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打开书房的门走出去,外面是蜿蜒曲折的回廊,侍卫依次排列站岗,眼观鼻鼻观心,训练有素。一眼看到只有兢兢战战尽忠职守的侍卫,没有看到任何可疑人士。走出屋檐站到空阔的地方,仰头看书房的屋顶,空荡荡没有任何人。肉眼看不见,说明是隐身了,就像之前监视她的那个蒙面人,被芭蕉扇的风吹走,只要运气不是太糟糕,活下来的可能性很高,因为会飞,如果运气超级差劲,飞出过程中狠狠撞到山壁,那可真是悲剧。

     轻轻一跃跳上屋顶,木剑随便指着一个方向,搁狠话,“我说到三,自己现身!”

     “一!”

     另一只手凭空拿出芭蕉扇,左边一扇,右边一扇,180°旋转扇,强烈的飓风交织旋转,以冲上云霄之势席卷周围,撞到屏障。隐身的红名一个个现身,每个手里都有一根法杖,两手对着前方,制造出防御飓风的屏障,强烈的气流吹得他们袍子摇曳摆动。

     大阵仗,视觉效果比看小地图震撼多了,清一色阿拉伯风格装束,黑袍子,白色头巾包着头发,脸也被白色的布遮挡着,包的严严实实,只能看出高低胖矮,这种视觉效果下微弱的体型特征很容易被淹没。全都漂浮在半空,居高临下,俨然是一个组织。

     这种装束安乐认识,那时候联盟还没有成立,只有她最初建立的一座城池,npc在草原上营造出一片欣欣向荣的局势,收拢人心,一盘散沙的游牧民资在npc的安利下渐渐凝聚,形势大好的时候,这些家伙出现了,四处散播对她不利的谣言,蛊惑草原部落敌视她,声称黄牙部落成了草原的叛徒,号召大家不要被眼前的利益迷惑,看出她隐藏起来的恶魔本质。

     若只是嘴炮乱喷也就算了,安乐表示自己保管能喷的比他们更加厉害更有水准,让这些翻来覆去词穷没新意的土著见识一下信息大爆炸的活跃地图炮,动口又动手,四处制造混乱栽到她身上,在她的城池和草原民族之间制造矛盾,激化矛盾。

     本来对联盟什么不感兴趣,面对这样满满的恶意,又是甩锅又是栽赃,她怒了,这是想她在草原无立足之地,成为众矢之的节奏。

     绝壁不能忍!

     亲自出马满草原追杀,撵得他们鸡飞狗跳狼狈逃窜,随着联盟成立渐渐从草原上消失。

     要不是红名没法进城,这些家伙肯定还要锲而不舍的潜伏进来搞破坏,真心不知道图个什么。打他们毫无压力,金蝉脱壳用得可熟练了,快打死的时候就会变成一个外形相似的人偶娃娃,滑不溜秋的,下次又卷土重来,简直是最有恒心有耐力的反派,不过就算他们这么会跑,还是被她逮到一个,擒贼先擒王,她抓了带头捣乱的那个。

     今天在煌帝国首都的皇宫见到这波人,加上练红霸的口吻,她忽的明白当初为什么使劲在草原上破坏联盟成立了,感情是为了煌帝国的西征步伐做准备呢,草原若是联合起来,会妨碍到煌帝国的征途,一盘散沙的草原游牧民族跟一个团结的联盟区别可大着呢。

     不管她是什么时候被发现,被监视的,这个组织原本应该没有在皇宫里动手的意思,要是皇宫被她掀飞乐子不就大了,出于什么意图包围了她不重要,反正来者不善,指不定是想暴力夺取宣战令呢。

     在人家老巢里撞见他们,肯定不能善了。

     强烈的飓风肆虐狂暴,强大的力量吹飞了屋顶上的琉璃瓦,噼里啪啦的破裂声此起彼伏,附近的侍卫都被惊动了,但是没法靠近,书房回廊下面的纷纷抓着柱子稳住身体,眼睛都睁不开。

     “数三下什么,别真信了,对于红名我向来只用数一下。”芭蕉扇连续扇动两下制造出更加强大的飓风,交织的旋风气势汹汹扑向天空飘浮的蒙面人,“我可是想死你们了!”

     黑色的鲁夫飞舞,为苦苦支撑的蒙面人提供力量,飓风下的屏障摇摇欲坠,突然,洛昌四个方向升起黑色的柱子,黑色的东西冲上云霄,如同墨水倾倒天空,黑色的迅速阴影笼罩大地,铺天盖地压下来。兴许是从对己方有利的场地中获取到更多力量,蒙面人摇摇欲坠的屏障变得四平八稳,狂乱的飓风反被压制的弹回来,安乐抬手扇扇扇,更加强烈的飓风冲上天空,跟弹回来的飓风相撞,扩散的气流狠狠掠过,回廊被吹歪了,摇摇欲坠。

     漆黑的天空充满不详,安乐狠狠皱眉。

     脚下微微使力,一跃飞上天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入蒙面人的漂浮圈,带着强大的冲击力狠狠撞向其中一人的屏障,右手的木剑刺入屏障,扎出一条裂缝,龟裂,扩散,屏障破碎,木剑狠狠砸入蒙面人体内,电流瞬间走遍全身,电光噼里啪啦游动,血液沿着木剑滴流,安乐吃惊。

     不走寻找路,改成血肉之躯了?

     抽出木剑,受到木剑跟电流重创的男人软软掉了下去,接着刺向旁边的蒙面人,快、准、狠,扎入对方胸膛,电光闪烁电流游动,第二个也中招了。

     剑是千年雷击木所制,天然含有雷电的能量,辟邪镇煞,对阿飘有奇效,对他们这种邪气肆意阴气森森的家伙伤害加倍。

     说实话,这些家伙完全不够看啊,飞得这么差,简直就是挂在天空的活靶子,虽说不是不能移动,但这种走位跟活靶子真没多少区别,一打一个准,防护盾又挡不住她的攻击,攻击魔法有在放,仗着人多一起放魔法,特别有气势,但打不中目标有什么用,落空的魔法有时候还会打到自己人呢,空战能力弱爆了,完全是她单方面碾压。

     “你们是认真的吗?”安乐把所有蒙面人都打落到地面,降落下来,满脸怀疑,“这种程度用来拖延时间都太渣啊,飞行能力掌握在少数人手里,缺乏竞争力,所以才这么差?就算这样,拜托提升一下魔法的精准度,虐这种渣渣,我自己都觉得掉价。”

     每日至少刷一场200人空中大混战的安乐表示这技术简直差的让她掉泪,完全是菜鸟水准,只能说会飞而已,走位完全看不到。她以前参加空中大混战,那么多玩家混战,飞行走位能力那是必须锻炼出来,不然就是活靶子,对方阵营抢着虐有木有,游戏里各种大神高手,飞得又快又溜,简直是空中杀手。

     “哦~~挺厉害的嘛。”一个声音从天空传过来。

     安乐看去,有过一面之缘,逛过街的裘达尔悠闲浮着,兴致勃勃的看着满地狼藉。

     “这些都是你做的吗?看起来是个蠢货,没想到实力挺强的嘛,在皇宫里打成这个样子,小姑娘很自信啊。”裘达尔怡然自得,掏出一把尖端镶嵌红宝石的短法杖,笑得充满杀气恶意,“我来陪你玩玩如何?”

     安乐一挑眉头,看这姿势,懒散的不行,想来对自己很有自信,“你跟这些家伙是一伙儿的?”不等回答,自言自语,“问了句废话吧,画风这么像。”还是个红名。

     但这家伙貌似很强啊,魔力值这一栏竟然显示:????????,通常只有那种跟自己差距非常大的boss才会显示出这样的数值,但血量很薄,跟普通红名没有区别,脆皮血薄。

     安乐一手木剑,一手芭蕉扇,战斗一触即发。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组织的人要围住我的书房?”练红炎缓缓走出书房,气势特别吓人,眼神可怕的扫过安乐以及满地挺尸的蒙面人,落到裘达尔身上。“若皇后陛下有指示,直说就是,一声不吭围住我的书房,还在我的书房上面打起来……”练红炎脸一沉,格外阴狠,牙齿咬得咯咯作响,“这是对我的挑衅吗!”

     他的书,他的知识,他收集的各种书籍要是被一起吹飞,就活剐了这些混蛋!

     “红炎殿下。”一个声音冷不丁出现,他站在回廊的拐角处,似乎正从那边走过来,恰好听见了这句话。恭恭敬敬的弯腰行礼,姿态语气无不谦卑,“这是皇帝陛下的命令,因为对方很快察觉到我们的包围,所以来不及向您传达皇帝陛下的意思便发生战斗,真是罪该万死!”

     “红炎殿下,红明殿下,红霸殿下,皇帝陛下有令,活捉潜入洛昌的北方联盟贵族,若遭遇反抗,就地格杀。”

     一声阿拉伯风格的男人恭恭敬敬弯着腰,说出的话让气氛凝结。

     “陛下为什么要下这种命令?”练红霸震惊,想到什么,咬牙切齿,“别拿陛下当借口,肯定是那个老太婆的命令!”

     现任的皇帝练红德是握在皇后练玉艳手中的傀儡,这点大家心知肚明。

     “红霸。”练红炎扬声喝止,语气严厉。虽然大家都知道,但面子工程还是要做一做的,只要没撕破脸皮,就要维持最起码的礼仪,当众叫练玉艳老太婆容易落人口实,私底下随便叫。

     “炎哥!”练红霸不满抗议,他一点都不想对小安乐动手啊,难道真的要顺组织的意思,抓住小安乐?

     “既然是陛下的命令,自然要遵从。”练红炎语气平静,兄弟俩对自己父亲的称呼同样生疏,可以看出父子之情有多么浅薄。

     “炎哥!”练红霸更加大声了,语气焦虑。

     “不知道陛下接下来还有什么指示?”练红炎不为所动,冷静问道。

     “此人阴险狡诈城府极深且善于蛊惑人心,还请小心,不要被迷惑。虽然不知道目的是什么,毫无疑问是怀着巨大的阴谋前来,放任她在洛昌行动定然会带来巨大的危害,陛下命令我等活捉拷问北方联盟的情报信息,帝国西征的步伐受到阻碍,被有心人散播的全国皆知,军心不稳,民心不安,唯有快速攻下北方联盟证明帝*队一如既往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方能稳定军心安抚民众。”

     “若不是你们插一脚,我现在已经得到宣战令。”练红炎锐利的目光落到那人身上,如有实质的目光仿佛能穿透他的身体。

     “人落到我们手里,何愁东西拿不到。”语气谦卑。

     练红明因为蒙着眼睛,躲在书房里没有出去,外面的话一字不漏落入他的耳中,眉头皱的老紧。组织的态度有点奇怪,只听从皇后练玉艳的命令,对他们这些皇子都是不假颜色,即便摆出谦卑的样子那也是做姿态罢了,就像他们对练玉艳那样,今天实在奇怪,谦卑的好像打心底畏惧皇室一样。他不认为是组织里面混入了一个异类,那么必定有其他缘由。

     他们这边还在扯皮,安乐已经听得不耐烦了,甭管红名跟红名为什么要撕逼,反正蛇鼠一窝,就算是对她百分百忠诚的npc都偶尔会互相撕逼一下,眼前这种情况很正常。蒙面人竭力想表现的点头哈腰奴颜婢膝,但练红炎一点都不配合,态度透着隔阂冷淡,听起来皇后跟他关系不好,红霸更是直接叫老太婆了,样子都不想装,内部分裂嘛,皇室里很寻常的。

     “我想到一个好主意。”安乐皮笑肉不笑,眼神不善,成功把众人注意力引过来,两手一番把木剑跟芭蕉扇放回去,从虚空中抓出一把灵旗,专控阿飘的招魂幡,“不用感谢我,这感人的相逢。”

     一挥招魂幡,从里面飞出一个半透明的身影,黑色的袍子,白色头巾蒙住头发,戴着假面,满身狼狈,显然是惨遭一番荼毒,黑袍子都是破洞,有火烧的痕迹,也有野兽的爪痕。

     被放出来的他神色茫然,有点呆滞。

     “伊苏南大人!”蒙面人大惊失色,惊叫出声。

     这一声似乎唤回了他的神智,眼神渐渐清明起来。

     “这里是……煌帝国皇宫?”

     “如何,是不是非常感动?”安乐假笑,两手拄着招魂幡,“见到昔日的同伴一定感动的快哭了吧?别伤心,他们很快就要跟你作伴了,本座辛苦一点,收了他们。”

     “你对伊苏南大人做了什么?!”蒙面人惊怒质问。

     “不装啦?”安乐嗤笑,“也没什么,就是收到招魂幡里,被自动炼化了而已。”说着满脸无辜,“这个我也没法控制的,谁让阿飘不好好呆着非要跑到我面前晃悠,收了就成这个样子了。”

     “不作死就不会死,你们准备好了没?”

     “让你们的伊苏南大人,亲自收你们进招魂幡!”

     说着一挥招魂幡,伊苏南浑身一震,对着昔日的同伴或下属举起手中的法杖。

     #本座有专控阿飘招魂幡一抓一个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