度,完全没必要这么严肃。”安乐无奈的叹口气,“我还没有天真到以为一个企图征服世界的人会轻易放弃战争,这么做自然有我的用意。”

     练白龙怔了一下,心里松一口气,歉意道,“对不起,突然跟盟主说这些话,我太自以为是了,既然盟主自有打算,不会放任练红炎为所欲为,我就放心了。”

     “只要能够阻止煌帝国扩张你就心满意足了?”安乐问了一句。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练红炎能够停止侵略战争,不要再把战争带到其他国家。”练白龙神色黯然,“他是金属器使用者,还有许多部下,其他的金属器使用者也都站在他这一边。没有强大的力量,只能呆在练红德的监视之下小心翼翼,我什么都做不了。”

     “说起来其他三个皇子似乎都是金属器使用者,就只有你不是。”安乐想起来道。难道之前说出了不能自由活动感觉跟以前没有区别,常年呆在监视之下,还要小心翼翼装作不知道,跟被软禁在院子里有什么区别。

     “想要攻略迷宫,需要magi的指引,我不想借助裘达尔的力量。”练白龙抿抿唇,倔强坚定的拒绝同流合污,跟他厌恶的那些人划清关系。

     “如果这次跟着他们一起回宫,你又会回到以前的日子……”安乐已经隐隐领会到练白龙的意思,煌帝国的皇宫是他的囚笼,呆在那里只能日复一日的被监视着,被抓到北方联盟反而成了一个能够脱离掌控的机会,如果什么都不做乖乖跟着大部队回去,那就是让隐忍了这么久一直等待的机会白白从手头上溜走。

     练白龙再次拱手作揖,这次直接单膝跪到地上,低下头,沉声道,“请盟主准许我留在北方联盟!”

     “煌帝国皇室内部的斗争我不感兴趣,也不想插手,而且,才刚签订了和平共处协约,贸然把一个皇子扣押在联盟,仗势欺人的一方就成了我们,你不会不明白吧?”

     “我知道这个要求会让盟主很为难,但是无论如何都不想错失机会,只能冒险!”

     安乐盯着练白龙看,跪倒在面前的少年姿势一动不动,低着头看不清表情,明知不可而为之,要么是愚蠢,要么就是豁出去。笑着说做了料理没人欣赏评价很可惜,想邀请她却呐呐的说不出口,那时候看起来还是个单纯普的少年,跟现在简直判若两人,常年呆在监视下隐藏起心中真正的想法,伪装功夫挺有能耐。眼看归期在即,焦躁了吧,所以不得不赌一把。

     那个时候不知道她的真正身份,所以表现的轻松自在,不过应该不是毫无察觉,她能够自由探望皇帝,怎么的身份也不会低。

     “你先起来吧,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安乐说,把书桌上散乱的资料整理起来,“如果只是找个借口让你留下来,有的是,但是你想好接下来该怎么办了吗?继续当个毫无力量的普通人,脱离皇帝的监视,远离煌帝国,自己过上轻松安逸的生活?如果只是这样,就算不留在联盟一样可以,只要继续装作无忧无虑,洛昌的皇宫同样是乐土。”

     “你的心灵在叫嚣着不甘,告诫自己绝对不能遗忘某个事情,爱跟仇恨是人类最深刻的感情,从你的话里,我更多听出来的是仇恨。”安乐一字一语说清楚,“你在憎恨着篡夺皇位的练红德,以及皇位更替后掌握着煌帝国,只手遮天为所欲为的那些人。”

     “如果只是想把联盟作为你脱离煌帝国的跳板,我绝对不会答应。”

     “没有这种事情!”练白龙猛然抬头,他没有起身,依旧保持着那个姿势,“利用联盟的力量让自己脱离掌控,然后让联盟背负不光彩的名誉,我绝对没有这么想过!”

     “我作为煌帝国的第四皇子,自愿请求留在北方联盟,作为维系北方联盟跟煌帝国之间友好关系的枢纽。”

     “身为皇子,我愿意为义父分忧解难。”

     这是,留在北方联盟作为人质的意思?

     一旦两边关系紧张,他的处境就危险了,即使如此,也要留在北方联盟寻找某种机会,而不肯返回那个囚笼。

     安乐直视他的眼睛,对方没有任何闪躲,神色坚定,终于忍不住叹气,其实她不想把气氛弄得这么严肃紧迫,因为对方太郑重其事了,大有拼死抓住一线生机的架势,不由自主她也严肃起来。

     “都已经说到这个地步,再不答应似乎显得我不近人情。有一个皇子留在联盟进行交流学习,也不是说不过去。既然你在煌帝国的处境那么微妙,也不是金属器使用者,想来是不会有太大阻力。”

     “但是我要把话说清楚了,一旦你留在了联盟……”

     “愿意追随盟主的步伐,为维护和平尽绵薄之力。”练白龙起誓般说道。

     要说事先没有做过准备,安乐才不信。

     “我会安排一下的。”安乐说,看他还跪着,被他的倔强较真给打败了,或许是觉得这样能够体现自己的诚心,所以坚持不肯起来吧,抬抬手,“起来吧,放轻松点。”

     “非常感谢。”练白龙沉声道谢,起身了,神色丝毫没有放松的意思,依旧是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

     这是内心沉重的阴影宣泄出来,整个人画风都变了?

     温和单纯的皇子少年不见了,取代的是阴沉严肃的复仇者。

     练白龙离开书房返回自己暂住的房间,坐着一声不吭,安静了好久好久,脸上没有表情,一双眼睛里情绪波涛汹涌,一会儿是浓厚深沉的怨恨,一会儿是冰冷无情的戾气。

     捂住脸,呼吸声有些急促,眼底的情绪几乎要溢出。

     原本最为中意的人选是辛德利亚王辛巴达,那位被传颂的大英雄,七海的霸主,如果是那个人,一定能达成他一直以来的目标,但是在密不透风的监视下根本找不到任何机会,直到被北方联盟作为俘虏抓走。

     因为被软禁无法走出院子,在他观望的时日里与前来见证和谈会议的辛巴达失之交臂,事到如今他只能赌了。

     脱离那些人是第一步,接下来……

     练白龙放下手,眼底剧烈碰撞交织的情绪渐渐沉寂下来,化作虚无,一脸面无表情。

     没有力量什么都做不到,没有力量的皇子只能任人摆布,想要达成目的必须得到力量!

     答应下练白龙的请求,接下来真的没什么事了,安乐决定出去逛逛街,放松一下精神。

     日上三竿,太阳高照,街上很热闹,沿路看下来,心情不由自主好起来,神采飞扬,当她咬着糖葫芦恰好遇见从下榻住所出来的练红霸,两人皆是一怔。

     练红霸果断堵住她,神色不太好看,微微压低声音,“昨天你到底跟炎哥说了什么?”

     “也没什么,愉快的探讨了一下社会发展的哲学问题,以及唯心世界的合理性。”

     “炎哥一整夜都没睡,灯亮了一夜,我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颓废的炎哥跟明哥,什么叫做煌帝国已经失去反击机会,一败涂地?炎哥竟然说以后再也没有自己的用武之地,这是煌帝国以后不再继续发动战争的意思!这怎么可能,炎哥开始要……”

     抬手捂住他的嘴巴,安乐咬了一口糖葫芦,“这种事情,问他们本人不是更快?”

     “……那个样子……我问不出口。”练红霸垂头丧气,很是沮丧,“问了就好像是在炎哥明哥的伤口上撒盐一样,所以我正想找你问个清楚,在这里遇见也正好……等等,难道你故意来这里的?”

     “闲着无聊随便逛逛。”安乐随口说,舔了舔糖葫芦的糖衣,甜滋滋的味道充满舌尖。

     练红霸看了一下,突然张嘴咬住一颗没有被咬过的糖葫芦。

     无语的看着他这副好像报复她的样子,一颗糖葫芦而已,咬了也就咬了,“要吃自己去买。”

     “哼!”咬下这颗糖葫芦,一边腮鼓起来,糖衣甜甜的味道也没能冲淡他心头的焦躁不安,练红霸闷闷不乐,“快说。”

     “也没什么,稍微暗示了一下,只要做个假设,一切迎刃而解。”

     “假设?”练红霸想不通,什么样的假设能让他的两位兄长这么失态。

     安乐抬起一只手勾住他的脖颈,嘴巴凑近他的耳朵,轻声道,“这样假设,如果世界各国联合起来共同讨伐企图统一世界的煌帝国……”

     温热的气息喷吐到敏感的耳朵上,电流似得的感觉刺激着练红霸,钻入耳朵的话语如同晴天霹雳炸得他脑子里轰轰作响,第一反应是不敢置信,下意识想拒绝,“这种事情……!”

     “你无法否认,因为否认的最佳时机已经过去了,你不能否认,练红炎不能否认,练红明不能否认,只要代换一下,把联盟如今跟世界各国成功签订的贸易合作换个主题,代入各国在联盟的号召下达成讨伐煌帝国的共同认知,这个阴影就挥之不去,再也不会忘记。”

     有些想法,一旦出现就会扎根,再也无法当做没有。

     煌帝国的目的是统一世界,其做法就是消灭世界其他所有国家,那么对于现在还存在的那些国家来说,煌帝国就是共同的敌人,这一点谁都不能否认,谁都不能自欺欺人。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煌帝国有这样的目标,会被群起而攻之完全正常,但是这个时代有一个巨大的局限性,各国之间缺乏交流,关系薄弱,即便有同盟之类的约定,约束力也是很低的,约定这种东西,向来是看双方自觉性,其中一方不遵守,那么约定也就没了意义,所以,煌帝国疯狂扩张的时候,出现这样一种情况,各国各扫自家门前雪,心存侥幸的,想要反抗却无能为力的,最终被拥有多个金属器使用者的煌帝国一一攻破,纳入版图。

     一个国家抵抗不了煌帝国,那么两个联合起来呢,三个联合起来,四个联合起来……

     北方联盟的做法,一口气把全世界都联合起来,虽然是为了贸易合作问题,但这种做法侧面展示出了另一种可能性,各国是可以为了某一个目标聚合起来的,不是一个两个,是全世界,会来这么多使者,也证明了煌帝国的行动被大家都看在眼里,只不过因为时代局限性以及思维惯性,都是等到自己国家面临煌帝国的威胁才做出反应。联盟利用使者汇聚的机会,穿针引线,一举跟各国建立贸易合作关系。这次可以是贸易,下次当然也可以是讨伐威胁国家安全的敌人,没错,就是煌帝国。

     练红炎一次次发动侵略战争,试图统一世界,肯定没有想过全世界会联合起来对抗煌帝国这种情况,这种事情闻所未闻,任他再有忧患意识,也不可能挖空心思的去想煌帝国失败的n种原因,如何成功才是他要费神的,对于敌人的反抗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这个时代不流行演讲,把自己的理想光明正大的演讲出来,上位者通常只会对少数自己认同的人推心置腹,尤其是练红炎这种梦想,根本就是不能大肆宣扬的,再怎么有自信也该知道,若是传的满世界都是,那就是给自己拉仇恨值,就算没想到全世界可能会因此联合到一起讨伐煌帝国,也该想到会平生波折,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各国跟北方联盟成功签订合作协议返回国内,事实摆在眼前,以前没有这种事情是没人能做到,交通不便利是重要原因,传传信,通通气,然后聚集到一起,整个过程要投入多少时间精力啊,但是有了北方联盟这个异数,想联合到一起商谈商谈不要太容易,抽点时间就行了。

     练红炎是个理智的人,任他有再多热血,最后胜出的必然是理智,不然他就不是理智青年,而是热血青年了,他又是个有责任心的人,被许多人所崇拜追随。

     煌帝国不可能以一国之力单挑全世界,只要知道这一点,无论在心底演练多少遍,思考无数条破坏世界各国联合的办法,为了梦想而沸腾的热血不甘心就此结束,最后理智跟责任心会告诉他,不能为了一己私欲把煌帝国的未来跟人民的命运当做下赌的筹码,赌煌帝国能够杀出一条血路,建立理想国。

     安乐给练红炎摆出了两条路,要么悬崖勒马,就此罢手还是好朋友,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北方联盟跟煌帝国就按照协议上写的那样你好我好大家好,要么从悬崖上摔下去,摔得粉身碎骨,被团结的力量碾成渣渣。

     邀请各国做见证,也是让他们对煌帝国有更加深刻的印象,交通不利的同时信息也会塞闭,对于煌帝国很多都是停留在传说中吧,一旦煌帝国出尔反尔,那么以前积累下来的恶劣印象就会明朗很多,变得更加深刻。就像时常听说一个人很坏,做了很多坏事,各种谣言都有,就是没有亲眼见过,现在亲眼看到了一次,然后发现他真的在做坏事,心里顿时就感觉以前听说的那些坏事谣言也是真的,对方真的是个非常坏的人。

     这个威胁其实就是空手套白狼,世界各国联合八字还没一撇呢,但是世界贸易联合已经近在眼前,联合讨伐煌帝国,成功还是失败,二选一,敢拍着胸口说绝对不会成功?

     最令人打击的恐怕就是,练红炎等人一面笑着安乐太天真太愚蠢太自以为是,一面踏入了联盟,煌帝国的国际声望被利用了个彻底,能进展的这么顺利多亏了煌帝国呢。在他们的眼皮底下,在他们的配合下睁着眼睛看北方联盟完成了一系列条件,以为也就这样,谁料峰回路转,这不是单面绣,而是双面绣,另外一套要命的条件也凑齐了。

     笑别人傻的那个发现自己才是傻,打脸打的啪啪响。

     安乐步步为营,凑齐一个一个条件,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只要煌帝国敢挑事,马上召唤小伙伴商讨怎么群殴煌帝国,她可是个讲究证据的人,那只千里鹤可还保存着呢,练红炎的那番话完完整整存在里面。或许联合不会太顺利,有种种困难阻碍,但是没关系,只要煌帝国的目标足够拉仇恨值,面对生存威胁,自己的身家性命,最后必然是团结起来一致将矛头指向煌帝国。

     如果讨伐煌帝国的国际联合已经成立,练红炎反而不会认输,拼死一搏说不定还能杀出一条生路,认输等待煌帝国就是万劫不复,现在煌帝国还有退路,一旦有退路,思维就会下意识在退路跟继续之间衡量得失。

     二选一,利弊衡量,练红炎选择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所以,安乐胜利了,煌帝国彻底输了。

     安乐这一巴掌狠狠扇碎了统一世界的梦。

     把练红炎扇醒了。

     #空手套白狼,玩的就是心理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