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忙活一整夜没睡觉,返回旅馆准备休息。

     单纯一夜不睡的消耗不会让安乐感到多么疲惫,昨夜最大的消耗是制造三子弹,尽可能收集实验数据意味着需要消耗同样数目的子弹,以及集中注意力迅速采集想要的数据,面对庞大的实验者基数,为了最大限度利用有限的子弹有效时间,避免浪费,光靠肉眼是绝对不行的,所以她放出了神识进行监视,这不是轻松的工作,一夜下来消耗惊人。

     安乐揉揉太阳穴,神识大量消耗的结果就是感觉脑仁隐隐作痛,这个能力在游戏中是不存在的,现实化后自己研究发现,修真小说看了那么多,有些固定设定总是想试一试,不过因为使用机会少,她对技巧处于摸索阶段,第一次这么消耗,放松下来后疲惫不适敢纷纷涌上来。

     对修士来说最有效的恢复手段是打坐,睡觉完全是习惯。

     这种时候,当然是打坐最合适,进入打坐状态,对周围的感知不会封闭,精神进入一种玄之又玄的境界,体内真气循环周天,一夜的疲劳一扫而空,精神力也在渐渐恢复。

     安乐的打坐没能持续太久,天亮了,一个不速之客前来拜访,被牡丹拦在外面,他的名字叫做夏黄文。她原本对红玉公主的这个侍从印象不深,现在秉着爱屋及乌的原则,记忆中印象单薄的夏黄文一下子鲜明很多。

     从打坐状态脱离,睁开眼睛,扬声对门外的牡丹道:“让他进来吧。”

     安乐以为只有一会儿,其实现实世界中已经过了好些时间,修士打坐入定对时间流逝的感觉会变的十分模糊,若是深度打坐,耗多久都不奇怪。

     等了半天终于能够见到正主,夏黄文脸色有点僵硬,感觉这趟不太顺利啊,但是他不知道,接下来还有更加不顺利的。

     “在下夏黄文,是第八皇女的侍从,奉公主的命令,邀请安乐小姐到宫里做客。”夏黄文恭恭敬敬拱手,低着头,朝着地面的脸微微扭曲,心里在喷呢。身为红玉公主身边的第一人,竟然要亲自过来请这个危及他地位的女人到宫里去,就昨天那么一会儿,红玉公主已经对她念念不忘,以后还有他说话的份儿吗!

     “不去。”

     “请安乐小姐马上梳洗,已经耽误很多时间……呃……”夏黄文猛然意识到对方是在拒绝,错愕,不敢置信抬头看,心里乐开花,掩饰性的低头,怕被看见自己的表情。太好了太好了,对方自己拒绝了,这可不是他的错!只要回头跟公主稍微添油加醋一番,一定能成功让公主远离这个可疑的女人!

     “你好歹也是皇宫里当差的,哪天撞见了帮我给练红霸带句话。”安乐磨牙,猛然从靠椅上站起来,一脚踩到旁边的茶几上,从玩家背包里抽出一把剑,噌一声深深扎穿了茶几,那气势,那动作,活像一个黑道大姐头,满脸煞气,背景都成了扭曲黑化的气息,放狠话,“本座从来不记仇,有仇当场报才叫爽,以后我见他一次打一次!”

     夏黄文被这神发展惊呆了。

     昨天的情景他也是目击人之一,两个人黏黏糊糊的互相喂饭吃,多么恩爱的一对情侣,恋爱的酸臭味熏到他了,怎么才一夜就变了个画风,见一次就打一次什么,已经不是闹别扭可以解释的了吧?

     “有什么疑问直接问,有什么不满直接说,假惺惺的装模作样欺骗我感情算什么!”安乐怒气值上涨,从背包里又抽出一把剑,狠狠扎到茶几上,噌的一声,吓得夏黄文浑身一抖,这发展太不对劲了,总觉得回宫会被灭口的样子!

     “我特么的以为粉红子弹把他给崩成蛇精病了,愧疚心虚的要死,打算负责的,昨晚试了一整晚……妈蛋,根本就是装的!以为我是北方联盟派来的特务,想要调查我是不是身怀特殊任务,对煌帝国皇室心怀不轨是吧?我已经看穿他了!”

     “别以为冒充红玉的名义把我骗进宫就可以为所欲为,简直老套,我分分钟就能想出接下来都是什么套路。”

     “不是事先对红玉做了思想工作,让她对我套话,接下来就是谁谁假装过来看红玉,或者假装路过,顺理成章跟我聊几句,不动声色打探情报,再然后自然而然引出宣战令的话题。”

     “昨天我随口说出了宣战令的存在,你们肯定心存怀疑,想要确定真假。”

     “为什么不是抓起来严刑拷打呢,这世上有句话叫做先礼后兵。随便看见一个北方联盟的贵族就紧张兮兮不是太草木皆兵了,要是确定我的确知道非常多的东西,又很不配合,当然就上粗暴的手段了!别装了,我都知道!”

     “你们这些玩政治的家伙心里最黑暗肮脏了,满肚子花花肠子,满肚子坏水,只会比我想的更加阴险更加坏!”

     ……一个能轻描淡写理直气壮理所当然说出干掉巴尔巴德王自己当女王的女人指责别人脏脏黑暗满肚子坏水,也不怕闪了舌头!你以为你不阴险狠辣吗,就算联姻好歹也是丈夫啊,说干掉就干掉,说句不折手段一点也不过分!夏黄文心里疯狂吐槽,一方面觉得自己可能真的会被灭口,这发展实在太神奇了,死也想不到会这样啊!

     多么大的信息量!

     红霸皇子为了引出她的目的亲身上阵实施色`诱?

     原来公主让她把人接到宫里来,其实背后是红霸,不,红炎殿下的意思么?不然就是红明殿下!原来不知不觉他竟然执行了这么神圣重要的任务!

     夏黄文激动,升职加薪出人头地走上人生巅峰的道路就在眼前,能为两位皇子办事前途当然不是给红玉公主但侍从能比的,他一定不能辜负信任,一定要完美达成目的,把人接到宫里去!

     噌——

     陷入自己的幻想世界激动不已的夏黄文被一声清脆的响唤回,吓出冷汗来,只见第三把剑立在他面前,深深扎入地面,剑刃寒光闪烁,绝对是一把难得的好剑。

     ……总觉得自己今天会被灭口,不会说着说着太激动一剑把他戳死吧?

     “告诉你们,本座就是个好吃懒做从来不干正事的吉祥物,想从我口中知道北方联盟什么机密,别做梦了,我特么的连联盟的法律都没看全过,就只知道一句话:为了大地的爱与和平!”

     没错,当初穆嫣然询问关于联盟法律的主要思想是什么,安乐的脑子一片空白,想了半天愣是想不起来,种花家法律那么多,最后嘴巴里蹦出不相干的一句:为了大地的爱与和平。雅典娜的经典台词,算是表达她的意思,剩下的自己琢磨。等整理成册的法律书呈上去给她看,厚厚一叠,第一本书翻开,序言赫然是她说的那句话,为了大地的爱与和平,黑体字加粗,那一刻爆表的羞耻心无法用语言描述。

     夏黄文吓懵逼了,什么法律这么不靠谱,别胡说八道啊!

     “你们这些凡夫俗子的斗争本座不感兴趣,别打搅本座飞升!”

     “我知道,你肯定觉得我是在胡说八道是吧!”

     第四把剑噌的一下扎到地上,安乐黑道大姐头架势越发熟练,气势汹汹,好像要剁了夏黄文一样,“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我和你们没什么好说的!”

     “我说最后一句,一枚宣战令一百万两银子,一次性付清,不接受赊账,如果无法一次付清,可以拿矿藏抵押,可以不要金矿银矿铜矿铁矿!”

     夏黄文脑子当机,连疯狂吐槽的劲儿都被吓没了,睁大眼睛看着安乐,确认她是不是认真的,为什么他诡异的觉得前面讲了一大串,都是为了最后一句做铺垫呢?一定是脑子太混乱了产生错觉了吧吧吧吧吧吧吧?!

     “看什么看,本座诚挚的眼神还需要反复确认么?”

     舔舔干涩的嘴唇,夏黄文整理思绪,酝酿了一下措辞。

     这次本以为是红玉公主的命令,没想到事情完全不按预期走,总觉得听了这么多爆料不是被对方干掉就是回去被灭口的样子,谁知道最后来句峰回路转,让他完全混乱了。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又听见了关于宣战令!

     这一定是上苍指引他的机会!

     昨天红玉公主不肯向红炎殿下邀功,以至于失去了一个大好的机会,这次一定要好好利用这条信息成功走入红炎殿下眼中,立下功劳!

     夏黄文立马换了一副表情,笑得格外和气生财,无比诚恳的说:“安乐小姐简直是我见过最诚挚的人,你的意思我会忠实转告给红炎殿下。”

     “哼,明白就好。”安乐收回脚。

     “只是不知道,安乐小姐为什么要将宣战令卖给煌帝国,又是从哪来的宣战令?”夏黄文假笑,“若是红炎殿下问起,我也好回答。”心里再次疯狂吐槽: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冲着你想把宣战令卖给煌帝国,说来洛昌毫无目的都没法信啊!身为北方联盟贵族却要挑起两边的战争,你真好意思说别人肮脏黑暗满肚子坏水!可怕的内部斗争,都跑来引狼入室,出卖联盟了!

     “本座被你们的诚意感动了,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有诚意的人呐!”安乐也露出一个假惺惺的笑容,千里迢迢来送死的见过,这么坚定想找打的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些人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不到黄河不死心,不抽你们一顿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宣战令在我家的仓库里放那么久都快长毛了,拿出来用用掉,省得占地方。”

     人间惨剧,竟然是自己家窝里反!夏黄文的表情是这样的,很快意识到不好,咳嗽一声,调整表情,公式化假笑,“既然如此,在下先告退。”

     转身干脆利落走出房间,脚步挺迫不及待的,心里暗暗坚定了隔离红玉公主和安乐的决心,绝对不能让她带坏了单纯的公主!

     他已经彻底忘记来这里的目的了。

     夏黄文离开后,安乐抬手,轻轻打一个哈欠,牡丹默默走上前,将一件披风给她披上,轻声道:“秘书长那边……”

     “反正是城对城的战争,消耗掉一枚宣战令只能开放一个城池,就……就咸阳城好了,跟煌帝国的边境最近。让穆嫣然将咸阳城的居民进行转移,到时候就是一个只有军队的城池,人身和财产全部转移,即使发生战争也不会对平民造成伤害。”

     “是。”

     “我先睡会儿。”安乐眯着眼睛打了一个哈欠,习惯使然。

     晃晃悠悠回到床边坐下,脱鞋往床上一躺,很快就睡着了。

     #本座什么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