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一起出发逛街,安乐和练红玉自然而然并肩走,红发的公主不知所措,想要搭话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只好闷声走。安乐也挺想和她搭话的,一声不吭气氛好尴尬,但是刚见面实在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活生生的公主耶。

     一直走了半晌,并肩走的两人都是无言以对,红玉看着旁边,安乐看另外一边,交际无能星人默默沮丧,搭讪真是个技术活儿,该如何实力撩妹?

     练红霸的声音把两人从沉默尴尬中拯救出来。

     “你们两个,干什么一声不吭的,红玉不是想逛街玩吗,一直走路不停下来看看吗?”练红霸停在一个捏糖人的老人面前,低头观察捏好的唐人,“这个不错啊,捏的很像。照着我的样子捏一个。”

     “好嘞。”老人笑呵呵的开始捏。

     两个女孩都停下脚步,围上去,裘达尔凑热闹,仔细观察每个捏好的糖人,“给我也捏一个吧,要威风的。”

     “好好。”

     “这个好吃吗?”安乐看老人熟练的捏糖人,好奇的睁大眼睛。

     “你没有吃过吗?”练红玉诧异,她以为宫外的人都吃过这个呢,很寻常的零食。

     “没有,我是第一次看到。”安乐摇摇头,画糖人她倒是看过,不过也没吃过。

     “那你也捏一个吧,很有趣哦。”练红玉提议。

     “好啊。”安乐欣然答应,对捏糖人的老人说:“跟他们一样,也照着我的样子捏吧。”

     “我也是。”练红玉说道。

     搭上了话,两人之间凝滞尴尬的气氛骤然消散,变得轻松。

     老人一共捏了四个糖人,技艺高超,捏的栩栩如生,安乐拿在手里一脸惊喜,没等她仔仔细细看一遍,糖人就被练红霸抢走,手里被塞入他的那个糖人,安乐怒视过去,他已经舔了一口,就算抢回来她也不想吃了。

     “红霸哥哥……”练红玉的脸一下子红了,看了一眼安乐糖人,又看了看被强塞到安乐手里的练红霸糖人,脑子里一下子脑补过头,仿佛看见两人周围飘舞着无数粉红色的泡泡。

     安乐不开心的一口咬下练红霸糖人的脑袋。

     “……”

     “……”

     “……”

     突如其来的沉默让安乐疑惑了,奇怪的看着练红玉,嘴里嚼的嘎嘣脆。糖还是普通糖的味道,并没有特别稀奇,重要的是制作糖人的工艺吧,既是好吃的糖,又是一项民间艺术。看过了制作过程,糖人就只剩下吃的价值啦。安乐毫无心理障碍的三两口把糖人吃光,特别开心的对捏糖人的老人说:“给我再捏一个糖人,要这样的!”

     说着对老人摆出个美少女战士代表月亮惩罚你的经典姿势。

     “还要这样的!”

     摆出黄飞鸿的经典姿势。

     “还有这样!”

     沉思者的姿势。

     “还有……”

     一连摆了七八个姿势,安乐终于心满意足,眼睛闪闪发光,“记住了吗?没记住我还可以再做一遍!”

     “记住了记住了。”捏糖人的老人乐呵呵说,难得遇见这么捧场给面子的客人,他也觉得很开心啊。

     练红玉终于回神,尴尬的想要说点什么缓和一下气氛,张张嘴发现自己似乎忘记问她叫什么名字了,羞愧,“……你很喜欢糖人?”

     “嗯!这就是艺术啊!”安乐两眼炯炯有神,眨也不眨盯着老人手上的动作看。

     “艺术?”练红玉见她这么兴奋,不禁有些被传染,也盯着老人的动作看。

     “噗哈哈哈……”裘达尔笑出声,乐不可支,“你可真是个有意思的家伙。”

     “是这么值得兴奋的事情吗?”练红霸舔了舔糖人,“北方联盟内不是参杂了许多煌帝国的文化,天山高原游牧民族的文化次之。”

     “嗯……只是文化高度相似而已,又不是全盘复制,而且,我已经有两年多没有出过门。”安乐漫不经心的说,看着自己的糖人在老人的一手巧手下成型,栩栩如生再现她刚才摆出的姿势。

     “为什么?”练红玉奇怪的问,就算是她也不会一直闷在宫里,偶尔找机会出来玩,两年多不曾出门,好久啊。

     “因为在闭关修炼。”安乐老实回答,见老人手中的糖人完成,高兴的伸手去接,用欣赏艺术的目光打量糖人,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闭关是练功大事,需要心无旁骛,全神贯注,心境平和,不能中途而废,若被外界诱惑容易心浮气躁无法专注,因为迟迟无法得到突破,所以一闭就是两年多,联盟发生的变化并不清楚。”只知道越来越大,人越来越多,越来越繁荣,以金库里的金币为证。

     闭关成功,一开心,大手一挥当了一把霸道总裁,金币漏光光负债累累,所以说冲动要不得。

     “那……那个……”练红玉羞愧,“那个你的名字……”

     “唉咦?”安乐幡然醒悟,“抱歉,我还没有自我介绍是吧,我叫做安乐,安心的安,快乐的乐。”

     “我是练红玉,叫我红玉就可以。”练红玉眼睛闪闪发光。

     一道幽幽的目光落到安乐身上,她看过去,赫然是练红霸,软磨硬泡才让她说出自己的名字,轮到练红玉却这么轻易。装作看不懂练红霸眼底的控诉哀怨,转回头去,“刚才你想说什么?”

     “小安乐是北方联盟的武人吗?需要闭关修炼一定很厉害吧,难道是将军……”练红玉的声音戛然而止,十分不好意思的红了脸,看起来并不是十分羞涩腼腆的类型,神态眼神中透出一点高傲,却意外的很会脸红,几乎没有同龄的女孩子当朋友,所以太兴奋了。“那个……会不会很奇怪,我一直想当一个将军……”

     “女将军吗?有理想是好事啊,像我就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好。完全没有什么特别想做的事情,也没有目标,出来走走散散心,说不定哪天突然找到感兴趣的事情。”

     “北方联盟有女将军吗?”

     “这个……没有耶。”

     “是吗。”练红玉失望。

     “其实不止是女将军,男将军也没有。”

     “唉咦!”练红玉惊讶,作为军事超级大国,完全无法想象这种事情,不禁睁大眼睛,“那军队该怎么管理?”

     “没有啊。”安乐理所当然的说,一点不介意被知道,“没有将军,也没有军队,只有维持治安的守护者,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吧,只不过非战争时期没有,一旦发生战争就会有大批军队。”宣战后城池自动生成npc军团,玩家进行指挥,平日里守护者就够用了,省去了多大一笔开销啊,养军队多烧钱,系统设定真是人性化。

     “可是……”临时征集起来的军队能有什么用。练红玉很想这么说,即使对这些再不懂,也明白军队是要日日操练的,就像她希望成为一名出色的武人,一直勤加练习剑术。突然后知后觉想起来,现在煌帝国好像在和北方联盟……

     “怎么了?”

     “临时征集的军队打不过哥哥率领的军队的……”练红玉很小声的说,心里很纠结,小心瞥一眼刚才起一直安静不说话的练红霸。

     “哦,你是说那个啊,安心吧,没有发生战争。”相对于练红玉的局促不安,安乐十分淡定,一点危机感都没有。

     “哈哈哈哈……”裘达尔又笑了,笑出眼泪,作为亲身体会的人,他很有发言权,“红明和白瑛都被拦在城池外面根本进不去,军队无法入城,北方联盟根本不理人,扎营当晚收到联盟飞鸽传书送来的过路费清单,红明原本打算不理会的,结果发现粮草被搬空了,只留下一张纸条表示用这些抵过路费。连忙退出天山高原边境,在我国边境扎营,现在大概还在想办法吧。”

     “喂,北方联盟用了什么办法拦住煌帝国的军队?”

     “红名不得进入。”

     “又是这个啊。”裘达尔撇嘴,“完全意义不明。”

     “设定就是这样,想要打战起码要有宣战令,没有宣战令城池不会对红名开放。”同样的,启动了宣战令,城池就会进入战争时期,系统自动生成npc军队,鉴于目前最高规格只有建城令,没有建邦令建国令什么的,所以只能城对城宣战,城市管理系统的军事模块开启,大炮都能买,真打起来谁倒霉还不知道呢,千里迢迢来送死也是辛苦。

     “这么说,只要有那个什么宣战令,战争就会爆发?”裘达尔饶有兴致的问,隐约透出几分不容拒绝的架势,红色的眼睛盯紧安乐。

     “小裘达尔。”练红玉不赞同的叫他,担忧的看了看安乐。

     “你还真会见缝插针。”安乐对裘达尔投以鄙视的目光,“别搞的好像只要知道症结所在就能踏平北方联盟似得,我跟你们说怎么弄到宣战令你们也弄不到手好吗。”

     “哦~~是吗!那说说看!”裘达尔唯恐天下不乱的煽风点火。

     “第一,你有玩家系统吗?第二,你有系统建城令开启的城池吗?”安乐伸出两个根手指,“满足以上两个条件,宣战令才使用,当然,最重要的是,你还得能下副本刷怪打boss,才能掉落宣战令,这三个条件,缺少一个都不行。”

     “……你是认真的吗?”裘达尔面无表情。

     “哼,愚蠢的凡人,本座说了实情你听不懂是你的事,这是玩家的常识,你不是玩家当然不知道,也很难理解吧。”安乐收回目光,这会儿功夫捏糖人的老人完成了两个,每个都栩栩如生,她故作遗憾的唉声叹气,“高处不胜寒,这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这是哪门子的常识!”裘达尔不爽。

     “承认自己孤陋寡闻吧。”安乐哼一声,递一个糖人给练红玉,“给你。”

     练红玉一怔,接下糖人,担忧的问:“这些是常识?”

     “嗯。”安乐点头。现在再次提起玩家,只感到怅然若失,心里空空的。

     练红玉信了,没有再问。

     “对了,之前他不是说,以后没有这样的机会了,趁现在多逛逛什么的……你要离开洛昌去别的地方吗?”安乐舔了舔糖人,疑惑的问。

     说起这个,练红玉的眼睛黯然下来,失落的点点头,“我要嫁人了,所以,以后恐怕都无法回来。”

     安乐惊悚了,不过这个世界似乎习惯早婚早育的样子,红玉这个年纪结婚大概很正常吧。赶紧平复一下受到惊吓的心灵,故作镇定,“对方是怎样的人?”

     “不知道。”练红玉摇摇头,“只知道是巴尔巴德的王,长什么样子,什么性格,完全不知道,联姻是父皇的意思,我只能遵从。”

     一个如此可爱的软妹子竟然要被送去联姻,还是个长相性格都不知道的家伙。安乐想起跟在身边的牡丹,转头就问,“巴尔巴德的王是个怎样的人?”

     “蠢、矮、挫。”牡丹三个字精辟总结。

     安乐严肃脸,看向一直不说话的练红霸,“是兄弟就去把巴尔巴德的王干掉,扶持一个帅点的王子登基。”

     “嗳~~自己和红玉聊天聊的开开心心,想起我结果只知道驱使啊,随随便便把巴尔巴德王干掉父皇会发火的吧。”练红霸撇嘴,对这个提议倒没有太排斥,也是个无法无天的。

     “切,山高皇帝远,想做点手脚不被发现还不容易,联姻嘛,只要是巴尔巴德王就行了,具体是哪个根本无所谓,王子甲和王子乙没区别,不过对红玉来说就不一样了,对方是个怎样的人很重要。虽然我觉得联姻这种事情糟糕透顶,可是皇室中人基本不能控制自己的婚姻吧,期待跟意中人结婚还不如想点实际的,就算现在逃过去,以后说不定来个更加糟糕的。”

     “以我个人的观点来说,干掉巴尔巴德王自己当女王比当个联姻工具舒服多了,还是那句话,山高皇帝远,还有,宁为鸡头不为牛尾,甭管是个怎样的国家,到底是能自己当家做主的地方。”

     “怎么样,如果对方是个完全没法期待的人渣,我这个提议可以好好考虑哦。”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练红霸盯,总觉得让红玉跟她接触会被带坏的样子,但要嫁去巴尔巴德有这样的觉悟其实也不错,能让她过得舒服一些。

     练红玉目瞪口呆,若无其事说出这些话的安乐莫非……其实很可怕?说的好像挺有道理,没法反驳。

     “你真是个有趣的家伙!”裘达尔大笑,凑近,红色的眼睛直视安乐,话语里别有深意,”难道,一直都在装傻充愣?”

     “本座的机智你一个凡人不懂。”安乐理直气壮鄙夷道。

     裘达尔被噎一下。

     “这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又来了。裘达尔翻白眼。

     #煌帝国再牛还能刷副本打怪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