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沉浸在剥夺生命的罪恶感中无法自拔,颤抖哆嗦,哭得稀里哗啦,被安乐利索杀人手法惊吓到的商队成员们愕然,再也戒备不起来,即使这么凶悍,本质还是一个小孩子,被吓坏了。

     他们立即展开抢救,中毒加外伤,情况真的十分危险,商队里面没有医生,外伤只能草草包扎止血,走南闯北的难免备上一些伤药,这个时候派上用场,但是被毒蛇咬了的剧毒他们举手无措,眼睁睁看着同伴脸色越来越差,痛苦挣扎,其中一个灵机一动,翻找起强盗的遗体,其他人看了立马领会过来,纷纷蹲下来找。

     毒蛇不攻击强盗肯定是有原因的,或许他们身上有解毒的药。

     找了找,还真的有所收获,每个强盗身上都带了作用不明的药包,以及几粒小心贴身放的药丸,管不上是不是解药连忙给中毒的伤员喂下,再不救治就要挂了。

     安乐情绪崩溃大哭没有持续太久,哭够了声音小下来,抽抽噎噎,时不时打个嗝,眼睛哭得红红的,看着满地强盗尸体发现没有之前那么害怕畏惧了,虽然还是充满了罪恶感,但是回神了仔细一想,要是自己真被抓了会是什么下场……各色悲剧生不如死脑海里轮番上阵,罪恶感连消带打,变成了对恶棍的愤恨厌恶。

     揉揉眼睛,吸吸鼻子,有点鼻塞,看见一个大叔把马车里绑成粽子的两个强盗拖出来,搜搜衣服,分别找出两个药包。安乐站起身,腿有点发软,原地蹦了蹦,走上前去,从大叔手里拿过两个不一样的药包,放到鼻子前闻了闻,一个显示为吸引毒蛇的药包,一个是驱赶毒蛇的药包。

     只要商队收留他们,毒蛇就会被药包吸引过来,可能是附近的毒蛇,可能是强盗刻意放出的毒蛇,所以不会等到夜深商队睡熟了才偷袭。

     明白过来强盗的计策,安乐不感兴趣的把药包还给大叔,去检查伤者的情况。

     死了几个人,领队大叔和另外两个人重伤,大家多多少少带了伤,除她以外。

     看了下给领队大叔涂抹的伤药,不是多么立竿见影的药,止血效果普通,已经暴露出特异的地方,继续隐藏只能眼睁睁看着大叔挂掉,不是重伤而死就是中毒而亡。从空间格子里拿出一瓶药,专门用于驱逐剧毒状态,打副本特别好用,普通蛇毒而已倒是大材小用了,只放了这一种没有其他选择。

     其他人看到的是安乐凭空拿出一个精致的瓶子,看着就是价格不菲。看她倒出一粒药丸给领队大叔喂下,又凭空变出另外一瓶红色的药水,透明的容器晶莹剔透,竟然只是用来装药,然后也给他喂下去。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中毒并且重伤的领队睁开眼睛,好像只是睡了一觉,莫名其妙坐起身一脸懵逼,搞不清楚状况,要不是身上衣服破了,残留血迹,谁都不相信他刚才受了重伤濒死。

     等知道自己是怎么被救回的,领队大叔惊讶是惊讶,没像其他人那么纠结。跑商走南闯北满世界做生意,算是见多识广,他知道世界上有那么一类人不能用常理来看待衡量,一个非富即贵的小姑娘孤身一人出现在大沙漠里本来就不同寻常,现在只是暴露出更多特异而已,也解释了她的古怪之处。

     “哈哈哈哈……这次多亏了你,不然我这条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领队大叔感谢道。

     “不用,大叔担心我才露出破绽被强盗砍伤,沙漠里毫不犹豫收留我也是帮了大忙。”把解毒丹跟回血药分下去,安乐清闲了,神色恹恹的。

     “你救了商队所有人,说起来还是我们赚了。”

     “想要感谢的话,多捎我一程,报酬我可不给了。”

     不知道去哪里,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索性跟着商队四处走走,多看看各地的风景,说不定哪天就有目标了。

     “那真是□□心了。”领队大叔笑道,“这一路再也不怕遇到强盗土匪,还是我们赚了,别说收你报酬,就是倒贴也正常。”

     斜睨一眼,安乐有些被大叔的乐观感染,“指望我保护商队,不觉得作为大人很无耻吗?”

     “哈哈哈……这个嘛,一定是你看起来太可靠了,可靠和年龄无关。”领队大叔乐呵呵的说。

     经历一场袭击死了几个人,大家的情绪都不太好,需要调节一下,安乐的强大武力他们亲眼目睹,这样的人作为同伴的确会安心不少,至于年龄,呵呵,还是别矫情了,商队加起来都不够她打一回合,瞬间秒杀妥妥的,优越感个什么啊。

     就这样,安乐暂时跟着商队四处走。

     亲眼看到各个地方完全不同于现代的社会景象,有的地方富饶繁荣,有的地方贫穷混乱,也遇到过一波又一波的强盗土匪,她一身华丽繁复的装备总是叫那些恶棍不法之徒垂涎三尺,令她印象深刻深恶痛绝的奴隶商人也在路途中碰到过,可怜的奴隶们被铐着脚,满脸绝望走过,一串萝卜似得。

     安乐以为自己能无动于衷,就像小时候看到乞丐总是于心不忍,把自己的零花钱施舍掉,长大后看到乞丐已经没有那时候的感觉,大概是因为分不清到底哪些才是真正需要帮助的吧,结果只是以为而已。看到奴隶商人得意洋洋的嘴脸,无辜被抓做奴隶的人被肆意剥夺人权,从来没有这么深刻认识到现代社会人权赋予现代人的权利跟尊严多么宝贵。

     第一次遇见奴隶商人便忍无可忍,暴走把对方削了一顿,依靠最后的理智克制才没把人打死,也是这个时候深深感觉到自己那么的格格不入,不合理的地方太多了,简直要让她喘不过气。

     自己原来是圣母吗?

     安乐扪心自问。

     不,她完全没有那么高尚的情操和自我奉献的品德,只不过是温室里长大的花朵直面世界的恶意无法适从而已,不能容忍肮脏丑恶,还有些强迫症,以及固执冲动,所以,她成不了英雄,更成不了革命者。

     其实商队的人对奴隶制度敢怒不敢言,常年在外面跑,奴隶商人也是他们最怕遇到的,一个不小心被抓了自己一生可就完蛋了,但是他们只能忍耐,无法改变现状,只能竭力小心保护自己。

     安乐把遇见的奴隶商人打个半死,他们完全没有异议。没有奴隶商人在附近晃荡,他们还安全很多。

     跟着商队走南闯北一年多,安乐才缓过来,算是适应了新环境。她已经明白过来,这里绝对不是地球,也绝对不是游戏世界,游戏系统还在不知道为什么,有这立身的资本才没有彻底绝望,渐渐打起精神。

     路过北方的大草原,一眼看去望不到边际,安乐觉得跟商队分别的时候到了。

     领队大叔跟商队成员们依依不舍。

     安乐想起自己的背包格子里有一个建帮令,大草原地广人稀,最适合了。

     当帮会领地开启,领地建筑跟npc一步到位,帮会大阵开启,看见时隔一年多的游戏风景,游子回乡的感动油然而生。建立帮会领地只是想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栖身之所,有了家果然整个人安心了。

     突然觉得自己好奢侈,这么大一块地方只有一个人用。

     会这么想,证明自己真的从骤然背井离乡的阴影中走出来了吧。

     有家,有npc照顾,跟着商队游南闯北风餐露宿的日子不能比,游戏实体化后,npc的智能也完全人性化,这让安乐大喜过望,完全不觉得孤单了。

     领地有npc照顾,自己基本不用管什么事,吃吃喝喝修炼,研究新发明,炼器宗作为游戏中公认的最为无耻赖皮的职业,一个个都是很有想法的。炼器宗初期十分弱,皮脆血薄敏捷低,各方面素质都是垫底的,看职业名称就知道,主要是以道具见长的职业,初期没钱没材料炼不出好东西当然弱,成长起来后其无耻程度力压各大职业。炼器的自由度非常广,相当于每个炼器宗的手里有一个编辑器,自由编辑想要的道具,只要有钱有材料,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都能弄出来,于是一个个炼器宗发挥脑洞各展神通,从一个玩家花费大量金钱材料炼出游戏中第一张英灵召唤卡后,炼器宗的脑洞顿时突破天际,仙侠背景的游戏愣给炼器宗的给整出了动漫风,动漫人物卡风靡一时,成了cos的最爱。

     每个职业各有各的无耻,炼器宗的无耻突破天际,初期被追着打什么可以理解的吧,这都是满满的怨气啊。

     大草原人烟稀罕,游牧民族部落分散,有的方圆百里不见一个人,有的地方各种流亡之徒强盗土匪奴隶商人比其他地方还要常见,或许就是因为地广人稀通讯差,犯了事的逃这里来,想抓也不好找,土匪强盗打劫路过商队袭击旅人跑得快,奴隶商人抓捕游牧民族的族人,安乐从领地出来挖草药寻找矿石时没少遇见这些人,冲突是自然的,谁让她一副肥羊的样子,其结果不言而喻。

     从奴隶商人手上解放的奴隶,有的回家了,有的无处可去,祈求着能收留他们,安乐很为难,帮会领地空间时很大,但是没法容纳他们,只要帮会成员能进去,就算想收他们做帮会成员,不是玩家不符合条件。思来想去,决定安置到帮会领地附近的一个游牧民族村落,村长是个和蔼的老婆婆,跟她说明来意后,很干脆爽快答应了,村民们也热情,接纳了他们。

     一回生二回熟,不知不觉一年下来跟部落混熟了,怪只能怪奴隶贩子太猖狂,还从老婆婆的村子绑架人,被她知道后追上去狠狠教训一顿,把人救了回来。

     女孩子受到惊吓,没有受伤,好好休息一下就行了,老婆婆跟安乐道谢,深深的叹气,整个人变得颓废。

     “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回了,能够救回来……唉,年纪大了,没那个心思逞凶斗勇,只想要部落平平安安,时常有族人被抓去卖作奴隶,痛心疾首也无可奈何。”婆婆深深叹息,脸上的皱纹似乎更深了。

     奴隶贩子有多么猖狂,安乐已经深有体会,看她解放救回的那些人就知道。

     婆婆低头看着篝火,柴火燃烧发出吧唧吧唧的声响,帐篷里一时间安静下来,苍白的安慰不如不说,安乐保持安静不说话,婆婆像是想什么,终于下定决心。

     “安乐,婆婆知道你是个有本事有身份的,算是婆婆一个老家人厚脸皮的不情之请,”

     白发苍苍满脸皱纹的婆婆对着安乐俯下身,谦卑诚恳的祈求,“我代表黄牙部落愿意……”

     “等等等等!”安乐大惊失色,连忙扶起婆婆,这什么转折,是不是漏掉什么,跳跃的太快,吓死了!

     “什么话直接说。”

     “我愿意代表黄牙部落归顺安乐大人,只求庇佑部落免受灾难侵害,平平安安。”

     “安、安乐大人?”她已经不知道这是什么发展了,她咋不知道自己是有身份的人,什么时候的事情?

     “安乐大人没有注意到过吧。”婆婆苦笑一下,满脸疲惫,“部落的人曾经被狼群追逐误闯安乐大人的领地边缘,被侍奉您的仆人救了,她细心治疗族人的伤势,施加魔法保护让他们平安回来。我很感激,想要亲自来感谢,可惜来到领地边缘后被拦住,那位魔法师站在边缘说,领地被施加了防护大阵,没有至高无上的至尊安乐大人允许谁也无法进入。”

     安乐脸皮抽一下,莫名感到一阵羞耻感,至高无上的尊者什么的,肯定是npc对她的认知设置,平日里听他们说说没感觉,从别人口中说出来感到格外破廉耻,被年长的长辈目睹自己犯中二什么的。

     “那个时候我跟她聊了很多,知道了许多安乐大人的事情,明白您是多么尊贵的人。”

     不不不,你根本不明白,那都是npc的固定设定,你被洗脑了!

     “这一年下来我对您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的确如她所说是位仁慈善良的人,默默派人时常扫荡草原上猖狂的强盗土匪以及奴隶贩子,帮助陷入困境的各族部落,派遣医生免费为大家免费诊治,赠送药材……”

     “……”安乐懵逼了,婆婆说的这些她怎么都听不懂啊?有这种事情吗?

     婆婆还在絮絮叨叨的说,感念“安乐大人”的好,满脸深深的皱纹似乎舒展开,说着说着,说到忧心的地方,皱纹又皱起来。

     “煌帝国如今一步一步扩张,迟早有一天会将铁蹄踏入北方的大草原,惨烈的战争必然会夺走无数的生命,我黄牙部落已经没落了,就算跟煌帝国拼死一战也不过是多添人命。”

     “听闻,只要归顺至高无上的至尊安乐大人,必然能庇佑部落族人免受战火之苦,如同领地没有您的允许谁也不能进入,妄想把战争带入安乐大人领土的狂妄之徒休想踏足半步,在您的带领下,繁荣昌盛的未来就在前方。我年级大了,不指望未来能有多么繁荣,只希望族人能够平平安安。”

     “我犹豫了很久,终于在今天下定决心……”

     说着婆婆又要跪下伏地,被安乐扶住。

     听她左一句安乐大人,右一句至高无上的至尊,明显是被npc给洗脑了,帮会领地的事情都是交给npc打理,她平日里没什么事,也不怎么关注npc在做什么,结果竟然在到处发安利,婆婆求到自己面前才知道有这么回事,这个锅该怎么办?!

     “那个魔法师的名字?”

     “穆嫣然。”婆婆回答。

     安乐嘴角抽抽,穆嫣然是掌管帮会领地的总管,依稀记得她曾经向自己请示过是否对附近的游牧民族提供一些帮助,建立友好外交关系,发展声望,以便于收集帮会所需要的材料。

     当时准许了,便没再过问。

     谁知道是到处发安利啊!

     安利*果然够友好……

     回想一下,提议把解放后无处可去的奴隶安置在黄牙部落的也是穆嫣然。

     #npc背着我向整个草原大发安利,这锅该不该背?好捉急!#