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安乐对笑个不停的红霸少年怒目而视,抄起一个枕头蒙住他的脸,闷闷的笑声从枕头下面传出来,被他给惹毛了愣是没发现自己的姿势有什么不对,气呼呼的用力按枕头。

     翻个身轻易把人掀翻,红霸起身擦擦眼角笑出来的生理泪水,两边挂下的红发长发有些乱了,用手指梳几下理理顺,低头看自己被撕破的衣服。“这可是我最喜欢的衣服~~被你撕破了,不过,原谅你好了。”

     “那还真是感谢你宽宏大量。”被掀翻一头拱到旁边的安乐爬起身,瞪他一眼。

     “你知道自己在哪里吗?”红霸见她这么无惧,丝毫不客气,挑一挑眉头,“皇宫哦~~像你这样的北方联盟贵族突然出现在皇宫里,一定会被抓起来,说不定还要严刑拷打,逼问北方联盟的情报。”

     “恫吓的话还是免了吧,不要说得好像是我自己要来一样,要不是你手贱,我怎么会在这里,随便扰人清梦还这么理直气壮的倒打一把,你的脸皮让我甘拜下风。”安乐重重哼一声。

     “哦~~那是承认了?”红霸狡黠一笑。

     “嗯?”安乐不明所以。

     “我不是很肯定,不过你没有否认,那就是下意识默认了吧?是北方联盟的贵族~~真可怕,这个时候有北方联盟的贵族跑到洛昌,而且还潜入了皇宫,一定是心怀不轨……被发现了的话,那些无聊的家伙肯定会这么想。”红霸少年笑嘻嘻,故意想要用语言引起她的危机感跟恐惧,完全失败。

     安乐用看傻逼的眼神看着他。

     红霸泄气的一鼓脸颊,纳闷,“你为什么都不害怕?不相信这里是皇宫吗?”

     “你为什么会认为我是北方联盟的贵族?”安乐问了一个听起来不相干的问题。

     “你就关心这种无关紧要的问题吗?”红霸被她的抓不准重点给弄得叹气了,如果不是装的,派这种家伙过来肯定是傻缺,他都说的那么清楚了还一脸毫无危机感的样子,非得抓到牢里吓唬一顿才会认清现实吗?

     他抓起她的一只手,安乐下意识反抗想要抽回,没能抽回,他示意看手指。

     “北方联盟出产各种便利的生活用品,运往各个国家销售,还有一些其他地方根本没有的独家奢侈品。这种蔻丹涂到指甲上充满水晶般的光泽,亮晶晶的很有质感,非常受欢迎,属于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到的的奢侈品。我是煌帝国的三皇子,想要弄到手也不太容易,北方联盟内部贩卖的量也很少,家里没有权势根本不可能用得上。”

     一个蔻丹有这么多讲究?安乐惊奇,联盟有什么好东西向来是随便她用,还真不知道被她视为寻常物的东西市价如何,大概有的市面上真的买不到吧,比如她用得这款蔻丹。

     等等……!

     安乐仔细一看发现,对面这厮指甲上真的涂着一层透明的蔻丹油,那熟悉的光泽,熟悉的质感,毫无疑问是护甲蔻丹,透明没有颜色,反手抓起他的手,抬起来轻轻嗅一下,护甲蔻丹淡淡的香味混合护肤品的香味,绝对是北方联盟出场的,一个男孩子擦蔻丹?

     抬头,用一种“哇塞知道了不得了的秘密”的目光看他。

     红霸没有管她的目光,收手,径自研究对方的指甲,那认真的劲头堪比专业人士,若有所思,“我原本以为是涂了两层才有这样的效果,底层涂上粉红的颜色,上面覆盖一层护甲蔻丹,看来不是。北方联盟新出的蔻丹?”

     嘴角抽了抽,安乐使劲抽回自己的手,对方的皮肤触感仿佛还残留着,软软的,甩甩手,没好气,“你对蔻丹这么感兴趣干什么,能买到难道你要涂吗?”

     “嗯。”

     “……”安乐呆住。

     “如果只有粉红色的确有些不完美,我喜欢红色,像血一样强烈的颜色,涂到指甲上一定会很好看。”红霸兴致勃勃的说,坦荡荡的,丝毫不觉得这个爱好以一个男孩子来说是不是太奇怪了点。“呐呐,有没有红色的?”

     “……不、不知道,我不喜欢那么艳丽的颜色,没关注过。”安乐觉得自己是不是在犯傻,跟个美少女一样漂亮的男孩子大晚上坐在床上谈论蔻丹。难道因为外观女性化,所以爱好也在向女性靠拢么?可是感觉并不娘炮。

     幻象一下对方擦了艳丽红蔻丹的样子,呃……打住打住!

     红霸失望,不过很快振作起来,似乎已经忘记了刚才谈论的间谍刺客等问题,很有交流兴致的说起北方联盟的……各种护肤品化妆品,如数家珍,比安乐这个纯北方联盟还要了解,听得她一愣一愣,事儿逼熊孩子变成爱美容打扮的少年,这跨度好大。

     “这些都很好用,不过洛昌离得远了一点,能运送到这里的货不多,最近边境在对峙,幸好商队没有受到影响,不然我就没得用了,用惯了这些,其他东西完全没法用了。如果能打下北方联盟,就可以无限量供货,随便我用了。”

     “……北方联盟要是被打下,什么都没了,不可能给你无限供货的。”

     “唉,为什么?”红霸很失望的问。

     “没有为什么。”

     “为什么没有为什么?”

     “煌帝国的军队不可能进得了城池,想着打下北方联盟,不如考虑更加实际的,跟北方联盟展开贸易合作什么的。”安乐瞥一眼,没有因为他无害的姿态放松警惕,不论是不是煌帝国的三皇子,她都不想简单的被套去话。

     “耶~~真冷淡,难道是因为我刚才吓唬你的话生气?”红霸委屈脸,摸了摸被撕破的上衣,“我都没有生气啊,这是我最喜欢的衣服了。”

     “我赔你一件新的总可以了,不要一直强调是你最喜欢的衣服。”

     “不要~~~我要红色的蔻丹~~跟你这用的同一个种类的蔻丹。”

     “……好。”安乐想抹汗,脑海里对方涂上艳丽红色蔻丹的画面挥之不去。

     睡梦中突然被弄醒,脾气难免不好,乒乒乓乓打了一架,火气散了,她又感到困,打个哈欠,揉揉眼睛,放松下来只想躺倒睡觉。

     “呐呐……”

     一张脸猛然凑到跟前,吓得她一巴掌拍上去推开,瞪他,“突然凑上来干什么?”

     “原来你有在紧张啊,随便骑到男人的腰上撕衣服,我还以为完全不在意呢。”红霸无辜脸。

     饶是安乐的粗神经也被这句话惊到了,好像……貌似……的确刚才情急之下做了不得了的事情,对美少年耍了一把流氓,但是但是,这也是被情势所迫嘛,要不是灵机一动,现在指不定有多热闹,自己穿睡衣的样子被n多的守卫给看了。真要发生那样的事情,绝壁会恼羞成怒,然后会发生什么就不知道了,所以,再次为自己的机智点个赞。

     但是对方的话听起来好不对味,说的好像她很轻浮一样,明明都是他的错!

     “一身的小排骨有什么好在意的,我自己也有。”安乐鄙视,不屑一顾道。

     “耶~~说的也对,是很平。”红霸目光落到她胸前,赞同的点头。

     喵了个咪的,这小砸果然欠打!

     安乐磨牙,抄起枕头当做武器猛打。

     “还要玩吗?我想睡觉了。”红霸困扰的说,看起来不情不愿,不得不陪她玩耍的样子。

     安乐一口老血哽在喉咙只想喷他一脸,多么臭不要脸我行我素的家伙!

     “正好,我也想睡觉,晚安!”怒气冲冲一把将枕头扔向不远处的灯架,撞翻倒地,柔和的白色光线熄灭,房间一片黑暗。

     “啊~~暗掉了,难道你要跟我一起睡觉吗?不要~~”

     “少自作多情!”

     黑暗中红霸看不见,安乐正在使用返程传送技能,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因为有五秒左右的延迟时间,被打断了冷却时间较长,所以才没有马上用,而是把灯灭了趁他看不到,不然谁知道他会不会突然手贱抓她一下什么的。她一眼认出那是北方联盟制造的灯架,不是煤油灯,所以,撞翻了也不会点燃。

     短暂的五秒后房间里安静了,红霸感觉不到另一个人的气息,似乎只有自己一个人,皱着眉头,高声喊,“纯纯仁仁丽丽!”

     门外立即有反应,轻轻推门进来,怕打搅到什么,小心翼翼,“是的,红霸大人,有什么吩咐?”

     “把灯点起来。”

     “是。”

     房间里很快亮了起来,安乐已经不在。练红霸扫视一眼偌大的寝宫,“刚才有人出去过吗?”

     “没有,红霸大人。”纯纯小心的回答,只有练红霸一个人在,她也觉得很奇怪。

     “没事了,你们出去。”

     “是。”

     纯纯仁仁丽丽三姐妹退下,把门关上。

     练红霸抬手看了看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一颗爱心形状,两边有小翅膀,中间一道分隔线把戒指分成两个颜色,一边是粉红色,一边是粉蓝色,爱心中间有两个人影,分别是一男一女,看轮廓他能清楚认出男人的影子是他自己,另一个是对方,两个人影面对面,目光互相凝视。

     没错,这就是情人节爱情大礼包赠送的婚戒,恋爱的肉麻都通过戒指传达出来了,骚包的不得了,任谁看了这戒指都能明白持有者心有所属。

     练红霸想再使用一次召唤,却听见提示尚在冷却中。

     “算了,下次再找你玩好了。”嘀咕一声,随手把上衣脱掉丢一边,已经破掉的衣服他不会再穿了。

     返回旅店的安乐得意洋洋,幻想一下对方发现她不见了的震惊反应,觉得自己想吃夜宵了,心情好,胃口就好。

     她还不知道对方打算等冷却时间过了再召唤呢,知道了肯定又想打死他。

     #本座总想打死那小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