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略修)
    满地挺尸的蒙面人被围上来的同伴清场搬走,新来的蒙面人团团围住这里,同样的着装,同样的手杖,清一色装束的视觉效果下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有地上斑驳的血迹证明了那一场单方面的碾压。

     伊苏南的战斗力在埃尔萨梅中是排的上名号,还是高层人员之一,被招魂幡炼化控制后成了安乐的役鬼,不管心里多么不愿意,还是被控制着对埃尔萨梅动手,黑色鲁夫从他的法杖飞出,犹如鞭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飞面前一干蒙面人,抽的他们人仰马翻,飞出好些人,倒地爬不起来,迫于伊苏南往日在组织中的权威,埃尔萨梅心有犹豫。

     组织的高层不止是伊苏南,不会眼睁睁看着下属毫无反手之力被收割掉。

     又来一波蒙面人迅速补充倒下的那一批人,源源不绝一样,所有人得到命令般,举起手中的法杖。

     “伊苏南大人,请原谅我们!”

     这么多人共同发出的攻击狠狠冲向伊苏南,安乐手里的招魂幡一摇晃,召唤回他,避开攻击。

     “你的老大似乎是放弃你了。”安乐幸灾乐祸的说,“明智的判断,省的辛苦培养出来的属下白白死在你手里,便宜了我。”再次挥动一下招魂幡,整整齐齐的蒙面人身后飞过来几缕半透明的光团,钻入招魂幡中,招魂幡亮了一下。

     这数量,跟被抽翻的蒙面人数量严重不合,安乐斜睨伊苏南,有些刮目相看啊,“你的意志力还不错嘛,竟然能抵抗招魂幡的威力,阳奉阴违啊。”

     伊苏南一副哀伤莫过于心死,拒绝交流的样子,目光呆呆看着前方,一言不发。

     周围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着蒙面人,旁边有三位皇子,绝壁是陷入困境瓮中捉鳖的节奏,安乐丝毫没有感受到埃尔萨梅的紧张,拄着招魂幡戏弄伊苏南,以报当初乱泼她脏水之仇,她就是个小心眼的人。

     “哎呀,我好像成反派了啊~”安乐咂舌,“明明是你们先来捣乱干坏事的啊,还莫名其妙按个莫须有的罪名,这么不友好,不许我反抗不成。怕我就直说嘛,我不会介意的,毕竟,一个阿飘率领一班子活人,这模式很容易产生联想,你们组织的高层是不是都是阿飘,我是修士,捉鬼天经地义啊。”

     “阿飘占据了皇宫,真是阴森森~~”

     “呐呐,我说得对不对?”

     伊苏南木头人,眼珠都不动一下。

     练红炎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眼神若有所思,他抬脚向前一步。

     “炎哥!”练红霸紧张的叫一声,他很明白自家皇兄这是打算插手了。刚才跟组织的人扯皮,嘴巴上对皇帝的命令恭敬顺从,实际上根本在作壁上观,不追究组织的人包围了他的书房,还打起来差点掀翻屋顶已经是最大的让步。

     练红炎没有看他,抬手轻轻拍了拍练红霸的肩膀,走过去。

     练红霸看着练红炎的背影,心中天人交战,张张嘴,身后一只手拍到他肩膀上,阻止了他尚未说出的话。他转过头,练红明走出书房站在他身后,依旧蒙着眼睛,手却很准确搭到他肩膀上,仿佛能够看见练红炎的动作一样,兄弟俩心有灵犀。

     练红明虽然蒙着眼睛看不见,但他听得到声音,根据声音对话分析现场情况,很明显的,对战这么多埃尔萨梅的魔法师占据上风,虏获伊苏南,还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控制了伊苏南,那个女孩非同一般。

     如果只是一个出生联盟贵族的女孩,即使不知为何手里有宣战令,也没什么,红霸喜欢就喜欢吧,组织不知为何要抓她也无所谓,随便找个借口搪塞过去就行了,因为红霸喜欢,放在心上,他们可以无视女孩身上众多谜团,一个有点小身手娇生惯养的女孩子能掀起多大风浪,红霸不至于连这样一个女孩都看不住,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一个有身份的女孩跟一个有身份实力强大的女孩,意义完全不一样。

     埃尔萨梅想要抓她的理由,他们完全能理解。

     如果是他们知道目前正和煌帝国关系紧张的北方联盟中有一个实力强大出身不俗的女孩子原因不明来到洛昌,还跟第三皇子有接触,他们也会紧张的,怀疑对方心怀不轨,想要利用红霸达成什么不可告人目的,知道对方竟然有宣战令,那就更加怀疑了,更何况,红霸竟然对她这么紧张,完全被迷住了的样子。

     有粉红子弹为例子,焉知对方手里没有比粉红子弹效果更长的东西,用那个控制了红霸。

     “明哥……”练红霸垂头丧气,大哥二哥都不支持他,让他很沮丧。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情况你也看见了,那个女孩不是普通贵族。”练红明开口语气温和的的安抚一句,然后点明现在的情况,不想斥责弟弟,伤害到他,“皇兄有自己的考量。”

     不论跟埃尔萨梅之间有怎样的嫌隙,面和心不合,至少从煌帝国的角度出发考虑,他们是一致的。

     练红明措辞温和安抚练红霸,别人就不一样了,裘达尔悠闲的背靠着门板,红宝石的短法杖已经收起来,满脸幸灾乐祸,“红霸,你根本就是被那个女人骗了吧?能够抓了伊苏南,控制他对组织的人下杀手,你确定自己是清醒的?也许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控制了也说不定,比如说,你这枚戒指超级可疑啊。”

     某方面来说,裘达尔算真相了,不过增加50点好感值是互相的。

     “话说,红明为什么要蒙着眼睛?”裘达尔奇怪的问,好奇的看着练红明蒙住眼睛的布,伸手想扯下去。

     练红霸一巴掌拍开他手欠的贱爪,“不要碰明哥!”

     裘达尔愣一下,挑眉道:“就算生气,别拿我撒气,对那个女人才是,还是说,舍不得?”

     “裘达尔,到底如何,皇兄自有分辨。”练红明警告道,语气放缓温和下来,“红霸也是,冷静点。”

     练红霸闷闷不乐的应一声,炎哥跟小安乐要打起来,他怎么冷静的了。真的只能在旁边看吗?

     练红明手搭在练红霸肩膀上不拿下来,防止他突然横插一脚,以练红明对弟弟的了解,太有可能了。

     练红炎缓缓走上前,里三层外三层包围着的蒙面人纷纷退远让出更大的空地,恭恭敬敬井然有序,一副以他马首是瞻的姿态。

     一言不发装死的伊苏南看在眼里,眼神闪烁了下。

     “陛下的命令,必须遵从才行。”练红炎淡淡道,另外找个借口都懒得找。

     抽出随身挂着的刀,念咒,变身魔装。头发变长,一条条的仿佛蛇发,上身光裸不穿衣服,挂着一条金色装饰,腹部有黑色花纹,手臂外侧有一层蛇鳞片一样的东西,脚上也一样,身上缠绕着白色火焰般的龙之羽衣,酷炫的不得了。

     “我擦,竟然一键换装!”安乐惊奇了,比之前还要有气势,蓄势待发战意满满啊,她应不应该也来个一键换装增加点气势,装下逼?

     没给她时间考虑,练红炎变身魔装果断攻上来,够干脆。

     若是在平地上开打,安乐会被压着打,练红炎是专业的啊,战斗经验丰富,魔装也给他增加了不少分数,安乐的炼器宗以法宝见长,走的不是近战路线,皮脆血薄力气小,只会基础武学,门派技能也苦逼的只有一个三昧真火,跟近战强项对打要么放个防御法宝当沙包,要么蹿远点拉开距离拿法宝砸。

     若飞起来,是安乐压着练红炎打,安乐自豪表示飞行走位很重要。

     左边,右边,上方,下面,如闪电般一闪而过,转瞬即逝,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应接不暇,练红炎的肉眼动态视力根本跟不上安乐的速度。亲自迎战安乐,很快发现双方的飞行走位差距,练红炎当机立断开始调整改进,有意识模仿安乐的动作,但是这种差距不是一下子能轻易赶上的,不然安乐吐血给他看,她可是每日必刷一场200人空中大混战,用绳命练出来的飞行走位。

     漆黑一片的天空能看见两道疾闪而过的光,拖着长长的尾巴,时不时撞到一起,主要是安乐追着练红炎打,撞得他空中翻滚,180°翻滚,360°托马斯全旋,720°洗衣机翻滚,别说,还真能抗,这么滚都不头晕。

     疾如雷电,风驰电掣,对着练红炎狠狠砍下去,这一击是从正前方攻过来,练红炎眼疾手用刀快格挡住,但是没能扛过倾泻的势能,被劈下地面,重重一声落地。

     “炎哥!”练红霸大惊,立即变身魔装冲上去,镰刀化的如意练刀挡住安乐的追击。

     另一道身影从下方飞上来,赫然是变身魔装的练红玉,看见练红霸跟安乐,大吃一惊。“红霸哥哥?小安乐?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小安乐先是跟红炎哥哥打起来,又跟红霸哥哥打起来?”

     只用一柄刀跟练红炎对砍,没用炼器宗最喜欢的方式拿法宝狂砸就是安乐手下留情,但是打着打着,兴奋劲儿上来了,热血沸腾起来便刹不住车,下手不由自主一点一点变重。漫天黑鲁夫如同墨水染黑了天空,天空交战,更加靠近这些黑鲁夫,催化了什么,安乐眼底闪烁着光芒,神色亢奋,气势张狂肆意,眼角眉梢浮现出戾气。

     “你们……也要跟我打吗?好啊!”安乐不由分说催动真气手上狠狠用力甩开练红霸,刀指着两人,神情透出几分凶狠,“尽管放马过来!”

     这是平常的安乐绝对不会露出的表情。

     这是心魔发作。

     从凡人到金丹期修士,安乐只用了一瞬间,修为达到了,心态依旧是普通人,如此巨大的差距可谓是天渊之别,修士若是心境不稳容易出心魔,安乐这已经不是不稳的问题。一开始也是因为埃尔萨梅才让她意识到心魔的问题,埃尔萨梅通过制造绝望跟怨恨诞生的黑鲁夫充满不详的气息,修士引动天地灵气修行,引气入体,对外部能量性质跟变化十分敏感,不好的更容易发现,如怨气死气邪气阴气等,安乐心境低微,直面大量黑鲁夫蕴藏的负面情绪冲击,当即精神动摇,松懈,滋生出心魔。若心境无法追上金丹期的修为,诞生心魔几乎是肯定的,但因为黑鲁夫的催化,安乐提早生出了心魔,黑鲁夫是最直接的推手。

     伊苏南亲眼看见了安乐因为心魔狂化的样子,异常暴躁戾气凶狠,但之后突然口吐鲜血,跟个疯子一样自虐。通过黑鲁夫把影像传给了埃尔萨梅,虽然他们都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只要知道黑鲁夫是关键就足够了,所以,战斗猝不及防发生后,立即释放出大量黑鲁夫,把周围变成黑鲁夫的场地。

     安乐跟埃尔萨梅打起来,没有第一时间意识到对方的企图,便是心魔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

     胸前戴着的白玉吊坠表面呈现几条裂痕,安神静心的法宝受心魔冲击,摇摇欲坠。

     “……小、小安乐!”练红玉瞪大眼睛,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金丹期的气势正在渐渐外放,哪怕身着魔装也感到了颤栗。

     练红霸觉得不对劲,但是说不出哪里不对劲,反正他不相信这才是安乐的真面目,平日里都是假象,一个人是不是心理扭曲阴暗,他自认还是有点眼光的。

     “你是怎么了?表情这么可怕!”

     有人提醒,安乐终于意识到自己是不是嗨过头了,满脑子打打打,杀杀杀似乎在蠢蠢欲动,把所有看见的人统统碾死,满腔兴奋劲源源不绝,想要聆听绝望的哀嚎,想要制造满地狼藉血色,想要破坏一切……

     抬手摸了摸胸前的白玉吊坠,上面有几条裂痕,冷汗,差点又发作了,好险啊!

     幸亏了红玉是个绿名!

     这时候掉地上的练红炎飞回来了,练红玉跟练红霸没有多大站意,但是他有啊,经过战斗刺激越发汹涌澎湃,安乐的飞行走位简直让他眼前一亮,还没学够呢。什么废话都没有,自下而上疾如雷电,狠狠一击。

     安乐眼疾手快格挡住,因为稍微慢了半拍,所以被整个人打飞出去,练红炎紧跟而上,几次迅速凌厉的交锋,兵刃交接发出铿锵有力的声响。对方这么打,安乐不能不接啊,所以又打了起来,稍微平息下来的戾气随着战斗再次翻涌。

     语言练红炎不会听,那一脸唯我独尊的强势霸气,明显没用。

     于是——

     运气狠狠劈飞练红炎,安乐转身急速朝下飞去,那个方向赫然是书房。

     埃尔萨梅的人都在没有离开,安乐居高临下扔出一张雷符,雷霆霹雳炸得他们七零八落一片狼藉,一刀挥向裘达尔,撞到球形的魔法屏障,没有打穿防御但力量大的撞飞了他。

     然后,一把抓下练红明蒙住眼睛的布。

     因为看不见,练红明只能听见异响,反应不及,被一把抓下布,想要知道是怎么回事,下意识睁开眼睛,一眼看见安乐,眼神恍惚一下,随即变得清明,昏昏欲睡一扫而空,整个人精神一振。

     安乐闪身躲到他身后去,天上以练红炎为首,三人急速追过来。

     练红炎一副要杀人的样子,气势汹汹满身煞气。

     “等等,皇兄!”练红明张开手臂作保护状,“别对她出手!”

     周围一下子安静了。

     裘达尔笑疯的声音响起来,笑得猛捶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练红炎表情那叫一个精彩,没想到啊没想到,自家沉稳可靠的二弟竟然会出这种篓子。

     心塞。

     练红玉一脸不明所以,她觉得红明哥哥拦住了红炎哥哥真是太好了,大家可以好好谈谈嘛。

     “小安乐!!”练红霸爆出一声怒吼,快气炸了。

     安乐躲在练红明背后,更换白玉坠子,换了一个完好无损的,然后盘膝坐下。

     干得好!

     让本座调息一下!

     本座果然太机智了!

     #不是致郁系怎么好意思自称爱的战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