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安乐睡得不安稳。

     床很软很舒适,被子轻薄舒服,枕头不高不低正好,周围安安静静没有嘈杂声影响睡觉,可她就是睡得不安稳。好像有什么一直盯着她看,炙热的如有实质,能够穿透轻柔的被子。脑子迷迷糊糊,半梦半醒,不知道究竟是自己的错觉还是在做梦。安乐眉头微微皱起,不安分的翻了个身,抱着被子,腿微微抬起,自由式的睡姿十分惬意,抬起的腿伸出了被子,她感觉到些许凉意。

     空气里似乎轻轻溢开一声笑,似有若无。

     是在做梦吧……

     半梦半醒的脑子思考迟钝缓慢,稀里糊涂的,连自己在哪里都想不起来,本能以为还在北方联盟属于盟主的府邸中,所以,她的寝室内绝对不可能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进入其他人,非常放心。

     头发被什么轻轻撩动,有一下没一下,似乎在玩弄发丝,温热的呼吸靠的很近,近的能感受到呼吸的频率,鼻子嗅到似曾相识的香味,撩动着神经。

     安乐睡得真是太死了,哪怕隐隐约约意识到,大脑也不愿意快点醒过来,沉浸在甜美的梦乡中追随睡觉的艺术,把所有的异样当做梦境处理,不去理会。以前有过这种前科的,果睡的时候做梦总是感受到上半身凉凉的,梦中的自己低头一看发现上衣咋没穿,也不会因此惊醒,第二天醒来还记得梦境中的那个感觉才意识到为什么会做这个梦。

     但是有什么越来越放肆,不止撩动头发,隐隐约约感觉到脸被戳了。

     安乐抬手挥了挥,又翻了个身,还是舍不得睁开眼睛,脑子昏昏沉沉,再次进入梦乡。

     似曾相识的香味伴随着温热的气息迎面而来,光线似乎被挡住了,眼前落下一片阴影。

     唔……光线?

     迟钝的大脑这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眼皮万般挣扎,终于依依不舍分开,睁开一条眼缝,一张放大的脸……!安乐被吓得睡意全跑了,猛然坐起身抬手就是糊一个巴掌上去,这才看清对方的模样。

     两缕红色长发胸前挂下,带着一顶绿色的帽子,红配绿挺有想法的,美少女般柔美漂亮的脸蛋,那眼睛,那眉毛,那光滑白皙的皮肤,还有一身清凉充满个人特色行为艺术走在街上回头率超高的装束,喵了个咪的,这小砸怎么在这?!

     被安乐炸毛扇了一巴掌的练红霸委屈脸,为什么这么凶,昨天那个深情款款含情脉脉的少女难道只是错觉吗?喜欢他的时候温柔似水,翻起脸来凶悍不认人。

     被对方控诉的眼神看得有点心虚,安乐几乎以为自己对他怎么样了呢,先那样那样,在这样这样,然后始乱终弃什么的。

     “为什么你会在我的房间里?”安乐怒目而视,本座和你关系很好吗!

     “牡丹放我进来的。”练红霸无辜的说,不懂她为何发火,牡丹是她的仆人,没有她的默认会这么擅作主张吗?反正纯纯仁仁丽丽肯定是不敢,也不会。

     毫不知情为牡丹背了一口锅的安乐哀嚎一声,躺回去拿被子蒙住脸,装死。

     妈蛋,又是那个破契约搞的!

     虽然牡丹全程看见了契约的签订过程,但她是npc,契约成立后就会默认她的家庭情况为已婚,配偶是这小砸,就算跟牡丹说契约不作数,设定就是设定,跟刻在骨子里一样没法忽略,npc必然会对拥有她配偶身份的人投以关注,给予一定特殊待遇。放进她房间里算什么,就算期间爬上她的床,牡丹都不会吭一声。

     冷静冷静!安乐,你要冷静!

     这小砸是什么身份来着,据说是皇子啊,还这个年龄了,既然煌帝国跟种花家高度相似,某方面可以参考参考的嘛,比如皇子的后院情况,这小砸肯定不是处了,肯定有一堆人了,等到他憋不住跟别人那啥,契约就被破了,你就自由了,不用花那个冤枉钱买死贵死贵又没什么实际作用大概也就只能用上一次的离婚大使!

     一生一世一双人,写出这个的人都没能做到,古代男人根本没有守身如玉的概念。

     这小砸肯定撑不过三天!

     安乐蒙在被子下的脸狰狞,不然再让他品尝一下本座的粉红子弹的威力!到时候记得给本座包个媒人礼红包。

     “喂?”练红霸的声音传过来,“你躲在被子下面不觉得闷吗?”

     “滚!”

     “难道是因为被我看见你睡姿难看所以恼羞成怒了?”少年的声音透着不解,不知道究竟在脑子里脑补了什么鬼,很坚定的将误会进行到底,“那下次让牡丹把你叫醒,摆个好看的姿势,我再进来。”

     操操操操操!

     摆你妹的好看姿势,本座难道是潜入煌帝国勾引皇子以达成不为人知目的的女间谍吗?安乐在心底咆哮,分分钟想揍的他满脸桃花开,把他从奇怪的妄想中打醒。

     等等!

     “你怎么知道我的侍女叫做牡丹?”安乐猛然坐起身,皱着眉头,她有跟他说过牡丹的名字吗?

     “唉……”练红霸思考一下,粲然一笑,“不知道呢,一看见她我就觉得她应该是叫这个名字。”

     我勒个去,难道是玩家权限?!定个婚姻契约不至于把这个世界的土著变成玩家吧?

     开挂来的如此容易,本座表示不服!

     “虽然看到你也有类似的感觉,但果然想亲口听你说出自己的名字。真是冷淡啊,我都告诉了你我的名字和身份,你却什么都不和我说,连名字都不肯。”练红霸笑靥如花,一个少年竟然笑得如此有姿色,赏心悦目。男生女相还喜欢美容打扮,却一点都不娘,大概是因为胳膊上柔和的肌肉线条吧,看着精壮结实,不至于因为他的脸跟身形误会性别。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红霸少年脾气真的可以说的上很好了,要是她自己被打了巴掌,别说几下,就算只有一下,她也要从此跟那人势不两立,挨打的是脸,伤到的是自尊心啊,咳咳……她是不是有点过分老扇他?可是这么一想他果然更加奇怪了,看起来不是那种挨打了也不敢吭声的类型,为什么一点都不介意的样子,难道因为是真爱?

     安乐被自己的假设恶心到了,哆嗦一下,抚了抚手臂上冒出的鸡皮疙瘩,她还不如相信是别有用心,唉,这么一想觉得好悲哀,她已经成了一个肮脏的大人了吗,不相信人间自有真情在了吗?

     目光落到练红霸脸上,被他的笑容晃到,安乐不由自主眼神漂移,就算牡丹因为设定不会拦截他,这小砸难道不知道回避吗?大刺刺进来,还坐在床边,不知道盯着她看了多久,话说她的睡觉姿势真的不好,从这头睡到那头,睡裙的裙摆睡得不知不觉撩到腰上……刚平息下的情绪又激动了,凶巴巴道:“说,你看了多久?”

     练红霸眨眨眼睛,他的话就这么被无视了?好过分,想听她亲口说出她的名字也这么难啊。

     “也没多久,早上一醒我就来了,昨天好多地方还没有去,想带你去剩下那些地方,看你睡得那么香没忍心吵。没想到这么会睡啊,一直都不醒来,我只好一直等了。睡觉真不老实,一会儿被子掉了,一会儿睡裙撩上去了,一会儿睡成大字型。”少年无辜的陈述,诚挚的夸奖,“你皮肤保养的真好,腿很白。”

     手啊,为什么你蠢蠢欲动,你对少年细嫩光滑的脸蛋爱的如此深沉吗?安乐磨牙,用了多大的自制力才克制住自己想打人的冲动,丢脸丢到姥姥家,全特么被看光了,幸好考虑到是住旅店所以没有果睡,不然她发誓一定要灭口。管他是什么身份,反正煌帝国目前跟联盟关系紧张呢,干掉个把皇子只能算立功。

     “不过你穿里面那个贴身的三角布料是什么?”

     安乐仿佛听见脑子里某根神经崩掉的声音,弄死他三个字在刷屏。

     乒乒乓乓的床上自由搏击又开始了。

     门外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牡丹正在门外面。

     “大小姐,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红霸大人,您在做什么?为何又有木板被撞击的声音?”

     还是熟悉的场景,还是熟悉的疑问。

     安乐觉得衣襟好像快散了,一醒来心情这么跌宕起伏差点气爆血管太刺激,顺水推舟收手,她怕再打下去衣襟真的会散开。

     “没事,热身运动。”

     “嗯,床上玩一会儿呢。”红霸少年微笑。

     世界顿时安静了。

     再让这小砸待下去,安乐无法保证自己会不会真的失手闹出人命来,为了维护自己闪闪发光的善良美德,安乐决心赶紧让他滚蛋。

     两手从背后按住练红霸的肩膀把他往门那边推。

     “我要换衣服了,非礼勿视,谢谢合作。”

     练红霸坚定的不走,“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

     “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干嘛非要我说。”

     “意义不一样啊,我想听你说。”

     安乐被他的固执打败了,想赶紧把人打发走,“我的名字叫做安乐。”

     得到答应的练红霸满意了,顺从的被推出去,门关上前笑眯眯的说:“我在外面等你。”

     “……”

     “快点哦。”

     看了看从窗户照进来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进来,已经日上三竿,本来打算一大早离开洛昌的,却忘了自己有睡懒觉的习惯,被堵个正着。身为皇子这么死皮赖脸,就算因为粉红子弹留下的后遗症的关系也很奇怪,黏的莫名其妙。

     不然先留下来研究一下?

     如果真的因为是粉红子弹的效果才这样,有她一部分责任,不能把人玩坏了就一走了之吧。

     想到练红霸刚才的话,安乐苦恼,难道真的要跟他玩啊……

     昨天亮瞎眼的画面在脑海里出现,恋爱的酸臭味肉麻的不要不要,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似乎又回来了。

     赶紧拍拍自己发热的脸颊,让自己回神。

     粉红子弹不会真的有毒吧,太糟糕了!

     #少年脸皮如此厚为哪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