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
    煌帝国疆域广阔,城市不知有多少,他们能马上反应过来知道西锦城是距离边境至少一百公里的一座城市,完全因为这座城市曾经是一个国家的首都,被煌帝国占领后改名成西锦城,为了入侵这个国家做过不少调查,其他的不说,首都的地理位置肯定要知道的,不然大概还要回去翻地图看一下联盟军队究竟跨越多远的距离跑到他们身后去。

     “联盟军队这些日子不都在忙着转移居民吗?竟然在我们的眼皮底下,悄悄派出一支军队绕到后方去,悄无声息攻占了西锦城,城市沦陷才发信息过来!”李青秀满脸不敢置信,这位年轻的将领是练红炎的眷属者中年龄最小的一个,性格也就比较浮躁。“怎么可能有这种事情!难道转移居民是故意做出来迷惑我们的,其实早就派出军队潜入帝国境内?”咬牙切齿,气得脸色发青,自认被戏耍了,“可恶的联盟!”

     “吵死了小子,红炎殿下还什么都没说。”乐禁不耐烦的捏了捏自己的小胡子,喝止道。

     “……若不是如此,联盟军队是如何跑到我们后方一百公里外的西锦城。”李青秀忿忿不平,终于记得放低音量。

     练红炎什么都没说,低头俯视复活返回的npc士兵和将领,眼底是满满的研究欲。

     “炎哥,立马兵分两路,赶去西锦城吧!”练红霸急匆匆道,心急如焚。

     练红明看一眼自家皇兄,叹气,“兵分两路是必须的,联盟派兵潜入帝国境内攻下西锦城,我们不能不采取措施,但是也不能丢下这边的战事不管,既然大部队已经提前走了,城里的居民也都已经被转移走,剩下来应该是负责守城的部队,人数不会太多。”目光掠过城市内一座座守护塔,“有这个东西在,就算是座空城,普通的军队也难以攻下来,所以才会走的那么放心吧。”

     “正好,皇后陛下不是派了神官集团的高手过来,让他们去剿灭攻占西锦城的联盟军队,我们在这里守着。”练红炎盯着下方的npc,突然沉声道,头也不回,“红霸,复活应该不是毫无规律的吧?”

     练红霸沉默一会儿,“被击杀后,会统一返回到一个地方复活。”

     “也就说,占领了西锦城的联盟军队若是死亡,也会返回到这座城池里面复活?”

     “估计是。”

     练红炎终于回头了,目光落到裘达尔身上,语气不容拒绝,“我相信神官们不会让我失望的。”

     “果然搞不懂联盟在想些什么,有这么厉害的潜行能力,干什么要攻占西锦城,白白暴露了自己的行踪。”裘达尔悠闲惬意的漂浮在空中,脑袋枕着两手,“特意跑到一百公里外占领一座城市,岂不是落入了帝国的包围当中,复活这种惊世骇俗的能力冲昏了他们盟主的脑子吗?”

     对着练红霸挥挥手,“我去去就回来,联盟里面肯定还隐藏了很多有意思的东西。”

     跟裘达尔一同前去的还有埃尔萨梅的神官们。

     “特意跑到一百公里外,的确很奇怪。”练红明也表示不理解。

     “或许是想就这样打到洛昌吧。”练红炎淡淡的说。

     “什么!”练红明吃了一惊,“那个时候的宣战吗,联盟咸阳城对煌帝国洛昌宣战?”

     “何等胆大包天!”李青秀震惊,“洛昌是我煌帝国的首都,从联盟打到洛昌是想毁灭煌帝国吗?”

     “这点我赞同。”乐禁捏了捏小胡子,点头道,“从联盟出发到洛昌,距离如此之远,我等拥有传送阵才能来去自如,军队想投机取巧,将这么大数量的人一口气送到目的地,就算动用红明殿下的但他林也做不到。”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乐禁不经意的一句话让练红明茅塞顿开。

     “不,既然联盟连复活都能做到,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性。根据商队的情报,联盟的城池之间建设有大型传送阵投入民用,每次能转移传送一百人。大胆假设,民用的都已经做到这个程度,那么将这种能力投入到军用中,是不是一次性可以传送的数量更多。”练红明迅速举一反三,越想越心惊,“之所以攻占了一百公里外的西锦城,恐怕是因为传送距离限制,他们想要用西锦城作为据点,再次进行传送!联盟军不是瞒着我们悄悄提前派军队绕过帝*驻扎基地潜入后方,而是把他们的士兵传送了一百公里略过我们直接进入西锦城!”

     “根据洛昌到这边的距离,假设一百公里是传送极限,只要再跳跃几次,联盟的军队就会包围洛昌,甚至直接传送入洛昌城内!!”

     “皇兄,请立刻做出决断!”

     练红明脸色难看,这种荒谬的推论他不想相信,完全打破了一直以来的战争规则,以绝对震撼碾压过去积累的经验,联盟的模式根本不能用常理来衡量,但是,这个推理合情合理,自古以来,最尖端的东西向来在军队中率先使用,然后才慢慢开发作为民用,根据他们自己的经验也是如此,为了战争,煌帝国研发了许多便捷先进的技术,全被应用到了军队当中,民用比军用要慢一拍,军队淘汰下来才投入到民用当中。就算联盟再怎么不合常理,也不可能先投入到民用当中,再推广到军队当中吧。

     想象一下,一支能够瞬间传送的军队,简直太可怕了,出入境如无人,防不胜防,无法预料降落点在哪里,无法预料下一步会跑到哪里,想到哪里就到哪里,国家还有安全可言吗!

     一番分析,让在场几人心底掀起惊涛骇浪,太惊世骇俗匪夷所思了。

     不由自主把目光落到练红霸身上,若是因为某种原因知道了这些,没有亲眼验证恐怕信都不敢信吧,做梦到想不到会有这种事情,但是正因为太超出常识,知道了这些又怎么能平静的下来,万一是真的……

     练红霸面色深沉凝重,低头俯视下方的城池,炎彰已经摧毁了一座守护塔,将目标对准下一个,巨大的体型完全能无视渺小的联盟士兵,弓箭根本不起作用。

     “呵……”练红炎突然轻笑一声,“现在倒是希望那个小姑娘说的是实话,而不是编造出来的谎言,宣战令的意义就是为了约束联盟,和平时期没有军队,不然就太可怕了。宣战令只掌握在个别人手中,避免了这份力量被滥用,只要握有宣战令的人不松口,联盟就是友好安全的,避免无谓的战争。”

     练红明脑子一转,“能支配宣战令的,至少也该是城主级别。”

     这东西太重要了,肯定不会放在一般人手里,那么知道宣战令的人身份也不会低,应该是宣战令的存在对某个阶层开放,那个小姑娘就是其中之一,时常接触这些人,氛围熏陶下自然也不会觉得宣战令是多么神秘的东西,因为周围人都知道,自称是小姑娘仆人,毫不犹豫使用了宣战令,那个小姑娘的身份应该在那个阶层中也是特殊的。

     “西锦城已经被占领,如果真的要把那里作为据点,进行下一次传送……只希望小裘达尔的动作能够快点,全都杀回咸阳城。”练红霸咬牙,“我们这边全力进攻咸阳城,毁掉他们复活的地点。”

     “说的好,红霸。”练红炎投去一个赞赏的目光,“没有因为过于惊世骇俗匪夷所思而失去冷静,理智的思考对策。看你这些天精神状态那么差,我还有些担心,战争中你会不会手下留情,没有影响到你的心态,真是太好了。”

     “战争中手下留情是大忌,或许会害死自己,甚至连累部下白白牺牲。”练红明的脸色还是很不好,但是已经冷静下来,不论他的推理多么可怕,目前最重要的是这场战争。

     就算非常困难,也要想办法赢得胜利,战争不是儿戏,不是说想怎样就怎样,本来就没有一帆风顺的,是这些年来帝国扩张的步伐太过顺利,让大家的自信心过于膨胀,联盟的出现正好让发热的头脑冷静下来。

     “住手,炎彰。”练红炎大声命令,喝止还在不停攻击守护塔的巨大蓝肤龙人,“站在地上的士兵全部都退开!”

     炎彰听令,停下喷吐火焰弹的动作,向后方退远,下方准备攻入城内的士兵也都退的老远。

     练红炎发动寄宿在左肩肩垫上的魔神阿加雷斯,整个人缩水变身成孩子般的姿态,坚毅的面容变得稚嫩柔和,拥有一只恶魔般巨大的手,满脸的杀气并未因为孩童的外表被冲淡,眼底透着势在必得。

     飞毯上升,飞得更高,没有进入城池领空范围但能俯视正座城市面貌的高度,魔神化后优秀的视觉能力让他在这样的高度也能看清城池里鳞次栉比的建筑物,的确各种风格混杂,外围的建筑物风格五花八门,仿佛把这些年因为被煌帝国侵占,消失在随后的文化大同化中的国家的风格都聚集了,分布应该是经过细心规划,并不会令人觉得凌乱,反而透出一种和乐融融的混搭美感,越接近中央,煌帝国风格的建筑物就越多,到中央巨大的阴阳鱼周围便看不见其他民族的风格了。

     “这么美丽的城市,完全毁掉太可惜了,温柔一点好了。”练红炎冷笑,眼底闪过一道冰冷兴奋的光芒,如同发现何意猎物的狩猎者,凶光乍现。“反正普通居民都已经全部转移走,我也可以放开手脚,不用顾忌。”

     他伸出那只恶魔般巨大的手,冷冷道:“让大地震动吧,阿加雷斯。”

     话音落下,巨型大手朝下,对着咸阳城内发出一道紫色光束,光束没入地面,大地开始震动起来。剧烈的震动锁定咸阳城,城外虽然也有波及到,并不剧烈,就是站不稳而已,咸阳城震动强烈,鳞次栉比的房屋建筑物纷纷倒坍,化作一片废墟,铺上青石板干净整洁的街道裂开一条条的地缝,青石板裂了,露出下面的泥土,平坦的地面变得凹凸不平,有的高,有的低,都是裂缝,成片成片倒塌的房屋建筑物激起漫天飞尘,轰鸣声不断。

     当地震停下来,咸阳城内满地狼藉,入目都是废墟,断垣残壁,笔直挺立丝毫不受地震影响的守护塔格外醒目清楚。

     练红炎再次发动能力,“让大地升空吧,阿加雷斯。”

     恶魔大手发出的紫色光束分成许多股,分别击中每座守护塔下方的地面,一阵颤抖,地面伸出一个个土刺,顶端不是尖锐的,恰好就是守护塔的底座那么大,把每个守护塔都顶上了天,升的很高很高,场景看起来特别壮观。尽管练红炎不知道每座守护塔的攻击范围,但这项措施成功封住了满城分布紧密的守护塔大阵,举得太高了,凑巧,塔的攻击范围仅限于地面和天空,不会攻击下方。

     这样一来,守护塔的威胁没了,煌帝*队就能大摇大摆堂而皇之进入满地废墟的咸阳城。

     入眼满是断垣残壁,中央完好无损的祭台更加醒目,让守护塔升空时,练红炎顺便对着那些柱子发出过紫色光束的,矗立的柱子纹丝不动,他的目光自然落了上去。高空俯视,咸阳城里空阔的诡异,能看见一些来不及逃走的士兵被废墟压死的尸体,也有一些成功从地震中逃过一劫,总体来说,人太少了,简直就像一座被抛弃的空城。

     之前看的时候,以为或许藏在建筑物里面,待煌的军队进入城池,就会从哪里跑出来进行街道战,地震过后基本没有完好的建筑物,城里还是一片空荡荡。心知守城的人应该不多,没想到只有小猫两三只,大部队都走光了。

     心中已然明白联盟打得什么主意,练红炎不为所动,向中央祭台飞去。刚刚进入祭台的领空范围,一股奇怪而不可思议的拽力从下方伸来,仿佛有无形的手抓住他的身体往下拽,不受控制降落到地面。负责看守中央祭台的守护者看到有红名入侵到这里来,立马举起武器攻击。

     练红炎踩在祭台边缘,巨型恶魔大手一挥动,毫无反应,他皱眉,无意识后退一步,走出了祭台范围,守护者立马收回武器返回原来的位置站好。解除魔装,拔刀催动亚斯塔禄,完成更换魔装,对着中央祭台发动极大魔法:白闪炼狱龙翔。白色的火焰气势汹汹扑上去,进入祭台范围便骤然消失了,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练红明、练红霸以及练白瑛也变身魔装飞过来,看见练红炎站在地上,也就降落下来,身后踩着飞毯的几个眷属者也跟过来。

     “这里应该就是复活点。”练红炎目光投到祭台中央,远远的能看见每闪动一下光芒,就有士兵凭空出现,不知道是地震中死去的士兵,还是侵入到西锦城的士兵。“但是魔法无效,我的极大魔法刚进入范围就消失不见了。”

     抬剑,对着阴阳鱼祭台的边缘戳一下,尖端“噌”一下断了。

     魔法攻击无效,物理攻击无效,练红炎不再做无谓的纠缠,非常干脆放弃,果断下令,“红明、红霸、白瑛还有眷属器使用者,全部跟我返回洛昌!”

     “大部队都走光了,咸阳城只是一座空城,去西锦城也是徒劳,若神官们能够拦住,根本用不上我们,若拦不住,他们最终目的地是洛昌,直接守株待兔,坐等联盟军?”练红明立马领会过来,皱眉,“在他们到达洛昌之前,可能会有好几座城市因此沦陷,皇兄要直接放弃掉吗?大部分的军队都集中在北方军团和皇兄的西征军,皇城兵力不足,接下来的战斗主要依靠我们了。”

     “联盟给了我这么多惊喜,接下来应该也会,他们究竟是什么时候出发的根本不知道,也许一边转移居民一边传送军队,混淆视听,只有西锦城传来消息说沦陷了,并不代表只攻陷了这一座城市。我不想难看的追在联盟军队后面东奔西跑,只要在洛昌打败了联盟军,那些沦陷的城市很快就能回收,若是洛昌被攻陷,煌帝国的颜面荡然无存。”练红炎语气铿锵有力,充满杀气。

     “是,皇兄。”练红明遵命。

     战斗力最高的几位战略性转移,通过传送阵返回洛昌。

     这边联盟军整装待发,转移大军的法术缩地成寸准备中,的确像练红炎想的那样,联盟军队不止占领了西锦城而已,一共分成三支,缩地成寸发动到达目的地后立即攻陷当地作为据点,挪移整个军队的法术最远距离为一百公里,如果是咸阳城全部军队一起挪移,距离还会更短一些,人数越多,距离就越短。其中一支一时不慎被泄露消息,另外两支得到消息立马着重关注,严防死守,总算没有被传递出去。

     “穆大人,为了进攻洛昌城,几位大人都出动了,就连您也亲自率领了一支军队,煌帝国值得诸位大人如此重视吗?”

     “我绝对不能原谅,区区凡人胆敢算计安乐大人,跳蚤就要有跳蚤的自知之明!”

     “安乐大人宽宏大量,没有追究他们过去犯下的错误,他们却一而再冒犯安乐大人,这次,我绝对不会容忍!”

     “大家一致认为,这份愤怒,必须要用煌帝国皇帝的鲜血来平息,但是皇帝只有一个人,谁抢到算谁的。”

     穆嫣然粲然一笑,眼底透出无限狂热,以最虔诚的目光凝视前方,仿佛穿过虚空落到某人身上。

     “我要亲手为安乐大人献上练红德的人头!”

     #万万没想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